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7
  • 总访问量:4329670
  • 开博时间:2008-06-05
  • 博客排名:第274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jfsvwn1746..

2018-09-25

ty_shelley..

2018-09-25

1522530242..

2018-09-25

dengbinhom..

2018-09-24

6341130

2018-09-24

际名水

2018-09-24

秀小妹

2018-09-22

ty_wwv

2018-09-22

按争斯

2018-09-21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血溅之时悟出的宿命(一)

 

每一天,打开网络,都有数不清的新闻泛滥而出。然而,最引我关注的,莫过于昆山反杀案和秦皇岛瓜农杀人案。

昆山反杀案引发的关注太大,前因后果,引出的无数细节,各家媒体都有过详细的报道。最重要的是,这件案子终于有了一个各方欢喜的结果,就不用赘述了。

但是,几乎在同时发生的这起秦皇岛瓜农杀人案,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两位老人死于刀下,行凶者哭着告别母亲妻儿,自绝性命。

听者无不为之惨然。

关于这则新闻, 我看了好几遍,每看一次,都有惊心动魄的感觉。每一个过程,每一个情节,每一个细节,都仿佛环环相扣,一定要把当事人推向无法回头的绝路。

事情发生在9月1号,在河北秦皇岛的一家超市的水果摊前,两位老人对着摊主叫骂,忽然,摊主手持一把西瓜刀,从屋内冲出,把叫骂的老人扎倒在地,还将凶器多次刺向其中一位已倒地的老人。

而杀人的瓜农,在逃入小区的胡同里后,给母亲、妻子分别拨了一通电话。他是这样说的,“妈我杀人了,我对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层一层的秋凉

白露,是秋天最独特的一张名片。

如果说之前还有夏的影子,那么,从这一天开始,秋天明明白白地告诉你,这季节属于它了。

少年不知愁滋味,所以,不懂得为何会有伤春悲秋。

而如今,当我开始注视秋天里天空上最美的云,关注到仿佛过了一场繁华旧梦的叶子开始渐渐泛黄,感受到当我身体不舒服的时候,我几乎能感觉到火气从哪一个部位开始升腾,然后,燃烧到一个接着一个的角落。如此细微的,分毫不差的季节更替,仿佛流沙一样漫过身体的火气。

当我开始关注到这些,我明白,我真的可能是老了。或者说,已然到了不惑。

这是一个幸运吗?在不惑之前,你尽管而立了,但对于人生,对于所处的一切都是懵懂的。但是,四十岁,当你的身体开始走下坡路,你的思想终于开始清明了。

哎,想到此,又灰心又感慨。人生,何必一次又一次地这样折磨着来来往往的众生呢?

不就是一次次幻象般的得到,然后又真切地失去的过程吗?

在失去母亲四年,失去父亲快两年的日子里,终于能够心平气和地翻起以前的老照片。一张一张的看,用旁观者的眼睛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能忘记的怨恨

某个晚上,在我勤奋地发着朋友圈的时候,突然想起一件陈年往事。其实,应该也不算很久,也就是三四年前吧。我以为自己已经忘了,可是一个不经意的瞬间,就把往事全部掀起。

就当是四年前吧,一个女孩加了我的好友,说看了我的博客非常感动,很想做我的朋友。其实,那些年遇到这样的朋友也不少。不知怎的,和她聊的十分投缘。她在我的淘宝店买了好几次东西,我们也就生活工作等问题聊得很火热。然后,她去了西藏旅游。然后发了朋友圈,我照例点赞,却没注意到她几乎没有反应。

终于,在最后一次我点赞的时候,她说,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我说你问吧。她说,她带着从我这买的蜜蜡去拉萨玩,有个店主说是假的,还教了她许多辨别的方法。

我很惊讶。了解拉萨的人都知道,那里才是蜜蜡假货横行的地方。不是说没有真的,但真品价格要高出内地好多。一则那里不产蜜蜡,二则是旅游区。我把这个说法告诉她,她完全没有回应,然后就做了一个让我至今也不能理解的举动,她直接把我拉黑了!

