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子的松山下

我从来没有离开这里,但是今天我却是在回来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69143
  • 开博时间:2005-06-1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写于7年前的一则诗歌随笔。

  我惧服于时间的强大(随笔)
  
  
   每次回到老家,那个叫做“松山下”的小山村,脚踩着残损的石阶路,望着一排排日益破落的土房,我的心里总有一种苍凉之感。在我的童年,这个村子住着二十来户人家,近一百人,都是我的叔伯兄弟。二十多年过去,如今在我的眼中,已见不到几个熟悉的人。大伯和大婶早已过世。二伯的脚因病锯去了一段,终年呆在黑暗的屋中。七叔随儿子住进了县城。我的几十个堂兄和侄子,二毛在京城开了一家公司,红军在广东打工定居,瘦毛因参与团伙盗窃于十年前在外地枪毙,剩下的也大多迁到了县城居住。暮色中,我看着自己的村子渐渐暗了下去,随着时间的不断潜行,逐渐变得陌生。
   有老师从乡下来访,谈起谢坊镇,那个我曾经教过四年书的偏僻小镇。三十多岁的桃生老师得了癌症,在我离开的次年突然去世。我的师兄邹允当上了小学校长,并娶了一个当地女子。量泉老师如愿以偿地考上了研究生,随后和妻子离婚。曾经不可一世的镇教办主任,由于经济问题被免职,贬到最远的村小当老师……
   我不厌其烦地说起松山下村,说起小镇谢坊,我其实是在说时间。其实我是在说时
分类: | 评论:0 | 浏览:3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给松山下的挽歌——

  松山下诗稿(组诗)
  
  
  《松山下:十年》
  
  十年了,池塘的春水成为记忆
  干裂的淤泥上
  长出马蹄子、铁线草,还有
  我叫不出名字的植物。十年了
  水面上的村庄,那些墙壁的石灰
  与“植树造林”、“只生一个好”的字迹
  一同脱落。在村庄行走
  见不到一个熟悉的老人和孩子
  见不到一条熟悉的狗
  在村庄行走,只有风
  从扇扇木门之间吹来。抬头时
  飞檐上站着一只麻雀,它唧啾着
  竟还是十年前的声音
  
   2010,12,21
  
  《村庄的月光》
  
  月光,照着这个丘陵环抱的村庄
  像从前一样静谧,安详
  
  月光下的村庄,我和我的父亲
  赤着脚,一同在露水里打酣
  
  
分类: | 评论:0 | 浏览:5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多年以前,一个研究生翻译的《约定》

约 定
——给艾米莉•狄金森

“我必和你有一次会晤——”姐姐
在下雪的天气,或者落日将落的黄昏,我必
从赣江的上游出发,乘舟西下,撇过一座座
丘陵和山冈,于某个合适的时辰
抵达你的小镇。姐姐,这样的行程

身不由己,其中的劳顿和孤寂也无所谓
我要的只是会晤,简单的会晤,真实的会晤
——这样的相见一生必有一次
姐姐,就像你找到了年长的老师。而我说:
“停下你执笔的手,听听我的心吧”

听听它要些什么。在下雪的天气,或者
落日将落的黄昏,我的船是水上折叠的一张
白纸,我的旅途是昨夜零乱的墨迹
姐姐,现在我要来了,带着与生俱来的愿望
和单形只影,我就这样来了

如果阿莫斯特镇已经熟睡,至少会有一处
僻静的小院亮着一点灯光。安详的姐姐
把你琴盖上的灰尘拂去,我要的只是一次会晤
——也许它的到来已是太迟,但穿过
分类: | 评论:0 | 浏览:4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刊于美国《诗天空》第26期(2011年夏季版)的一个旧作

三子
  San Zi
  三子(1972—),江西省瑞金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在《诗刊》《人民文学》《花城》、《诗选刊》《北京文学》《上海文学》《天涯》等刊物发表诗作,并入选50多种诗歌选本。2003年参加《诗刊》第十九届青春诗会。诗集《松山下》入选“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2008卷。现居南昌。
  
  San Zi was born in 1972. He is a member of China Writers Association. His work has appeared in Shi Kan, People Literature and many other major journals in China. He lives in Nan Chang, Jiangxi Province.
  
