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243492
  • 开博时间:2008-05-31
  • 博客排名:第6946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有种心境叫“如是观”

  

          有种心境叫“如是观”

《金刚经》末尾有四句传颂千古的偈语: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分类:流年 | 评论:0 | 浏览: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莫要以文学的名义曲解文学:周啸天先生丢了谁的脸?

  

周啸天先生“火”了,因为一个奖。这把火烧了网络的半边天,也为这个年近古稀的老先生“赢”来一片质疑与谩骂。我写这篇短文没有为师者讳的意思,(注:椅子毕业于四川大学,虽没上过周先生的课,在读诗学诗上却多有得益于先生的文章。)只是想认真地理清楚这噪杂的骂声背后,到底是文学的自由、尊严,还是以文学的名义做着非文学的勾当。仅此而已。

 

关于周啸天先生作为学者的成就,尤其是在唐诗鉴赏、研究方面的成果,实际上已经有人做出了比较公正的评判,可参看文末知乎的链接。

 

关于诗,周啸天的诗写得好么?既然骂声盖过了称赞声,似乎是写得不怎么样。然而,我读了他被拉出来示众的那几首,却并不觉得烂到了要被拉出来批斗的程度。文学有雅俗之分,在形式上却没有高尚与卑贱之别。打油诗一样有打油诗的妙处和作用,并不是只有平仄严谨的格律诗才是传统,才是值得夸耀的民族精华,中华文学的传统也绝不是简单的唐诗宋词明清小说就能概括的。历代存于民间的鲜活的文学形式从来都记录、影响着普通的市民生活和社会图景,其中可称优秀的作品比比皆是。莫要读了

分类:意气 | 评论:0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人心,戏子命:《多余的话》余话

  

            

                     廿载浮沉万事空,年华似水水流东。枉抛心力作英雄。

                     湖海萋迟芳草梦,江城辜负落花风,黄昏已近夕阳红。

               

分类:书香 | 评论:0 | 浏览:1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裴思德:怎么翻译中华文明的核心词

  

      对我的同事们在翻译时几乎完全抛弃中文原意而采用外国表达的做法,我经常感到困惑不解。

 

    就当下而言,即使是最有教养的西方人都没有听说过“ren”(仁),“datong”(大同),“tianxia”(天下)和“tian ren he yi”(天人合一)。

 

    在我看来,目前中国最大的挑战,不仅在于在自由、经济和人力资源等方面与西方国家的竞争,也在于能否用中国人的方式重新参与世界历史,在此过程中,使用中国术语是

分类:攻玉 | 评论:0 | 浏览:2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雨天不再来

      曾经,我最喜欢雨天。喜欢雨的声音、味道甚至是它流过肌肤、屋檐和大地的那种感觉。

    那时候,我对母亲的呼喝不管不顾,光着脚丫子在天井里、屋檐下尽情地扑腾着天上和地下的雨水,用手捧檐角流下的“琼浆”,雨水的味道甜甜的。我喜欢淋雨,仿佛是“淋浴”,让浑身都舒坦。尤其现在泥里打个滚,再在雨里淋个透、洗个净……

    后来,开始读书识字,懂了些道理,就没有之前的胆大与自在了,再也不能跑到泥窝里去打滚了,也就再没有舒坦地淋一场雨了。(11年的夏天,我送别茜尹,路遇一场大雨,倒也淋了个痛快,不过却多少有些不得时的无奈。)于是开始喜欢听雨的声音。雨天,躺在床头或坐在书桌边上,泡一壶农家茶,选一本好书,细细地品,听着窗

分类:流年 | 评论:0 | 浏览:2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该选择怎样的生活

  

      近来不断看到或听到旧时同学离职的消息,缺乏激情也好,找不到价值归属也罢,归结起来只为一句话: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活了二十几年却没有真正开始生活的我不禁问,自己想要怎样的生活?

    曾经我们每个人都有一千个梦想。

    我曾手握《庄子》,摇头晃脑地发问:孰能相与于无相与,相为于无相为?孰能登天游雾,挠挑无极,相忘以生,无所终穷?又装模作样地自答:假于异物,托于同体;忘其肝胆,遗其耳目;反覆终始,不知端倪;芒然彷徨乎尘垢之外,逍遥乎无为之业。(《庄子·大宗师》)

分类:流年 | 评论:0 | 浏览:2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說襆頭

  

襆頭,又名“折上巾”,是在東漢時期幅巾的基礎上演變而來的。唐杜佑《通典》卷五十七雲:“後漢末,王公名士,以幅巾為雅。”注云:“按此則庶人及軍旅皆服之。用全幅皁而後襆髪,謂之頭巾,俗人謂之襆頭。”

