文之邦的瓜地

如云。静听风吹草鸣。撒一把文字,若隐匿于喑哑之光。
博文

风雨千里寻诗碑

 

  一夜雨声未停

  早上起来,打开窗,看着楼下走动的一朵朵雨伞,我对妻子

分类:情|话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岁朝清供一瓶梅

  

 

   元旦假期中一天,我与同学聚会,举杯互贺间,收到妻子一条短信,说她买了两束腊梅,叫我早点回家,把腊梅插花瓶里。妻子知道我有这爱好。

前两年,我爱养水仙。一只花色古雅的白瓷花盆,几枚平时捡奇石时捡回的石子,把卖花人雕琢好的水仙放在盆里,再倒进清水。一盆在几,满室清雅。有一年天特寒,春节过几天就要到了,水仙萎着不开花,我便加了点热水,结果呢,花是开了,叶子也长得老长。我只好用竹片撑着,再用线拢成一拢。

我这爱好,往雅里说,来自“岁朝清供”的古俗,“岁朝”是指农历的元旦——春节。“清供”则是“清雅之供品”的简称。“岁朝清供”可是中国画家们爱画的题材了。明清以后的那些文人画家都喜欢在农历元旦这一天绘制《岁朝清供图》,作为新年伊始

分类:情|话 | 评论:0 | 浏览:1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 茶

  

忙碌之后难得的一刻清闲,独居室中,不去捕捉什么带锐角的思想,只想享受这片薄薄的柔软时光。泡一杯绿茶,透明的,随意坐在椅上,喝一口,如饮下一小节清香的旋律,满心里都是音符在轻轻的跳荡,这欣悦有什么能比?

 铺开宣纸,找来一帖,翻开来,一看,是蔡襄的《暑热帖》“日夕风日酷烦,无处可避。人生缰锁如此,可叹可叹。精茶数片,不一一,襄上。”有人说:“我觉得他只是替朋友(公瑾)感叹,表达一种对病人的同情或体谅。”后人的解读总是多向性的,我认为这并非唯“表达一种对病人的同情或体谅”,细读下去,是否可感到蔡襄有在借安慰朋友而写自己心曲的意味?至于送朋友“ 精茶数片”,倒是颇令人艳羡。蔡襄是一位鼎鼎有名的茶叶专家,他的《茶录》,是继

分类:闲|话 | 评论:0 | 浏览:1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鲁迅无游记

   鲁迅是现代小品文的圣手。古事今闻,人心世相,挚友学生,均在其笔下绚烂纷呈,写人记事绘景纵论之名篇,几乎现在各种现代散文选本都入选不在少数。但,鲁迅无游记。
   任何一个伟大的作家不可能各种文体都涉及,都有名篇遗世,这是常识。我不想沦入考证的迷沼。有人读鲁迅后期日记,推测出日记中所记之“洗脚”即房事之隐语,不论其确凿否,总觉得这种推测有点像外星人放屁,说不出那是啥子味道。
   鲁迅一生华夏东瀛而华夏,所游之形胜所见之佳境当不在少。“上野的樱花烂漫的时节,望去却也像绯红的轻云,但花下也缺不了成群结队的‘清国留学生’的速成班,头顶上盘着大辫子,顶得学生制帽的顶上高高耸起,形成一座富士山”。“我却见过未倒的雷峰塔,破破烂烂的掩映于湖光山色之间,落山的太阳照着这些四近的地方,就是‘雷峰夕照’,西湖十景之一。”这些中外绝顶拔尖的名胜,若换了一个悠逸闲雅之士,是绝不会“也无非是这样”与“并不见佳”的。鲁迅曾明言“我不去描写风月”,这算是一个回答。“他们即使要悦目,所要的也是耸立于风沙中的大建筑,要坚固而伟大,不必怎样精;既使要满意,所要的也是匕首和投枪,要锋利而切实
分类:书|话 | 评论:0 | 浏览:2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人,乌托邦式的坚守

