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舟唱晚4191

写自己的感受,抒自己的心情。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960
  • 开博时间:2008-06-01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安静的咳嗽或者打盹



                                                           安静的咳嗽或者打盹




        许多时候,我无法真正的安静下来,而当我一旦

分类:散文 | 评论:15 | 浏览:3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一些阴影不会随风而止

有一些阴影不会随风而止
  
  
  
   有一些阴影不会随风而止。很多的时候,只要我一安静下来,或者只要我稍稍抬起头来,看上自己一眼,马上就会有一些阴影随风而来,就像许多年前我在一片山谷中穿行,山中的岚气升上了半空,很容易的就将我轻轻的覆盖起来。于是,许多的阴影在我安静的时候覆盖了我,许多的阴影不由分说的让我虚弱,让我感到眩晕以至颤栗。在一些阴影之下,我常会听到一些破碎的声音,高亢、明亮、干净、利索的从我的体内传出来,我也时常看见我肉体上的一些庸俗、丑陋的碎片,在我的眼前闪闪发光。这个时候,我会不由自主的顺手扯一扯自己身上的衣服,来覆盖从我体内传出来的响声和自己肉体上的碎片。我害怕更远一些的人听到一些异样的响声,我也担心有一天,我肉体上的碎片组成的裸体会毫无遮掩的走上大街,像许多人一样在街头漫步,以致使更多的阴影在瞬间让我瓦解和奔溃。我对自己说,这可不是我想要的。我只想在安静的时候,让一些异样的响声或者毫无遮掩的裸体对着我一个人肆无忌惮的舞蹈起来。因此,安静下来的时候,我便会被一些阴影覆盖起来,我便觉得我不再
分类:散文 | 评论:7 | 浏览:2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看见卡列宁在微笑

 我看见卡列宁在微笑

————读《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之《卡列宁的微笑》有感

 当特蕾莎想起工程师陌生的身体,并对强大的托马斯产生深深恐惧的时候,她似乎看见陌生的工程师把他们两个在一起的裸照寄给了托马斯。于是,强大的托马斯始终成为特蕾莎心头难以摆脱的阴影。特蕾莎知道,当她赤裸的肉体在工程师眼中闪烁出独特的光芒的时候,强大的托马斯绝对不会在她的身旁闭上他独特的眼睛。特蕾莎仿佛感到托马斯锋利的目光正在痛苦的撕扯着她不洁的肉体,并用他手中的手术刀从她的肉体上切下细薄的一条来,钉在了耻辱的十字架上。那么,她从波希米亚小镇带来的肉体,连同她从母亲的镜子中找到的灵魂,就像躲藏在船舱底部的船员一样,永远不能冲上甲板,振臂高呼。
 她坐在托马斯身边,似乎看到了她的母亲,赤裸着身体穿过波希米亚小镇上一家的客厅来到了布拉格,来到了她的周围。特蕾莎感到满世界都是她母亲的家,都是她曾努力要逃出去的地方。她的母亲要她回到波希米亚的小镇,让她回去混在一群女人中间,很响很响的去放屁,然后粗俗的向一群大笑着的女人讲着怎样去做爱。“
分类:散文 | 评论:3 | 浏览:3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既简单又危险的比喻

 一个既简单又危险的比喻
 ——读《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有感

 有一天,托马斯站在布拉格的公寓里,看到了在波希米亚的一个小镇上的招待员特蕾莎。那一刻,他对着窗户给自己打了一个既简单又危险的比喻,“她就像个被人放在涂了树脂的篮子里的孩子,顺着河水漂来,好让他在床榻之岸收留她。”这个简单的比喻一瞬间就让特蕾莎对他产生了后半生的爱情。从此,这个危险的比喻既缠绕着他,又折磨着他,让他围绕着特蕾莎一只沉重的箱子,在轻与重之间徘徊。所以,很多时候托马斯无法去选择一个比喻的轻,与他无法去选择一只箱子的重一样,使他无所适从。他试图在轻与重之间选择一条更适合于他自己的轻,于是,他便选择了萨比娜。他在选择了萨比娜的同时,还选择萨比娜以外的女人。他在选择了萨比娜和萨比娜以外的女人的时候,他忘记了自己曾经对着特蕾莎打过的那个比喻,他甚至忘记了特蕾莎放在他们床边的那只装着特蕾莎整整一生的沉重的箱子。
 他什么都可以忘记,什么都可以不顾,但是不能忘记的是和萨比娜一样的女人的身体,是和萨比娜以外的女人的“性友谊”。他在女人的身体和“性友谊”中获得
分类:杂谈 | 评论:1 | 浏览:2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