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珠沙华

虽是地狱之花,却无比坚定妖娆的生长.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80787
  • 开博时间:2008-06-23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倘若你走了留下我一个人该怎么办?

  

元旦,去了一趟广州,番禺。

从石桥站坐3号线地铁海洲心。走在陌生的林荫道上,想到了您。

是特意过来看看的。

我知道你住在附近,我担心您快走了,他们说你身体很不好,总是半夜咳嗽,经常半夜咳血起床。每次他们跟我说的时候,我都不相信这是真的,你多么好的一个人啊!上天为什么这样对您呢?

还记得我以前跟您说过的吗?少喝一点咖啡,不要老熬夜,稿子敢不出来,交不出稿,你有什么好的想法跟我说,我帮你写,写好后你第二天修改,你是很倔的一个人,任何事情都要亲自亲为。工作上不喜欢别人插手,我知道你是很有主见的一个人。

可是这样的您,难道不孤单吗?

真的,妈妈走后,我胆子就变的越来越少,开始很害怕,害怕自己所在乎所珍惜的一切都慢慢从身边消失,尤其爸爸疯后,我更害怕了。我已经没有多少亲人在人世。如果您也走了,那么这个世界上爱我的人又少了一个。

你知道的,我不是多么喜欢交朋友的人,身边的都是泛泛之交,我从不用心去交友,但能在我心里有分量的,除了您,也只有黄生。我这么喜欢孤独的人,怎么会轻易的

分类: | 评论:0 | 浏览: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北京,崇文门有条幸福大街,是关于你和我的。

  

 终于看到你关了5年的博客再次开放,看了你最近写的博,还翻了你以前的日记,关于我们共同记忆的,你都一一删除了,就像前段日子我删除我的关于记忆一样,一篇篇的日记,按下删除键就清理掉了。

但日记能删除掉,记忆却不能,所以我不能勉强自己一定非把你放下。

 

忘记自己爱了您多久,也忘了自己离开北京多少年。仿佛一辈子一个世纪那么长,又仿佛与生具有流畅在我身体里循环着的血液,爱一直都爱,生生不息。

如果人生可以栅格化,第一,我急需清理掉的是您。

你终于把我完整的放下了,当你知道我生子后,你写了最后一篇关于我的日记,日记里记录着满满的是你对我的祝福,如今我生活的不好不坏,我知道你过得不好,有很严重的胃病,前2年一直做手术,你妻子一直陪在你身边,你老的很快,短短一年头发就白了一半。前段时间小X给我看了你小孩的相片,是个男孩,长的跟跟你一样,小眼睛,单眼皮,眉毛很淡。

 

分类: | 评论:0 | 浏览: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莫忘

  

我叫莫忘,莫名的莫,忘记的忘。

外婆说母亲给我取这个名字,是希望我不要忘记出生的耻辱。

外婆还说,人生就是这样的,想忘不能忘,想见不能见。人只有长大了,才会逐渐懂得和明白活着的一些事情。外婆总是说:”莫忘,您怎么还不长大呢!长大都好,长大外婆就可以离开您,去陪您妈妈了。

小时候我总是不明白外婆说的话,每次外婆让我快点长大的时候,我总是问外婆:“外婆,我的妈妈是谁?她在哪里?”外婆总是回答我说:“莫忘,妈妈在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看着您,盼望着您快点长大。”

2006年,我终于高中毕业,如愿考进四川成都一首名牌大学。同年,外婆病重,我千里迢迢从成都坐火车赶回老家。

”莫忘,您妈妈是一名妓女,您爸爸是谁,外婆也不知道,你妈妈是被奸人害死的,奸人是王建。“

分类: | 评论:0 | 浏览:2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恋着新欢,想着旧爱之前度

  
  
  恋爱超过一次的人,分了手的人,属于过去的人;毕竟都是我们爱过的。
  ──<前度>。
  必须说,这是我所看过的电影中颇有感触的一篇电影,又一篇纯粹的爱情电影,从分手到相逢,再陷入三角恋,故事有驰有张,情节稳步推进。
  
  “分手了,我们还能做朋友吗?”
  
