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边风雨亭

黔边,黔边。我是在继续自己的迷梦吗?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9004
  • 开博时间:2008-06-03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牧羊

  多年前,和同学一起办了一杂志。后来随着大家的各自分散,杂志无疾而终。现在把当时的文章发出来,算是一种纪念吧。
  


苏武一手拄着他的使节杖,一手挥舞着羊鞭,却只是缓缓地把满山的羊往北海边的那个小屋里赶。他不想晚上来得那么快,但是另外又有点心怀期待。夜晚时于靬王要和他喝酒、观舞。这是每天都需要重复的事业。天微微的黑下来了,他把羊圈进圈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到地平线以下。天空星星点点的,映着这长满草的大地,还有一湾水在帐篷附近,月亮映着,露珠也一齐的出来,想看看王的美人们跳舞。
  水畔的篝火已经燃起来了,星星点点的火光也倒映在水里,同月色一起。但是苏武却怕那火光会把他燃烧掉。苏武本能的不想来这里,但是王邀请了他,他如何能拒绝王的好意呢?还有一个美人,也让苏武有些动容。在美人跳舞时,他望见自己在燃烧,一种浩大的力量穿行于身体中,然后燃烧掉,直到脱力。
  从三年前王来到这里打猎开始,每天夜晚都是同样的歌舞,苏武有些厌倦。不过看到美人时他依然燃烧着自己,在那燃烧中,他感到了金子般的温暖。最近王已经身体不大好了,也
分类:假想书 | 评论:0 | 浏览:2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呓语

  


  

在离家不远的路边,我和妈妈匆匆往前赶,妈妈总是赶不上我的速度,我心急,也懒得等她了。终于到了,前边是老爹,正在砍着那棵楸树。我直接发问:“爹,你砍这棵楸树要卖多少钱?”“一百块。”我顿时就不满意了,“不行,我和妈都不同意。”说话间老妈也赶到了,加入了我这一方,于是自然是一番争吵。爹说:“你看别家不也在卖树吗?”我才注意到周围都是丁丁伐木声。再看那坡地上,都已经横七竖八的躺着不少树了,我还看到老队长正在一棵砍倒的树边吸着旱烟袋,眉头紧锁。我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了,好好的树,怎么大家都要砍掉了。我又想起了几年前的大火,那阵火把村里的树都烧得差不多了,这可以说是仅剩的了。我气不过老爹,别过头走了。继续往林子里钻。前面到了一大片竹林,还是在砍伐。奇怪的是有人不知道怎么竟能蹲在长着的竹子上去,把竹子的尖部都削去。

分类:非雅堂记梦未定稿 | 评论:0 | 浏览:2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书与创造

   今天上午,读博尔赫斯的小说,《特隆、乌克拉尔、奥比斯·特蒂乌斯》一篇尤其有意思。他在书中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朋友在与他的谈话中提到一个叫“乌克巴尔”的地方,但是他不知道有如此一个地方,于是朋友告诉他查《百科全书》可以获得相关知识,于是他和朋友查了《百科全书》,但是找遍全书都找不到相关信息。后来朋友通知他找到了,但是朋友的《百科全书》看起来是同一版,却多了关于“乌克拉尔”的介绍。后来在偶然的时光中,他看到了一个奥比斯·特蒂乌斯新收到的《英美百科全书》,在书中,是一个和现实不想关的社会。后来才知道,那是一个虚构的世界,完全出于想象,并且是一批高智商人的想象。他们还把自己的想象编成了一套幻想世界的百科全书。那个世界叫“特隆”。在故事的最后,后记中,或许虚构的世界最终卷进了现实的世界中,而被人们认可了。在那个世界中,世界仅仅是思维的过程。 总之故事很有趣,但是我似乎没讲好,或许还存在不少误解。在读博尔赫斯的过程中,我一次次想到德胜兄的话。他说其实可以学学博尔赫斯的写作。博尔赫斯本人读过大量的书籍,完全是一书斋中的人。对于我们这样缺
分类:有关阅读 | 评论:0 | 浏览:2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普安青山梁子上的旧城

  

