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的米

行走的行走家园远的不见踪影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3833
  • 开博时间:2008-06-24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汗毛一根一根乍着 东泰合成
  
  莉莉的碎花裙让她翩然而出
  
  肥仔在雪铁龙里 喇叭喊了两声
  
  
  
  我是从那一刻起开始回家的
  
  晚年的爷爷返回了1931年的婴孩
  
  和自己的屎尿一起穿越了世居的村庄
  
  人们说雨是毫无预兆地停了的 半个多月了
  
  村东的刺槐上第一次模糊地浮着阳光
  
  再 没有什么能够伤害他了 最后一次
  
  被世人挟持在他走了一辈子的路上
  
  如今在祖母的身旁 那是他一直念叨的
  
  
  
  六爷 六爷有五个呱呱叫的儿子
  
  老大喊屋里是新搪的白 不准生火
  
  老四愤恨他给老二干的活最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赤道

 一



冷-----妈妈

一场冻雨劈头盖脸而去

冬夜十点 或更晚的阴囊一再紧缩

咒语亮着工业区亮着行人亮着

三百六十六盏通天灯 辉煌 无题

拖着第三百条灰鱼朗诵这肉



石头 寒冷 羞愧 切齿 停顿

苹果鲜红

象人民挂在墙上的屏幕越变越大

甜 这解套于380伏特电压

囫囵退至集市掖回来

一斤二两半幸福

呛得满眼满口的

青草一般的甜啊



霜在屋顶上死一样屈从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X人档

无头的苍蝇撞出五百里

丈八北路北 尘土恍惚的境

印象的泥塑汗如泪下

双手垂吊着 在折断的膝盖上流沥



吴经理没来

吴经理很忙

吴经理再也不接电话

这个新来异城的民工

盯着天色碾盘一样缓慢栽下去

人群里看不见一朵浪花

狗市的狗 随便把后腿抻进树干

人世的灯火诡吊无边



未央区以西

吴经理比划着寸草不生的车间

这里是裁床 这里是车缝

这里是检验 这里是包装

这些都要具体的数字和图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望无际

是一坨泥在地上噗蹋
不死的火球烧着 累啊
一个挤进城的“农民”
会被雇住主玩成什么样子
谁也不知道 老板们喷些口水
你就得把屁股翘老高
在谁也看不见的角落

穷人啊 夏天里没有风扇
极度的渴望在兜里摇头晃脑
三十九度的天气
对着零下三十九度的命
空调里才是真正的人民
视频广播报刊不停地送着小贴士
而一个依靠露出残缺的槽牙
不断给自个儿降暑的人
如何发布被汗水淹没的午睡

一直都这样
从进城起一直都这样
季节的炉丝和生存的钢碳
攻击着一挂东奔西走的
以中国为布景
以城市为舞台
以人肉为玩偶为燃料的人间话剧
袅袅升腾的蒸汽 油脂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高再耀眼的檐 都是逼仄
你是人 一只一条或者最好是一头人
地面因此只般配潦草 般配灰
生来天空似乎很高 很远
锡纸般的亮片照着
窗里窗外是如此客观但不能触摸
八十公分的木架免费给你床的概念
随你把自己摆上去 就是时光
也可以叫生活


箱体的空洞里流沥着胆汁的火
暗的 令人发指的 发黑的不能点燃红
盗墓者行贿者压榨者永远无法钻通的
整个世界至死都不能开启的
红 此刻不再与共体的夹角促膝
或者往常那样慢慢渡向蜷缩
只是一味膨胀 只是红 暗的


睡吧 可怜和可爱的人
把眼睑缝合后美美地睡吧
趁着间歇 趁这晴天
要么掐住 掐住这红究竟是什么介质
在没有引言的活命的林莽
唯一的山路绝对地控制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最后的阅读

多数恐怖袭击的碳排量与我无关
牛逼烘烘得意天们的梅赛德斯C
最多也就一块烤土豆
纳斯达克的瀑布泻红了多少木鸡
您的一步三回头里有没有裤衩提
啧啧 该死的臭虫
全球的牛屎都蒸发啦
不要再爬我的版面

JJ DD PP
是我国的哪撮亲儿啊
瞅瞅e世的个人武装把我孙的
硬是没听听声响 说就全塌了
摸不着有多糊涂
比对你爹要热腾的 是楼 楼
辫子翘了翘了吧
可人的小娘子也跟了媚上的大熊掌
是这个时代沁人心脾的操行
我替你都憋了很久 很久

