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09113
  • 开博时间:2008-07-09
  • 博客排名:第9089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以前写的字3

  [一些感动]
  
  那天,从市政府会展中心出来,正准备打车回去,听见身后的喇叭声,回头就看见你把车开过来,你说,坐你的车吧。一路上,你一边开车一边不停地接电话。间歇时,你说起那晚我请吃饭的事,说今天孩子还在打针,而且那天其实还约好其他人都忘了。其实我一点没在意,想好改天再约你的。可听见你记在心里,还特地解释,我有一些感动。中途,你说起我的事,说可能情况有些变化,你说不过我的条件要好些,就怕领导不按常理出牌。我接过你的话说,其实自己的个性不是很适合机关里头,这些年一直也不够积极,有时真的想不干了。你一边问我情况,我缓缓道来,说也在帮爱人一起搞传媒公司,就是觉得两个人真要是呆一块工作也不好,女人还是得有自己独立的空间才好。你狠急地说,你爱人生意做得更大,两个人搞不好反而会崩掉。接着你说自己其实也不适应这种环境,真按常理早就副县了。我说,有些做法放在更宽阔的领域里本是很正常的,可放在机关里别人就觉得你有点怪,有点另类。其实是这里的人和环境都太局限了。你说,这就是机关有机关的游戏规则。我无奈地说,也不希望自己想法和做法过于极端,但这样下去继续浪费时间也没法对自己
分类:水上字 | 评论:0 | 浏览:2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谁在制造自己的氧气

  《氧气稀薄》
  汽车和空调的发明者
  他们的初衷
  或许是想给人们
  造一台季节穿梭机
  和一双能在地面飞行的脚
  文明的脚步飞快
  只差一步之遥
  就将抵达自身的反面
  机械制造着魔幻
  也将生存的时空切割
  逐渐微缩和抽象成
  一个虚拟的点
  氧气变得稀薄
  而未来的发明者
  更像是一名西医
分类:风里歌 | 评论:0 | 浏览:1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读:传记里面的传记

  一本好书的作用,包括澄清与扩展你巳具有和潜在具有的东西。这本传记最奇妙之处,就是她有一个“传记里面的传记”这样结构。就再一次让我们旁观到一种镜像。
  这几天都沉浸在这本书里:《爱这个世界:阿伦特传》。这让我想到,每个时代都有人们需要去抗争的东西;每个时代的女性都有似乎永远需要去抗争的东西。一个与生俱来的犹太人身份;一个从历史中演进而来的既是强加在女性也是男性身上的性别传统;还有那作为一个“人”需要去抗争的东西。这个人是怎样一重一重地穿越这重重的身份遮蔽。一位女性,通过她的情欲理想的实践,来一步步完成“女性”-这个性别意识的觉醒与抗争。这抗争便是与另一性别阵营的对话,也是她自身情欲理想所经受的挫折。
  而那本《拉赫尔。瓦恩哈根-一名犹太妇女的生涯》-“传记里面的传记”,这种镜像的交流,我觉得实质是一种与自己的对话。
分类:开卷书 | 评论:0 | 浏览:1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五味的调和

  这个暑假,欣儿越来越像一个小女主人。她每天帮我晾衣服、收衣服、叠放衣服。她还看完了七集中华美食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相比于冷的知识,她更热爱一切来源于生活层面的耳鬓厮磨。喜欢缝纫编织烹煮野游,热爱厨房和大自然。她说,“我们应该互换一下,你来帮我学习,我来帮你生活。”
  刚刚提到的《舌尖上的中国》一共分:自然的馈赠、主食的故事、转化的灵感、时间的味道、厨房的秘密、五味的调和与我们的田野七集。这部纪录片我们全家都很爱看,感觉拍摄、编辑、文字解读都很精彩。对想了解中华饮食文化与生活哲学的朋友是一种馈赠。
“食物,是给劳动者的奖赏。”
分类:开卷书 | 评论:3 | 浏览:2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镜中的安娜

