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作平的诗酒版图天涯名博

在我的诗酒版图,我就是皇帝,一位谦逊而傲慢的暴君。       我种了一盆兰,叫困难;它开了一朵花,叫没钱花       zpn9999@126.com QQ:27319633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3231311
  • 开博时间:2005-06-19
  • 博客排名:第392位
博文分类
博客门铃
博文

总是没时间写字

这件事很荒唐。我的职业就是写字,可总是没时间写字。
这就好比一个官员总是没时间受贿,一个妓女总是没时间接客,一个教师总是没时间上课,一个屠夫总是没时间杀猪,一个美女总是没时间画妆,一个叫聂作平的写手总是没时间写字。
不仅荒唐,简直荒天下之大唐。
的确又是事实。
你看哈,早晨九点过起床,饭罢,开电脑,首先上网,常常一上就到十二点,还写个鸟?中午小睡一下,看看书,或者去游泳,或者去骑车,或者去打牌,下午也就泡汤了。晚上,如果没有饭局,倒是呆在家里,可坐在地板上,一直要到十一点才开电脑。又上网。想起该写作了,完了,凌晨一点了,睡觉。
当然也有勤奋的时候,遇上那种时候,下笔千言,如有神助。可这种勤奋之稀罕,就像美女主动跟不帅的哥送秋天的波菜或者两个美女成为知己并互相真心赞扬一样,简直不合常理。
有人看到聂老出了几本书,就猜想聂老很勤奋,还传说聂老把头发悬在房梁上,还用一把锥子刺屁股,有时停电,还跑出去捉荧火虫当台灯,聂老就觉得这些传说的可笑性很强。
我有一个朋友,也是写字的,和我一样不勤奋。有一回,报社的一个鸟记者写了篇吹捧文章,想当然地说我的朋友大年三十都在写作,而且还生了病,写几个字就咳一声,就吐一口带着血丝的痰。文章见报,我的朋友真的气得吐血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第一,记者往往文化比较低,但有想象的特长,应该改行写科幻;第二,如果大年三十还在写,还边写边吐,这个人就是曹雪芹。吐血者常有,曹雪芹不常有。第三,殷勤的熊想讨好主人,看到主人脸上有只蚊子,急忙上前为主人驱蚊,没想到一掌下去,蚊子倒是没了,主人的脸也没了。

分类:日志 | 评论:11 | 浏览:12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到茶楼写字

昨天忽然想起,最近很久没到茶楼写字了。
于是就背上笔记本,到北门大桥头的一相逢茶楼写字。
我是有在茶楼(含茶馆、茶坊之类的真本家)写字的习惯的。记得去年写《保镖》,几乎天天去一相逢,人熟了,人家还会主动送个果盘给聂老尝尝。
周围是茶客。他们打牌,打电话,或者打情,聂老打字,都是打,异曲同工,殊途同归。这很好。
年初在党校租了个办公室后,几乎就没去茶楼写字了。
人家都说久别胜新婚,昨天的成果来看,倒也有三分小道理:修改了前几天写的三篇说吃的短文,新写了两篇音乐随笔。音乐随笔是前年就和某出版社搭成了意向协议的一部书,到现在才写了不到一半。真是斩鬼斩鬼。
今天要去游泳,不然又到一相逢。既打了望,又打了字,还吃了甜甜的水果,喝了淡淡的香茶,一举而数得,我就可以像个诗人那样感叹:感谢生活。
分类:日志 | 评论:8 | 浏览:12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想回老家看看

