邑平子文史小札

“读书须知出入法。始当求所以入,终当求所以出。见得亲切,此是入书法;用得透脱,此是出书法。盖不能入得书,则不知古人用心处;不能出得书,则又死在言下。惟知出知入,得尽读书之法也。”——陈善(南宋)《扪虱新话》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70239
  • 开博时间:2008-06-16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说说“文坛刀客”韩石山

 说说“文坛刀客”韩石山
“……写此类文章应如五雷轰顶,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留……” “五雷轰顶”是其刀法的精髓所在。


 提起“韩石山”三个字,大家立马想起的是杀人不眨眼、刀起人头落的“文坛刀客”,大家不约而同地想到的是作为文学酷评家的韩石山,其实此佬最早是写小说起家的,最初的小说,乖乖,那真叫唯美轻舒、自然清新,与其纵横捭阖、飞扬跋扈于文坛的形象有天壤之别,但写小说终究没写出多大名堂来——平心而论,不是说写的不好,而是说终究未被普遍认可,作品传阅率低,亦未被纳入文学史家的视野。总之,作为小说家的韩石山行之不远。此佬慧明之至,穷则思变,遂弃小说,转做现代文学研究,操刀作文学批评,渐而声名鹊起、大噪于世。

 韩石山,山西省临猗县韩家场人,1947年生,“文革”乱世的1970年毕业于山西大学历史系。毕业后被分配到山西省汾西县,先后在数所中学任语文教师,1972年左右开始发表习作,1980年入文学讲习所第五期进修写作,结业后被分配到汾西县城关公社代职。1984年调入山西省作家协会,开始从事专业文
分类:书生气 | 评论:3 | 浏览:13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潘家园聚书记(一)

 昨午夜方才沉沉睡去,夏梦迷醉人醒迟,晨光从未遮严的窗帷中透进来,已是七点多钟了,匆匆洗漱,早餐未进即赶去淘书,唯恐来迟一步佳人已入他人怀,今日虽未有太大艳遇,但佳丽亦颇多,粗记如下:
 《晚清小说史》(阿英著),东方出版社1996年3月1版1印,属于东方出版社“民国学术经典文库-文学史类丛”,印制、品相皆佳。这书上次即碰到,但没收,我钟爱的是人民文学出版社1980年版的,感觉此版本不如彼版本好,但这次还是要了,怕以后这个版本亦不可得。晚清无疑是整个中国古典小说的高潮与全盛期,其目不可胜数,亦难以遍数,如此大规模的小说创作,有其社会历史、印刷出版等诸种因缘,近来学界也越来越重视晚清的思想资源,王德威就称“没有晚清,何来五四?”。阿英《晚清小说史》从小说所反映的思想内容这个角度来梳理晚清小说,尤其是重大事件,有其长处,短处亦明显。

 《春明外史》(上中下三卷,张恨水著),中国新闻出版社1985年10月1版1印。
 《现代青年》(张恨水著),人民文学出版社1985年11月1版1印。
 《丹风街》(张恨水著),
分类:聚书记 | 评论:12 | 浏览:11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思想史碎片之一——找寻“异端”的冲动

 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一言以蔽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在这几千年的分分合合中,疆土版图的大一统不是太困难,说得完美一点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凝聚,说得直露一点是屠夫悍匪的四处搏杀,不论以任何美丽的谎言搪塞遮丑,总归是要攻城略地杀人如麻,然而思想的一统就不那么容易那么简单了,“文治”与“武功”有天壤之别,每个时代总有些“异端”“钉子户”的存在与呐喊,宁死不屈,甚至“找死”(如金圣叹、李贽),也正是这些“异端”使得我们的思想史不那么的贫乏、单调。

 新中国成立后,意识形态的大一统任务比中国历史上任何朝代都艰巨、棘手 ,问题要复杂得多,因为这时代的文化人已经再也不是“土法炼钢”的旧时文人,他们受过欧风美雨的沐浴熏染,他们深信“德先生”与“赛先生”这两位现代民族国家的重要缔造者,他们沿着“五四”之途一路艰辛而又满怀信心地走来,他们与旧时文人有着本质的区别,他们的脑子更难灌进迷汤也更难清洗。1957年的“反右”是新中国第一个十年最重要的一次思想史事件,许多作家在这次事件后,开始噤若寒蝉,刚刚开始的“双百”迷梦被彻底打碎了,大家意识到这是次“引蛇出洞”式的“
分类:书生气 | 评论:1 | 浏览:10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八旗心态下的老舍之死