呜呼 迷叠香的市场乱成万人坑
关我屁事啊你们这些人民币种里的污秽 蛆
整个国家精神病病灶
死之前记得要至“IN”哦
那个包厢世界被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把我扔出去

从那动人的窗口扔出来
不知何为自由的自由就是这么地
灌一瓶美国给肚肚 快乐
祝我诞生的那一天 快乐
跟着龙子龙孙一起happy new yer
看看裱了多少欢畅的氛围吧
看看

人民对我目不暇接的笑着
直到口袋再也没有人民热爱的币
那就看也不要看为人民服务
新华书店正在工作的女士
就这么悄悄跟着服务
啊不 我对主席发誓

只是从机架上拔了出来
就成了和谐社会的白痴
不能领会人民的普通话
也不会和人民搞关系
剩下目不转睛地行走自己
睁着盲眼巨大而缤纷的送别自己
噢这就是自由
人民为我自主设计的国产自由

把我从一座工厂的大门扔出去
不会拉两声二胡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组合) 户棚区

  一 白
  向英伦雅风的跟屁别墅们联排叩首
  向阳光公寓哼着太阳大调的热能效应们鞠躬
  向昂首阔步进出其间的先生太太小姐们
  身穿时尚马甲的动物们 依次致敬
  一城九镇飘扬不起的裙裾内夹着形秽的条带
  兀突着民间大师亲手设计的现实派建筑谎言
  探究不出风味的上海民居抢占腰前胯后寸土
  户棚区挤上郊区阴沟死水晒着凌乱的龟壳
  枯荣垂柳就这样肆意烘托人间破境唯美
  
  
  一票难求的上海姑娘不与其间吟唱摇曳
  老化的土著们爱把眼球夹进门缝显得精明
  龙头下白花花的猪肉洗着西瓜早熟的外地人
  接过电表损耗高温水费房租再涨的薄情纸屑
  随手掷下一级花生油给石棉瓦微蓝的炉火烹调
  局促的乡情围着小木桌热情招呼廉价酒水
  女人们的巨事永远蹲着叮叮当当的锅碗瓢盆
  数码闪光热烈不停调整笑脸姿势变焦YES
  低音炮颤抖肚腩以鱼刺剔出飞天饱嗝
  
  
  五毫米木板不阻燃春声把偷渡内裤挂进太阳
  漂亮羞涩晃着睡衣拎回包子豆奶卫生巾
  我决定在每一个缭乱的时刻练习引体向上
  涉水积雨的窄巷摸进电玩室的猫耳臊臭
  新世纪的民工叫做啊哦啊哦姑叫作一柱擎天 僵尸
  砸着搏杀网游的键盘哥们儿指导毛片链接一口大饼
  吊出口水的兄弟被不耐烦帮着视频安阳婴儿
  无情的激动顶着喉结时空倒错户棚区的陈杂位移
  可爱男童在墙根写下“我爱李小娜 永远 ”
  
  菜店兼诊所的职业介绍所出售春药香烟土特产
  一圆店挤爆精品折扣店火锅店手机店洗头房
  负离子或是锡纸的化学药水席卷着各样时尚男女
  难看的肚脐擦肩难看的屁股绷着难看的乳沟擦肩
  摩托车蔑视电瓶车蔑视自行车蔑视新来的土疙瘩
  搬家的鸡零狗碎堵塞了群殴的麻花钢不幸倒地
  认尸布告贴在公共空间的尿素味飘着同性恋详细动作
  露天菜市出售苍蝇蚊子活鸡死鱼龙虾土豆水黄瓜
  活成太监的本地治安借故靠近婆娘姑娘含蓄调情
  黑白老妪迟缓地驮走大捆模仿现代生活的夺目残壳
  一锅接一锅的爆米花蠕动户棚区揪心的况味
  自生自灭的青竹一丛随风晃荡
  幻象的橡皮筋上有羊角辫弹跳一轮沉日似血
  户棚区的童稚唱着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的花
  
