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徐红作品第三次获台湾全球华人文学奖:尘世之美 放生

  

   我把《尘世之美》献给天下所有女性。

 《放生》是以第一人称写作的一部诗戏剧,我要把它献给所有在欲望红尘中挣扎沉浮的人们!

 ——徐红

分类:徐红诗歌 | 评论:0 | 浏览:4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暮晚漂浮着低语的叶片(徐红诗8首)

  

 “在安宁的小辰光里,喜悦生长。”——徐红

 



暮晚漂浮着低语的叶片

徐红



 

青草和寂静

 

绿,无比的绿。

绿意满目。春天,

我们的脸,明净如初。

三月踏青。

河水破冰。

我想象有那么一天,

你眼里的美酒。

温厚。将饮。

有着比初春

更沁人心脾的绿。

 

在安宁的小辰光里,

喜悦生长。

泉甘洌。新绿沾裳。

我带着感谢之心来到红尘。

我在阳光下往返于春天。

草色如水。    

寂静带来了美。

青草飘溢着,

惺惺相惜的气息。

 

2012-3-9

 

明亮

 

在初春,我又一次想到元宵节。

想到团圆,美满。

分类:徐红诗歌 | 评论:0 | 浏览:2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虚无之地(《诗林》刊发徐红诗选5首)

  

  

 

(徐红2011年夏天在苏州。上图刊于《诗林》 2012年第3期)

 


 

徐红诗选(组诗)

 

虚无之地

 

美轮美奂,

是火的余烬。

是水

破碎的声音。

是狐的忧伤。

 

迷醉于夜色阑珊,

你如此美地跃动。

当杯子

离开碰撞。

嘴唇离开渴。

手离开黑暗。

 

2012年1月27日

低语的微风

 

雪落满来时的小径。

我在不眠的深夜读梅·萨藤日记:

“是寂静本身。你滑入深而又深的沉思。”

“它更像祈祷。美超出了我们的理解。”

此时,屋外的湖水蓝莹莹的。

荫凉的树枝上,一只乌鸫在鸣叫。

 

一切都是值得的。

闭上眼睛,满心都是欢喜。

整个冬天,

我都在孤独的炉火旁守候。

当夜降临,我如斯深爱的远方,

如此温存安静。

 

20121

分类:徐红诗歌 | 评论:0 | 浏览:3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透彻与精微――著名诗人韩作荣评论徐红

  

    

 

    

                 透彻与精微
                               ――读徐红的短诗
                                 韩作荣


  
   诗是以少许胜多许的艺术,是粮食酿出的酒,蜜蜂酿成的蜜,因而诗不以庞大的体积见长,常以浓缩的方式呈现丰富的内涵,以质的转化与升华给人以美的享受与心灵的沉醉。那些初涉写作者,以为会分行排列就能写出诗的人,实在是一个极大的误解。对诗人而言,短诗最见功力,在十行八行之中,能言人所未言,并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殊为不易,这需要天份,并对诗,对生活有深入透彻的理解,对语言有鲜活精准的把握能力。近读徐红的一些短章,更坚定了我的看法。
  
   当然,好诗的特点不仅仅是篇幅短小,鸿篇巨制自然也有撼人心魄的作品,但诗之好坏,恐怕还在于诗本身的特质的生成。有如荔枝和菠萝蜜,很难说哪个水果更好。读徐红的短诗,感觉作品犹如她笔下的樱桃,那般清新甜美,羞红了脸,娇媚着,感觉和情绪,意象与心迹,执著与天真,会在瞬间相互转换,在其新鲜的表达之中,似有一条情感的秘密通道时隐时现,拨动着人的心弦。
  
   在我的印象里,徐红的诗轻盈、纯净、精微,却又突兀、陡峭,注重感受与情绪的表达,却又有着情感的深度。她的诗不去说明什么,然而,感性的丰盈和对感觉的抽象把握相融合,体现了人与物的合一,在情感深度这一贯穿所有诗行的主线中,让万物皆备于我,体现的是执拗的主体意识。
  