 新中国成立后,江山易代,玄黄色变,众多的老作家不得得做出新的调整——这包括心态上的、创作上的等,以适应新的意识形态的要求,尤其是那些建国前不“左”不“右”的作家,如老舍,更要经历这种难堪,他们所经历的思想裂变宛如炼狱一般,这种炼狱应该说是被逼无奈的,不想进炼狱以求新生,就只能跑,跑台湾,跑香港,如张爱玲、曹聚仁等。老舍建国后也做出了痛苦的调适,我们从其创作历程就能看出,老舍建国后徘徊了多年后,于1961年底创作《正红旗下》——这时老舍才真正回到自己所熟悉的创作道路上来,回到自己有深刻人生体验的题材上来,回到自己所熟稔的创作语言上来……

 1955年1月,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老舍的旧作《骆驼祥子》,书的“后记”中已经出现这种炼狱后“新生”的话语——“十九年后的今天,广大的劳动人民已都翻了身,连我这样的人也明白了一点革命的道理,真不能不感激中国共产党与伟大的毛主席啊!”为了显示新社会的文明进步,老舍在新版《骆驼祥子》中也“删去了些不洁净的语言”,这些都在表明老舍在努力调整自己,以适应新社会。

 然而,再大的调整,当“文革”到来
分类:耕读钞 | 评论:2 | 浏览:12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旧书的味道

 总感觉自己是个很怀旧的人,有时路过偏街僻巷,瞅见那岁月沧桑里渐渐斑驳的破墙颓壁,总要多望两眼,好像能从中解读出历史的幽深与诡秘。因此,常常不免觉得自己与流行的东西似有某种难以言传的隔阂, 即使能接受,也总是慢一拍,所以很多时候显得“老土”,如同城里人戴有色眼镜看农村人一般。

 我可以说是那种嗜书如命的人,我觉得这与气质与天性有关。有些人好色,有些人贪食, 这都没有错, 先贤就说过:食色,性也,只不过不要太过火,要掌握分度与尺度,尤其对色而言更要谨慎,色字头上一把刀嘛,还要坚守道德与法律,而我辈却偏爱书籍,我所爱之书乃旧书而非新书, 偏爱那些在历史的灰尘中慢慢变老发黄的书,所以我一般不去“新华书店”,逛的全是旧书店、旧货市场的地摊。

 买旧书,准确点, 应该叫“淘旧书”,是一种无目的的“游荡”行为,近乎前路茫茫——或许空手而回,或许满载而归,或许“艳遇”迭出,或许郁闷横生,或许因收获而手舞足蹈,或许因运悖而指天骂地,这些都是不可预测不可知的,这大有某种考古寻宝、访奇探幽的意味存焉,个中滋味,非亲历而不足道也。有时候
分类:聚书记 | 评论:6 | 浏览:12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国书店新街口店淘书记

 5月18号那天逛完中国书店报刊资料店之后,顺路去中国书店新街口店,从西单商场那儿坐公交到“新街口南”这一站,下车前行,左拐的那个胡同就是西直门内大街,中国书店新街口店就在那个胡同口上,新华书店对面。这家书店我常来,也常常能有新的收获。

 这次的最大收获就是买到了侣伦的《向水屋笔语》,研究香港的新文学,这本书是绕不过去的“必读书”。作为香港新文学的重要拓荒者之一,侣伦在书中介绍了许多香港新文学的诞生、发展情况,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该书由香港三联书店于1985年7月出版,是“回忆与随想文丛”之一种。虽然书的品相不是太好,但是不影响阅读,才8元钱,可以说捡了个便宜。

 此外,还购有:张爱玲:《倾城之恋》,这是中国文联出版公司“香港台湾与海外华文文学丛书”之一种,1986年7月1版1印,1987年6月第2次印刷,内收《金锁记》《倾城之恋》《茉莉香片》《沉香屑——第一炉香》《沉香屑——第二炉香》五个中篇,都是张爱玲的经典小说,前还有柯灵的《遥寄张爱玲》的“代序”。张爱玲1952年夏,离开大陆去香港,1955年秋去美国,所以
分类:香港学 | 评论:0 | 浏览:13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国书店报刊资料部淘书记

 5月18日去了趟传说中的中国书店报刊资料部,这家书店一直想去,却从未去过,不是不知其地址:西城区横二条2号,这个地址是众多书友所熟知的,但问题是:我一直没有在地图上查到“横二条”这条街的位置,所以一直没敢贸然前去,怕费了时间与力气而找不到,我在朝阳,离西城太远了,并且身边有太多的正事与琐事要做。