關於襆頭產生的時間,多有不同的說法。唐劉肅《大唐新語》記載其起於漢魏,其言曰:

 

分类:博古 | 评论:0 | 浏览:8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谈汉译佛典原本的语言问题

  

[]西爾萬·列維1913年發表《所謂乙種吐火羅語即龜茲語考》(Journal Asiatique 1913, sept.-oct. Pp.311-380. 馮承均譯,見《吐火羅語考》,中華書局,

分类:佛缘 | 评论:0 | 浏览:4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对不起,我爱你”

  乍一开头,真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说起,除了日记中不见天日的低诉,许久都不曾认真的写点儿什么了,即便在此刻,我也只能任着自己的思绪游走,没有思路没有计划,不知道码出的下一句话会是什么。这不是意识流,仅仅是对着自己、对着你和他说说不知从何说起的心里话。那本畅销书的名字叫做“让悲伤逆流成河”,我想逆流是高尚的,有一种坚强,而我只能让它静静地顺着似乎千年都不曾变更的河道流向那个不可预知的未来,至于尽头是大海无涯还是一潭死水,也只好抱一颗平常的心美美地等待了。
  一条流走的河,不管它有多么长、绕过了多少山川,终归都还是要汇入它命中的归宿,不管那是大海还是死水,那是归途却不是它全部的意义,它真正奔放与欢腾的地方在路上,就像人生的意义——在路上。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除非怀着深切的思念对远方之人望眼欲穿,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感叹时光的流逝,青春不再的悲伤深埋在自己的心底。二十年的岁月如同一梦,转瞬便已经丢失了可以撒娇耍赖的童年,面对着一个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的未来,你我已不能够奢谈什么“青春要浪漫”,新的生活在不断地选择里必然走向独立,可我真的做好这样的准备
分类:书香 | 评论:3 | 浏览:8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穿白色長裙的少女

  我與一個叫安的蒙古男孩有過一面之緣,他和我一般大,看樣子也是在成都的高校里讀書,在公園的茶攤上,我們兩個陌生人聊了半個下午,有很多無聊的客套話,如今都已經記不清楚了,唯獨他向我講述了他和一個穿白色長裙的少女的故事,我怎麼也忘不掉。那中間似乎有一顆引起我憧憬又讓人憂傷的種子。
  那個時候正是五六月份,安到貴州南部的一個山鄉的中學做見習教師,那是一個很美的古鎮,據他說倒有些像“小橋流水人家”的江南,其實這樣的鎮子在川黔一帶有很多,也並不是所有的都遊人如織,我們姑且稱這些有幸得以保持自我的鎮子作“旅遊剩地”好了。那裡中學的課程很少,加上連綿不絕的梅雨,安大多數時間就呆在房東家的的古舊書房裡,那是一座臨街的木制閣樓,對面是一家很少有人問津的中藥鋪,中間隔著《芙蓉鎮》里的青石板街。書房臨街開著大的窗戶,光線和視野都好的很,安很興奮地說那是他見過的最理想的讀書的地方。我也忍不住想想當時的畫面,天上淋淋瀝瀝的下著下不完的梅雨,安靜的青石板街,安靜的小鎮,臨窗坐著,捧一本書安靜地讀著,累了就看著天空發會兒呆,臨街藥鋪的老大爺躺在簷下的竹椅里抽著土煙,似乎一天都沒有停過。一句話,真美。
分类:问情 | 评论:3 | 浏览:9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寂寞,这是一个怎样的季节

  每天清晨路过北门的荷塘,总会发现水面上多出几篇新的荷叶,没有完全舒展的叶片嫩绿嫩绿的,我想着或许在某个早上这里就一下子开满了荷花,当然,与我无关。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突然说不清这是一个怎样的季节,荷塘边的柳树早已褪了鹅黄,墙上的常春藤早已绿意盎然,就连办公室里的吊兰也可了劲儿地长,似乎一切都在这个季节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活力与天地,当然,这与我无关。
  不记得是怎样一个夜晚,小尹对我说,因为寂寞才常常感到悲伤。寂寞,一个我如此不喜欢又总是不得不承认的词汇。的确,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自己的心都空空的,里面没有任何真正重要、害怕失去的东西,于是自己也感觉不到自己心中的空,天天玩游戏也可以消磨时光并其乐融融。然而,当心中一下子有了哪怕一丁点儿牵挂,就如在一间空荡荡的屋子里掉落一根银针,清脆的声响会震荡整个屋子的“空”。如今我的心中牵挂那么多,可为的又那么少,于是寂寞被感知了,悲伤变得那么不可阻拦。不再喜欢独处,不再喜欢夜晚,不再喜欢静悄悄的房间,总是想不停地说话,不停地走在路上……曾经坚信自己是一个不怕孤独的人,还记得中学时代写的文章《享受孤独》,说些夜深人静窗前品茶的话,如今想
分类:问情 | 评论:0 | 浏览:5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Mo 沫沫 mo