   思念秋天腹地的幽深、温暖的炊烟、圣洁的歌,由于时间的分割却蕴满了忧伤;尽管黑暗漂浮着,恬淡和安详漂浮着,可诗人祈盼的却是温暖的坠落;这一种情绪里蕴含的另一种情绪,易感而多变,相反相成,如同“火焰,留在寂寞之水里”,也如麦田荒芜之后的返青,恰恰是这种情绪的瞬间转换,给人以刺激,使诗有了张力和意味。在诗人笔下的《草原》,只有一只羊啃食青草,以及雪山背景的纯净,而一个孤单的人的背影远去,再不回头,在这冷色调中体味的是透骨的孤独,没有说因何如此,却有着诸多的可能,其不确定性,将诗的主题设置为一个空间,可以让读者共同加入创造。在另外的短章里,一些意象的连接尤为突兀,如《在水之湄》,由“橘子红了”,随即便是鸟鸣,继而是水溢出杯子的丰盈,然而这些,都是由潮湿、有水的形状的鸟鸣声系于一体,写的却是幸福的“细小的尖叫”;在《唤醒》一诗里,首句是“一场雪下得干干净净”,随后便是和雪一点关系没有的对自己的审视,“我把自己溶解掉/天黑了,除了你,它们都找不到我”,这种身心如一的深情,确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了”。
  
   这些短诗,诗人将一个感觉敏锐、单纯、轻灵、脆弱、真挚、热烈,又有着淡淡忧伤的心灵描述,展示得透彻而又精微,而诗中亦不乏天真、至情的呼唤,看似直白,读来却让人动心——“起风了,亲爱的,我如何承受/这夜色之重,霜花之美”;“留下的核真好,惦记着真好/飘落的花瓣粘在我的唇上/没有说出的话真好”;“果肉里/微霜了无痕迹/这些小蜜橘/鲜润饱满/白籽/浅浅的牙印儿/甜得要化了”。这些近于口语的诉说,直接抵达心灵,带着几分稚气,比那些委婉的表达要动人得多。
  
   徐红的短诗,还有写亲情和故土的作品,人之常情在她的笔下,却写得情真意切,有着自己独有的表现方式,读之令人伤感。《舍得》从以为什么都能舍得,到最不能舍得的转变,将情感推向极致;《那一年秋天》,瘦弱得只剩一双大眼睛的姐轻声说着的时候,“两个更小的影子掉在地上/呆呆的/静得能听见十年前的心跳”,感觉不能不说是独特的,已进入一种忧郁、动心的忘言境界。而诗人写故乡,只选择了《槐花》这单纯、朴素的意象,在十二行诗中,却容纳了三十年复杂的情感,这种仰着脸看故乡的神态,已具有形而上的意味,容纳了丰富的内涵和意味……
  
   因为此前极少读过她的作品,对其知之甚少,只知道诗人是位高级审计师。这位每天与枯燥的数字打交道的人,我诧异她竟会有如此敏感的心灵和如此丰盈的感性,又有着看似随意却又颇为节制的表达方式。在我读诗已读得厌恶的时候,她的作品却让我眼前一亮。这是个颇有潜力,以创造精微的诗行动人心魄的诗人。我相信,一个情感细微、真切、颇具深意,又脆弱伤感的写作者,能写出更多优秀的诗篇。
  
   2008年7月于北京
  
  韩作荣,《人民文学》杂志主编。中国作家协会第六届、第七届全委会委员。著有专著二十余部。作品荣获首届鲁迅文学奖、首届艾青诗歌节诗歌奖等。
  
  本文
2009-03-05  刊于《文学报》。选自《文字的背后》(青海人民出版社),徐红最新诗歌专集《水的唇语》(中国文联出版社)。
  
  

分类:诗人评论/访谈 | 评论:1 | 浏览:4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雪的世界里寻找天堂

                                                                                              

 


 


                              在雪的世界里寻找天堂


                                         北 野
  
  
   雪是飘渺的。雪在虚幻的心中像一片光,令人不可把握。也许为此而使雪本身达到了另一种极致,构成了另外一层世界,这样的建筑因为她本质上就需要更开阔的光亮和气息,需要泥土以外任何一种可以表达为精神意义上的材料才能形成存在的力量,形成了一种可以用心来赞美的感恩现实,形成梦乡或者一直被执意迷恋着的遥远的精神故居;像人的肉体庸俗地生活在世上一样,在那里,雪所指向的仅仅是我们一味被追求为众生背面的另一个生存之场,那里被白色的光芒所覆盖。那里没有时间。那里也许只适宜一个人去默默行走、爱或者倾诉。那里应该是最后的天堂。
  
   其实我们都需要这样的一个地方。也许大地上一直就没有为我们保留这块净土。这就给我们再次留下了机会,这需要我们在敬畏自己内心生活的时候重新背起行囊。现在这个行走者变成了女诗人白雪。她的“雪”字系列诗,直接表达了她的这种心迹,虽然我们一直被一种幻像所诱惑。
  
