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74358
  • 开博时间:2008-06-11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我怀念的(二)

   小时候的我极像一个名人,林黛玉。又小气,又爱哭,身体又弱……除了没有林黛玉那般的才气,其他一切怪毛病,我都有。大约大人们都喜欢又乖巧又听话又不认生的小孩子,说白了,就是那种脸蛋粉嘟嘟的谁都可以去捏几下而又不哭不闹的孩子。从这个角度讲,我大概就是那种最不受欢迎的小孩子了。别说想来捏我的脸,便是粗声对我说话,我都会哇哇大哭。记得我四五岁的时候,寄居外婆家,那时候幺舅舅还是个毛头小伙,记忆中他特别爱逗我,每次逗我的结果可想而知,我哭了,紧接而来便是外婆的责骂声。后来每次见着我,他都格外严肃,大有敬而远之的意思。然而就在那时候,我的心中竟然产生了寄人篱下矮三分的意识,比起林黛玉的敏感有过之而无不及,这算不算是早慧呢?
   小时候特别盼望过年,倒不是惦念着一顿接一顿的美食,而是一大家子的小孩,乱七八糟十来个,在我姐的带领下,疯做一团,漫山遍野不着边际地疯跑,那才叫一个好耍!那时候我们最常玩的一个游戏就是批斗坏人。我妈收了两个拜干儿,一个沉默寡言,另一个调皮捣蛋。这调皮的偏偏每次都忤逆大家的意思,要么去给大人告状,要么就是跟大部队反着来。像我姐那般严苛的人,岂能容忍这种无组织无
分类:闲言碎语 | 评论:0 | 浏览:9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近来

近来一直反思自己,这种反思多半发生在去单位的路上。每天早上骑车去上班,路口转角处总会坐着一个中年男子,光着上身蹲在路边削藕皮。起初两次不经意,后来发现每天如此。这本是再平淡不过的事情了,却让我奇怪起来。难道男子每天都要吃藕么?为什么每天他的出现都那么准时?他的行迹让我想起卓别林的《摩登时代》来。人像是被上了发条一样,每天准时准点重复同样的工作。我为这男子悲哀起来,也为自己悲哀:如果他愿意在削藕皮的空当抬头望一下,他就会发现有一个骑着蓝色单车的姑娘,每天在他削藕皮的时候准时路过。这个男子的出现,是引发我反思的直接根源。我一边蹬车,一边胡思乱想,大脑跟双腿同时高速运转。
  我已经许久没有思考了,而人的惰性是不可姑息的,否则一发不可收拾。就像现在的局面,每日下班后便瘫坐在沙发里,脑子连同身体连同每一根毛发,都懒得动弹。买来的英语书,一直堆放在柜子里,直到今天早上出门前,终于下定决心,将书一分为二,一部分带去单位,一部分留在家里。
   本来已平淡无奇的生活,没了思考,更像一潭死水。前不久得了一本书,摩罗的《耻辱者手记》。这本书同余杰的《火与冰》在大学时代曾读得我心潮
分类:闲言碎语 | 评论:0 | 浏览:5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怀念的(一)

   据我妈回忆,我出生的时候,她正大着肚子在去看猴戏的路上。突然间腹痛阵阵,只能折返回家,之后便生下我来。所以也可以这么说,我的出生多多少少耽误了我妈去看猴戏。要知道那个时代,无甚娱乐活动,只有钟鸣鼎食之家过红白酒席,才会请来戏班子唱戏,在我们川北那旮旯里,又叫唱灯、唱猴戏。若是有戏可看,乡亲们十里八里打着灯笼摸着黑也要赶来,其境况堪称“万人空巷”。从我妈大着肚子都要赶去看猴戏便可窥见一斑了。大约我妈一心惦记着看猴戏的事情,以至于连我具体的出生时间都没有记清楚,只知道把我生出来便算完事。这事想来也不打紧,反正二十多年来各种登记表上“出生日期”一栏填至日期即可。可是现在想来却很是个大问题。中国人结婚嫁娶讲究生辰八字,若是我觅得一如意郎君要合二人生辰八字,这可如何是好?我亦不能让我妈重新生我一回,此事只好作为今生一大遗憾了,但愿下辈子做我妈的人认认真真地生我,至少生辰八字得记录稳当。
   《史记》里记载了不少帝王将相出生时紫气东来祥云围绕红光满天,可惜我出生的时候嘛都没有,连一两声鸟叫都听不到。可见我今日的平凡普通是早已注定的。其实我本不应来到这世间的。我上有一姐,后来计划
分类:闲言碎语 | 评论:2 | 浏览:5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由蟑螂想到的