  这是电影中的一句台词,早先几年高考临近快毕业的时候,朋友也曾问过我,“高中毕业后,他考上艺校,我休学离家出走打工,我和他还能做朋友吗?”。朋友口中的他是学美术的,痴迷与美术,并以认识天下美女博美女一笑为己任而闻名于学校。
  
  故事后面自然以蹩脚的方式结局。女友一路兜兜转转,从甲男友到乙男友再到丙男友, 2009年与第五任男友分手后联系我:“娟,分手了难道真不能做朋友吗?”。
  
  同样,《前度》这篇电影,也是此女友极力推荐的。
  
  电话中女友段段续续抽泣着苦诉自己对他的爱恋,是如何如何的忘却不了她,如何如何记念着
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志明春娇

  


  〈志明春娇〉最近很火。
  
   看志明春娇起因是朋友的一篇博文〈志明与春娇〉:恋着新欢,想着旧爱。
  
   在〈恋着新欢,想着旧爱〉的一文中,关于剧情的介绍只有寥寥几语,但跟帖回复尤多。
  
   出于好奇,或是寻找爱情的例外的一种惊喜,一种超然于物质外的淡淡的相互着喜欢。
  
   我们就这样没有目的地爱了
   毫无保留只因彼此地爱着
   不必过多解释你我有太多往事
   ``` ``
   2012年4月10日,我开始百度看〈志明与春娇〉
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欲望

  在通往爱的阴道里,我们都抵达到了子宫。
  01
  阿花站在大华的三室一厅的小洋房里煮凉粉。厨房里,她右手拿着一个大大的勺子在微波炉的钢锅里用力的翻搅着,钢锅里的水冒着泡,凉粉刚开始煮的时候是清亮的,后面一点点泛黄,浑浊。
  大华坐在客厅里面看报纸,他跟阿花一样,老家都来自邵阳武岗,不同的是,大华是地道的武冈城人,阿花是湾头镇吉龙村人。
  阿花一边煮着凉粉一边回想着昨晚上和大华之间的摩擦。那是一张2米大的枣红色的双人床,床上面铺满了暗绿色的绸面夏凉被,她和大华躺在夏凉被的下面,大华的额头轻抵着她的脸,唇迎面而来,风一样掠过她的脖子,最后停留在她耳际上。阿花感觉到耳后的头发升腾起一层暖洋洋地雾气,痒痒的。暖洋洋里大华的舌头蛇一样咬住她的耳后垂窃窃私语:“阿花,你真美。”
  10年前,农村每逢农忙的时候,阿花的母亲也经常弄凉粉给阿花吃。清晨天刚蒙蒙亮,母亲吆喝着阿花去村口的泉井眼上提一桶白汪汪的泉水,然后用搁置久的旧纱衣缝上一个小小的布口袋,口袋里盛了小半袋海藻籽,阿花搬着个小板凳蹲着坐在母亲的对面,母亲的手白白的,双
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梦想绕进现实

  即使我爱你爱的多么深,甚至愿意为你赴刀山下火海?那又能怎么样呢?这个世界上的爱情有千千万万,每一段爱情的开头和结果各不同,但每一段爱情的结束都别无二样。再怎么缠绵悱恻,曲解动人,到头来无非是我深深的爱着你,而你已经渐渐的不再爱我。又或者你移情别恋爱上她人,我仍站在原地痴痴等你。总而言之,理由有千百个,结局却只有一种,在分手的这件事情上,曾经相爱的两个人无奈放手,然后再以爱的名义各奔东西。
  电话里你说你已经不爱我,祝安,顺好。
  我站在你公司的楼下。隔壁的西餐厅里,你和她面对面坐在烛光下。那天你们点了很多菜,每道菜都很清淡,做工精细的如同工艺品,仿佛不沾人间烟火。每每只要菜上桌,在菜品尚未破坏之前,你总会小心翼翼的拿起刀叉切下一小块,再用勺子举到对面的女孩面前。女孩吃的很细致,她一边用手指擦拭着嘴角,一边对你送到嘴边的菜品赞不绝口。
