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同行天涯名博

偶有文章娱小我,独无兴趣见大人。 原创作品,转载署名!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563504
  • 开博时间:2005-06-19
  • 博客排名:第2371位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20-02-25

mukj049

2020-02-19

小奋青滤pe

2020-02-17

新月彎彎

2020-02-13

春江沐雨

2020-02-10

浮世一枕书

2020-02-06

清清淡淡ABC

2020-01-26

youdenian9..

2020-01-22

独庸生

2020-01-09

青鸟青马

2020-01-07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疫“常随手记

小区的防控越来越严了。开始只是偶尔测体温,后来是必须,昨天测好,我们听到身后测量的对保安屋里另一个说:“4栋803的”。现在不光要测温,还要记录每天进住户。不知什么时候要登记名字,甚至限制进站出?希望不会有这么一天。

 

女儿很奇怪:他们怎知我们是4栋803的?我其实也奇怪,毕竟六百多户,不可能每户都记得吧?不过,我这人一向不喜与人招呼,都是直行直过,如此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陌生来电

“老同学,还记得我吗?不会吧,真想不起来啦,有钱就不认识人了吧。不是?那怎么会记不起呢,读书时咱们老一起玩的呀。哟哟,我阿强呀,阿强,记起不?阿钟?阿钟呀,阿钟,阿钟很少联系了。唔,想起了吧,你这人呀,老同学了都。这个,没事啦,是有点小事想老同学帮个小忙罗。别,别这样说嘛,谁不知道你当老板了呢。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就一点小事,你看就年尾了,等钱过年对不,有位生意上的朋友呢,欠我一笔钱没还,我呢过几天就上门讨去。你看,机票都买好了,不是还要食住什么的么,身上总得有几个钱不是。手头有点紧哇,你看方便先借点借点?你放心,你放心,一讨回钱,我马上就还你,绝不拖廷。老同学,你不会不帮吧?你放心好啦,没骗你…”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手记

似乎想感冒,难道是排队买口罩着凉了?还是昨天的衣服,但气温却比昨天低,而且没出太阳,着凉是极有可能的。

 

今天来得比昨天要早些,排得前些,轮了两回,没轮第三回,虽然第三回全是再轮的人。

 

到面包店给母亲买了点糕点,打算去看看母亲,几天没去了。昨晚母亲打电话来,说下午四点睡着了,醒来都七点了,竟以为是早上七点,就起来擦牙。可是不对呀,怎么对面的楼全亮着灯,要是早上没这么整齐的,再想才知道是晚上,自己都失笑了,就给我们来电话,当笑话说。除夕到元宵,母亲几乎没有出过门,以前天天一早就公园运动,十来天的蛰伏可能真的让人有点“糊涂”了,我打算带母亲到公园走走。顺便也给母亲送些口罩。

分类:随手杂记 | 评论:2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买口罩

昨晚看疫情,见确诊人数有增无减,形势依然未明朗,突然一惊:自家的形势也不容乐观,怎就一直没意识到?

 

 

因家里有三个旧口罩,三个不知真假的工业用的n95,就以为可以高枕无忧,全不知如履薄冰。

 

 

分类:随手杂记 | 评论:2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疫情随手记

对新冠病毒,我个人还不是太紧张,也许,我们这不是主区之故,虽然也发现了几例。再加上假期,可以天天不出门,紧逼感就少些吧?

 

最先正视和重视的是女儿,她看了报道,就翻箱倒柜找到了三双旧口罩,因为市面上已买不到口罩了。洗干净后,一人一个,我不以为然,妻子还笑说现在的年轻人都特别怕死。怎能这样说,得小心,这是零和一百的区别,不能丢以轻心,女儿正色说。

 

当晚,我在网上查看了一下讯信,心情变得有些沉重了,武汉宣布封城了,而在封城前,据说离开了二十多万人。二十多万,这是个巨大的数字,这些人散到全国各地,理论上都是病毒携带者,哪怕是百一千一,也不是小数目。后来听说走的远远不止二十多万,而是整整五百万,

分类:自言自语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摩罗叉

他长得也真够奇特。脑壳光亮,大脸圆盆,瞪着圆溜溜的金鱼眼,一口又尖又细,参差不齐的鼠牙,配上印度阿三那黑脏的肤色,偏又身材矮小。任谁见了,都会误以为是从哪个角落,甚至是哪个洞穴钻出来的古怪生物,还没完全进化成功。

 

 

我忘了他的名字,不,大家都忘了他的名字,全记得他的诨号:摩罗叉。摩罗叉,似乎是佛经中丑陋可怖的鬼怪,我小时候基本不解其义,可奇怪得很,见到他的样子,就完全明白这词的含义,无须解释。我很是佩服,是谁这么有水平,能起这么个恰如其分的外号?虽然理智告诉我,不应讥笑别人,尤其是他人的缺陷。

