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造雨云

人生逆旅,我亦行人,远游何处不消魂...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11110
  • 开博时间:2008-07-01
  • 博客排名:第14351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与Y总谈入世事

 

未料及的交浅言深  一次临时性的办公下午茶 中途

我不得不 让万小姐帮我们关上会议室的玻璃门

人生的针眼 或年前老父病危的深圳医院 让他

迅速成熟 吐纳间 主语在飓风过后的松峦中 显现

一同显现的 还有语气里 莲花蒙垢后的肉身 

靠近些 在其中 你能看到自己 布满木纹的倒影 

续茶 话题在新一轮行情下 逆势上扬  无非

人与情 人情 别人的情人 故事  事故 以及世故

如同 重物 在冰面上滑行  平衡 冷暖

自有金玉 在中年的雾霾下

时现时隐

 

1/12/15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秋帖

 

沙粒泛白 水酒寡淡

海面摇曳耳蜗

美人 身在曹营

扁平的时空下

话语如手指般 离题千里

竟夕 唯有默然 

听海岛冰轮

 

明月何时 

照我还 

 

23/10/15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快雪时晴帖

 

花木慢 枝条消减庙宇

扑簌簌落满 钟磬

碎玉满径 

苍兰圆融 杜鹃通透

啼音过 群山入寂

 

落第休归 羁旅晚投

未解登临意

溶溶夜月

悄悄闲庭

木鱼晚课毕

 

山房外 经声消散

一片干净

 

13/10/15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塔希提魔法

 

塔-希-提- 唇间凝成 带松香味的小型气旋

在肯辛顿车站 你用这三粒黑珍珠  钓起

高更 在我喉间留下的 数尾银鱼

 

南太平洋的微风和月光 充满了地铁车厢

再挨近一点 局促的时空 松软 起伏

如左右摇摆的草裙 

 

在你我头顶 ‘每一天 都有星辰陨落’  

仿佛置身船中 车中 茅店月中 永恒旅途中 

窗外 异乡的黑暗里 水声潺潺

泰晤士河上的霓虹 暂作渔火

 

在帕丁顿换乘 千里送鹅毛  

轻 有时比重 更难以承受

塔希提 就此别过 饮酒

如 鱼饮水 冷暖自知

 

塔希提 

赐我你的名

 

26/06/15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真是

 

有时候觉得 在世界的尽头

在本该疏远处 如此用力地生活

如同假日 最末一天的午后

风和云都温吞吞地 看夕阳

擦拭清晨晾晒的衣物

 

再来瓶黑啤酒  日间的工作 隔着

一层塑料布 匀速损耗你的

五脏六腑  细致又绵密地

为琐屑之事 赋予意义

让想像纳入正途

 

这真是 相对无言 熟悉与否不论

人与人长久凝视 直到泪流满面

这真是 无法回避 如人到中年

所有的雨 落到所有的草地上

乌云靠近了骨头

 

在你饮宴间 觥筹交错之时

有人在你体内歌唱

这真是 棉花中绷紧的钢丝

他曾经一直 那样用力

 

再后来 他唱着唱着

就哭了 

 

1/6/15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海豚旅店

 

似乎某本小说里的情节  灯光昏黄

主人公孤独 却不以孤独为意 

亲友面目不清 或特意伏笔

在井下 你自然听不见 彩色的噪音

 

偶尔有其他客人投宿  然后

在隔天 静悄悄离去 

失意人的伤悲 如鸟喙

啄向内里

 

而外面 金属汹涌 

狂欢的纸屑下 世界的发条松动 

失踪的伴侣 在多年后寄来长信 

细读之下 徒增月亮的阴影

 

什么失去了 

塑料花 展现出一种过头的美丽

在不地道的海豚旅店  人们不说话

但凭回忆 磨损自己

 

22/04/15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想起一些武汉的夏日

 

那时候 日子松软 街巷逼仄

楼道里充斥着 褪色的迷宫

热干面屈服于冰镇酸梅汤

竹竿切割家属院的夕阳

 

乔琪琪家的书柜 占领了我

放暑假的初中 记得《雪国》里

她将过于深邃的莲花 

隐藏在火车的浓雾之后 

 

其他的时间 不够凝固

有时候陪李军 在归元寺外

看人下残局 直到 秒针被融化

过往皆是异乡的马匹

 

许多年以后 星辰散开

明月把异乡照成故乡

每个人都是孤岛

只有夏日永恒

 

6/4/15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What happens in Vegas

 

在帝国的尽头  人们在彻夜的狂欢里 用面具强忍悲伤

即使在同一间酒店 男女主角之间 始终相隔一个夜晚的晨光

敏感 而纤细的马尾 在异国的良夜 抖落一地 无边的绸缎 

我们放开缰绳 等待潮水退去 等待电话录音结束后的那一声 滴

 

4/4/15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生儿特护室指南

  

 

一头缄默的花豹 注视着我

轻轻地呼吸 像医院的九层楼那么高

不要惊动猫头鹰的监视器

让水晶做成的桔瓣 快快睡着

 

