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子的松山下

我从来没有离开这里,但是今天我却是在回来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67754
  • 开博时间:2005-06-1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熊国太兄长的大作:《怀乡者的愁绪和迷城者的低语》

  

怀乡者的愁绪和迷城者的低语

——三子诗歌论

熊国太

 

三子的诗歌创作之旅

 

三子有时喊我为老师,有时称我为兄长,这着实让我有些羞愧。在诗歌之旅上,我虽然比三子早出道几年,诗歌创作却没什么建树和成绩,被三子称老师我承受不起,很是汗颜。而被三子称兄长,我非常乐意,因为我的年龄本来就比三子虚长了10来岁,承受不起也要承受。但三子对我就那么一直叫着,无论是在电话里,还是在文朋诗友的聚餐桌上,抑或在南昌赣江边的漫步闲聊中。

我和三子的第一次相识,是1997年省文联在南昌郊外梅岭脚下某学校专为青

分类: | 评论:2 | 浏览:5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首七年前的旧作:《大哭一场》

大哭一场

 

有时我想大哭一场

像一个婴儿,或者是疯子,傻子

无忌无惮,无牵无碍

有时我总想大哭一场

不为离别,不为相见,不为门楣之外江河

的涨落,也不为白云苍狗,突然

就泪流满面

有时,我总忍不住想大哭一场

暮色里,千山万水重新走过

 

                   2006,4,25

分类: | 评论:1 | 浏览:2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上午,江子忽告:韩作荣老师仙逝。闻之难信。

        到网上查到其他诗友的消息,证实此噩耗,难过。

        回想10多年前,作为一个小作者,寄诗歌给《人民文学》,未想到作荣老师如此抬爱,以《春天和十首短歌》为题,竟在“新诗人”栏目发了10首,并在封面上列出。

        2008年,北京的全国“青创会”上,有幸见到作荣老师。这也是唯一的一面。作荣老师的长者风范,依然在心。如今,斯人乘鹤西去,唯有遥祝:作荣老师,走好!

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刊于2013年5期《花城》上的一组诗:镜中记

 

镜中记(组诗)

三 子

 

 

夜梦记

 

你来啦。坐。水在这

抽烟

 

看你还是老样子,没什么变化

就是脸

还有手脚的动作

好像又模糊了一些。你在笑吗

四周很安静

我听不见声音

 

十二年了,你还是四十岁

轮到我比你大了

过些年,你的儿子也要超过你

你欢喜不欢喜

 

你来看我,要走多远的

分类: | 评论:0 | 浏览:4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四行——春风记

  

春风记

 

我准备好了。山坳的梨花已经开过

你需要的诗篇已被春风和河水共同完成

 

我准备好了,并庆幸自己终被忽略

毫无疑问,这一切正是受于万物的旨意

 

         2013,4,28

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诗歌:美人记

美人记

 

你在花园里玩耍,追一只蝴蝶

白裙被风吹起

露出油画里的光滑足踝,一截小腿

那时

我躲在灌木丛边,你知不知道

你在阁楼里看书

雕空的窗格半开,秋天的光线

落到你青花般的颈

那时,我隐在光线的背后

你知不知道

有时你坐在春风的轿子里

出嫁到江的那边,和他一起照管百顷良田

有时你在灯下念经

眼巴巴地望着远方的驿路

直到容颜渐老

这些不详的年月,破碎的镜像

都被我翻见——不在捧着的书卷中

分类: | 评论:0 | 浏览:2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诗歌:在山中

  

 

        在山中

 

 

在山中,偶尔

我会遇到

一棵雷击过的乔木

 

是杉树,松树,樟树

还是桉树

它的枝叶

曾经托起过露水

和风声

现在,终于静下来了

 

裸露的树干,是多余的

甚至

分类: | 评论:0 | 浏览:3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诗:一地月光——兼致布衣

  

一地月光

                 ——兼致布衣

 

贫穷的时候,我们饮水为食

要不画饼充饥

力气一点点地长出来,就可以去爬

画在远处的那座山

需要的话,可以在山上

画一座庙,庙里画两个和尚

两个和尚,一个长得像你,另一个自然

像我

四目相对,免不了有些诧异

而他会不会问: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若有此问

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几个小话题——读陈先发《忆顾准》

  

几个小话题

 