  广西有个名叫风瑟木美的女孩,在博客里被称为“小诗仙”,开博三年写下一千三百多首诗,平均每天一首多。这种坚持很叫人敬佩。更让我没想到的是:她“工作繁忙,每天晚上睡不到六个小时”,“我家里没有电脑,文章都是到网吧写就。常常写完再管理一下圈子就得下线,……”当时,我读到这段文字心里好一阵颤动。她这样日复一日地坚持写诗为了什么呢?“除了以前在学校时发表过一些,这三年来写的诗从没投过稿。写作不求发表。越爱诗就越不想让它们沾上功利。遇过不少诱惑,我都严厉地拒绝了。”她写诗,爱诗,在她心里,诗的圣洁就像她二十多岁的如花生命。而在她痛苦甚至绝望时,她庆幸:“幸好还有诗歌。”
我国是一个诗的国度,诗的历程漫长而辉煌。进入二十一世纪,在一栋栋高楼耸入云天的时候,诗歌的象牙塔却日益变得矮小,灵光不再;购买住房的人排成长龙,诗歌的象牙塔前却罕有人影,而那罕有的几个人影,除了写诗的,几乎没有纯粹读诗的。为什么诗歌会败落到如此的地步?这个盘根错节的问题,许多思想深邃的大家们已剖析过无数回了。我这里只想说的是:既然诗歌已是一棵只还挂着几片枯叶的树,为什么还有数目不少的人在此长年坚守?
分类:闲|话 | 评论:2 | 浏览:3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睡佛头上的字

  登上乌尤,我们直寻景云亭而去。在江对岸最佳位置远观睡佛,见其口鼻毛发,皆为树冠天然构成;唯细长的眼睫,是古时的高级化妆师巧安。那眼睫就是景云亭之顶尖。佛眼洞世若烛。入“佛眼”,说不定真能有所得呢。
乌尤亦称“离堆”,临三江激流而岿然独立。在横波而来的渡船上,见面向青衣江、大渡河一方的峭壁上凿有“中流砥柱”几个雄健大字。于整个一座乌尤,这当是很切题的。可如今,“隐形巨佛”一显形,隔江一望,离堆不再是离岸之一堆,而与凌云、龟城三山联襟,成了“巨佛”之首。从离堆的变位,再想那壁上四字,我蓦地魄动神驰,浑身燥热。这莫非真的是借了佛眼看景致么——
“中流砥柱”者,非身躯,乃头颅也!
是呵,是呵,若无意志刚毅的头脑,身躯再五大三粗也是徒然。我与同游感慨良深,谈笑着出了亭,又寻往别的景点。
出景云亭不远,见一石坊悄立路侧。“万松深处”,见这名就知有好景看。可是,我们并未走到“深处”,竟在半途的一方小空地上低头勾腰看了起来,空地上交错着一节节露出地表的根。古木参天,傲霜沐雪,森森几百年。这些根,该是什么呢?是老树们伸出来让风抠痒痒的脚
分类:闲|话 | 评论:0 | 浏览:3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张皎洁如月的脸庞

  “哪罐少了?分的米都是一样的。哪罐多了?——那罐水多!”
  收工回来,大伙都往伙食团门口挤。门前横一张木桌,桌上堆一溜铁皮饭罐。每人倒一罐饭,再舀一勺菜。知青们倒饭时都要把桌上的饭罐看个遍,嚷着要饭多的。芸边倒饭边解释。其实知青们每天都是如此,芸也每天在嚷声中做着解释。乳白的热气,把她那张白净的脸润湿得更白。
  有几个男知青嚷得更欢了:“这个饭罐已经锈了,你还拿来蒸饭——想害我们得病啊!”
  “哪锈了?哪锈了?”芸把饭罐翻来覆去地看,“再乱说,看我打死你!”
  “是锈了嘛,不过呢——秀色可餐!”
  大伙“轰”得一声全笑了。芸的脸霎时绯红,举起菜勺:“打死你!上次你做的饭还是生的呢!”农场里是两人一组,每周轮流着做饭。
  在农场的女知青里,芸是几个美女中别有韵味的一个。用进场老农的话说:这个女娃儿看着麻利,会是个好媳妇。好些个男知青都在追她。
  一个叫小六的男知青,有次把掉了两颗纽子的衣裳,去找她补。在农场里,女知青帮男知青补衣洗被是常事。芸找出针线,端张小木凳,坐在宿舍门前的屋檐下便飞
分类:情|话 | 评论:0 | 浏览:3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想念那段山路