我的老家在富顺,最近老想着回去看看。上一次回去是春节。
可总有些犹豫,主要是天气太热球了。
富顺出产豆花和文人,有所谓富顺才子内江官一说。自北宋以来,邑人中进士者多达两百余人。值此工商技术时代,那里文风依然--有个县作协,会员百余人,有个县文协,会员两百余人。每年都要举办些文学活动,端午哭屈哥,中秋赞明月,春节开年会,等等。闹热得紧。我的朋友印子君每逢这种聚会都要争取前往,满面红光地坐在一群头发花白的老文学青年中开这些叫诗会叫笔会的会,所以聂老赐了他一个名字:印开会。
成都到富顺,其实也就三个小时的车程,去年老夏和我一起去过一次的。老夏一定还记得夜宵时喝的汤吧?心肺侧耳根汤,味道不摆了,优秀得板,老夏吃得差点把假牙也掉进了汤锅,幸好他的假牙是塑料的,比重小于1,可以浮在水面上。
这次回去的目的,一是想看看聂老的娘,二是早在几个月前就曾和张新泉师相约,一起回老家看看几个古镇。这几个古镇都散在沱江边上,分别是牛佛、狮市、琵琶、双鹿、安溪、赵化、大城和怀德。
我的老家不在县城,在县城下游四十公里的赵化镇。这个镇始建于北宋,一共出过两个有名的人物,一个是刘光第,哭着喊着要变法的那个,另一个就是聂老我。我在赵化中学读了三年高中,在这里学会了抽烟、喝酒、接吻和打架。校方看聂老不顺眼,尤其是那个上衣口袋里插三支钢笔的党支部书记。后来我被这厮为首的校方抓住把柄记了两个大过。妈妈的。再后来聂老一不小心混了点小名,校方要搞60年校庆,屁颠屁颠地给聂老寄了两次请柬,还找到聂老的二位高堂请聂老回去。聂老既然当年威威不能屈,现在也富贵不能淫三,就没有回去。虽然聂老听说那次校庆上有许多美女。但聂老假装从来都是吃素的不就结了吗?
沱江的安溪段产佳鱼,名退秋,也就是秋豚,味美不可方物。可惜水质污染,已经很难一见了。不过还有野生的鲢鱼,重者达数十公斤。满头汗水的小厮吃力地抬到厨下,用大蒜烧了,盛在可以用来给细脚纤纤的美女洗脚的盘子里端上桌,全镇都挤满了鱼香。就连从镇外落荒而逃的野狗也会激动地抽抽鼻子,好像一个去势多年的老太监突然春心萌动,想起了逝去的初恋。

分类:日志 | 评论:6 | 浏览:14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人生女

女儿放暑假了。她一天天地大了,聂老我要考虑的事也就越来越多了。
女儿不像儿子,如果是儿子,我肯定采取无为而治。说不定还要带着他去吃喝玩乐,甚至教他如何像我少年时一样打打群架,偷偷东西。
可女儿不行,女儿是每个父亲的软肋,你得小心地呵护她,像呵护一茎小小的树苗。
文人似乎有生女儿的传统,远的咱们不说,单是我的朋友里,生了女儿的文人就有:张新泉、杨然、武志刚、廖时香、冉云飞、李加建、李华等等。
前几天和冉云飞说起这个话题,这厮认为,我们对人类的贡献比较大。看来的确如此。至少,我们在哺育女儿的任务上,完成得更敬业,也更辛苦吧。
这不,就是写这段博客中间,女儿也进来问了两次作业,聂老只得耐心地给她讲了讲真分数和假分数。是的,聂老数学虽然差(当年微积分只考了8分),但还是分得清真分数和假分数的。不过,这年头要分清真君子和伪君子就难了。岂止是难,简直是三个字:很难。
分类:日志 | 评论:12 | 浏览:14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喝酒了罪过罪过

俺说过不喝酒--至少不认真喝酒,原因之一大是,自从有高血压之后,俺娘就经常打电话,不准俺喝酒,俺娘身体不好,俺就想不喝酒,做个好孩子,听俺娘的话。就像优秀的党员,听党的话。于是就决定不是迫不得已,不喝。
可最近,却经常遇到迫不得已,只好喝。比如今晚上吧,是那个谁,昊天的张湛请吃饭,在锦里--一条假得可以乱真的仿古街--喝酒,八九条人,我不慎说了句,俺有高血压,不能喝。还以为这样一说,大家就会同情俺,就不劝俺。没想到啊没想到,适得其反,个个都以为俺有了高血压,好欺负,纷纷不怀好意地笑着,要和俺干。俺们就毛球了,干就干,俺们中国人,死都不怕,还怕活吗?于是就喝。于是后来倒下的也不是俺,而是那只著名的染淫痱。
分类:日志 | 评论:7 | 浏览:15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买书啊买书