   二 夜
  走狗的镜像时刻体恤傻逼的星脸 狼嚎的广告
  连续剧的弱智访谈涉及马桶产地性福程度
  户棚区的居民端着瓷碗乐呵极权媒介的合法诱奸
  无痛人流养生保健品牌排行预告探索发财
  无孔不入的时代分裂症由上而下寻常百姓
  朽木的老者蹴进收音机的摇杆摆弄河南梆子
  熟食店的马甲袋奋力驱赶最后一拨觅食食的苍蝇
  瘸腿的狗溜过 发情的猫窜过 炫耀的喇叭叫过
  足够的热情足够的冷漠拍拍屁股蜗进巢穴
  户棚区 是被主人门随手泼掉的残羹兀自发馊
  
  夜 东方航空的发动机与一个人的内燃机
  冥王星点缀遥相呼应的犬吠 新生儿的啼哭
  远道而来的脚步踩响季节紊乱的地心
  漂流的贫血不断在户棚区的锁孔里匆忙配种
  抑或世纪大盗的又一次良晨美景
  
  个体的鱼辗转 宿命的冽水 ---国家经验
  活埋东部以西的夜 华中华西 老弱病残留守儿
  户棚区的鼾声囊括本地外地早泄不调痞子小姐
  睡或醒 都在夜的掩护下开始蓄电 反刍
  他们的排泄物通过夜晚发酵并泼进户棚区
  木棍加泥坯装置的盒型物里做起城市过剩的梦
  夜在蜷缩 全民普查被剔除的夜人均GDP已经出炉
  膨胀的无边的欲裂的夜 《外地媳妇本地郎》
  是不是彻底的宣传的歧视 谁也不能阻止
  户棚区的良性肿瘤兼杂种人文于此刻睡了
  是酒饱饭足的蛆虫睡在城市的尿道
  谁也不能阻止
  户棚区将从手提马桶和油条的节奏里走向中国制造
  
   三 空
  
  踲循哪一条规则的哪一个倾角制定清醒
  活的像人 像工人 那被电视剧剽窃的打工人
  格式而麻醉的血液流进资本的机器国家的机器
  国人吧 请告诉我什么是平等什么是待遇什么是福利
  户棚区的路牙子上逶着休闲的杂草大嚼超市的垃圾食品
  它粗糙或是素质低下的胃纳吞进二手电器伪劣日用品
  亲爱的先生太太小姐们 你们是站的谁的肩膀上
   不屑一顾的拉屎
  看看你们被幸福诱拐的被成功扭曲的被虚伪鸡奸的
   白皙到苍白的脸吧
  噢 为了伟大母亲的生日你决定高歌决定在公共绿地合欢安全的例假
  啊 告诉我吧 什么是公共环境公共设施什么是公共福利什么是公共
  啊 告诉我什么是本地居民免费其它一律门票二十的民俗巡展 继承国粹
  啊 他们回来啦 像群市民的表情拎着大包小包像购物者像
   节日的欢庆者爱国的伟大者回来啦 气球
  啊 盛大的欢庆的气球 告诉我什么是优惠卡信用卡会员卡贵宾卡
  什么是首付什么是按揭什么是分期什么是抵押什么
  什么是泡沫房什么是经济适用房什么是廉价出租房什么才是
   适合经济大国子民居住的 户棚区
  什么是民法政法国法地方法区法镇法村法人法
  啊 该死的户棚区没有法该死的该死的不该问这些
  改革的政策的倡导的推进的加强的和谐的号子里流亡的
  啊 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户棚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0 | 收藏 | --原文引至天涯部落查看全文>>

密闭的空间*出租屋

这最后的收容所
混浊的分子适合光疗
热忱于妄想的贝母 记忆
挫败的剩余画地为牢
刀锋 反锁的兽
关于一条纯白的围巾
围巾包裹的失踪的部分
年轻的怀表死不瞑目

浣熊的昏睡接近第五次立春
赤脚庸医摸准了伤风的住址
拔不出动脉里铁钉尖叫
塌陷的中气无可救药
狙击的钢管弯过脊椎
子弹滚烫 逼近主体
惨白 年轮唏嘘不已

天是晴天
上世纪的瓦片无处可去
异己的泥坯爱上了高空坠落
一只蟑螂死于脚下
一只蟑螂吞着汉字疯狂受孕
另外的一只蟑螂
不在思念范围之内
悉悉嗦嗦的时光
半把米 半斤冰糖
不见炊烟的出租屋活得很他妈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工业区

