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百合草

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所感所悟皆为本人原创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04987
  • 开博时间:2008-06-27
  • 博客排名:第4204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飘摇的海草房

  父母居住的小城边上,还幸存着一些海草房。不过已经难以说“幸存”,已经散落于新楼群威压之下的风雨飘摇之中了。每次回家,我都要走到近前去转转,感受一番那种原始古朴的海洋气息和浓郁的沿海民俗。
  
  海草房被民俗学者认为是典型的胶东沿海传统民居,独门独院,石墙尖顶,屋顶以海草修缮。海草是当地海域里野生的一种草,风浪起时被海潮冲荡上岸,人们把它收集起来晾干备用。新鲜的海草,也是来此越冬的大天鹅的食物。据说晒干后的海草带着大海的盐分,千年不腐百年不烂,以海草修缮的房子冬暖夏凉。
  
  其实,当地政府对极富当地地域特色的海草房也有保护政策。大概就是源于此,大片的房子都被拆掉了,却还零星地散落着几幢海草房。海边早出的太阳照耀着那些尖顶红墙,在一片拆迁的瓦砾边上,海草房挺立着一种傲然的尊严,却不知道如此的尊严还能保持多久。
  
  我站在瓦砾堆上不停地拍摄,一家海草房院子里走出一位中年汉子,惊讶地看我拍,问说:“你拍这些破房子干啥?”我说:“这些房子挺好看的呀!”他说:“不会再有这样的房子了!谁也弄不起啦!”我说:“
分类:忧天忧人 | 评论:1 | 浏览:33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泉水春风杨柳岸

  





分类:忧天忧人 | 评论:2 | 浏览:5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问心朝山

  地震海啸火山核爆炸,所有令人恐怖的事情一瞬之间全都发生了。发生在日本,却引发了全球性的恐慌。地球已经变成地球村了,牵一发而动千钧,何况还是威力无比的核能呢!
  
  人类已经进化得太能了,几乎无所不能,能得脚下这个小小星球快容纳不下了。民间形容能得不得了的人为“能不够儿”、“能煞了”,能得极致就是“能煞”。人类创造了一旦失控自己控制不了的魔盒,无异于自掘坟墓。
  
  大道小道的消息都不容人乐观,恐怖的情绪像春草一样在人与人之间蔓延。或许,人类正在经历一场何去何从的历史性转折,我们这代人遭遇上了。
  
  百感交集上泰山,循着古人登泰山的路线。古人一路朝拜、一路攀登,为的不过是求得个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对自然力的敬畏之心溢于言表。现代人缺乏的就是对自然的敬畏之心。
  
  仰望泰山南天门  


分类:忧天忧人 | 评论:1 | 浏览:5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就这样爱上济南

  当初不是因为喜欢这个城市才来这里,由漠然到喜欢到爱,用了很多年。
  
  爱上了济南,因为济南毗邻泰山,还因为济南是泉城,泉水到处喷涌。追根求源,其实是一个原因,有典籍记录:大意是泰山山有多高水有多高,山阳之水,汇流而成大汶河,孕育了大汶口文化;山阴之水,形成大片泉水之涵养地,造化了泉城济南。
  
  泰山是豪放的,泉水是婉约的,人的性情有时候需要豪放地挥发,有时候需要婉约地释放。就这样爱上济南,爱上了济南的小桥流水,爱上济南的市井喧闹,做个骨子里豪放与婉约水乳交融的济南人。
  
  有外地朋友来济南体验了济南的泉水风韵以后,说济南的泉水改变了脑子里固有的泉水的概念。很多人本来觉得,高山上哗啦啦流淌的水,可以说是山泉水啦;一眼不枯竭的井,也可以说是一眼泉水井了;岩石缝里有水渗出,可以说是泉眼了。而在济南,泉水千姿百态,喷涌喷发喷射喷放喷流各具姿态,有的平地起风雷,有的呼啸而出,有的涓涓细流,有的洋洋洒洒,一泉成河一泉成湖不是神话。
  
  在一般地区的景观概念里,有泉即是景,一泉
分类:不亦乐乎 | 评论:1 | 浏览:6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雪覆盖着我的春天

  本该是追逐花开的季节了,迟到的雪花却频频光临。雪花是大地的脂粉,一场新雪降落,消融了早春的浮躁,山峦、村庄、树林、小草、岩石都变得安静恬淡,一切都是新的。阳光照在雪地上,闪着耀眼的光,那光芒诱人前行。
  