  


搬进新建的办公楼,就不用再天天爬山了。习惯了的一旦变了,难免会想念,何况是那段走了十多个四季更替的山路。今天只能在记忆中再去走一次了。
旧办公楼耸立于市中心的富台山上。山不高,依山而上的除了幢幢楼宇座座瓦房,就是掩映着楼房的重重绿树。树有高有低,低树偕生于草丛,高树常爬着壁虎。到了夏天,绿色铺天盖地,人走其间,就如没入碧波。
碧波间的这段路并不长,就不过两三百米吧。起点是一条沿山脊横过的铁路,终点是一簇老瓦房——“厚黑教主”李宗吾的出生地。左右看呢,山路一面是苔痕斑驳的黄沙岩壁,一面是低树丛生的矮崖,崖下一汪青瓦屋顶。路有弯曲,但不险,用脚慢慢品读,古意幽幽如一首摩诘小诗,新象郁郁似一篇佩弦散文。放眼闲看,俯仰都是入画的景。
当说的首先是那一树玉兰。三月春风熏时,那花便争在叶之前开了。树在一片小坝上,有两丈多高,翻过铁路就可看见。那一树雪白,衬着一坡浅翠深绿,玉女似的耀眼。到了三月底四月初,崖边的槐花就一挂挂的垂到路上,低的可碰到头。一朵朵刚从蒂上探出身来的槐花,淡青的微鼓着,仿佛
分类:情|话 | 评论:0 | 浏览:3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思古幽情半枝花

  
  
  把半个身子伸进古代之后,后面那只脚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迈进去的。向往古代,又留恋今天,这是许多文人常摆出的姿态。这种姿态穿过长衫,穿过中山装,现在是常穿着西装或休闲卡克。衣服换了,姿态依旧,这也是文人们惯常的脾性——舞台上风雅翩翩的一幕一幕,不过是为了好看而编造的哄人把戏。
  古代及古代中的古人古事,被时光之水淘去了杂芜,漂淡了色彩,因而看去往往就纯粹而光洁,拿了这纯粹与光洁来映照,现实的繁杂与纷乱就愈发显现出沉重、肮脏与丑恶 ,身陷其中,隐身无术,一腔难以排遣的思绪就只有借思古这条幽静的山道拾阶而去。
  去那片竹林,与那七个贤人玄谈清扯,去那座兰亭,与那群雅士放浪形骸;或是去黄州,与东坡饮酒啸歌,去无为,与米芾月下拜石……在想象中作一次惬意的神游,在神游中作一次心灵的按摩,烦恼忧愁都会在片刻间忘掉,怡畅甚或激昂。古往今来的思古之作中有多少可翻来佐证?照此看来,思古并非完全不好。但,这只是一半,古代及古代中的古人古事并非全都纯粹与光洁,就是竹林七贤,也终有投靠权贵、奔向仕途的,也还有反对权势、惨遭杀害的,嵇康不是广陵一“
分类:闲|话 | 评论:2 | 浏览:4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静守心灵的家园



看了大佛下来,在山脚路边一小摊上购回一方镇纸。说是一方,实为两块拼合:上书一“静”字,有小孩巴掌大;“静”下一对子:“静处乾坤大,闲里日月长”。对子的意思并不新鲜,但镇纸的可分可合,却很宜人把玩。
参禅需静,修炼要闲。古今文人少有不涉宗教的,沾了道理佛性,便嗜静好闲。什么“静虚村”呀,什么“一苇斋”呀,虽在繁华的都市,四壁间却氲氤着古柏森森、烟波淼淼的气象。作家诗人耕作其间,你若有缘一睹,便会看见他们不是囿身于书房,而是置身于苍苍的天地之中,不是枯坐在椅上,而是端坐于茫茫的云水之间。
“静以修身”,“静则生灵”,这样的句子,随便拾取,就可装满几大筐,“小读者”们敬仰的冰心老人常给人题赠的是:“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
一次去学校听课,见教室里黑板上方“静”字起头的一行字非常有趣。上课要“静”,这是起码要求。而那紧挨其后的“净敬竞进”,仿佛是同样青翠却山势各异的几座峰峦,构成了一片视野开阔的绮丽景观。坐在这安静的教室里听课,抬头仰首间,谁的心胸不为之一爽?
有个朋友在郊区的乡村学校教
分类:闲|话 | 评论:0 | 浏览:2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金顶睡到日出时