  我提着行李坐到你们右侧的桌上,然后开始给你发信息,信息发完后我又开始给老鼠打电话。老鼠是我最近在微博上认识的朋友,确切的说是网友。我和他是在乐嘉的微薄里评论乐嘉的博文相识的。在这个“众人都围脖”的年代里,我
分类: | 评论:1 | 浏览:15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谁动了我的爱情

   谁动了我的爱情
  三年前,他站在母亲的后面,面对着我母亲的脸庄严而慎重的说:“伯母,请你放心把雨菲交给我吧!重今往后我一定会对她好的。”
  两年后,深情的誓言言犹在耳,婚姻中的葛笑对我却已经是同床异梦。是谁动了我的爱情?是谁,让最初的诺言灰飞烟灭,让爱的憧憬面目全非?只是,当意外不幸突然降临在葛笑身上,在生命攸关的一个月里,出于两年来爱的相儒以沫的习惯,我再一次回归到葛笑的身边,伸出爱的双手,形影不离的陪护着葛笑。
  我以为,在历经生死离别的磨难过后,葛笑和我的婚姻会描绘的更加浓墨重彩,意味伸长。然而,我最后还是输给了她——一个再同一时间跟几个不同男人保持暧味的女子:乔墨。
  01
  2011年3月的一个晚上,葛笑在洗澡,我在炒菜,听到他的手机在客厅里响,急忙从厨房跑出来准备帮他接,却意外看见他裹着一条浴巾赤裸着胳膊在阳台上接电话,我的心一沉,后面的菜都炒烧了,怎么试也试不出咸淡来。可葛笑一顿狼虎咽,根本没觉出不对头,吃完后他抹抹嘴:“公司新接了一个新的案子,需要开会,我先走了,你先睡,不用等我。”
分类: | 评论:1 | 浏览:14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1,姚晶的爱情有点凉

  
   01
  一定经常会有人问你的名字吧!姚晶也不例外。那是在2010年秋天一个落叶缤纷的礼拜六下午,姚晶和邓丽面对面坐在邓丽公司对面的西餐厅喝咖啡,邓丽的同事唐磊凑巧也正坐在对面。
  “小丽,在这边吃饭。旁边的大美女谁?”唐磊率先跟小丽打招呼。
  “唐磊你好,姚晶,这是我们公司的大才子唐磊;唐磊,这是我的高中同学姚晶。”小丽非常热情的互相介绍和打招呼。
  “姚晶,不错!好名字,姚晶,妖精。”唐磊笔直着身子站在姚晶面前同时伸出了右手。
   姚晶坐在椅子上面面瞧着唐垒,她神情腼腆的站起来说:“唐磊,你好。”
  那天,穿着宝石蓝棉衬衣和白西裤的唐磊给姚晶的第一印象很不错,他面阔而平,性格温和儒雅。
   02
  国庆节,深圳华强北街上人潮涌动。
  信女邓丽挽着善男唐斌的手走在姚晶前面,谦谦君子唐磊也在。他走在小丽和唐宽的前头,时不时回头和哥哥唐斌侃侃交谈。
  有时,唐磊也会回过头伸直着脖子问姚晶:“姚姑娘,老家那里?”
  
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那盏灯

在远处,总有那样的一盏灯,一直为你亮着,默默的、等待着你,替你指引着每一条通往岸的道路  
我在找我的那盏明灯,遇见或碰见任何一个熟悉,甚至陌生的过路人,我都会停下来拉着他的手,用我那双虔诚的琥珀色的大眼凝视着他:  
“你好,你看见我的那盏灯了吗?” 
我的那盏灯,与我失散已经整整十八年了。这十八年来,思念无时不刻的煎熬着我,侵蚀着我。
我的那盏灯,你收到我对你思念的短信了吗? 
〈紫色的波西米亚长裙〉
我给他电话:今天是我生日,一个人,总渴望有一个人来陪。        
那天,我穿着的是一条浅紫色丝质的波西米亚长裙,v领吊带设计,领口镶着一圈银色的白钻,绕着脖项每隔三厘米一粒,像晶莹的泪珠,在橘色日光灯的照射下闪烁光芒。  
