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作平的诗酒版图天涯名博

在我的诗酒版图,我就是皇帝,一位谦逊而傲慢的暴君。       我种了一盆兰,叫困难;它开了一朵花,叫没钱花       zpn9999@126.com QQ:27319633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231823
  • 开博时间:2005-06-19
  • 博客排名:第393位
博文分类
博客门铃
博文

在人间

  

在人间(组诗)

 

 

 

 

聂作平

 

 

在华阳

 

城市的潮水所向披靡:淹没竹林,淹没村庄

淹没儿时追赶过蜻蜓的小麦地

独有春天到来时,在高楼与马路的夹缝之间

会有一些星星点点的油菜花,将记忆扯回从前

“从前啦,这里是池塘和菜地”

“从前啦,这片软件园是吴家的大坟包”

“从前啦,这儿只有一家飞满苍蝇的幺店子

“现在,你们把它叫高尚社区”

分类:作品 | 评论:0 | 浏览:1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当2014已成往事

  

近年来的一大习惯是,每年12月31日,必定要把这一年的旧日记重读一过,做一个用数字说话的年终总结,以此向逝去的光阴告别。

今年自然也不例外。天气阴冷,空气严重污染,正好躲在家里回忆往事。像个老人。

1、全年写字仅仅14万,创下十余年来的新低。原因很多。有时候,作家就是写作困难的人。到了这年纪,可写可不写的,基本就不写了,还是写点想写的为好。

2、全年没出新书。仅在《中国国家地理》、《文学界》、《红岩》、《诗刊》、《同舟共进》等刊物上发过些长则一万余字,短则三五千字的短文短诗。

3、参加酒局饭局158次,比去年多,与前年基本持平。估计喝下的酒有将近一百斤。

4、参加牌局90次。比去年前年都多。所以也能从另一个侧面解释为什么码字少了。聂老总是喜欢参加娱乐活动。或者说,只有打牌能够让我忘记打字,只有打字能够记我忘记打牌--关键的关键是,打字时,经常会有人打电话提醒:该打牌了;而打牌的时候,却从来没有人打电话提醒:该打字了。

5、出游数次。省外去了苏州,南京,绍兴,合肥,黄山,千岛湖,景

分类:作品 | 评论:1 | 浏览:3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人间》系列之《在后街》

  

在后街

 

             聂作平

 

 

后街是城市的后院。当各种体面的、优雅的、浮夸的东西都被精心摆放在有如客厅的商业广场、迎宾大道和高尚社区,后街注定是边缘的,落寞的,张惶的。但同时,也意味着它是最原生态的。当大拆大建成为每一座城市最热衷的日常节奏,只有不为人重的后街,还有可能保留旧时的房舍、旧时的街道、旧时的人家和旧时的生活。所以我的经验是,倘若想真正了解一座城市的本来面目,了解当地人民的本真生存,最好的办法就是深入到它的后街。

富顺的后街却

分类:作品 | 评论:10 | 浏览:14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富顺作家作品集》序

  

《富顺作家作品集》序

 

 

            

聂作平

 

 

伟大人物往往都是些远离人间烟火的神祇,他们偶一发语,便令我辈瞠目汗颜。比如我敬畏的孔夫子就曾经断言:君子怀德,小人怀土。――像他老人家那样的大人君子,一天到晚寻思的是如何自我修养,自我完善,而像我这样的百姓小民,心里头却总是牵挂着故土故人。

 

是的,在古老的农耕文明传统下,中国人向来有追念根本、不忘桑梓的情结,这根本,就是老家,就是故乡。所以,两个陌生的中国人聊天的开始,往往会问上一句:仙乡何处?被问的人在回答了何省何县之后,总是不忘把故乡知名

分类:作品 | 评论:4 | 浏览:3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人间》系列之在青山岭

  

在青山岭

 

 

                                       聂作平

 

 