我们兴仁以前又叫新城,现在兴仁县城所在地是以前新城所的治所。现在老辈人都会把进城赶集称为赶新城。于是问题就来了,既然此处叫新城,那么老城在哪儿呢?后来才知道,在青山梁子上,曾经有个一个旧城,据说现在还能找到破败的墙体、碎瓦片,碎陶片。没有人知道此城的来历。后来闲时翻看民国《兴仁县志》,原来民国人就有此疑惑了,而县志作者就对此城作了考证,证成老城破败后就迁到现在兴仁县城的位置上,修了新城。闲话休说,且看作者是如何考证的。【暂时未找到,下次添加。】


  

 

分类:黔边风物志 | 评论:0 | 浏览:2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解释尺度

 前段时间读陶渊明,因为要写毕业论文的缘故。读着就对有点东西发生了感慨。怎么自己读出来的和别人专著写成的东西差距那么大呢?是自己太浅薄了?也许是吧。比较自己水平有限。但想想自己读到的才是自己的东西,所以也说说吧。
 我的论文题目是“陶渊明自然观念的特色”,其实定题的时候我就知道这是一个很不容易写的题目。首先我对玄学没有什么研究,不会像别人那样可以写写陶渊明的自然观念和《庄子》和玄学的关系。我也写不出来和佛学的关系。而且我读来,陶集里的“自然”大多就是出游、田园山居之类的,或者安贫也可以算上吧。所谓孔顔乐处。我读出来的陶渊明的“自然”就是这些,也许如人所说是一些表象。是一种实践性的自然。看别人的文章,提到自然,总是要说到《形影神》诗。我不否认这诗中确实蕴含有陶渊明的自然观念,同玄学很像的那种。所以总是引人注目。但是为什么不提提他的出游、山居呢?如《时运》一诗,难道陶不是在发出“吾与点也”的叹息吗,并且还是欣慨交心。为什么不说说呢?私意以为,这才是陶的特色所在,一种实践性的自然观念。ds兄说这是太明显了,不是别人没有想到。我不知道是不是如他所说一般。也许在我们看来是很明
分类:有关阅读 | 评论:0 | 浏览:3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夜郎“东接交阯”辨析



 《后汉书》卷八十六《南蛮西南夷列传》曰:“西南夷者,在蜀郡徼外。有夜郎国,东接交趾,西有滇国,北有邛都国,各立君长。”此则材料对于考察夜郎的范围很重要。但是说“夜郎国,东接交阯”颇让人生疑。这主要涉及对交阯的范围及其方位的考察。此则材料,前人疑者甚少,但有人却据此条材料认为夜郎国为一狭长大国,西南抵今越南境内,夹于交阯与滇之间。其实这则材料并非如此简单,需得分辨清楚,才能在探讨夜郎地望时不至于出现错误。
 前人亦有对此条材料加以考察者,清人沈钦韩《后汉书疏证》卷十二:“夜郎国东接交阯”条下云:“《唐书》:‘昆明东九百里即牂牁国也。开成元年,鬼主阿珮内属。会昌中,封其别帅为罗殿(当为甸)王,世袭其后。又封别帅为滇王,皆牂牁蛮也。东距辰州二千四百里,其南千五百里即交州也。(《桂海虞衡志》:“其南连邕州、南江之外,稍有名称者,罗殿、自杞以国名,罗孔、特磨、白衣、九道等以道名。皆地近南诏”)按今书南、临安、开化、广南府皆南接交阯界(广南即特磨道)。贵州南笼、都匀等府皆广西西隆州、南丹土州界。此云东接,误也。(东为湖南永顺、靖州等境。)’
分类:黔边风物志 | 评论:0 | 浏览:7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京韵大鼓《剑阁闻铃》

 " target="_blank">骆玉笙先生京韵大鼓《剑阁闻铃》
分类:视频 | 评论:0 | 浏览:3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夜郎国地望探索

故夜郎国地望探索

摘要:本文主要探求古夜郎中心区域的地望。从历史文献出发,又结合当今的地理情况,得出古夜郎和且兰是一个地区的结论。且认定夜郎中心区域在今贵州省兴仁县及其附近地区,而贵州省六盘水市北盘江附近地区则为夜郎勃兴之地。