找好旅舍卸下行囊,正是日落时分,于是便叫叫嚷嚷去看金顶日落。耸岩上,铁栏边,游人如晚风吹动的云,一团团飘来荡去,尽贴在观景佳绝处。至太阳栖落,暮霭涌上,水波似的淹及人胸口,我们才返回旅舍。次日早上,约5点钟光景,隐约听见人声嘈杂,知是游人裹了租来的军大衣要去金顶观日出了。昨日天气晴朗,今早定能看到日出瑰景。妻子叫我,我睡意未尽,说了两声“算了”,便又拥被睡去。谁上金顶不为观日出?可我这瞌睡虫却舍观日出而取衾被之暖,还在迷糊中默念一句:金顶睡到日出时,亦得一趣。
这是我第二次上峨眉。头天从山脚乘中巴到引銮殿下,然后携妻带女徒步而上。近两小时的攀登,直累得汗透背包,歇息了好几次。从第一次上峨眉至今,已是十年了。十年前只到了洪椿坪,未上到金顶观日出的遗憾便一直勾着我再上峨眉的欲念。如今终于登上3700多米高的金顶了,也遇上了观日出的难得好天气,我却一念之下懒得起床了。
人们常常把登山同人的追求联系在一起,也作出不少好文章。人生的奋斗最难能可贵的不在其结果而在其过程,这理论极好,若拿了来比况,我怕金顶的高度还不够,何况在这
分类:闲|话 | 评论:0 | 浏览:2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素花明眼

家中客厅里放着一只青花云瓶,瓶上一幅青色写意牡丹图,叶色深而不死,花色淡而见瓣,几笔枝丫穿插其间,将深深浅浅的点与面支撑得生机盎然。两年多前我花近400元把它买回,就因为喜欢它的素雅清丽,一看见就两眼打瞳仁里透出明澈。
近日翻看“万荷堂”主黄永玉的荷花图,一页页的彩墨斑斓中有两幅纯用靛青色画的荷花,黄永玉有“痴荷”之称,是可与张大千比肩的画荷高手,这两幅青色荷花有着彩墨难及的清雅之韵。特别是那茎干高擎的花瓣,几笔明丽,从形状到姿态,都既似荷又似兰,两位“花中君子”彼此难辨或二者融为一体,这大概就是画家从用色到用笔的匠心所在。
瓷与画在头脑里的反复浸染,使我思维里生出一片明眼的素花,就如“池塘生春草”一般。喜欢素,这无疑是一种心态的变化。年轻时谁不喜爱花团锦簇琳琅满目?色彩的喧哗是与青春合拍的,而岁月之手却终将会把青春推向中年推向暮年,同时也将与之合拍的色彩退其喧哗,渐息渐淡。这是大家都知的常理。而另一种情形却似乎有别于这个常理。
生了“鸡蛋”却不愿让“鸡”被人采访的钱锺书有句名言:“大抵学问是荒江野老屋中,二三素心人商量培育之事,朝市
分类:闲|话 | 评论:2 | 浏览:3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魂在淡彩浓墨间(二篇)

