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2342
  • 开博时间:2008-06-23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转发一篇

  

宋教仁死的时候,有人写了幅挽联,写得跟玩儿似的:

前年杀吴禄贞,去年杀张振武,今年又杀宋教仁;

你说是应桂馨,他说是赵秉钧,我说却是袁世凯。

写这幅对联的是个军人,叫黄兴。

 

黄兴

 

有个军阀,喜欢种树。他怕农民砍树,下一道禁令。这个禁令不是一份文件,而是一首诗:

老冯驻徐州,大树绿油油。

谁砍我的树,我砍谁的头。

这个军阀叫冯玉祥。

 

分类:千古文人侠客梦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表达

  

一直很懒

到现在这么大了也没学会勤快

不怪别人,只怪自己

今天一上这儿,发现,两年半了

没有到过这里

也是个不错的记录

在我的历程里

 

那一日  好长时间之前   突然地发现自己对什么都没有欲望了 

于是自己仔细的分析问题的结症在哪里

第一  自己抑郁  第二  自己厌世

查了半天资料,否决了抑郁的推断。在我身上没有那些所说的抑郁症状,除了不愿意与人沟通之外。我以前话更少,这条实在是令人不能理解。除了说话才是沟通么?我觉得世界上最好的沟通就是眉来眼去,这不只是情侣的专利,更是高手的对决。

关于厌世这个说法,着实的思考了好长时间,以天计算的。

想起了那句歌词  我的一生只有两天 ,一天用来出生  一天用来死亡

 

分类:江楼独上 | 评论:1 | 浏览:2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见天涯

      很久没有来天涯了,懒是一方面,原是想就写到十九篇吧。可是不想去别的地方,还是回这来发牢骚吧。就犹如一个浪子一样,走的很远,心中依旧有故园的依恋和故园姑娘的影子,念念不忘但却无可奈何,可天涯是家园么?




       天涯,你还好?故园,你可还好?



       你们对于我还是那样遥远,还是那样渴望却是不可及。


       是人回不去了还是心回不去了?谁告诉我?





   

分类:江楼独上 | 评论:1 | 浏览:2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的样子

  我听到传来的谁的声音,象那梦里呜咽中的小河。
  我看到远去的谁的步伐,遮住告别时哀伤的眼神。
  不明白的是为何你情愿让风尘刻画你的样子,
       就像早已忘情的世界曾经拥有你的名字我的声音。
  那悲歌总会在梦中惊醒诉说一片点哀伤过的往事,
  那看是满不在乎转过身的是风干泪后萧瑟的影子。
  不明白的是为何人世间总不能溶解你的样子,
  是否来迟了命运的预言早已写了你的笑容我的心情。
  
  

分类:江楼独上 | 评论:8 | 浏览:3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读金庸 之六

  


读《倚天》 忆杨逍


  


分类:千古文人侠客梦 | 评论:0 | 浏览:3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读金庸 之五



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郭襄




分类:千古文人侠客梦 | 评论:1 | 浏览:2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阿尔及利亚散记

  



20087月,由于单位的安排,去了北非的阿尔及利亚工作了两个多月,本应到09年的春节才能回来,期间由于家里面的一点变故,提前回国。其实06年的时候就要去这个地方,后因一些其它的原因没有成行,没想换了个单位后仍然坚定不移的去了一趟,想来冥冥之

分类:在他乡 | 评论:4 | 浏览:4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读金庸之四

                                        潇洒江湖琴酒剑





分类:千古文人侠客梦 | 评论:0 | 浏览:1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养蜂人

  

       很多次,出去办事的时候总是能够在野外的路边看到养蜂人。养蜂其实讲来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夏去北方,冬往江南,一年四季也与我这样的无异,只不过流动的周期比我们短得多。因为着祖国的地域广大,应该说养蜂人基本是没有什么时间能够闲下来整理整理自己,一年之中也是四处奔波。


  

       倘若单从这种职业的自由度来讲,我觉得这是件比较让人愿意从事的工作,自在、随意,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只要你是个守法的公民想去哪儿都行。假如不与位高权重的人攀,不与一掷千金的人比,这更是件自由的不得了的工作,通过劳动去创造财富,通过劳动去洗礼自己。或许这也仅仅是局外人的看法而已。


  