在当代,若要选自己尊敬和喜欢的30位诗人,陈先发必然在其中;若将名单再缩小到10名,陈先发依然在内。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春天的死亡之书》,到2005年的《前世》,他有太多的诗歌刻写在我的记忆中。我觉得,他是少有的真正打通了古典传统和现代汉语脉络的诗人。他的诗里,有大悲欢,有大境界。

最近,读到陈先发的新作《忆顾准》。初读,身体迅即冒出一股凉意。又读,凉意愈紧,似乎血液和空气都要凝固。我不是评论者,对于这样一首佳作,无力去细数它的好处,只想从中引出几个小话题:

其一,关于诗歌中的叙述。诗歌的本质是抒情的,而叙述是抒情的一种有效手段。问题的关键是,如何让叙述做到准确而不繁琐,甚至获得更凛冽的诗意?《忆顾准》里,有答案。

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两首:重逢记,一个诗人

重逢记

 

1

 

五个小时的旅途,我们为何如此奔赴

把丘陵、村庄抛下,把湖泊

和河流抛下,只带着食盐及喂养在身体的刺

分头匆匆走进了暮色

 

2

 

谁在说:“看山坡上,那些坟墓

和老家的有什么不同?”

不同的只是样式。春天,潮湿的泥土同样长出

熟悉的草,旺盛而迷茫,几乎要覆盖一切

 

3

 

朝着同一方向,更多时候我们选择了闭嘴

沉默,或许是对抗时间更有效的方式

而大巴车继续奔跑,它突然的刹车、颠簸、甩动

一次次试图打乱沉默的秩序

 

4

 

暮色在加

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致圻子——

致圻子

 

如你所愿,丝丝白发可以挽着文字继续奔跑

但高处,星辰依旧不可触摸

低处的河流无法更改。如你所愿

十年的光阴,换来微薄的物质,简单的一日三餐

而接下来,虚无的意义是否需要再次询问

或者干脆一并还给从前。在铜钹山上

我们像从前一样坐着

雾气拢住石头、树木,顺便拢住两个依稀的影子

如你所愿,风声恰好起于暗处,此后

无须跋山涉水,垂首处就能听见

 

         2013,5,2

分类: | 评论:0 | 浏览:2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首小诗——背影

背 影

 

还有什么可以留下

当闪电变为雨水,蝌蚪变为青蛙

或者,否定变为确认,偶然变为必然

 

有那么一刻

我停了下来

 

像雨水回到一道闪电,像青蛙

回到一只蝌蚪

我窥见的,不过是一些模糊的背影

 

远远不是

春天藏于万物的秘密

 

         2013,4,27

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在铜钹山上的一个小诗

4月19日宿铜钹山,不寐

 

 

嘀嗒的雨,是什么时候下起来的

嘀嘀嗒嗒的雨固执地钻进耳朵

是什么意思

 

五年,十年……落在崇仁的雨

落到奉新,落在奉新的雨又落在今夜的铜钹山

这春天和春天里的微凉,又是什么意思

 

              2013,4,20

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铜钹山上,一个发言

 

是“后乡村时代”,不是“后乡村时代”

三 子

 

“后乡村时代”,是一个新名词。正如江子所言:“三千年未有”。我很赞同这一论断,也和江子就此有过私下的探讨。这次“谷雨诗会”论坛,将主题确定为“后乡村时代的诗歌写作”,很有意思,很有意义。

先说两件事。

第一件,是前些时候回乡扫墓的所见。每年清明都要回到乡下老家,每次回去都有一些感受。平时回老家,村子、田野、山坡上都见不到什么人,偶尔有几个人影,不是老人就是小孩。而到了清明节,托先人的福,搬到城里住的人回来了,在外打工的回来了,异乡工作的回来了。满山野都是人,走路的,骑摩

分类: | 评论:0 | 浏览:3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诗——《嘀嗒》

嘀 嗒

 

我喜欢这乍暖还寒的天气

推开木门,零星的雨点落在

篱笆、青石板上,嘀——嗒——

正好重合了我的足音

 

几棵樟树,高过低垂的瓦面

昨夜跌落的叶片,零乱地躺着

小小的身子和湿软的泥土

重新贴为一体

 

嘀——嗒——

和微凉的雨,雨中的落叶

一起走在路上。我喜欢这自然赐予的

馈赠,没有悲伤

只有一点点可以忽略的孤寂

 

         2013,3,26

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页/7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华年流水

2017-05-25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