邑平子文史小札

“读书须知出入法。始当求所以入,终当求所以出。见得亲切,此是入书法;用得透脱,此是出书法。盖不能入得书,则不知古人用心处;不能出得书,则又死在言下。惟知出知入,得尽读书之法也。”——陈善(南宋)《扪虱新话》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5
  • 总访问量:169771
  • 开博时间:2008-06-16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新年感冒

   龙,是中国人的一大图腾,龙年到来之际,大家都忙着生龙活虎、龙马精神了,邑平子老先生却英明的很,不逐俗流,光荣的感冒了,壮哉!
   这次感冒之初,老夫的尊鼻打了头炮,当了炮灰,先是猛打喷嚏,继而长流清涕,据正史记载,邑平子先生从来是天不怕地不怕,休提狗娘养的打喷嚏流鼻涕了,老夫自然没当回事,可是,老夫很快发现事情不对劲,这次感冒,貌似是众路英雄蓄谋已久,早就窜通好了,果不其然,很快,大军压阵,兵临城下,老夫开始头疼,咽干,咳嗽,浑身乏力,就连“中流砥柱”也瞎掺合进来了,淋漓涩痛发黄,此等壮景,百年不遇,不可不记!
  
分类:风月谈 | 评论:0 | 浏览:4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少不读鲁迅 老不读胡适

   社会是一汪泥潭,深浅不一,清浊同流,貌似出污泥而不染只是浮云,年少无知的毛头小子,读到《少年中国说》,热血沸腾,少年强,则中国强,而今,还有多少血气?是什么磨掉了当年的带刺棱角,是什么熔化了当年的铮铮铁骨?在一种所谓的集体无意识中,我们变得“成熟”起来,光荣的完成了自我的“社会化”——一种可怕的社会化,失了个性与自我,张三、李四、王五……只是一个个的符号,背后是一个人,一个世故、圆滑的集体。
   俗云“少不读鲁迅,老不读胡适”,盖因读鲁迅长火气,读胡适变世故,但像邑老这种天生英才,却两者齐读,多年颠簸流离,这两位的书一直没舍弃,在我看来,这是中国近现代思想史的“双子座”,缺一不可。
   多年浸淫,细细想来,世故没长,火气大增,看来,还是需要论语来滋润下……
分类:风月谈 | 评论:0 | 浏览:3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天干不过记者及新闻

昨晚邑平子先生,看央视新闻,不禁大乐,何止大乐,简直大疯了,据说楼下的小朋友又抗议了,四处 扬言:邑平子先生又疯了,一晚上都在手舞足蹈!盖邑平子先生,先是大乐,后乐极成疯了。
为什么又大乐又大疯?此种机密必须隆重宣布:《焦点访谈》又在大肆鼓吹秋粮“八连增”了,夏天鼓吹夏粮“八连增”,现在又轮着秋粮了,呜呼,壮哉,去冬今春以来的持续大旱,能奈我何?老眼昏花的邑平子先生终于清醒了:老天是干不过记者的,干不过新闻的……
记忆比邑平子先生还差的小朋友,可能都会记得,当时记者老爷是怎么报道去冬今春以来持续干旱的:很多地方是五十年甚至百年不遇,减产势在必然,个别地区甚至颗粒不收,温总理也亲自出动了……
可是,等到收成的时候,我们的记者老爷忽然脑子进水,大笔一挥大嘴一呼,夏粮秋粮又“八连增”了,呜呼,岂不壮哉?哪位小子要是有异议,真该让各地“截访”的官员老爷暴打一顿!
分类:风月谈 | 评论:1 | 浏览:4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所谓的“捡漏”