首先打破这种平衡的 是育婴箱外

充盈着乳汁和泪水的妈妈 

她终夜嗅着你戴过的小帽子

满腔  馥郁的羽毛

 

羽毛 迟迟不愿落下

沉重地悬浮在 脆弱的血氧浓度之上

无眠而疲倦的夜晚 每隔三个小时

便往你的奶瓶里 积攒月光

 

月光稀薄 无法承受 

另一次红灯闪烁

管线延绵的迷宫中

柔软的狮子 看向我

 

我能看向何处

夜雾弥漫 我们一起深呼吸

对 就这样 吮吸拇指 扩展肺部

小小的世界 托着小小的女儿和我

 

向夜 微微发亮的尾部 

泅渡

 

 

5/11/14 于 NICU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1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马尼干戈

  

编辫子的 是我的小妹妹

透明的雨在四川饭店外的空中飞

她是忘记来历的格桑花

在尘世的低处 让蘑菇爆炸

 

打尖 还是住店  石渠的月亮缺氧

又黄又大 来二两梅子酒 和往事干杯

大家都和往事干杯 车队过后

在驴友题壁中 寻找我的小妹妹

 

她说繁花似锦 

过往如蝉蜕

不要驻足 

亦不可迷失自己

 

她用野菌子擦拭我的嘴唇

她说

风尘仆仆的旅人

 

都有干净的内心

 

12/8/14

 

*马尼干戈-从古到今都是一个驿站,一条街道,几排藏式平房,位于草原边缘,早在古代时就是云南、青海、四川藏族商贸和茶马古道上的集镇。至德格、石渠县及格萨尔故里阿须草原就是从这里分路前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伦敦夜旅

  

 

寂寞向晚 脆薄的晨光弥散

帝国在雾中  铜狮向内里 拧紧街灯

在大英博物馆  星辰松动  穹窿下 对影成三人

月亮调慢钟表和喷泉  无声的地铁 减速进入西敏寺车站

 

1/8/14 夜 于伦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见 莫小姐

  

 

莫小姐在墨尔本 至今单身

匆忙来去 踩下一个个 闪闪发光的

泉眼  孤独可口  上周二夜间

我与她在唐人街 分食一份脆亮的闪电

 

蘸黑醋 诉别来情状 对话的雾气浮浮沉沉

年龄问题 无可回避  热心的

大妈  隐瞒她的学历  强调她

过份漂亮的脸 转眼 天就黑了

 

转场到Russell和Exhibition之间

喝金汤力 喝芝华士 用蜡烛照亮麦田

音乐应景 是Beatles的《lonely hearts club band》

远处霓虹嘶哑  让眼泪的错觉不是那么明显

 

步行穿过Fitzroy花园  抬头看看天

在生活的波浪里 你其实也能偶尔浮出水面

城市重新遁入低处 所有孤单的人 

都有甜蜜的睡眠

 

再见 莫小姐 再见

 

22/06/14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桃之夭夭

 

 

雨水焦灼 新娘妆焦灼 

香槟被定格 无法靠近的左右手互搏

混迹于来宾间 看花朵的鳞片无可挽回地 脱落

残忍的青春冰块 在一片祝酒辞中 融化得迂回又平和

 

17/05/14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1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繁 花

  

 

影影绰绰  细小的枝条

穿过石库门的弄堂  划伤

阿宝的内心  阿宝不响

 

他两手空空 

只剩下唱片里 

旧上海的 月光

 

月光下 淮海路缓慢

皋兰路的房顶上 瓦片温热

蜜蜂飞向黄浦江

 

黄浦江也是缓慢的

在汽笛声里

姝华姐翻到穆旦的诗

 

‘静静地,我们拥抱在

用言语所能照明的世界里,

而那未形成的黑暗是可怕的,

那可能和不可能的

使我们沉迷。’

 

阿宝想到了蓓蒂 

在电灯下面数钞票

对着镜子 用口红涂抹

生活在她唇上留下的暗影

 

剩下的记忆含混不清

在国泰电影院 重复

看同一部电影

蓓蒂轻轻地靠过来

 

夜 漫过层层叠叠的屋顶

霓虹灯旋转 风吹来

远处苏州河的潮气

 

阿宝不响

 

26/04/14

 

*《繁花》为金宇澄先生2013年8月出版的吴语长篇小说,台湾印刻文学繁体竖排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乡土指南

  

 

码头废弃 

父亲骑着自行车 

带我看他当年

进入这座城市的足印

芦花掩盖河汊  

树林里群峰低鸣  

 

再向北 

模糊的村庄 

俯卧在泥土里 

堤岸上 

叫卖西瓜的外乡人 

面目不清  

 

麻雀如同故人 

配合水面上的薄雾 

于无声处 唤起江湖  

用大悲伤消解小悲伤 

用大苍茫包容小苍茫  

鱼群安静  

 

一动不动 

少年时的父亲 

与我在渡口重合 

小船在暮色中渐行渐远

 

在我俩的沉默中  

 

21/02/14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3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6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