关键词:夜郎 且兰 牂柯江

“夜郎”一词,最早出于《史记》卷116《西南夷列传》:“西南夷君长以十数,夜郎最大;其西靡莫之属以十数,滇最大。”其后关于“夜郎”位置的纷争,历千年,仍是众说纷纭。今欲考夜郎中心地望之所在,采历史文献、传说、考古发掘资料,以证己说。关于夜郎的记载,有一条很重要的史实。
《史记》卷116《西南夷列传》:建元六年,大行王恢击东越,东越杀王郢以报。恢因兵威使番阳令唐蒙风指晓南越。南越食蒙蜀枸酱,蒙问所从来,曰“道西北牂柯,牂柯江广数里,出番禺城下”。蒙归至长安,问蜀买人,买人曰:“独蜀出枸酱,多持窃出市夜郎。夜郎者,临牂柯江,江广百余步,足以行船.……窃闻夜郎所有精兵,可得十余万,浮船牂柯江,出其不意,此制越一奇也。诚以
分类:有关阅读 | 评论:1 | 浏览:7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山村回忆

《中国国家地理•贵州专辑》在介绍到贵州的时候,用了“山地省的文化梦”这样的标题。当我自己来阐释的时候,我不知道该选择一个怎样的角度。确实是那样,贵州是一个山地省,这是不争的事实。由于山路险阻,于是每一次向外眺望都显得不同寻常。我不想述说这样一次次与外界交往的经历,我只是叙述自己对家乡的感受。不管是历史、现实,还是文化、自然。在《中国国家地理•贵州专辑》使用的是兴义万峰林八卦田作为封面,也许他们觉得这幅图恰好把山地、文化和梦这几者集合在一起了吧。而对我来说,我没有说这些的打算。但是还是把目光停留一下,因为我要说的也是同样的这片土地。一个在地理上不被人注意的角落——黔西南州
在说道黔西南州的时候,就不得不提到南北盘江。正是这两条河流确立了黔西南州的基本格局。除望谟县以外,全州都夹在南北盘江之间。北盘江古称豚水,南盘江称温水,均为珠江上游水系。关于它们的记载最早见于《史记•西南夷传》,其后《汉书•西南夷传》、《后汉书•西南夷传》、《华阳国志•南中志》、《水经注•温水》等书都有提及。黔西南州范围大抵为古夜郎国故地。宋时为宋和大理之间的地方民族政权。明清之际,这片土地曾经作为
分类:黔边风物志 | 评论:1 | 浏览:4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家乡环境变迁

我家是百年前从云南迁到现在居住的山沟去的。此山沟属贵州省兴仁县,距县城十公里左右。记得以前曾问过爷爷当时为何会搬到这里居住,而不是到县城边上去。爷爷说是当初前人行到这里的时候,整个山沟只有三户人家,树木多,烧柴方便,可供开垦的土地也很可观,就在这里住下了。我不知道事情到底是不是这样的,只是听村中别的老人说的也大抵也不差
大概是在1910年前后,家高祖就把家安在了这个山沟里,从此我们就被打上了这个山沟的烙印。当时这里山多人少,到处是成片的树,想来美丽极了。而且当时一定也很安静,只有风雨声、鸟鸣声、山泉声。在黄昏时,有几处炊烟升起,却完全是一处未曾开化之地。到处是箐林(即小型的原始森林)。人很难走进去。先辈们也许不曾想到,那个宁静的小山沟有一天会变成这样一个喧闹的所在。现在村中有村民2000多人,还有大量的外来人员和流动人员。几年前的话更是热闹,穿村而过的省道上车辆络绎不绝。每天停在我村的货车恐怕也在数百辆以上。先辈们肯定不能想象吧,毕竟他们当初选择这片土地只是为了烧柴方便和有土地可供开垦啊。谁能想到这下面竟埋藏着大量的煤呢?而且还有金矿、铁矿等别的矿产资源。
分类:黔边风物志 | 评论:0 | 浏览:4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1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