   昨夜翻书过晚,今晨醒来,已近十时,错过了上午去旧书市淘书的大好时光,不免悻悻然而自责。
   吃罢中饭,去书市走一遭,权作饭后散步,到时已近下午三时,绝大多数已收摊,只有几家“长摊”还未收拾,或因人少,几个书贩凑在一起打扑克。
   在一书摊,偶见几本八十年代的经典中医教材:《中医诊断学》(邓铁涛主编),《中药药理学》(王筠默主编),《中医基础理论》(印会河主编),三本书的主编,都是声名远播的中医大家,此外,还有一本“教学参考书”——《中医内科学》,主编张伯臾,16开本,厚厚一大册,七百多页,记得多年前淘的一本《张伯臾医案》,薄薄一小册,却全为治验之谈,言无虚发,不空谈不妄谈,是不可多得的名家医案。
   以上四册,书贩索价25元,可谓是“白菜价”,也可谓是“检漏”,然于我,却从不认为有“漏”可“捡”,所谓“捡漏”,实则“书缘”,如有缘,休提价格,孔方兄不足挂齿,如无缘,价高价低,皆无过眼之机会。
   平日聚书虽杂,但中医药之属,还是尤加在意的,广搜博取,目前中医药之类的老版本已经有一百多册了,此事于我,首先是“玩”,是癖好,是爱
分类:聚书记 | 评论:1 | 浏览:6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正在消失的“剪报”

   读报之余,将所钟爱之文予以剪裁、黏贴,分门别类,整理成册,此谓之“剪报”。
   如今,科技发达,极大改变了人类的信息传播方式,上网浏览新闻,几乎成了年轻人获取信息的主要途径,读报之人,日渐稀少,报业也随之式微,“剪报”亦如写信、集邮一般,成为一种历史的古董,于我,却成了一种兴致颇浓的“雅事”,剪剪裁裁,粘粘贴贴,成了一种享受。
   人各有志,各有所好,剪报,因兴趣不同,每人都有自己的涉猎范围,由于工作原因,由于兴趣转移,我的剪报亦可谓杂乱的很,不过,虽题材庞杂,但每一题材,也都各有章法。
   逛旧书市场时,曾邂逅一本厚厚的“日记本”,从书摊上捻起,粗略一翻,方知是一本漫画剪报集,所用黏贴“底本”是一本财务会计报账本,本来厚实,贴满剪报后,本子更加蓬松,足有五六公分厚,粗略算来,有两千多幅小漫画……
   辛辛苦苦,积年累月,方成一册,想当初,这位剪报人肯定珍爱倍加,最终,是如何流落到旧书市场的呢,实际上,这本漫画剪报集,经历了一场十分辛苦的旅行,旧书市场根本不是其第一站,在此之前,它先是被破烂王送到了废品收购站,旧书贩子又把它
分类:耕读钞 | 评论:0 | 浏览:4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之“破相”

   俗云,人要脸树要皮,可见,“脸面”还是很重要的,由此及书,书的封面设计,实在是件举足轻重的事,我这些年淘书,文史经哲,各类兼收,但尤重书籍装帧设计,淡雅大气者,必入囊中,而花哨俗气者,皆弃之,虽“质胜于文”,亦不足惜,这或许也可谓一大“陋习”,然于我,却是始终如一。
   所藏之中,不免一些遗憾,那就是,有几十本“破相”书,或书脊穿孔,或书侧挫边,更有甚者,封面已脱落散佚,但这些书虽称不上“孤本”,但市面也难觅其踪迹,故悻悻然暂存,初以权宜之计,不期,终难再更替,由是随吾多年,四处迁徙,亦未曾舍弃。
   封面散佚者,尚可以牛皮纸增益,然彼等穿孔挫边者,则无可救药,出版社友人告曰:此等或为出版社处理品,然,或遇积压,当初何必灾梨祸枣?辛勤劳作,使其面试,又何忍令其“破相”?以令我辈爱书之人唏嘘不已!
  
分类:聚书记 | 评论:0 | 浏览:4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俗事缠身 腾挪不开

   以前总觉得“光阴荏苒”、“光阴似箭|”、“岁月如梭”之类的话,太“夸张”,不可否认,人生苦短,太匆匆,但也不至于夸张至此,但今晚重回这一属于自己的小天地时,发现这里已经荒芜已久,真有荒凉之叹——博客已久许久没有更新,想当初,自己是如此挚爱、珍重这一小园,不料,两年来,也只回来那么几次,即使那样,也是匆匆一瞥,惊不起些许涟漪,是自己俗套了吗?是自己懒惰了吗?在这个清静的夜晚,扪心自问,也只能说是,俗事缠身,腾挪不开……
   但愿以后能拨冗去俗,多回这一精神家园,多与朋友交流!
   这两年没少写东西,但所写,太沉重,太无奈,虽然,我在为这些人“鼓与呼”,把他们的苦难“撕开给人看”,但写得太苦了,倒不是累,只是心酸,只是悲凉,我想起了这片属于自己的后花园,我想到这里散散心……
   这是属于自己的园地,以后,我想,要勤打理,别再荒芜……
分类:风月谈 | 评论:0 | 浏览:4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多难安