工业区2008-09-23 19:17镰刀和水牛一起领到了补贴
青蛙 蟋蟀 从此不再鸣叫
那如织的稻田和守望者
被抽象派裱进了画框
一个民族暗藏的挣扎线索
引起拍卖会上美金的青睐
我们的记忆
需要多少巨额才能缅怀

不被记载的荒地峥嵘
那些颗粒乌有的景象
在红头文件里堆满垃圾
一座座厂房响应策略里迅速集合
积雨的路面再盖一层水泥 草坪
没有人告诉你他们是谁
一排一排植上和平的阔叶树
工业区
展示着地方政府的迫切愿望

清晨被一场雨水洗得干干净净
公司的豪华大巴 新款的轿车
同在一条道路上蜗行的烂单车
描绘着被遗忘的风景
远处的朝阳骤然老去
和一棵折断的树杆相遇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兴织名达

 ------献给我的狗年月



它豪言不惭自己中日合资的假乳
盘算一大片土地的野心艾蒿虚荣
站在资源把柄上为国情竭尽所能的路灯
势必检查着不慎跌入窨井的验伤报告
从车间的花岗岩地板到宿舍的灰色水泥
你就明白那座搬来移去的车棚只是盲肠
堆积它自己周转不灵的脂肪不提规章
这就是兴织名达高级服饰有限公司
装有空调的车间和同仁欢迎你
享受免费工作餐和种种优厚待遇
养着若干母猫吃光明牛奶的杂种狼狗

他的到来是一只惊弓之鸟
坠落一支箭的巨毒
无从忘却那年灿烂的秋日
兴织名达 暂新的一切
抚慰和点亮着一个人新生的欲望
如果某些伤痛需要炼狱的方式去兑变
那个从来都不多言语的哑巴 木头
顺从地埋着他的黑色背影耸起肩胛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宝安公路 八公里





数出它的一些路灯赐予你
无数的夜晚在震动
宝安公路
那个电话亭旁的百年孤独
一如坠落的陨石
在冷酷的工业语境下
孵化着八公里生命线

一个流浪之梦的存在
宝安公路和它八公里的存在
只是毫不相干的两缕光年
直到传来一个孩童的噩耗
惊谔手中的活计
你才想起宝安公路的车流和疯狂
就在你的不断质疑时远了
若干年
你窝藏着生计的全部旮旯
在一台机器上漠不关心
活着仅仅剩余的自己

从未触及
不愿麻木但已虚无的内核
骨架与肉体的不速之客
冒然现身于宝安公路
八公里的风景总是涂满夕阳
那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缝纫工

这开满肮脏角落贫贱的手艺
南北流窜时间之囚的手艺
堆满港口冲击全球的手艺
在索马里堪培拉美利坚
在西班牙燃起烈火扣动扳机
这币种升值金融飓风工业洗牌进行中
惨烈和被淹没的 手艺

马克.华菲制造者的冻疮
为哥伦比亚贴上标牌
同时缝进坩埚环境制造的脾气
倒退一千年
一个奴隶砸烂生产工具的朴素愿望
偷偷 剪破几件新世纪面料
在他的机台上刻下毒誓
一条流水小组的生产进度
集体怠工一场耻辱的冻雨

一根火腿 一只鸡蛋
形而下着夜宵的调侃
我会开口袋 我会装拉链
我能把一件衣服做得落花流水
作为一个人 一个自然人
一个被线头与钢针捆绑的缝纫工
在通往生命的神圣之途中
无从相遇生命本身的色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他还活着



已是内外受困的生
进入一个人的冷战

进入一粒暴走的米
纵使隔夜的胃气缩紧天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要去哪里

失踪的男人猫在一只熨斗里
穿针引线的干活
高烧 是生计的一道工序
恨透铁的摁着南辕北辙
服服贴贴是最后的成品
单价一毛一
你要去哪里





十年一梦蒸汽呼呼
水垢积郁韶华发作
卷刃的矛头挑着羞愧的胃酸
铁马沉戈缺粮短草的士气
痴迷于革命的脸色长满焦黄
一钩月
你要去哪里





九等伙食饲养的趔趄事件
一头法人的响屁明目张胆
商政互嫖的快感又一次亲密握手
人民公仆的死脸上挂满锦旗
会议 促进 改革
无耻的小镇经济需要诚招少爷
安定与祥和的十字路口啊
落魄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页/2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