四年前的我,也正是脾气冲动的时候。我非常生气,只能一次次加她好友,并陈述我的理由。我说,你若不相信,我们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4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说关乎死亡

 

当我最初在博文里提及死亡,还是十年前。那个时候,不管是我,还是我的网友,都在花正好,月正圆的时节。死亡于我们而言,就好像是一个说起来颇有神秘意味的话题。刺激,可怕,但从没想过会与自己有关。

而转眼间,十年倏忽而过。我先后两次遭遇了至亲的死亡。它于我而言,不再是抽象的,模糊的,而是说不出的带着腐尸气味的凌厉。

当初,在殡仪馆里,我守在冰柜旁边,不管何处,总是能感觉到空气中挥之不去的腐尸气味。按理说,这是不应该的。这里的卫生条件很好。但后来,当我来到色达的天葬台,偌大的一片山,顶上是湛蓝的天空,我再一次嗅到了尸体的味道。那一刻,我明白了,我没有感觉错。死亡就是死亡,它和生的气息是格格不入的,只要有了死亡,无论怎样处理,这种气味也会冷酷地提醒你,我在这里,你逃不过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些,是你能为他们做的

又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写博客了。这一次,并不是被网友催到,而是心里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我应该写一点东西了。

这就是,我之前常常在博文里说到的无常。

无常包括很多事,而死亡是其中最冷酷而又最决绝的一个。

记得我最初说无常,是猫刚刚来到我身边,我像学舌的鹦鹉一样,只是在转述他的所学和所说。

然后,我经历了母亲和父亲的去世。一个是骤然而去的,一个是身患绝症,挣扎了一年多也黯然离去。

死亡以两种最残酷的方式光临了我,当然,我还有可能在未来的任何时刻,以猝不及防的方式和它再次相逢。或许不止一次。

记得在送别母亲的时候,她的遗体躺在冰柜里,我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一会看一眼,一会茫然地念一会经文,我的内心,也仿佛被锁进了冰里。

而那一刻,我也非常清楚的明白,这种痛苦,不止我一个,所有人,曾经,现在,未来,都要一一经历,而且,还不止一次。

而我非常感谢,至今仍然有这种感觉,那就是,有猫在我身边。他不止是一个爱人,朋友,更是一位传与我善知识的师长。

任何人都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如果这就是命中注定(二)

十年了,我们整整呆在一起十年了。

可以说,这个阶段,我们没有经历过太多的生活考验。

猫从来没有出去找过工作,没有尝受过人情冷暖。他所有的痛苦,都来自我的喜怒无常。当然,现在他已经能够非常坦然地面对这一切了。

这些是偶然么?可以说是他的福分,但更多的,是众多网友的支持。

十年来,我们的小店顾客寥寥可数,一般人早就支持不下去了,但猫的粉丝就像淅淅沥沥的雨滴,虽然不多,但始终不断。

猫花销很小,除了对寺院,以及对老师家里的支持,他花在自己身上的钱是有数的。

但不管怎样,如果没有网友的光顾,他享受不到这样安然的生活。

我经常对猫说,不要认为你是靠手艺吃饭,你看看整个淘宝,会做金刚结的数都数不过来,但大家为什么都要找到你呢?或许你的手工不错,但更多的,是他们对你的爱。

这就是我想对很多和我有同样经历的人想说的第二句话:你们能够一起面对生活的风雨么?僧人是很难在社会上有立足之地的。像猫,他有曾经作为僧人的傲慢,两手空空,却不愿意阿谀奉承。更不屑于用佛法作为骗人的手段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6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如果这就是命中注定(一)

当我开始写帖子的时候,它就像海洋午夜区的一个发光体,虽然光线微弱,却始终能吸引到有同感的人群。

其实,我也很惶惑。我是没资格对向我征询意见的人提出建议的。

你说你不赞同他们的感情,可是你第一个明目张胆地在网络上发文,详尽地描述自己的感情经历。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帖子仿佛是一部童话般的爱情剧目,最让人惊叹的是,主人公居然非常如人愿的生活在了一起。太美好了!

我不知道这篇文对其他人起到了怎样的作用,蛊惑?还是鼓励?