  前天,在市房管局一天,原来结婚住的那套老房子卖掉了,办过户手续。买家章先生,二婚,原来按揭的那套房子法院判给了女方,女方没有及时还贷,造成章先生作为举债人有4次不良信用记录,所以再按揭我们这套房,有可能银行方面批不下来。跟他们商量能否一次性付款,试试找亲戚朋友周转一下,老房子相对总价也不算高。他的再婚妻子,成都人,章先生现也在成都做生意,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买这套房子。女人坚决反对一次性付款,尽管看上去他们是有这个能力的。搞不清楚,假如最后贷款批不下来,就得再撤消所有的程序。后来,又我们这边身份证因为重号问题,需要户籍地派出所出证明。总之,兜转忙活了一天。
  
  我在想,为什么要卖掉老房子?老房子,折旧年限太长,巳经没有保值升值的空间,管理维护起来的成本高,收益小。我们还可以用卖掉老房子的钱,来投资新的更具价值的房产。所以,我明白了为什么房管局大楼门前一大清早就聚集了那么多的人。有没有人提起,人们在一套房子里的生活记忆?那些记痕的价值与折旧年限。
  他在房管局差点与中介吵起来。他变得易怒,浮躁,极没有修养。前些天,他的一单生意回款出了问题,对
分类:水上字 | 评论:3 | 浏览:2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读:拆毁骄傲

  这本《维特根斯坦传》读到大约一半处,得到两个发现:维特根斯坦对弗朗西斯。斯金纳的魏宁格式之爱。还有就是维特根斯坦为“拆毁骄傲”而作的忏悔。
  另外又买了一些书,越是忙碌混乱就越是依赖阅读以稳定内心秩序。
分类:开卷书 | 评论:2 | 浏览:1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喜欢我们是安静的

  继续翻看以前写的字。找出来这一首。
  
  喜欢我们是安静的
  
  安静得象一幅画的背景
  喜欢我们是安静的
  象默片里的一组镜头
  喜欢我们是安静的
  就好象一个温柔的句子
  喜欢我们是安静的
  ...
  喜欢我们是安静的
  安静得象用毛笔写的大字
  喜欢我们是安静的
  就好象手边舒展开的宣纸
  喜欢我们是安静的
  安静地收藏了心的锋芒
  
分类:风里歌 | 评论:2 | 浏览:1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阴翳礼赞

  转载两篇关于《阴翳礼赞》的文字。那本在电影《刺猬的优雅》里给过特写镜头的荷妮读的书。

2010-07-14 19:55:45   来自: 子衿 (夜坐听风 昼眠听雨)
阴翳礼赞的评论
  “美,不存在于物体之中,而存在于物与物产生的阴翳的波纹和明暗之中。”
  
  “窃以为我们东方人常于自己已有的境遇中求满足,有甘于现状之风气,虽云黯淡,亦不感到不平,却能沉潜于黑暗之中,发现自我之美。”
  
   ——《阴翳礼赞》
  
  在空气中还弥漫着梅子的余味,在酷暑来临前,因为避雨我躲进了书店,在店内一隅,与这本小书偶然相逢,它就是《阴翳礼赞》。封面是柔和雅致的日式色彩,版式也简约宁静,书名非常喜欢,特别是阴翳两个字,在内心诵读时,会有一种东方式的温润弥漫周身,随后开始怀念记忆中平常生活的那份阴翳。昏暗迷蒙的光线,遮天蔽日的树荫,曲径通幽的小路,还有江南雨后布满苔藓的湿滑的石板路,攀附在老墙上恣意生长的爬山虎,徐徐凉风中轻轻摇曳的竹帘,油纸伞下的一
分类:开卷书 | 评论:0 | 浏览:17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家长会 校园民主政治

