邑平子文史小札

“读书须知出入法。始当求所以入,终当求所以出。见得亲切,此是入书法;用得透脱,此是出书法。盖不能入得书,则不知古人用心处;不能出得书,则又死在言下。惟知出知入,得尽读书之法也。”——陈善(南宋)《扪虱新话》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70239
  • 开博时间:2008-06-16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博客即日更新

 邑平子先生于7月10号回乡消夏,无奈俗事太多,只得辗转提前返京,博客亦从即日起更新。旧时官衙新年除夕放假封印,正月初三恢复办公要行“开印”礼;旧时的穷酸文人新年也要来个“开笔”礼,邑平子先生穷则久矣,但好歹未酸,而今经闭关半月的苦心修炼,也穷且酸起来啦,要隆重行博客“更新”礼啦,世道浇漓人心不古至此!

 邑平子先生素不喜穷折腾瞎鼓捣烂钻营,想来也无甚新花样,只是略略换个马夹而已,将博客名改为“邑平子文史小札”。“文史”者,盖言明文字所属类别也,有别于政治焉、经济焉、天文焉、地理焉、军事焉、炒股焉、炒房焉、发财焉、某某“门”焉……,当然为免得太沉重、僵硬、寡味,亦会间杂些“风月谈”。

 “札”者,《说文》上说是“牒”也,其实“简”者“牍”者“牒”者“札”者,名虽异,物则同,无非是刻字载文的薄而小的竹片、木片,当然还有引申之“信件”等意,予在此取“札记”意,《现代汉语词典》上说是“读书时摘记的要点和心得”,无非是说非正式的、非正经的、非正襟危坐的、非冠冕堂皇的文字,此类文字亦是予所钟爱、所爱写者;“小”者,更是言明博客上文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1 | 浏览:17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博客暂停更新

 岁至暑期,北京更是炎热难耐,如炉蒸焉,又逢奥运,出入更添诸多不便。邑平子先生亦将履以往惯例,回乡消夏耕读,作一田亩间老圃,躬耕之余,来个“南村辍耕录”之类,亦未可知,但愿不要太懒,耕读之余,有“录”存焉。在天涯开博,尚未满一月,现却又将暂停更新,恨恨,感谢诸位文友的光临与指教!俟返京后,此博当一如既往,临别向诸位文友问安!——邑平子 2008.7.9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27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版的《读书随笔》


 三联书店2008年5月推出了“修订本”的叶灵凤《读书随笔》。依敝见,此书名之为“修订本”实为不当,似名之为“选集”“选本”更为贴切;这番议论,当然是与三联书店1988年1版1印的《读书随笔》(一二三集)相比较而言。“修订本”者,理应是对此前版本的校勘、增补、优化等,而非是删减、压缩、节选。

 这个“修订本”实际上正是1988年初版本的“节选本”,从中节选了一部分,但仍保留有初版本的《前记》(编者丝韦)、《凤兮,凤兮》(沈慰)与《叶灵凤的后半生》(宗兰),只不过是以《书痴》此篇作集后之“代跋”。所节选多是叶灵凤谈论外国作家、作品的书话,诸如《乔叟的〈坎特伯雷故事集〉》、《小仲马和他的〈茶花女〉》、《法朗士的小说》等,此外还有些杂谈,诸如《谈宋版书》、《作家和友情》、《笔记和杂学》等。

 在我看来,有些文章没有被辑入是挺可惜的,比如《旧书店》、《书斋趣味》、《谈翻版书》、《藏书票与藏书印》、《读书与版本》、《脉望》等等。纵观叶灵凤的“读书随笔”,主要可分为两类:其一,关于中外作家、作品;其二,关于香港的历
分类:醉书话 | 评论:9 | 浏览:20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思想史碎片之五——一点都不“伤痕”的文学

 “文革”结束后,长久处于痛苦与压抑状态下的中国公众,迫切需要一种自我表达与释放,表达自我在“文革”中所遭受的苦难与悲酸,释放自我在“文革”政治高压与阴影下的压抑心理。而文学叙事无疑是一种最行之有效的方式,于是被文学史家命名为“伤痕文学”的文学创作活动骤然兴起。如果说久已痛苦与压抑的灵魂是“伤痕文学”兴起的心理动因的话,那么,中共中央对于“文革”的官方政治定性则为“伤痕文学”的产生作了政治合法与合理性保证——“历史已经判明,‘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民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