  
  和一个老朋友在QQ里聊天,说起高中时代的那些事儿,她无意间对我说:在你心里面,沫沫才是那种最美的女孩。看到这句似曾相识的话,我一时愣住了,努力搜寻自己关于这句话的点滴印象,关于沫沫的记忆也从脑海里跑了出来,朋友还在那头滔滔不绝的码着字,我只隐隐约看到说我“多情”之类的话,我前言不搭后语的应付着,心却跑到了另一个世界。
  第一次知道沫沫,是在高一,那个时候她似乎很出名,我从同学嘴里听了不少关于沫沫的闲言碎语和品头论足,有好的也有坏的,走进我的印象里却如同一个女子名士,(其实“名士”这个词,我那时候也没搞清楚到底是啥,现在想来,沫沫说什么也和它沾不上边。)心理面暗暗遗憾这样的“俏丫头”自己竟然不认识。
  或许老天也会体谅人的心思,高二的一次文理分班之后,沫沫竟然如同
分类:问情 | 评论:7 | 浏览:6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茶馆》内外:老舍和他的时代

 
题记:读傅光明先生论文《老舍:“人民艺术家”与自由作家》,结合老舍话剧《茶馆》和老舍的经历,于老舍之精神的认识世界有不少收获,就写了这篇一半复述、一半发挥的没有文体的文字,其中有对傅氏观点的复述,也有对《茶馆》的感性认知,也有把两者结合后的发挥,思路也有些混乱、不成熟,权作是一篇学习笔记吧。
  
  写于1957年的三慕话剧《茶馆》,无疑是老舍当代最重要的作品,也是中国当代文学史上最优秀的世界性的话剧作品。当我们了解了当代那段特殊的历史背景和老舍的人生命运之后,重新来审视这部剧作,我们或许会在“老北京的茶馆”里发现老舍的影子,发现这个“人民艺术家”充满矛盾的深层气质,他骨子里是“自由的”,却不断主动地或者被动地“人民”着,最终却依旧不得不“自绝于人民”,和那个时代的
分类:书香 | 评论:9 | 浏览:13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11月8日关于信仰

  


  成都难得有个好天气,下午就想出走走,找个僻静的地方晒晒太阳看看书,也好去去身上的霉气,可是身处闹市,偌大一个校园也很难找到一个清净的地方。想来想去还是背了两本书往东区的荷塘走去,那儿人也很多,钓鱼的、看书的、聊天的、照相的都有,我找了一个阳光照不到的角落里的排椅坐下,虽说是出来晒太阳的,可我更喜欢看着阳光里的世界而不参与。周围几个人都在看着自己的书,有老人,有学生。不远处一个妈妈哄着她童车里的宝宝,唱着儿歌,真是难得的温馨。我拿出我的书,高尔泰的《寻找家园》,也很应景儿,对吧?
  出门总会有故事的,我经常在写不出东西的时候跟自己这么说,今天我并没带这样的目的,却偏偏也有推销故事的。我刚翻了十几页书,也算是进入状态了,身边来了一
分类:流年 | 评论:7 | 浏览:4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沉沉的睡梦与疲惫中醒来,选择在晴朗的天气出行,走出房门才知道一夜之间,校园里的法国梧桐就变成了金黄的颜色,随风飘舞的落叶撒满了宽宽窄窄的林荫道、草地。脚踩在软绵绵的落叶上,有种松脆的沙沙声,不是有树上的叶子从脸前落下,伸手从空中捉住,没有了生命的活力,却有一种生命的感觉,叶落而知秋,这似乎是每年都要重复的一句由文雅重复到俗气的话,然而它依旧很美。前段时间的骤冷,几乎让我对秋的期待变得渺茫,转而幻想着成都的冬天会不会下雪,然而秋还是来了,有些出其不意,却更像守约的老友。
  朝着图书馆的方向,漫无目的地随着落叶的痕迹晃荡着,不时地用手去捉住一片,扬到空中,然后再捉住一片,直到所有的落叶因为不喜欢被耍弄而避开自己……喜欢落叶之秋
分类:问情 | 评论:0 | 浏览:4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6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