  
  译者
  Translator
  
  浅水
  Qian Shui
  
  浅水, 80后,广
分类: | 评论:0 | 浏览:3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09年的几首。

  春风书
  
  我需要的诗篇,还未能写出
  我走过的丘陵和田野
  在乍暖犹寒的风中,已然又是青葱一片
  春风——
  你要吹,就尽情地吹吧
  请把我的双脚,我的身子
  连同多余的愿望一起覆盖。我的眼里
  没有泪水,只有草色
  我的眼里只长出今日的草色青葱一片
  
   2009,3,31
  
  桃花开
  
  东城的雨,会不会下到西城
  寿量寺的桃花开过了
  在我要去往的郊外,能不能看到它们的
  踪影
  多年以前,我曾经写道:
  “是花,总是要落的”。而多年之后
  它们又回到了枝头——
  春风吹动的枝头,它们看到了我的衰老
  在春风中,它们看到
  这一颗愈显卑微的内心
  
   2009,4,2
  
分类: | 评论:0 | 浏览:4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0年的几首。

  春风中
  
  春风中有陌路,杨柳抽出新枝
  草色浓过昨日
  
  春风中有慈悲,蝌蚪
  要长成青蛙,眼前的菜花要
  开到败烂
  
  春风中有微寒,不小心就沁入
  手背
  加深着去年的那枚青记
  
  春风中,有恍惚的余欢
  有肉身的大痛而不言
  
   2010,3,3
  
  渡 口
  
  河水在涨,一日宽过一日
  回头时——
  江边的那棵樟树,叶子又换了一轮
  
  河水渐落,一日浅过一日
  樟树下,垂首走过的那人
  不是去年相识,也不像我的前身
  
   2010,6,3
  
  大雨滂沱
  
  大雨滂沱,把纸上的山河旧事
  一瞬打翻
分类: | 评论:0 | 浏览:3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朵水花在叫着另一朵水花的名字

  一朵水花在叫着另一朵水花的名字
  
  
  你听见了吗——
  
  大清早推开乡村木门的人,到清凉的河边打水的人
  在山冈上踩着露水割草的人,油菜花地里将腰弯下的人
  曲折的石阶路上,把背影和春天一同走丢的人
  少年时背着水里的月亮离乡的人,被母亲
  额上的灯盏轻轻照亮的人
  ——你听见了吗
  
  绵江之滨,一朵水花簇拥向另一朵水花
  在绵江之滨——
  一朵水花在叫着另一朵水花的名字
  它们跳跃的样子,多像儿时熄灭的火把!
  
  ——你听见了吗
  
   2003,2,17
  
分类: | 评论:0 | 浏览:4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个东东:《2011春节诗会》大年初一亮相央视荧屏

  央视“传统佳节系列诗会”从2008年首创至今已是第四年,每年四场诗会的成功举办,使央视“传统佳节系列诗会”成为了一个新的文化品牌。
  《2011春节诗会》围绕“春天与希望”的主题,选用了从古至今中外著名诗人的优秀作品共三十余首,有中国的古典诗词,如叶绍翁的《游园不值》、杜牧的《江南春绝句》、韩愈的《春雪》以及采自民间的金山枫泾竹枝词等等;有世界各国的现当代诗歌,如俞平伯的《春水船》、捷克诗人塞弗尔特的《故乡之歌》、日本诗人大冈信的《春》等等;有中国当代中青年诗人的作品,如韩东的《美好的日子》、于坚的《整个春天》、苏历铭的《立春后》等等,其中有一首是献给上海金山的诗作,叫《金山之恋》。
  《2011春节诗会》播出时间为:CCTV-10,2月3日(正月初一)14:30;CCTV-4,欧洲版伦敦时间2月5日(初三)18::00、美洲版纽约时间2月 5日(初三)19:00、亚洲版北京时间2月7日(初五)23:25;CCTV-高清频道,2月17日(正月十五)18:00,2月18日(正月十六)18:00。
  《春天的心—2011春节诗会》目录
分类: | 评论:0 | 浏览:6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哥江子

  饭桌上,江子说,某杂志要做一个他的专题,能否写个小文。我一听,很是犯麻。我的爱好就是写几行小诗,要说评论文章,从来就没写过。他又加了一句:就是个印象记,可以随便整。顿时心里轻松了,饭也多吃了一碗。
  那就随便写了。
  
  初识江子,那是十五年前,在南昌郊区的梅岭脚下。省文联举办了一次“早春笔会”,聚集了当时省里的一批“早春的芽儿”,会上第一次见到江子,一米八的个子,方正的脸廓,衬着一双小眼睛。那时的江子也写诗,且以组诗《我在乡下教书》获过《诗神》举办的全国诗歌大赛一等奖,博得了不小的声名,让我等颇为眼红。只是没想到,那年他已经开始转向写散文了。江西团校简陋招待所里昏暗的灯下,他掏出了一沓稿纸,是两篇新写的散文:《货郎》和《流浪的篾刀》。俺还清楚地记得,那时他的小眼微眯,似乎有些羞涩。
  第二次见面,是在新世纪初的吉安。那次,从南昌出差返回赣州,火车开到吉安站,突然想起江子就在这座城市,就临时下了火车。那时的江子,得益于写作的成绩,已由一所乡村小学调入了县委宣传部,又进了市文联,仿佛是市里专职的作家了。在座落于赣江之滨那间文联的
分类: | 评论:0 | 浏览:6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将进酒——给江子