 

 

算术课上,老师在黑板上写上2+3,

分类:回忆点滴 | 评论:2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手记: 除夕

因武汉肺炎事,年三十聚餐取消了。下午二点,我去接母亲到家来吃晚饭。

 

一家人坐在大厅里,总觉得有点无所事事,妻子说陪母亲到公园走走吧。小区对街就是公园,很近。天气也不错,阳光虽然淡,毕竟有阳光。走走也好,母亲说。

 

分类:自言自语 | 评论:2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手记: 又是赏花时

不如去花市看看花吧。

 

天有点阴,象在酝酿着雨意,却心不在焉的样子,又不象真会下雨。几个月没下雨了,都想不起雨的滋味来了。一路是刚植不久的异木棉,枝丫不多,连叶子也没有,不算茂盛的花,独秀枝头。不知为什么,我觉得竟有梅花的风姿,是我太想梅花了?(上回没看着的遗憾)。就这么看着想着,竟然坐过站了,还好只是一站,走几步就到。年三十还有七八天,花市还没进入高峰

分类:花鸟草木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见梅花只见人

萝岗香雪公园,去过一回,还想再去。今年兴致稍高,想起来却稍嫌晚了些,网上得到的信息说盛花期至一月五号,明天就是五号了。还不算太迟吧?

 

出门我算是环保主义者,多般是公车出行。得说明一下,我这环保主义者其实是被动的,开车太麻烦了。稍不小心就给抓拍,找车位“绕树三匝,无枝可依”,乱停更怕收“牛肉干”,倒不如坐公车省心。当然,坐公车也只是省心而已,却费力,因为多般没有座位。顶天立地一个半小时,怎么说还是要费点力的。更何况一进地铁就挤成沙丁鱼,谁不恨铁不成钢:公共出行,那点是亲民的。实在没办法,才不得已假公济私。天下为公,实情是天下畏公。

 

分类:自言自语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越秀山琐记

 

我一直奇怪,岭南古称南越,为什么后来越却成了粤?

 

 

分类:话说广东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父亲

写下(其实是敲出)父亲两个字,心里百味杂陈。

 

父亲是一九三六年生人,当时叫民国二十五年。有二个姐,一个哥,父亲是这个普通家庭最小的孩子。那时爷爷还很健康,一家可能就是住在那间青砖祖屋里。祖屋是三间两廊(我们叫二边一正),两个廊房,两个卧房,一个大厅,一个天井,却是二家共有,我家只占一半。一家人人,可能都就挤在一个房间里。房间不大,深不足六米,还好有

分类:回忆点滴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父亲的病

2000年的大年初三,一大早,妈就打来电话,说父亲痰里发现血丝,想到医院检查下,要我们几兄妹回来看看。

   

拍了片,大哥二哥大姐二姐,陪着父亲先回医院,我留下来等拿片(这家ET先进)。平

分类:回忆点滴 | 评论:2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咱们离婚吧

小芳觉得自己蛮幸福的。

虽然只是个小工人,可丈夫是公务员(那是九十年代,可能还没公务员说法),公公是小学的校长,婆婆是在教肓局,说不上书香世代,也谈不上富贵人家,也算是难得的小康之家。姐妹们都说她嫁得好,有个好老公,又有个好家庭,她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真要说有什么不理想的,那就是她生了一个女儿。

 

重男轻女,养儿防老,对也好,错也罢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5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宁馨儿”

村里曾流传着他聪明的故事。

 

 

那年他四五岁,和家人上城,不慎走失。找了大半天,影儿也没,父母更是担心得不得了,怕孩子冷了、饿了,更怕有什么危险,甚者给拐跑了,四五岁的小孩子能懂什么呀。正在大家六神无主,做母亲的更是哭哭啼啼之时,一辆警车悄然驶进村子,门刚打开,一个小娃就跚跳了下来,嘴里大叫着“娘,爹!”众人无不喜上眉梢,这不是那个走失的小家伙了吗?

 

分类:散文随笔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建盏

经常喝茶,都希望有一把好茶壶,几个靓杯子。虽说喝的是茶,壶好坏,杯美丑,也可添许多情趣的。

 

以壶论,似乎是紫砂壶最为有名。好处有哪些,我不太懂,也曾想买一把回来,但价钱多般偏贵,而且壶也偏小,类似潮汕地区泡工夫茶用的小壶,配的也是比拇指大些的小茶怀。得承认,就算有这么多闲工夫,也没有这么好的闲心情。用这么小的茶壶,是需要有品茗的心情去品尝的,浅浅的

分类:花鸟草木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4页/95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