  28号下午去开欣儿的家长会。她的班主任熊老师讲了几件孩子们的有趣案例:案例一,说是H睿凌同学自从当上“劳动委员”后,如何将这样一个职务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地步。从此值日表的名单上,不仅没有他自己的名字,也没有他好朋友的名字。或许他的好朋友们也还会赠送一些玩具和零食给他。(呵呵,好啊,孩子们巳经学会“权力寻租”了);案例二,说是只要在公开课上集满两颗星就可以兑换一枚谦谦君子章(这个再集到一定数量就可以入选年级和学校的谦谦君子荣誉称号),所以有孩子拿着手头的一颗星,便想到与同样只有一颗星的同学合作去老师那里各混取一枚章。(呵呵,这应该叫什么,钻制度漏洞,弄虚作假?)数学老师梁老师也说,假如她布置下来四道题,会有这样四名同学,他们自主分工协作,谁谁谁分别作第一二三四道题,然后合在一起完成抄袭。(我在想,孩子们为什么要这么干,会不会作业里面有太多低级的重复性劳动?)
  
  家长会上,布置暑假作业,其中有一项是填表格,要孩子们这两个月每天完成一份关于文明礼貌行为的自查。熊老师说,叫孩子们将表格手抄在本子上一共填写60份。关于这个,我便提出,可否自行复印表格,(听见有家
分类:水上字 | 评论:5 | 浏览:2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每一个人都是目的

  就在上周五,我给我的朋友罗局送展会合同还有结清几笔业务款项。顺便聊了几句。她问我知不知道镇里的胡书记也给牵连进去的事。因为前不久前任的区委书记出事了,看来这下要小范围地震了。罗是我的前同事,加上我们还有私交。她一向很信任我,话都能基本说到透。而且,我们很有意思,彼此身上都有对方无法企及的东西。长久以来,我在体制内外游离讨生活,我依赖她身上又世故又老辣又仗义的生存能力和做人势力。她依赖我稳住自己的做人底线和人生总体的大方向。
  
  婕寄给我三本自己编辑的汪丁丁先生的著作。里面谈的是人生问题、现实问题以及中国问题。这些问题,其实就算不读书,每天也都在面对并迫使自己不断思考。
  
  我在想啊,我们大家都深处怎样一种既艰难又危险的生存境地。我刚提到的,我们的镇党委书记和区委书记,像他们也是通过毕生的努力奋斗才取得这样一点所谓的成功和成就。也就是为了得到这点外在的认可,他们付出过才能、生命时间乃至于人格尊严。但是,因为政治的险恶和整个社会有机体的疯狂运转,今天,当他们走过这条俗世的“正道”,却最终收获了人生整体的双重失败。
分类:开卷书 | 评论:2 | 浏览:2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交叉前行

  因为客观原因,欣儿爸爸开始每晚用我的移动硬盘看一部电影。他好可怜,家里临时换了电信的ITV网络电视信号,只配了客厅一个端口,卧室的电视也就暂时只能用来看电影。他图方便,知道我收藏的电影足够看好一阵,可这一来就不得不将就我的口味。我陪欣儿写完两页纸毛笔,串到卧室去瞄了一眼,哦,今晚他在看《低俗小说》,他说,“你的记性真好。”他有时候,看过的东西,隔一段时间再翻来看,不是为了复习,那完全是因为他早就忘记自己是否看过了。这种事,我也只有佩服的份。我现在很好奇,这一两百部电影里,他能勉为其难从头看到尾的会有多少部呢。我看他点开有些很闷的艺术片,对他简直就是受折磨啊,才几分钟不到,就实在是受不了了,很无语地看着我。我发现,他也有些奇怪了,似乎慢慢在努力迁就我。大概感觉到,我对于他,未知的比例越来越大了。从去年开始,他偶尔会翻我的书。现在开始,看我看过的电影。他在渴望了解与他相处了逾十五年的妻子。或许,我应该奖励一下他这种精神。
分类:水上字 | 评论:0 | 浏览:1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每天都不同