  先说一点题外话:
  
  心中有些郁郁的。
  
  有些地方心向往之而不得去。
  
  有的人日夜思之而不得见。
  
  见之,则大病。
  
  时而是双鱼,时而是白羊的我,
  
  注定要在一个自己并不愿接受的世界里,
  
  逗留一生。
  
  
  
  近日天气炎热,天干物燥,宿舍里蟑螂渐次出没。5月20日清晨早起出门办事,只见一只蟑螂肆无忌惮的趴在书桌的壁沿上,害我落荒而逃,到了车站才发现连钱包都忘记带了,还好衣兜里有几元零钱,够我坐公交再回到学校。前日夜间,我看韩剧看得意兴正浓,突然一黑色不明飞行物从我膝盖一闪而过,仔细一看,吓!又是一只蟑螂(我疑心正是5月20日那只)。吓得我从椅子上跳将起来,幸而张倩同学挺身而出,与那大虫搏斗几个回合,终于将其擒住,施以死刑,丢至垃圾桶,我才得以安生。
  
  所谓蛇鼠虫蚁,蛇鼠
分类:闲言碎语 | 评论:1 | 浏览:5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选择在儿童节回归

   2011年6月1日,零点三十分左右,一段维持刚好两年整的恋情,宣告死亡。此后半小时内,我以泪洗面,痛苦、心酸、难过、遗憾各种情绪在心头五味杂陈。凌晨一点整,我突然想到了这个自从恋爱后便被我闲置许久的博客。一时心血来潮,打开页面,发现最后一篇日志,竟然是当日浓情正酣之时一同出游之后写下的。两年时间里,我竟不曾在此写下只言片语。从上一篇日志,到这一片日志,中间缺失的部分,想来应该这样写最合适:此处略去……字。
   我原以为只是活着的人会变,然而这被尘封两年的博客居然也变了。不谦师的博客怎么都连接不到了;许多朋友的博客也如同我这里一样,荒芜了。
   没写几个字,眼睛已经干涩到不行。还是先睡觉去。来给大家报个道,两年时间里略去的……字,以后会慢慢补上,其实是一个不错的故事哦。
分类:闲言碎语 | 评论:1 | 浏览:5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远足四姑娘山

  此次去四姑娘山,号称是“魔鬼之旅”。本来从成都到四姑娘,从都江堰,到卧龙,再穿越一个山口,总共4小时车程即可达到。然而因地震道路损毁,只能南下雅安,取道天全,翻越世界上海拔最高的二郎山隧道,过泸定、丹巴,进入小金县,行程600做公里后,最终到达目的地——四姑娘山。一路坐车坐的着实辛苦,仅到丹巴,就用去整整一天的时间。不过沿路风景可人,先是沿青衣江而上,一路峡谷风光秀丽,溪水潺潺,过二郎山之后又逆大渡河而上。车辆便沿着河岸的峭壁而行,脚下便是湍急汹涌的河水,肆意拍击着两岸崇山,声势浩大。其实一路都是风景,旅途的疲劳也勉强得以告慰,也不见得多么辛苦了。




分类:人在旅途 | 评论:2 | 浏览:12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归天涯

 终于在国庆之前,回归天涯。上一篇日志,已是6月份的事情了,时隔近4月之后的某一个下午,我终于在一分钟内成功登陆天涯了,庆幸得很。暂且先不说什么了,国庆出游四姑娘山,回来有漂亮的图片看咯。