 于是,大量以“文革”为题材的作品应运而生,1977年11月号《人民文学》刊载了刘心武的短篇小说《班主任》,是为“伤痕文学”的肇始,1978年8月份卢新华的短篇小说《伤痕》在上海《文汇报》刊出,立刻产生了令作者意想不到的轰动效应(此前《人民文学》曾拒载),“伤痕文学”也由此得名。

 “伤痕文学”及时敏锐地传达出了中国公众的普遍心声,获得了广泛的文学共鸣效果,虽然其多数创作略显粗糙与稚嫩。如果对“
分类:耕读钞 | 评论:4 | 浏览:17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散墨集之一

 (一)叫局与狎妓
 胡适《藏晖室日记》己酉第五册(己酉十二月十四日——三十日),开首即言:“余自十月一日新中国公学沦亡以来,心绪灰冷,百无聊赖,凡前此所鄙夷不屑为之事,皆一一为之……”,何谓“凡前此所鄙夷不屑为之”? 实则为喝花酒、狎妓,在十六日的日记中,胡适记载“余素不叫局……此余叫局之第二次也”。在那个时代,叫局喝花酒、狎妓实在算不了什么,不但市井凡人乐于此道,就是那些文人雅士也是趋之若鹜,社会风气使然。

 蔡元培先生入主北大后,曾在《北京大学日刊》上发表文章说“私德不修,祸及社会”,并且发起成立“进德会”,自任会长,旨在约束北大教授们的个人道德。 1919年3月份,汤尔和、沈尹默、马叙伦三人勾结,以陈独秀的“私德”问题相要挟,逼迫北大校长蔡元培免去陈独秀文科学长之职,不久陈独秀即黯然离开北大,所谓“私德”也是说狎妓之类。

 (二)康生的猖狂
 康生读过几年私塾,能写几笔毛笔字,再加政治小人的阿谀奉承,康生因而大放厥词:“用脚趾头夹木棍都比郭沫若写得好”;对自己的国画功夫,康生更是
分类:散墨集 | 评论:6 | 浏览:15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思想史碎片之四——那时的考试与舞弊

 先是甘肃天水爆出了高考移民舞弊案,现在浙江永康又爆出高考无线电舞弊事件,每年的中高考总会有这类事情发生,对于这类事,忽然想起了当年的一些论述,兹摘录如下:

 “不要考试,考试干什么?一样不考才好呢!对于考试一概废除,搞个绝对化。谁考马、恩、列、斯?谁考林彪同志?谁考我?”(1968年7月28日接见首都红卫兵代表负责人的谈话)

 “考试可以交头接耳,甚至冒名顶替。冒名顶替的也不过是照人家的抄一遍,我不会,你写了,我抄一遍,也可以有些心得”(1964年2月13日春节谈话纪要)

由此,我们不难想象:任何事情,客观存在是一回事,而对其主观定性与论述又是另一回事。人类社会的发展,从精神本质层面讲,就是一个由人治到法治的过程,一个由皇权、君权到民权、公权的过程。在人治社会里,是非黑白很容易颠倒;而法治社会,言行就无法那么肆意了。人治与法治的不同在于,一个是为所欲为,一个依法行事。前者不受任何外力约束,包括法律、理性、道德等,后者被严格限制于完备谨严的法律之中。

分类:香港学 | 评论:2 | 浏览:13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潘家园聚书记(三)

 自昨晚始,京城又雨声不断,今晨依旧细雨如丝,本不欲外出,然也颇觉沉闷,也就照例去潘家园溜了一趟,也算是散心。今日因雨故,书摊寥寥,淘书者亦不多,仅聚以下五册,费银亦少。

 《四世同堂》(上)(第一部《惶惑》),百花文艺出版社1979年10月1版1印,前此已得一本《饥荒》(第三部,四川人民出版社1979年10月1版1印)。《四世同堂》凡八十万言,显示出老舍构架长篇小说的功力,也是老舍长篇小说创作的一个高峰。

 《记事珠》,冰心著,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年1月1版1印,为“新文学史料丛书”之一,此书确有极高史料价值,内收《自传》、《我的故乡》、《我的童年》、《童年杂忆》等。