没完没了的丘陵让人烦燥无奈。虽然登高远眺,夕光晨晖下的丘陵也如同青碧的海浪一样排向天际,偶尔显露奇丽的峥嵘。但绝大多数时候,作为一个生活在丘陵深处的人,我们没法总是站在高处。站在高处是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机遇。平淡日子里,这些紫土砂石堆积的丘陵就是生活与生命的全部:平凡的稻田,平凡的麦地,平凡的竹林,平凡的

分类:作品 | 评论:0 | 浏览:3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线建设:渐行渐远的激情岁月

  

三线建设:渐行渐远的激情岁月

 

 

聂作平

 

 

 

一只叫马克多斯的蝴蝶

 

1979年12月29日,气象学家洛伦兹在华盛顿演讲时宣称:一只蝴蝶在巴西扇动翅膀,几天后会在得克萨斯州引发一场龙卷风。这一论断被称为蝴蝶效应。它常常用来说明看上去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情之间有着怎样意想不到的关联,也用来说明微小的波动也可能带来巨大的变故。许多年过去了,当我坐在重庆江北的一家茶楼里听两鬓飞霜的王老讲述他的人生故事时,无端地,我一下子联想到了蝴蝶效应。

 

分类:作品 | 评论:3 | 浏览:9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人间(组诗)

  

作平按:这组诗写于去年,发表于10月的《诗刊》。事实上,近些年写诗已很少,更是鲜有发表。

 

在人间(组诗)

 

 

     聂作平

 

 

在富顺

 

在富顺,每年都会有一场如约而来的雷雨

天空布满闪电的红树枝。一万个童年

躲闪在围裙似的屋檐下

然后,在惊惧之中,我们长大

被风吹向漫无边际的辽阔大地

 

在富顺,每年都会有一场突如其来的洪水

浑浊的激流漫过田野和草房

打湿了一头老水牛肮脏的胡须

我从水中看见,一万个母亲的白

分类:作品 | 评论:1 | 浏览:3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人间》系列之《在伏龙》

  

在伏龙

 

 

聂作平

 

“现在,全伏龙村就剩下这一块地了。”老胡叨着一根烟,眯着布满血丝的双眼,他昨晚在牌桌上血战了一个通宵,“就剩这么一块地了”,老胡又强调了一句。随着他所指的方向看过去,一道破败的围墙圈起了一块杂草丛生的土地。我记得两年前,这里春时是黄潮涌动的油菜花,随后是碧绿成畦的菜地,萝卜和青菜欣欣向荣。

 

但现在,它只是一方高楼合围中暂时还没有被钢筋水泥吞食的闲置地。在这块地的四周,鹄立着密密麻麻的楼房,楼房在阳光下像一个个巨型蜂巢,折射出一种不真实的虚光。当我贴近围墙,我看见这块有几十亩大小的空地上,大面积的杂草之外,还有几方零星的菜地。去年散步时经过此地,我还拍了一张照片发在朋友圈里,道是:城市胯下的庄稼艰难生长。

 

老胡是伏农村村民。伏龙村是成都以南的华阳街道下辖的一个行政村,但随着城市这头怪兽高歌猛进,随着耕地、山林、水塘变成市政广场、迎宾大道和有着五花八门

分类:作品 | 评论:3 | 浏览:2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人间》系列之《在富顺》

  

在富顺

 

                        

聂作平

 

 

富顺既是人口大县,也是农业大县。县境之内,沱江缓缓划过,东西两岸,除了青山岭和五条沟有一些最高也不过五六百米的低山,余下均是一色的矮丘陵。馒头似的矮丘陵一座接一座,一座挤一座,站在高处望去,眼睛都望酸了,依然是孜孜不倦的矮丘陵。这样的矮丘陵土质肥沃,宜于农耕,因而历史上的富顺便以农业闻名。不幸的是,生齿繁茂而耕地有限,多少年来,邑人的日子一直紧巴巴的。

分类:作品 | 评论:0 | 浏览:7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人间》系列之《在王场》

  

在王场

 

                                聂作平

 

 

《在人间》系列之《在王场》

 

分类:作品 | 评论:1 | 浏览:7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人间》系列之《在一对山》

  

《在人间》系列之《在一对山》

 

在一对山

 

 

                    聂作平

 

 