有一个阶段我非常不安,觉得自己是一个坏的榜样。而如今,无论是我,还是大猫,已经越来越接受眼前的现实,不管怎样,内疚也好,幸福也好,我们已经生活在了一起,我们要过好当下的日子。

但当有人问我,如我们一样命运的他们,该如何选择,我还是倾向于不要在一起,因为,打破这个生活规律,是需要面临非常大的困难的。我和猫绝对就是一个偶然。

当初,在我的软磨硬泡下,猫足足做了一年的心里斗争,才决定到我这里来。这个阶段,他相当仔细地保护自己的戒体。当年,我在写帖子的时候,很多人都不相信这个细节。不过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5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金刚结

 金刚结

----金刚结是寂静和勇猛本尊乃至诸佛菩萨神众做授记,其实,带金刚结是给佛结缘;一切空行佛母爱护你犹如母亲;一切护法神众在你的周围,遣除诸违缘,助你如意成就心中的一切愿望;天龙善神护佑你,给你带来吉祥,遣除一切逆缘,平安健康。

以下故事,纯属虚构 灵感来源于一个网友的留言。

天还没亮,林小溪就从迷迷蒙蒙的梦中醒来。这一晚上,睡得翻来覆去。说不好是睡着了,也说不好是没睡着。总之,合眼比睁眼要累上好几倍。

林小溪把这种情绪总结为寻男友不遇。她的男朋友做地质工作,常年在深山里做研究。这一次,林小溪好容易请到了10天的假期,本想来这里和男友约会。没想到,刚飞过来,男友就已经随同事再次进山考察,她一个人被孤零零地扔在了招待所。

说是招待所,其实,这原本是一个豪华的山区度假村。在旺季的时候人来人往,非常热闹。这个时候,已经进入深秋,没有几个游人,干脆就被地质局包了几个房间作为勘探考察的职工宿舍。

度假村的条件非常好,早餐也非常丰富。但林小溪到这里来,不是来度假吃早餐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心灵和身体一起 从容地走向死亡

这个时间本来应该睡觉了,但头脑忽然异常的清晰。

又到了必须写一些文字的时候,虽然语句非常凌乱。

我觉得磕长头是很有好处的,之前是在猫同学的强迫之下。而如今,这成了我每天必须的功课。

首先,是磕长头让我戒掉了多年的酒瘾。所以我的酒量不大。

那是今年的七月,在我去色达的时候,说起我的酒瘾,我那位出家的好友就笑着说,实在戒不掉,可以在一些特殊的日子里不要喝。我没答应她,因为觉得很难。

我不好酒,但在一些特殊的场合却喜欢小酌一番,多年来也没有改变。

而当我回来之后,坚持磕了几天长头,有一晚,又和友人出去喝酒,回来时一磕头就觉得头疼的难受,而且,对酒的滋味一下子就再也提不起兴趣了。

仿佛对一个人的爱一下子消失了一样。真的就这样忘记了。

不爱也不恨,就是再也不想了。

但是,磕头毕竟是个体力活,有一段时间,当天磕完我就开始忧愁第二天,觉得这是个不太好完成的工作。但猫天天看着我,说哪怕十个也行。

我咬着牙,一边想着我那位出家的好友已经磕足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6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忆都变成了文字(九)

时间不疾不徐的流淌,当年我母亲这一家的孩子都走出了那个村庄。而我二姨的所有子女,除了大儿子到了附近的城市工作之外,其他的子女都留在了身边。

现在看来,大家的生活也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生活在不同的地方,有着各自不太一样的烦恼。但是,在世俗人的眼里,这两家人的命运已经截然不同,我母亲这一支的后辈们,尤其是女孩,非常出色。我一个表姐默默地念到了博士学位,现在政府部门。我的一个表妹,更是年纪轻轻就在央企做到了高管的位置。

陆家的女孩,应该就是这样的。

我母亲是在十七岁的时候,认识了我爸爸。媒人就是我的二舅。

说起来,那个年代的年轻人,想走出农村,改变自己的命运,除了上学,只有当兵这一条道路。所以, 从农村出来的孩子,都特别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我二舅人聪明,又能干,很快在部队里被提干。当上了一个小干部。这个时候,他注意到了从南方来的一个小排长,就是我父亲。

据我母亲说,我父亲在部队里特别的踏实肯干,人品还好,就让我二舅动了做媒的心思。

但这个姻缘结的并不容易。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4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6页/55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