  一行5人,踏着新雪,从这个叫小岭的村庄进山
  禾茎猎猎,翘首期盼着春天。
  
  
  半山上的塔是我们第一个目标

分类:不亦乐乎 | 评论:1 | 浏览:5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泰山雾凇称奇观 难得一见昨天见

  有客人从云南来,在两天的时间里,想把我认为的山东最美好的东西推介给客人。天公不作美,不,应该说是天公作美,并不多见的一场春雪,让南方客人过足了冰雪瘾。昨天我带客人冒着雪雾登泰山,意外地见识了泰山奇观泰山雾凇。这可是我们追寻了几次而都不遇的呀。
  
  泰山雾凇堪称泰山奇观,亲历一次,我想大概不是因为雾凇少有,而是因为即使形成雾凇也难得被人一见。试想,雾凇形成的过程中,大树小草上凝结雾凇的时候,岩石路面石阶上同时也会结冰。这样的天气里,一般人就会望而却步。因为时间的限制,我们好像不是一般人,踩着镜面一样滑溜的台阶,我们勇往直前。行走在雾海茫茫的泰山之巅,仿佛真的变成了玉皇大帝的臣民。
  
  泰山雾凇奇观
  


分类:不亦乐乎 | 评论:2 | 浏览:5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段对话

  从单位食堂餐后出来,顺行的两位同事在寒暄:
  
  “吃好了啊?”
  
  “吃饱了。吃饱了就好,不敢求吃好。”
  
  “这是回家去?”
  
  “回家干吗?那么远,费油费时,劳民伤财。”
  
  “就在办公室休息会儿?”
  
  “有个地方坐会儿就不错,哪还需要休息?”
  
  “办公室有人打牌吧?娱乐娱乐?”
  
  “娱什么乐啊,快点打发时间就好。”
  
  “你也天天打两把?”
  
  “能看看就是享受了,哪轮得上打?”
  
  “不打光看?”
  
  “六个人打,五六个人看,能抻上个头看得见就好。”
  
  “这么低标准低要求?”
  
  “咱得知道咱是什么人,什么样人有什么样要求。”
  
分类:忧天忧人 | 评论:2 | 浏览:5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立春·打春·春悄悄

  今年春节的第二天便是立春,回家乡胶东过年,真山真水真海真河,得以细微地体验大自然之春静悄悄的动力。胶东民间称立春为“打春”,是对春之脚步的一种更为贴切的称谓,好像春天是轰轰烈烈地走来了的。在大城市里人们对春夏秋冬的感觉已经淡化,而在亲近自然的地方,春天真的是这样好像悄无声息,却是立竿见影、实实在在地演变着大地的每一个角落。
  
  结凌的海面,靠岸的地方已经露出一片海水,三只野鸭荡起一片涟漪。



  
  路边曾经堆成山岭的积雪,已经消融得只剩不堪一击的空架子了。
  

分类:乡里乡气 | 评论:2 | 浏览:5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星光腾跃的我家夜空

  每年过年除旧迎新之夜,放鞭炮焰火是我父亲和弟弟的专享,而且分别要在家里和弟弟的工厂里两地燃放。下一代男丁对此毫无兴趣,所以常常想燃放烟花爆竹的古老年俗或许根本无需政府禁放,便随着新生代的兴趣转移而自生自灭。我们大家躲在墙根下或者窗户前看,常常是捂着耳朵闭着眼。我几乎是举着照相机朝着天空不停地盲拍,拍到什么算什么,就有了这些美丽的瞬间。



分类:乡里乡气 | 评论:1 | 浏览:4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你的他的记忆中的“故乡的小河”安在?

  每个人的记忆里都有一条“家乡的小河”。“家乡的小河”承载着我们每个人心目中妈妈的身影、故乡的情怀、乡土的情结。在做着回家过年的种种打算的时候,乡情像河水一样流淌,脑海里不断地回响着谷建芬的旋律:
  
  “我思念故乡的小河/还有河边吱吱唱歌的水磨/噢!妈妈,如果有一朵浪花向你微笑/那就是我,那就是我,那就是我。/我思念故乡的岁月/还有小路上赶集的牛羊/噢!妈妈,如果有一支竹笛向你吹响/那就是我,那就是我,那就是我/我思念故乡的渔火/还有沙滩上美丽的海螺/噢!妈妈,如果有一叶风帆向你驶来/那就是我,那就是我,那就是我/我思念故乡的明月/还有青山映在水中的倒影/噢!妈妈,如果你听到远方飘来的山歌/那就是我,那就是我,那就是我。” 
  
  可是,我的你的他的记忆中的“故乡的小河”安在?  
分类:忧天忧人 | 评论:2 | 浏览:5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9页/28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