   搬了新家,书房也整理妥当,恼人的问题随之而出,整个书架也就只能放那么几百本,其余的,只能成箱成箱的码到了地下室,查找起来不方便,这是其一,更重要的是,地下室已经十分局促,仅能推门而入,细想起来,真是愧对,想当年,这些书,是我一本一本从旧书市场陶回来的,惨淡凄苦,冷暖自知,前些日,有“文化人”慕名而来,见我地下室的书,当即目瞪口呆,口水不断,问我可否割爱,虽不敢言书重于身家性命,但也不是见利弃之的俗辈,见不应对,彼意测吾嫌价低,遂以一万元试探,吾未应,悻悻而返,面书而思,矛盾异常,一面不忍割爱转手,一面又无力整理上架,真有英雄愧对美人之怨,戒之!戒之!以后当清醒,不可见而收之,既然无力安顿,则不如任其飘零!或可遇良缘,觅到真正的主人。
分类:耕读钞 | 评论:0 | 浏览:3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市冷冷清清

   昨天是五一,断定街上会游人如织,摩肩接踵自是必然之事,呜呼,现如今邑平子老先生已年老体弱,已无当年梁山泊之气概,在家宅了一天,今天起了个早,去旧书市逛了一圈,书市冷冷清清,买书者寥寥,卖书者亦少,即使出摊者亦心不在焉矣,三五成群聚拢一起,从天气反常侃到世博盛宴……收获不丰,仅购得杨义先生的《中国现代小说史》(第一卷),不过也算是书缘,此书共三卷,当年在京城读书时,已从潘家园旧书市场购得第二三两卷,今得第一卷,自是幸事一桩。杨师著作等身,学术视野宽广,功底深厚,注重原创,时至今日,仍能忆及当年在京读书时,亲聆教诲的点点滴滴,杨师《中国现代小说史》洋洋洒洒凡百万字,是治中国现当代小说史绕不过去的必读之书,对后学启发颇多。
   另,在一书摊上,见到《中国公路史》(第二卷),《山东公路史》(第二卷),主要讲述中国、山东现代公路发展历程,可做资料备存,惜摊主与他人侃得正欢,不想却他雅兴,便没打扰,下次遇之,当收入囊中。
分类:聚书记 | 评论:0 | 浏览:12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破五


 昨天是农历的正月初五,民间谓之“破五”,呜呼,其“破”势实在壮观!傍晚十分,家家户户放鞭炮、烟花,城市四处“噼里啪啦”,夜空尽是忽明忽暗的烟花,邑平子先生虽然很有“水浒”气、红卫兵精神,但却从不掺和这种稀里糊涂的“破五”,早早的吃过晚饭,便躺着读圣贤书了。

 中国人很多时候颇具“不务正业”精神,四大发明本是好事,但我们却好钢没用在刀刃上,就拿“破五”要用的鞭炮来说,秦汉以后的道士方士在炼所谓的仙丹时,发生了偶然的爆炸事件,后经逐渐改良,中国人发明了火药,但中国人却用它来“不务正业”,三国时期的马钧先生用纸张包住火药制造出了“爆仗”,先是用于娱乐,后又被用于敬天地鬼神,而洋人13世纪才迷迷糊糊懂得使用火药,但他们很快将其用于军事,结束了“冷兵器”时代,在几个世纪后,就用其“船坚炮利”打开了清帝国的大门。

 指南针也是中国人发明,确切地说叫“司南”,但中国人却一直用来装神弄鬼地勘察所谓“风水”,而洋鬼子却用于航海,中国人称洋人的这些玩意为“奇技淫巧”,不足为道。


分类:风月谈 | 评论:0 | 浏览:10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页/5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