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同行天涯名博

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 原创作品,转载署名!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0
  • 总访问量:561266
  • 开博时间:2005-06-19
  • 博客排名:第2396位
最近访客

sweetswing

2019-10-06

dqsj201287

2019-09-30

今闲52ABC

2019-09-27

98年的腊月

2019-09-17

山水戏林

2019-09-04

xwzty2019

2019-08-19

messiyun

2019-08-18

老榆2018

2019-08-17

5553ac

2019-07-21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加加妮妮

书话有个女ID,最引起我注意,一个是小米,一个是加加妮妮。

 

小米之前说了,加加妮妮却是因其“特行”让我注目:我没见过别人发帖子是手机拍书页的。在我想来,电脑打字时代,谁写东西不在电脑里留文档,犯得着发书页?后来忍不住问加妮,才知道原因。稿子发表,编辑多般有修改,而作者往往不知改动了什么,一篇两篇还可以逐字排查,多了工作量就非常太了。不得以,才手机拍照发书页了。我以已度人,没发表过,故不知其中奥秘,还曾误以为是在卖弄(不好意思,小人之心)。

 

分类:自言自语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吹自擂: 小米

小米是简称,全名叫郭小米,很有意思的名字。

 

有意思的不光是名字,更是给我的感觉,会让我不由想起杜博那首名诗:“歧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上几度闻。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但杜甫和李龟年是旧识,在江南是重逢,我和小米在天涯才是初识,哪来的“共鸣”?

 

说几度闻肯定不确,说寻常见倒沾点边。天涯邂逅前,在绣的微信群里,曾几次见过小米的名字。人不认识,名字特别,一见难忘。我至今没向小米求证过,却坚信是同一人,为什么?不为什么,感觉。感觉有时很奇妙,奇准却说不清道不明

分类:自言自语 | 评论:0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游洞

忽然想起三游洞。

 

三峡之旅,最曲折的旅程。那时,我出门经验不足,从宜昌回家,进站人很挤,只顾着手里的提包。我是向黄牛党买的卧铺票,临上车掏钱,才发现钱包没了。你怎不早说,我知道附那是小偷。带我在站台到处找。没找着,就带我回家。他家是个铺面,阁楼有几个床铺,许多向他买票的人,就住在他家里。第二天一早再找,还没找着,只好把手机买给了那位黄牛大哥,他给我买了张坐票和几袋方便面。大哥人不错,我蛮感谢他。从此,我知道要小心提防。

 

三游洞就在宜昌城外。我的三峡之旅,就是在宜昌上船,溯江而上,那时三峡大坝将要合龙(还是将要蓄水?)船出葛洲坝,江面十分宽阔,水天一色,有如湖泊。前方入口极窄,近了见右边

分类:游踪心影 | 评论:0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襄阳的孟浩然

看到一篇文章,说襄阳是孟浩然故乡,还有他的墓,让我很意外。

 

古代文化名人,我似乎只知道苏东坡是四川眉山人,别的都不太清楚。那回到四川,从九寨回成都,走的是东线,经过江油,路边一个很大招牌,“李白故里”四字,让我大吃一惊:我从不知道李白是江油人。那座山不高,山上有李白读书台,估计就是大匡山的支脉。我就这样孤陋寡闻,也不喜欢记这些常识,懒。

 

我意外,是我到过襄阳。襄阳是古城,还有城墙,虽然不算很高大,在中国也是不多见。有段古城墙还在修补,满地大块的青砖,不知是不是古

分类:人文历史 | 评论:0 | 浏览: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手记:燃烧吧,凤凰

火都是炽热的。

 

“木棉花暖鹧鸪飞”,李商隐这句诗妙就妙在一个“暖”字。熟悉木棉的人都知道,木棉花不是深红就是桔红,一树繁花,不杂片叶,有如火树---木棉是先花后叶的,当然有时也会零星有些叶子。而且,木棉是在冬末开花,看到怒放的木棉,哪怕还是北风啸啸,已知冬天行将结束,春天将要降临,天气将日渐和暖。这么一说,你是不是觉得这个暖字用得特别妙?我就一直很佩服古人对物性的知识,那时候,既无百度,亦无微信,古人是怎么知道远在天边的风土民风?

 

木棉燃似火,却也只是暖,有一种

分类:花鸟草木 | 评论:0 | 浏览: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手记:棉絮

枝上柳棉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诗词中常提到柳,说到柳絮的也多。我就有幸在北京见过满天飘飞的柳絮,那情景终生难忘。而诗词中提到木棉的相对来说就少得多了,提到棉絮更是少之又少。

 

曾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我不知木棉开花后会有棉絮。很奇怪,木棉花常见,棉絮几乎没见过,真的有棉絮?也是前不久,我才恍然大悟,木棉所以叫木棉,意思就是说树上的棉花,和一般意义上的棉花作区别。既然木棉有棉絮,为什么,我几乎没有见过?

 

分类:花鸟草木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感:读林贤治印象

看林贤治的〈中国散文五十年〉,有些话想说。

 

林贤治是个类似学者且极重视思想和精神的作家,虽然他自己可能更认可自己是个诗人。由他喜欢鲁迅,就可以看表出他对文学的态度,在我国鲁迅是向来以思想深刻,精神独立著称。所以,林对散文的评述,是从思想和精神上打量的,至少是给我这样一种感觉:他论文先以思想精神为入手,极少从美感出发。这对是不对,难说。

 

我读过林贤治的文章,很多是写外国思想者,多般是异见份子,比如法西斯时斯不屈德家作家,或斯大林时代的独立的苏联作家等的经历,有对强权的指责,更多是对不屈精神的颂歌,这都没错。很少见林贤治写些平常生活类的文字,他几乎时刻都在思想,几乎也只有精神才是他的兴奋点

分类:阅读大师 | 评论:2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手记:裹叶

给你一堆新鲜叶子,你能做什么?