       一日从市里面往回走,在路边的一个养蜂处告诉司机停下来,想买些蜂王浆喝,听说能够安神。养蜂的是一对夫妻,浙江人,四

分类:在他乡 | 评论:0 | 浏览:3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读金庸之三

  
                         失语的断肠崖
  一片荒山,好象是没有人类出现之前的洪荒;或者,人类的文明都已繁华褪尽……
  在无法记忆与辨认的悬崖上,
  杨过身背玄铁重剑,独坐崖边,
  默默的望向延伸到南海方向的地平线…
  那双眸,仿佛停留在可解与不可解之间,
  在真实与梦幻的临界,
  匆匆融化于思念的荒谬中。
  转瞬又见落英缤纷,
  依旧轻衫单薄,
  在这断肠涯为爱守侯,
  谁能知他胸中的恻恻心痛呢?
  十六年了,望穿秋水,以换得斑白两鬓如霜;十六年来,心逝意灭,只求得重逢再续前缘。
  人们在时间的面前,看到了轮回,
  却也依然感受到人生
分类:千古文人侠客梦 | 评论:4 | 浏览:2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读金庸之二

                                                              虽万千人吾往矣
  那一年是如此的苍凉与悲壮。
  历史的霜雪掩不去你苍莽的光辉,剑影刀光拭不去你满身的风尘。你大踏步地昂然奔出,飞扬的衣袖卷动千古的飓风,临风长啸,踏上了历史最黑暗的旅程。
  我看着你纵横江湖,我看着你暗饮屈辱,我看着你威逼辽帝
分类:千古文人侠客梦 | 评论:0 | 浏览:2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夜观欧洲杯有感

   夜观欧洲杯有感
   上面的这两个队都是俺喜欢的。从1990年一直喜欢到现在,恐怕还要喜欢下去。‘谁今日与我浴血奋战,从今天起,直到世界末日,永远是我兄弟。’所以特别的愤恨CCTV抛弃了俺可爱的健翔兄弟。不过没什么事,即使将来所有的人都背叛了俺健翔兄弟,俺就一个人挺他。一个不喜欢足球的男人,不可能是一个血性的男人,也不会成为萧峰那样的人-即使有的金迷称萧峰为神话般的人物。
   俺也特别的谢谢局集团,在俺即将远行之前,给了俺这样好的一次机会看完了欧洲杯 。俺也要感谢能冲着这两篇文章就决定去看球的这位帅妈,有了这碗酒垫底,任他前面是多大的未知,俺也要‘像聚贤庄里的萧峰,豪气冲天:天下英雄,干了这杯酒后,要打,便打。’ 像一个男人那样去战斗。
  另外的,俺还要特别的感谢中国国家足球队,在你们的身上,一无例外的继承了无数前辈们的传统,并在你们的手上给予了光大和发扬。你们在吃喝嫖赌,泡酒吧,玩女人,打假球等领域中的作为远远的要胜过你们的前辈。可你们前辈比如傅玉斌,马林,唐尧东他们血管里流淌着的男人的血你们却没能继承下来;古广明,赵达峪,彭伟国身上的灵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长剑胜雪 紫衫如花

  (一)
  我已经老了。
  虽然我依旧眼神清亮,身姿挺拔如青松,但我知道,我已经不再是少年时的黛绮丝。我的发已灰白,我的心沧桑零落,长袖拂过,曾经的绝世容颜已成昨日黄花。
  我终究,是老了。
  在这样一个清风拂面细雨飘零的日子,我静静地坐在屋外的长椅上。这样的清晨静谧得犹如空无。偶有雨滴落在脸上,凉凉得沁人肺腑。
  那样寂寞的空无。
  我忽然想起许多旧事。那些曾经爱我的,我爱的,恨我的,我恨的,还有那么多忘也忘不掉的人,数也数不清的恩怨,那些快意而忧伤的往事,在这样一个幽冷的清晨,便如脚下的江水,慢慢漫漫却又不可扼抑地席卷而来。
  有一首歌,在耳际幽幽然响起。幽深悠远,终于渐渐消散风中。
  百岁光阴,七十者稀。
  急急流年,滔滔逝水……
  (二)
  很多年以前,我是一个率真而单纯的少年女子。曾经肆意地笑,任性地闹,快乐地飞扬。但上天注定我与简单和快乐无缘。记得有一天,我被一群莫名其妙的人奉为圣女,十几岁的年纪,却不得不长眉低垂,衣袂
分类:江楼独上 | 评论:5 | 浏览:3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唐诗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贵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nbs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005

  江雪独钓知音少,惟忆明月照古人。
分类:江楼独上 | 评论:0 | 浏览:2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页/3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