原本以为不喝酒也不抽烟了,会节约好多银子,说不定二十年下来,就会多得可以讨他一房小了。可人算不如天算,不抽烟不喝酒(其实也不是完全不抽不喝,只是比以往锐减百分之八十)之后,买书的瘾却上来了。这不,不到一周,就去了三次书店,每次都装了满满一袋,本来就瘦小的钱包--它与我的体积成反比--就日益消瘦了,岂止是消瘦,简直就是枯槁。
最近几天买回来的书,不完全统计,计有:
1、《灵魂的事》,史铁生散文;
2、《人文随笔》,花城以书代刊出的春之卷;
3、《绝对靠谱》,关于流行音乐人的访谈;
4、《清人官场图记》,有图,好看;
5、《浮生手记》,一个生于晚清,死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乡村知识分子的自传;
6、《100年的新窑子》,延安一个村庄的历史与现实,黑白照片为主;
7、《纯真年代》,90年代中国原创音乐资料;
8、《非常道》,仿《世说》体例的小品文,内容从近代到当代;
10、《明代的漕运》,黄仁宇的博士论文;
11、《追寻现代中国》,美国史学家史景迁眼里的1600-1912的中国事件;
12、《中国纵横》,仍然是史景迁的,副题为“一个汉学家的学术探索之旅”
13、《陈独秀的最后15年》



分类:日志 | 评论:7 | 浏览:12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好锻炼,天天想上

很多年没有锻炼过身体了,因为那时年轻,总以为身体很好,不需要锻炼。
这两个月开始锻炼了,主要方式是骑自行车和游泳。
间天去猛追湾游一小时,间天骑自行车出去逛一圈。
游泳可以看到许多美女和她们粉白或黝黑的手脚,这是一个副产品,也是意外的收获。相当于夜宿娼家的嫖客天明时顺带拿走了桌上的一对耳环。
骑车从家里出发,印象深的有几次,一次是顺着沙河骑到了理工大学,但几乎没看到美女,这说明学理工的的确长得更接近科学家。戴眼镜的女科学家,研究精细化学或者微生物的。一次溯着沙河骑到了西南交大,有一些美女在夕阳下笑着去食堂打饭,年轻得目中无人,让一旁偷窥的聂老我心里一阵阵感伤。
锻炼的效果很明显,不到两个月,体重减了十多斤,乳房又变成了胸肌。
这样很好,导用伟人的话,俺也要好好锻炼,天天想上呢。
分类:日志 | 评论:3 | 浏览:13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病友们

我终于明白人是怎样老的了。这个可以从朋友们之间闲谈的话题看出来。先前,大家谈理想,谈诗歌;然后谈女人,谈家庭,再然后谈收入,谈升迁。等到开始谈各自的病和吃哪个医生的药最好时,他们就老了。
我也算是老了。五月四日从龙泉开会回来就查出有高血压。三十五年没生过病,一病就来了个莽的。郁而且闷。
于是开始寻找病友,没想到朋友中早已患了高血压的人还不少。我病得不寂寞。现在已知的高血压病友不完全统计就有:著名作家阿来,草地主编牛放,诗人印子君,自贡文化局副局长、书法家陈刚,富顺县政府副县长王孝谦,诗人欧纯定。
看来有必要组织一个高血压病友联谊会了。
分类:日志 | 评论:8 | 浏览:14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试着写点博客吧

   很早以前就想弄个博客,看看阿猫阿狗的都有了,就有些心痒。可事情总是太多,生活总是太忙--忙着打牌,喝酒,喝茶,忙着休闲,一直没开工。
   今天总算是申请了一个,就从今天开始弄吧。随便写写。
   就像最可怜的人都胆敢自豪地宣称俺是上帝的人一样,俺现在也敢自豪地宣称:俺也是有博客的人了哦。

分类:日志 | 评论:8 | 浏览:15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3页/64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9 40 41 42 43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