 

当然不是香椿、榆钱、豆叶,能吃的那类。比如龙眼叶。龙眼叶太小,包不了粽子;又不是花,插不了瓶。当然,你可以晒干了拿来烧火,只是这个不在这问题的范围内。那就真是没什么用了,对吧。

 

可前几天,你要是给我们一把新鲜的龙眼叶,我们会很高兴,因为我们还真需要到它了,需要它来做一道美食,一种时令的美食。

 

分类:花鸟草木 | 评论:0 | 浏览: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听说五一春尚好

一星期的阴雨,心都潮湿了。眼看立夏就要来了,春的回眸,让人恋留。一早小区楼下,就响起了音乐,不知是有新店开张,还是有人想催人出门,好吧,出去走走,顺便晒晒太阳。

 

我们都知道有向日葵,以为它向日很特别,其实,似乎凡动植物都是向日性的,哪怕阴生植物也需要阳光,只是需要的小些罢了。那些生活在极地的人们,常因极夜太漫长,易生忧郁,这个时候,就能看出人是向阳动物了。就算是一段时间不见太阳,一旦出太阳,就会觉得太阳是世上最美好的事物,心情也会好起来,相信这是大家的同感。

分类:花鸟草木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火焰映红美人脸

 

朝阳照东楼。西向窗户,有美人临窗梳妆,倩目流盼,见小区对侧楼下,横斜出一丛浓绿,几堆红艳若火。“什么花,这么好看?”不由惊问。

 

 

一男子面向东墙而立,抬头看着电脑,闻言就凑了过来,弯下腰,习惯性地托了一下滑下的眼镜:“火焰花,好看吧。“

 

 

这一男一女,正是我和妻子。美人自然只是先生眼里的西施,自家人嘴边的爱称罢了,当不了真。

 

分类:花鸟草木 | 评论:0 | 浏览: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香椿

忘了是什么时候知道香椿的嫩芽可食。我没见过香椿,似乎岭南不太见到有香椿树,香樟树还可以看到,没听过香樟可以食用。

 

后来,我知道还有臭椿。要是我没记错,兰州的五泉公园,就有株臭椿树,我还专门去看,现在想不起它的样子来了,没什么特别的。没闻到什么气味,可能是树长得太高之故吧?又或者臭椿虽有个臭字,又不至于人的程度吧。在我看来,臭椿比香椿名气要大,因为庄子提到过臭椿。《庄子》里臭椿叫樗。说樗既打不了家具,烧材都没焰,材大无用却得享天年。庄子是道家,道家讲究清静无为,庄子认为樗,也是一种境界(不知有没有记错或理解错)。

 

人生在世,十有八九都是普通人,甚至是无用这人,我自然也是。我们接受的教肓,

分类:花鸟草木 | 评论:0 | 浏览: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黍离

沙河解读《黍离》,让我失笑。不好意思,真是觉得有点好笑。

 

《黍离》是诗经中的名篇,名气不在《关雎》之下,自从有了这首诗,世上就有了一句成语叫黍离之悲,主题非常明确,就是表达故国之思,亡国之悲。屈原的《离骚》,有类似的主题,就连名字也有个离字,文学史上,也往往将两者并提,认为有继承发展关系。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作者曾是西周官员,见故宫成了农田,昔日繁华不再,一切成了历史,情难自已,心情澎湃。流河沙却猜测,他可能有心藏病,否则不会有这样大

分类:品读诗词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雎

流沙河说《诗经》,第一首当然是《关雎》。

 

《关雎》真是有名,不但是诗经三百第一首,更是情诗,写得很优美,很感人。我记得它选入高中课文,要求背诵的,我和同学用白话读,读到“参差荇菜”都抱腹大笑,笑出了眼泪。我们故意读歪一点,变成了“餐餐咸菜”;参差荇菜和餐餐咸菜,读音是很接近的。我弄不清荇菜是什么菜,好不好吃,咸菜却是一点也不陌生,那时谁爱吃咸菜呀,咸得要命。当时心里就想餐餐咸菜,正是苦死了,难怪作者要辗转反侧。以后每读《关雎》,偶尔嘴角还会不由带笑。

 

流河沙说《

分类:品读诗词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明哀歌

 

我没看日历,不知今天是谷雨,是朋友提醒,才知道。很巧的是,谷雨大雨,我们今天上坟。

“风大雨大

谷雨来了,我也来了

你坟头的青草在雨中萧萧“

 

分类:随手杂记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司空见惯浑闲事

司空见惯这成语,我一点都不陌生,老早就挂在嘴头,象是口头禅似的,却从没想过它的来历---似乎成语都有来历的,要不,怎能造出来?

 

这说明,我不好学,也不是读书的料,没一点钻研精神。一副司空“说”惯的样子。很久前,有次不知查什么资料,网上不小心跳出原句,才知道司空见惯是刘禹锡的诗:

 

高髻云鬟宫样妆,春风一曲《杜韦娘》,司空见惯浑闲事,断尽苏州刺史肠。

分类:随手杂记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1页/90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