菊有黄花在虚谷


那日写字,翻联句,看到虚谷的“爱春云碧草,乐秋水黄花”,很是喜欢,联中那繁体的“秋”字就像他写的一幅画,笔画断了,气韵却不断,苍劲中透着松秀,散出缕缕清虚的墨韵。玩味间,不想再悬腕运锋,翻出他的几本画册来,乘兴漫读。
许是秋意浸手,翻看最多的是虚谷数量也不少的菊花图。虚谷作画,笔好像没有发开,又好像是画到兴起,毫尖发叉了也不在墨盘里润一润,画上就多枯笔,断笔,画上的题字,有的笔划就如双钩,却又不破,别有一种意趣。虚谷好题“菊有黄华”、“人淡如菊”、“还来就菊花”,而与陶渊明有关的,我所见有限,只见到一幅“东篱佳色”。其实,单凭“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两句诗就说陶渊明“独爱菊”,我总觉得是后人的美好臆断。《饮酒》为一组诗,共二十二首。前有小序,说明全是醉后的作品,不是一时所写,也无内在联系,兴致来时,挥毫成篇。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而归隐田园,虚谷因对战争有感触而披缁入空门。虚谷虽是僧人了,但他“不茹素,不礼佛”。爱菊与陶同,饮酒不是也与陶同?我不想由此推断出什么,有如作画,留一点空白是更有味的
分类:书|话 | 评论:1 | 浏览:3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吃嘴(两篇)

 东坡吃法

新加坡知名女作家尤今有篇散文《东坡肉》,写她如何照着苏东坡的《煮肉歌》烹食东坡肉。诗非菜谱,照诗煮肉不是奇谈?“洗净铛,少着水,柴头罨烟焰不起。待它自熟莫催它,火候足时它自美。每日起来打一碗,饱得自家君莫管。”读了这些诗句,谁还会说焉不能照诗煮肉?不过,这尤氏东坡肉味道是否正宗就无法得知了。
那年过眉山,访三苏祠,有幸打了回正宗东坡牙祭。
“东坡肘子!东坡鱼!”看了菜单,被顶端赫赫两行字吸引,菜名脱口而出。片刻,肘子、鱼先后送上黑漆大圆桌。炎炎夏日中,喝着啤酒,我与同游慢慢品尝起这两道“世界名菜”来。两道菜都是用尺大盆形汤碗盛的,肘子和鱼的份量足够我俩饱吃一顿的了,而那汤——半汤碗肘子汤和半汤碗鱼汤我俩却喝不完,最终也没喝完。许是酒液下肚激活了思维吧,我俩于半酣半饱之时,便毫无顾忌地笑谈起来。笑汤中的葱有半截筷子长,笑佐料的姜片有小儿巴掌大。笑谈中免不了扯到东坡二字。苏轼真不愧是豪迈爽逸之名士,虽一生多劫,文章却大块大块地写,鱼肉也大块大块地吃,看他创下的这两道名菜,何也丝毫减了“大江东去”的气派?而且这
分类:闲|话 | 评论:0 | 浏览:2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仰 望



把小小的双手放在背后,挺直了腰,仰起豆芽般的头,注视前方,注视黑板,注视讲台上的老师。一个四十五分钟,又一个四十五分钟。除了念书、做作业,我都保持着这一姿式。这就是我回忆中的念小学时的情景。那时,我的目光,我对课文的理解,我回答老师提问的话语……一切都是那么的稚嫩,那么的天真,而唯有这抬头仰望的姿式,显得是那么地成熟,成熟得像一棵高大的树,一枚在枝头上红透了的苹果。
今天,我才深深懂得,仰望,这姿式本身,就是一首诗,一种哲理。
那时,那时的小小的我,就一学期一学期地保持着这一姿式,听语文老师讲亮晶晶的“雨”敲打友爱的雨伞,听算术老师讲1加1等于“小鸭子”,2加3等于“弯弯的称勾”。以这稚气而成熟的姿式,我走进了老师们打开的神奇世界,踏着12345……的音阶登上嫦娥起舞的月宫,沿着水彩笔画出的道路走进丰收的田野……这是一个多么谦逊而美好的姿式呵。在炼钢炉前,我仰望工人伯伯;在练兵场上,我仰望解放军叔叔……而最值得我们仰望的,当然是我们辛勤的老师。天天,月月,年年,仰望那花白的头发,仰望那慈祥的笑脸。保持这一姿式,还仅
分类:情|话 | 评论:5 | 浏览:3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页/3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