分类:闲言碎语 | 评论:0 | 浏览:12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命比狗贱

 端午之后,便一直病痛不断。
 自从上周四开始,便频繁往来于学校与医院之间。刚刚感冒好些,皮肤又开始过敏,浑身长满了红色小疙瘩。这周一更是往来于校医院、国防医院、华西医院、成都二院之间。校医院虽然治病便宜,可惜医生的平庸程度也和廉价的药钱一样配衬。甚至会在治病的同时搞出其他毛病来。去国防医院也只是图个近便,就在数码广场那边,心想小小的皮肤过敏应该能治好,且比校医院会高明一些吧。不过看到我的情况后,医生说建议我去华西。看来他们是没辙的。辗转了半天才到华西医院,华西果然“名不虚传”,早上9点,医院门诊部大厅已经门庭若市人头攒动,其热闹可堪比节日期间的春熙路。好不容易办了就诊卡,才发现皮肤科的所有号都挂满了。没办法,打电话给同学,同学建议去了成都二院,设有专门的皮肤门诊大楼,想来应该比较专业咯。于是继续挂号排队。过敏症状逐渐扩大,早上出门时已是满脸通红不得的戴着口罩出门,中午11时,更是红斑遍身,连脚背都通红通红,活像红烧猪蹄。医生检查后说是过敏引起的荨麻疹,可是找不到过敏原。于是去查血。医院的医生似乎永远都不能将病人的名字写正确。尤其是我名字中的“垠”字,更是鲜有医生能
分类:青春脚步 | 评论:7 | 浏览:19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酒事

 近段时间饭局颇多,自美玉同学从新加坡归来之后,便几乎隔三差五的有饭局可凑。有老师做东请客,有同学生日宴会,也有研会部门聚餐。尽管吃饭的理由各不相同,但席间都少不了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兴致淡薄时,浅尝辄止;相谈甚欢时,只觉千杯亦少。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乎兴致之间。乘兴而喝,兴尽而止。只可惜,酒桌上,似乎兴致永远无止尽,且愈喝兴致愈高。结果酒瓶一行行排过去,人也东倒西歪,但意犹未尽,于是相约下次再把盏言欢一醉方休。
 一般女子对于喝酒之事,敬而远之。一则饭局中多以喝啤酒为主,啤酒的味道不是人人都喜欢的,一则女子喝酒,似乎有损个人形象,于是他人敬酒之时,多以茶代酒。不喝酒自然有益于身体健康,然而许多快乐自然也体会不到。冬日宜喝奶茶暖身,夏日则宜喝冰啤爽心。炎炎夏日,一边挥汗如雨的吃着串串、火锅,一边灌之以冰爽啤酒,顿时只觉凉气袭人,从舌尖直通肠胃毛孔发肤,一路冰凉,神清气爽,不亦快哉?夜晚的河岸边,一边吃着海鲜烧烤,一边啜饮小酒,与友人侃侃而谈,河风拂过,意态微醺,遥望夜空,星河灿烂,飘渺若仙,不亦快哉?
 我们家并不忌讳喝酒,女子喝酒也是常事。夏日午餐,
分类:神吹神侃 | 评论:1 | 浏览:14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被遗忘的历史

 5月12号,当所有人都在为一年前逝去的生命悲痛缅怀时,当天涯网易的博客为各种怀念的文字占据时,我选择了沉默。因为在这样一个举国哀痛的日子里,我不敢说我其实没什么特别感受。这样会被骂作毫无同情怜悯之心的,甚至在各种口诛笔伐中,有沦为畜生的可能。但我还是要说,整整一年,一些生命永久的失去了,一些生命又获得了重生。除了那么一些可怜的怜悯之心外,这一场地震,对于我们这些并未深受其害的人来说,究竟还留下了什么?是一次次忙于奔命躲避地震时的惊心动魄?是与家人无法联系时的焦急难耐?还是面对不断上升的伤亡数目时的泪眼婆娑?说一句很讨打的话,时隔一年之后,最怀念的,不是电视上那些惨痛的画面,而是每晚睡操场的痛并快乐着的日子。记得我和卿,在操场上四周满眼陌生面孔的时候,两人相拥而眠。记得在我疲惫不堪懒得下楼躲避余震的时候,是她非拉着拽着我出门冲进茫茫夜色。那段岁月里,我们相依相偎过着战战兢兢的日子,像两只流浪的小猫,相互关照着。“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庆幸,在一年前的地震中,我只是个“他人”。
 想起米兰昆德拉在《小说的艺术》中这样说过:应当承认,简化的蛀虫一直以来就啃噬着人类的
分类:菩提尘园 | 评论:0 | 浏览:16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页/4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