 《蒋光赤选集》,人民文学出版社1955年8月北京第1版,1960年4月北京2版,1983年4月天津7印。此书分上下两辑,上辑为诗歌,下辑为小说,基本上将其代表作收齐了。蒋光赤,亦名蒋光慈,为显示其无产阶级革命性,易“慈”为“赤”。因其作品鼓动性、宣传性远远大于思想性、艺术性,如今的文学史基本上已经不再将其系统论
分类:聚书记 | 评论:8 | 浏览:14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食之异

 晨起开窗,凉风袭面而来,清爽醉人,刹时就浮想联翩了:故乡的早晨,即如此般清舒,薄雾霭霭,缥缈于群山之间,如仙带般变幻多姿,升降迂回,弥散回聚,要多美有多美;群鸟啁啾,鸣蝉开声,漫步于山间崎岖有致的阡陌之间,真正参透了古代隐士的情怀……然而,此时此刻,所处却是喧嚣的京城;但这也是难得的良辰佳期,洗把脸,就开始展卷把管了——这是读书写字的好光景……,且是难得之景,岂能碌碌任其流逝。

 从清晨开始,边读边记,入迷得很,不知不觉间已近十二点钟,腹中这时开始战鼓雷鸣:厮杀叫嚣声,短兵相接声,人仰马翻声,呜呼哀哉声,不绝于缕,煞是壮观。中午去食堂打饭,由于实在饿得发慌,买了三个大馒头,回寓途中,遇一南方小生,愕然问曰:“君饿疯乎?”,老夫当即笑且怒曰:“呜呼,吾堂堂山东莽汉,梁山泊之流,食不下三馒头乎?”在不吃面食的这位南方朋友看来,邑平子先生吃三个馒头简直如吃三斤干草般不可思议,这位南方朋友不止一次向我抱怨过北方面食诸如馒头、大饼多么难吃,简直是难以下咽。

 我国幅员辽阔,南北东西,饮食差异极大,以主食而论,大体北国尚面食
分类:风月谈 | 评论:4 | 浏览:12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思想史碎片之三——如何造神

 (一)
 1958年12月4日,胡乔木向毛泽东报送了《中共中央关于一九五九年国民经济计划的决议草稿》,决议草稿中有“毛泽东同志很早就教导我们”“毛泽东同志又指示我们”等语,毛泽东在阅后,将“教导”“指示”等词更换成了“告诉”,并于次日致信邓小平、胡乔木:“注意:‘教导’‘指示’这类字面,用于个人,很不好,缺乏民主气氛,使人看了不顺眼,以后不可再用。”(《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
 (二)
 再来录几节荒诞岁月大家耳熟能详的话:
 让我们共同敬祝:全世界人民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的舵手,我们最最最最敬爱的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万寿无疆。
 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
 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毛泽东思想万岁!万岁!万万岁!
 毛主席著作,一天不读问题多,两天不读走下坡,三天不读没法活;
 服从毛主席要服从到盲从的地步,相信毛主席要相信到迷信的地步;
 (三)
 由以上两则,我们或许能明白
分类:香港学 | 评论:7 | 浏览:12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淘旧书的“三力”:眼力、魄力、财力

 积自己多年淘旧书之经验,我想说:淘旧书,绝对是门学问与艺术,而非浅陋之人所鄙称“买破书”。不言而喻,“旧书”重在一“旧”字,其灵魂与神韵俱在此,是相对“新书”而言,然到底何谓“旧书”?这是个不严谨而宽松的概念,众方家纷纭莫衷一是,敝见以为:三五年前、二三十年前以至出版年代更久远的书,叫旧书,而刚刚出版的在旧书摊上几元钱一本就处理的也叫“旧书”……藏书者个人兴趣有宵壤之异,有非民国书不入眼者,有非初版本不收者,有非创刊号不聚者,更有旧称“佞宋元”“佞明清”者,癖好种种,数言难尽。敝人无那般雅兴与财力,也就难望诸“佞”者项背,我所聚多为建国后所出版图书。在这里,我仅就个人经验而谈,诚为一家之言,没有“理论性”,也难免有井蛙之见,更不会像马列那般放之四海而皆准,无普适性,也就无普度众爱书人之威力,拉拉杂杂写来,聊备一笑。

 先说眼力,就是说淘旧书时,你要有眼光,你要有相当的文史哲等知识底子,你要对相关书籍出版情况有所了解,虽不能“如数家珍”,但亦应熟稔,否则很可能一本好书就会从你手边溜走了。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读书喜好,也就相应的有自己的知识与聚书范
分类:聚书记 | 评论:6 | 浏览:12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页/5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