他进来的时候,客厅的音响正袅绕的飘着张信哲的〈白月光〉,我裸着脚尖在瓷色的地板上舞蹈,舞姿妙曼轻盈,摇曳生风。
一曲完毕。
良久,他依然顿在刚进来的位置,傻傻的
分类:情感 | 评论:0 | 浏览:13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风舞影动

   晨醒,外面薄薄的一层雾,笼罩着城市,城市雾蒙蒙的,放眼望去,远山近楼,皆朦朦胧胧。
   在中山,挑选一个僻静的小镇,租一套有阳光的屋子,在二楼,房子虽低,眼前却是一片空旷,有油油的绿地,黄色、米白色的小洋房,还有像军人一样着绿装挺拔在洋房边的树,又有些人,在屋子前空一块地出来,种上一些你叫不出名字的小花,红的、黄的、白的、紫的、娇艳的开着,一朵一朵,待雾散尽,迎着风,面朝太阳招展着它们袅袅身姿,一举手一投足,裙摆飘摇,风舞影动。
  我是喜欢这片绿色的,生意怡然的绿,仿佛一道风景线,描在白色的宣纸上,总能让人联想到许多美好的东西,年轻、富有活力和健康。而我,显然是不开心的,抑郁,落落寡欢。心里仿佛藏着许多事,可是与人说,又害怕和担心他人笑话与不可信。不能说的秘密深埋在心底,是痛苦的,扎挣这些痛苦中,找不到理解的人,从而更感觉到自己的渺少与孤单。


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俗套

  门口的路灯,橙黄色,投射在路上,幽暗。
  
   一个人,独自走着,或许太孤单,又或许,只是一个人,突然对生活有了某种另类的又言语不清的情绪,这样的情绪孕育在你周围的环境里,影响着你,左右着你。就说猎食动物捕猎过程中与生具有的那种潜伏性,人的情感,往往也有一定的潜伏周期,在哪个潜伏周期中,总渴望有那么一个人,在他的身边聆听和倾诉。
  
   入秋,南方的天已经有一点薄薄的凉,不过即使是隆冬,贪靓的人肯定大有人在,而这批人,像我这样年轻的女性居多,虽然我不是一个特别贪靓的人,但跟所有的人一样,女人装点和修饰自己,无疑是希望路边的男人更多注意和欣赏到自己,女人爱美很多时候并不是装扮给自己看,而是给大众。
  
   为什么女人喜欢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给大众养眼呢?不仅仅只有女人骨子里面的那点虚荣心作崇,更多的是希望是凭借自己的形体吸引更多的异性,从中获得更多异性的青睐和暧昧。也许这句话说的有点落俗,但事实却又如此。
  
   几年前,我也是这么一群大众的一员,为吸引异性而美丽着,并希望在这
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天已经走远了

   天晴
 鸟儿醒了
 孩子嗅到了花儿的味道
 憔悴了
 原来春天已经走远了
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还好吗?

   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 在茫茫人海里
 也许是人潮流动的车站
 老北京那破旧却古色古香的四合院
 王府井街头吆喝的形形色色的做着买卖的小吃滩
 又有可能
 只是在街头
 黄昏下的报亭
 我想
 我不会跟说太多太多的语言
 只是轻轻的走到你的面前
 不问眼前,不说将来
 也不提过去
 我只会说
 “你还好吗?”
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页/2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