将 进 酒
——给江子




流水自有沉默的理由。来自天上的
流水,向下的流水
当它俯下身子,贴紧大地
眼前的大地,再次呈现出弧形的弯曲

沉默的流水,宽过奔跑的
流水
今天的流水,宽过昨日的流水
可是——如果它停下脚步
此刻的幻影就会消失。如果幻影消失
我们必然已不在原地



那时,我们习惯在桌前谈起流水
在傍晚,或者
月光照着的庭院

十三年前,梅岭脚下
初生的芒草和虫鸣,掩过了双脚
八年前,春风吹过
白鹭洲的桃花开得正好,桃花
听见了桃树下的歌声。五年前
在崇仁城内,有人半夜醒来
他再也睡不着,和远处的蛙声一同
辗转反侧

现在——
现在,我们在省城
岁月将
分类: | 评论:0 | 浏览:9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日诗章(组诗)

《月 光》

书写过月光的人,都不见了
月光
还在屋顶上照着

照见屋顶的月光
也照见今夜的路面
路上,肯定还有人在默默走着

他走在清凉的月光里
他,被今夜的月光所书写
如同——

其他的动物,或者植物

 2008,9,15

《安 寂》

树叶落地的声音
蚯蚓潜行的声音
露水在偷偷汇聚、凝结的声音

关木门的声音
打鼾的声音
突然,一串咳嗽的声音

大地
多么安寂,又多么孤单啊——
在这大地之上

我的眼睛微闭,和耳朵一样潮湿

 2008,
分类: | 评论:0 | 浏览:6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风走在路上(组诗)

《秋风走在路上》

秋风走在路上,它
风尘仆仆地越田野,穿山冈
再翻过一片丘陵
走到我的村庄时,天就凉了

秋风走在路上
它听见火车突然的嘶鸣,河流
压抑的某种喧响,还有几只雀鸟的
匆忙叽啾
走到我的村庄时,它恰好听见
一个妇人黄昏的无声
啼泣

那是我的堂嫂
秋风捎来的一场事故,使她成为
一个寡妇
黄昏,她无声地啼泣
她低着头,没有看见秋风走过了村庄

《电话,之一》

电话响起
父亲说:你三伯走了

握着电话,我说:噢
然后就闭口,不知道再说什么

这次是三伯
去年是五婶
再往前,我的外甥女
分类: | 评论:0 | 浏览:7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松山下诗抄(组诗)

松山下诗抄(组诗)
江西 三子
回 忆

对于松山下村,我还能再回忆起什么?
黄昏吱呀响起的木门,屋瓦上飘散的一股
青烟,父亲冬夜的又一声咳嗽……
对于这一个村庄,有时我想象它的酣梦比
大地更沉,甚至一再缩小,终于
躲进了未知的某处。这一个村庄
我已离开十八年了,有时我会记不起它的样子
可它还在暗处呼吸——像父亲在夜里轻轻
转一下身,像一条爬行的蚯蚓
在泥地深处突然驻足

2003,9,2

腊 月

我看见的十二月的乡村有一种突然的
寂静。电线杆之间,那垂成弧形的线上
一只黑鸟蹲成一个逗号,让我的远望
陷于一瞬的停顿。十二月,霜在脚底下
打滑,而这时,出门的人正走在返乡的路上
他们急迫的脚步,恰好将那只
分类: | 评论:0 | 浏览:8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 小 镇 上

在 小 镇 上
  
  在小镇上,我过着一种饮酒者的
  生活。黄昏,光线移到柜台的尾部时,
  
  我习惯于在这一个屋角坐着。一天中
  我第三次端起了琥珀的杯
  
  ――在小镇上,我是唯一只饮自己
  酿造的酒的人。一天三次。我还喜欢
  
  偷偷地在里边加点什么,比如
  一钱当归,两片防风,或者三叶甘草。
  
  想到其中小小的秘密,我就有多么的
  激动!这样的酒,我慢慢地品着。
  
  如果老朋友来了,他们就会在我对面
  坐下。我指的是,左壁理发店的
  
  曾大,和右首照相馆里的聂二。
  在小镇上,我们在一起有十五年了,
  
  我们不说话。我们的话都在杯里
  祖传的
分类: | 评论:0 | 浏览:5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乌鸦飞过

乌鸦飞过
  
  一只乌鸦飞过,一只惊惶的乌鸦
  卷动了大地和黄昏的黑。
  
  我想,我更愿意做一只蚂蚁
  ――甚至,我本来就是一只蚂蚁,
  
  在村庄之外对应地走动。我是
  大地上的另一点黑。
  
  一种接近夜晚的、纯粹的
  颜色。我愿意被这无边的安寂包围。
  
  更远的地方, 一只乌鸦继续在飞
  而我听见的更远的风声,
  
  已回到了静止――更大的静止。
  我停下来,抱着整个的村庄沉睡。
  

分类: | 评论:0 | 浏览:7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页/7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1-27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