 等到今天找到这家书店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地方我不知来过多少次,陪女友逛了数次的西单商场,却从未发现这家书店就在西单商场的对过,或许没书缘吧……

 在里面待了个多小时,总体感觉是:远没有其网站所宣传得那么好……书店分里外两间,里间门口有个“顾客止步”的牌子,那只能在外间浏览了,外间的书大部分是那些花花绿绿的书,可藏者少,我所需要的书也少……当然,不同的书友有不同的阅读与收藏兴趣,也许别的书友会觉得这家书店很正对自己的路子,所以,没去过的朋友不妨去看看,不要因为我的个人感觉,而影响了你的购书。

 在这家书店共计购书如下:

 梁凤仪:《花帜》,人民文学出版社1
分类:聚书记 | 评论:0 | 浏览:14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泉城淘书记

5月29号乘坐K45次列车去济南,31号正好是星期六,与爱人一起去经四路的中山公园淘旧书。

 中山公园几乎是我每次回济南必去之地,不为别的,旧书而已,游园之人心不在园,在乎旧书也。中山公园是济南市图书馆所在地,不知从几何起,这里也逐渐发展成了济南最大的旧书市场。这是我所知道的济南最具规模的旧书市场,可惜我是在即将结束大学生活、离开济南前夕才发现这块宝地,不然可以多享受几次在此淘旧书的雅趣乐。在山师读书时, 每到周末在校园里都会有个旧书摊,我的淘旧书范围也就仅限于此书摊,虽然一直想拓展淘书空间,可总是失败,一次机缘巧合,我从这个旧书贩口中知道了“中山公园”,于是立马乘车奔去,等我费九牛二虎之力, 终于在一个僻巷中找到此闹市幽处时,大多数的书摊已经打烊,好歹找到了地方,第二天一大早又卷土重来,当然有了第一次的满载而归,不亦快哉。

 这次淘书部分书目如下:

 老舍:《正红旗下》,人民文学出版社1980年6月1版1印,这书是老舍未及完稿的遗作,大体创作于1961年底和1962年,这部残稿在
分类:聚书记 | 评论:7 | 浏览:8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本老版的《胡风集团冤案始末》

 近日在旧书店淘到一本老版的《胡风集团冤案始末》,李辉著,人民日报出版社1989年2月版,此书印制较为粗糙,但仍旧喜欢其古朴素雅的装祯,买这本书主要还是因为这是作者签名本(虽然自己并没有收藏癖)——作者李辉送给著名作家袁鹰的,扉页全文如下:

 请袁鹰同志教正

 谢谢您的帮助

 李辉

 1989.3

 作家间相互赠书是常事,也是理所当然的事,然而赠书被变卖掉也是在所难免的事,虽非“理所当然”也常“势所必然”,淘旧书会经常有这种奇遇。





分类:聚书记 | 评论:5 | 浏览:7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香港“九七”的文本想象与叙述》之二

 王一桃(1934—)的人生经历颇有传奇色彩,他1934年6月9日出生于英属殖民地马来西亚丁加奴,其父为当地著名的华侨领袖,1950年因从事进步文化活动而被英殖民当局逮捕,并监禁于丁加奴吉隆坡怡保,1952年7月11日被英殖民当局驱逐出境,这一遭遇对王一桃影响颇大,使其对英殖民帝国的强盗逻辑与残酷本性有了切身体验,并对殖民行径产生了憎恨之情——“我不恨殖民者、不反帝国主义才怪!”,之后因“少年气盛,‘思想左倾’”而返回祖国大陆,受到广东省侨委会的接待,1952-1957年在广州修完中学课程,1957-1961年就读于广西师院中文系,毕业后先后任教于广西师院、广西民族学院,1957年“反右”及“文革”中受到批判、迫害,1980年移居香港。赴港后,王一桃一边继承家业从商,一边重操旧业进行文学创作,有众多作品问世。

 王一桃在大陆有近三十年的生活史(1952-1980年),1980年赴港后,很快就融入了香港社会,由国门初开的大陆到灯红酒绿的香港,他没有任何的隔阂与不适,这是大陆新移民中所少见的,他的笔下也没有众多南来作家(如陶然、白洛、东瑞、颜纯钩等)在
分类:香港学 | 评论:0 | 浏览:7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页/5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