一般说来,理想和年龄成反比。或者说,随着年岁的增长,理想的高度却不断下降。就像多年前一个歌手曾经唱过的那样:“很小的时候,爸爸曾经问我,你

分类:作品 | 评论:1 | 浏览:2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西湖

  

二十多年前的城市远不像今天这样放纵,动辄就是百米宽的迎宾大道和数百亩的城市广场。那时候的城市非常低调,非常谦虚谨慎。以县城这种最低级别的城市而言,往往意味着一大片青灰的瓦房亲亲热热地挤在一起,中间点缀着一些古意盎然的槐树、皂角和黄葛。哪怕是作为地标的政府大楼,往往也只是三四层的红砖小楼而已;至于穿城而过的大街,在如今看来,委实狭窄得和背街小巷没什么区别。

 

二十多年前的八九年八月底,当我因高考落榜而不得不到富顺县城读补习班时,在我眼底无疑已是繁华都市的富顺,其面积,大概不超过五平方公里。这五平方公里中,尚包括了一方约一平方公里的湖,那就是邑人颇感自豪的西湖。据说全中国名为西湖的湖泊共有三十六个,四川即有四处,而名冠川中的,就是富顺西湖。此说未经考据,但邑人常津津乐道。

 

西湖状如葫芦,在葫芦的两侧和底部,各有一山,山不算高,却都披青挂绿,故而常年蓊郁如春。那一年,我的青春就和这三座西湖之滨的小山勾连不断。

 

首先是五虎山。我就读的补习班位于与西

分类:作品 | 评论:6 | 浏览:7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人间》系列之《在经堂》

  

在经堂

 

                         聂作平  

 

经堂,按词典上的解释,乃是“佛教指藏经之堂和诵经做法事之堂。”但很多年过去了,我才明白,我记忆中那个叫经堂的地方,和佛教毫无关系,而是一所地地道道的年代久远的天主堂。史料上说,这座天主堂建于遥远的光绪十一年,也就是西元1885年。那一年,我们这枚小小的星球上发生了如下重大事件:美国建国一百周年,收到了法国赠送的自由女神像;马克西姆发明机关枪;第一辆摩托车在德国下线;福泽瑜吉发表《脱亚论》,倡导日本脱亚入欧,中法签订停战协定……

 

而在我的家乡,那个深藏川南一隅,却因一条细细的沱江从而得以与世界相连的安溪,那

分类:作品 | 评论:1 | 浏览:11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人间》系列之《在邓关》

  

在邓关

 

                          聂作平

 

 

邓关是一座古镇,它曾有过辉煌的过去。只不过,它的古没有留下物证,只有县志上只言片语的记载和老人们口耳相传的回忆。它的辉煌也早就随着时光的远循而湮没,只留下了凄风苦雨中一片片乱七八糟的破房子和半破房子。

 

话说在自流井井盐的全盛期,地处釜溪河与沱江河交汇处的邓关,是井盐出川的必经之地。一个舟车覆辏的水陆码头,使得邓关在川南诸多镇子中脱颖而出。同样是为了充分利用两条河的运输之利,建国后,一大批工矿企业纷纷选址邓关周边,从而造就了这座镇子几十年间炫烂的花样年华。

 

分类:作品 | 评论:2 | 浏览:3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沙河堡

  

在沙河堡

 

                           聂作平

 

对于时光的流逝,我有着异于常人的敏感。一大证据是,自从初二开始,我便天天写日记。三十年下来,日记本足有一麻袋。虽然所记者均不过吃喝拉撒之类的芝麻小事,但随着岁月流转,偶尔不经意间翻翻这些发黄的旧日记,一些消失的往事便再次清晰地浮上心头。在回忆与眺望之间,生命的意义或者无意义总会有一次次反刍的机会。

为了找一篇旧文,我从抽屉里翻出两个写满钢笔字的日记本,在两个日记本之间,有一个硬面抄,那是当年我用来写诗的

分类:作品 | 评论:2 | 浏览:3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3页/64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野鬼艳春

2017-10-15

浮想世界

2017-09-05

千浪

2017-08-29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