  下午茶
  那个周末,顺道在好利来二楼用下午茶。透过玻璃橱窗往外看,抬眼处有车流;朝一楼大厅俯视,有进进出出来去匆匆的行人。偶尔用眼神轻轻带过,便不由自主有音符在内心弹奏。你发现这单向的交流,也并不全然是单向的。你会吗,会偶尔向莫名的高处望去吗?
  一楼的橱窗外,一位中年女人正缓步经过,她本能地朝里面张望,然后退回来。推门的时候有些不便,两支手里都提满东西。进来大厅,认真搜索了一圈,还是没有明确那想要的。她又再一次转身经过,好像两次踏进时光的河流。河面上,倒影着她流连不舍的目光。好怅惘啊,真想把她叫住。这是一瞬吗,又仿佛见证了一个女人徘徊恍惚的一生。
  下午茶吃好,也是时候离开了。可刚一出门,就赶上一个粗暴的女人,看见儿子走路不小心摔倒,不是将他温柔地抱住,而是一把拽住拳打脚踢怒吼。原来,我们一天之内心肠也要硬好多次,又何必总是责问上帝呢。
  
  母爱
  晚饭时候,只有我们母女俩,她爸在公司加班做活动方案。欣儿说,“萝卜头”(她的女友小罗)头一次夸自己的衣服好看。“她总是不愿意承认我的衣服好看。”“她
分类:水上字 | 评论:0 | 浏览:2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读胡兰成

  前两天翻看临江仙(王鹤)的博客,发现也有一篇写胡兰成和他的书《今生今世》。原来,洁尘和王鹤对这本书和这个人的理解是这般的。由此,我在思索一个关于成长背景和知识背景的问题。我大胆地猜想,她们的童年乃至整个成长背景里来自乡野的成份和底蕴一定不会太深。而中国民间乡野文化,里面有一种难以言传的极为深厚的伦理和人世这样的东西。这种东西是超越于意识形态甚至观念的。而我也一直认为,那是一种更为确凿的东西。
  不过,也同时基于她们的知识背景,想必她们的理解肯定也有相应的依据。现在感觉,很多问题都需要跳进跳出很多次,并且尝试从各种不同的角度去体悟和省视。
  王鹤写的胡兰成:http://blog.tianya.cn/blogger/post_read.asp?BlogID=87691&PostID=1356787
分类:开卷书 | 评论:4 | 浏览:2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抄诗

  好多话都没来得及说
  就仿佛巳经说过了
  好像语言
  错过了自己的花期
  ----今天,我竟然在办公室里拿起纸笔,抄起诗来。还抄得那么忘我。改天,再买些格子纸和钢笔墨水,现在用的都是水笔芯,找不着那种书写的感觉。 
分类:水上字 | 评论:2 | 浏览:2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每个人,一亩田

  今天带欣儿去医院看了眼科。她的眼睛发现有轻度近视和干眼症。孩子太孤独了。上一个暑假,被我关在家里,跟电视电脑作伴。因为对社会环境的不放心,她甚至都没有机会到院子里户外活动。没有人帮忙照顾孩子,我们也分身乏术。请人帮忙,也只能应付一些表面性的事务。上学也好,放假也好。孩子的生活太枯燥了,太不健康了。作为母亲,从生下她,每天即使累到精疲力尽也还是常常顾此失彼。我只要稍稍分心做一点其他的事情,她的身体和精神就会出问题。
  是我自己的做事效率不高,时间管理不优化,精力分配不合理,或者生活和工作中的减法做得还不够?因为感觉精力的有限,生活中我巳经几乎是一种极简的生活方式。我甚至害怕拥有哪怕多出必需部分的物品,勉强够换洗的衣物和鞋子,只维系生命中不能再删减的人际关系。但同时,我也一直质疑自己是否真的擅于取舍。可是,似乎我也是尽了最大可能性在做取舍,还能舍掉什么呢,我常常问自己。不光是为了让新的东西进入自己,更迫切是必须再删减,否则我的生命体能恐怕难以为继。
  我自知自己的能力有限,勉强能够做到的只是善待自己和家人,再每天试着完善自己一点点。如果尚有一点余力,就顺从自
分类:水上字 | 评论:0 | 浏览:2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3页/33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