   “白色的洁净的白// 我目光摩挲着的白/ 雪山积雪的白/ 黑夜的白/ 草原乳汁的白/ 我无法带走的白/ 我留下的白/ 圣歌的白/ 温厚的,质朴的白/ 我把它给你”(《南迦巴瓦雪峰》)。当雪峰幻化为世界上唯一的颜色和重量,人的抒情压力加大,而自身缩小,甚至首先渴望成为一种被迅速消融的和解之力,而马上得到补偿,在这里其实给予和索取已经不存在意义,她需要的也许正是像圣徒一样的喜悦和忧伤。“太脆弱了,为喜欢的人和事,我流下了热泪/ 那些时光,空寂、富有,但是存在/ 我看得见你把我放在一个位置/ 神性之光洞察了秘密,一生的时间不长也不太短// 起风了,亲爱的,我如何承受 / 这夜色之重,霜花之美 / 和被指尖触动的冬季,两粒星眸如水”(《脆弱》)。这明显是受制于外力,而诗人倾诉的角色受到禁锢并被紧紧锁定在一个位置,这几乎形成了新的恐惧,这样的体验使诗人的承受之力经历考验。“神性之光洞察了秘密”,你不能把自己与其它的存在和可能达成置换,这样的追问只能由自己来完成;尽管她让“我流下热泪”,这些勿庸置疑都是因为“那些时光,空寂,富有,但是存在”所带来的威胁。
  
   “冬天来了,雪花飞落/ 把草原上的小伤口都结上冰,给痛一些止疼药/ 羊群归圈,温暖回到我们的中心/ 一些事件安静,一些争论平息/ 大地多么白,浮世的梦多么白,我们的愿望是多么白/ 这是冥冥中的安排。今夜,在高原上/开一朵纯洁,再开一朵不染/ 你来,你来看/ 什么是因,什么是果。今夜,高原在佛音嘘叹中落定”(《雪落高原》),这一片高原也许她所托举的还有另外的启迪,这些当然要由思想家来完成,而诗人只能告诉我们这其实是一场梦。我现在尤其已经相信诗歌本身就是一场梦。但白雪所构筑的梦境在西藏。在远非人力所能眷顾和触及的一片高原上,那里的雪从梦中降下来,是一片白,也许并不为什么,也许并不遵从因果,佛音之中,她们或许是冥冥中的安排,这无形中就再现了一种力量,这力量也许浩淼无边,如同十方来去,但她的力量足以使大地上的生活尘埃落定,使心灵中的节日吐露出无限的光芒。
  
   “到处是雪/ 而在雪天里/ 那辽远的、不可预测的雪天里,/ 雪想念着/ 雪的想念是无声的/ 雪用沉默把一切带到你的面前/ 雪倾泻,手也是雪// 落下来的不是花瓣/ 是夜,那么深,/ 那么深/ 心那么深/ 雪天的空旷那么深/ 闪烁那么深// 脸颊是雪/ 看雪的人是雪/ 远方是雪/ 整整一生,多么辽阔/ 雪在想念的眼睛里/ 雪倾泻/ 灵魂也是雪。”(《雪想念着》),在这里,诗人改变了一种追寻,雪回到了追寻本身,用雪的眼睛看世界,雪那么深,甚至连心也那么深,“雪倾诉/ 灵魂也是雪”,这几乎直接介入了雪的生命历程,其实白雪是使用了一把刻刀,她在雕刻,在用尽力气地敲打着一件巨大的玉器,一层一层地剥落雪世界晶莹剔透的外衣,露出她深远的腹地,“整整一生/ 多么辽阔”,最终她找到雪的核心和秘密。“雪天里听着颂经的箴言/ 雪天里血流熔化/ 雪是我的草原/ 雪一样白的圣地/ 雪一样的干净”,(《雪是我的草原》),在白雪的心中,西天圣地的雪域高原已经成了一种精神和宗教,它拥有了教化人心和世界的能量,其实我相信它的领悟和传达,也相信那一片光芒所笼罩的岁月还将以更大的力量继续推动无数心灵和虔敬的目光。
  
   我戏谑白雪说:“看来,你的心魂已经丢在西藏了!”,她说:是的。其实西藏只是白雪“雪”字系列诗的一个载体,她需要找到符合自己的理想。如果这样说,“雪”就是一个。也许雪会成为她唯一的一个。因为她是光芒。大地上不断沉沦的事情太多,只有光芒会按着自己的道路上升,而天堂也同时寄存在高处,她和雪站在一起,她们一起散发着圣洁的白光。这成为一种诱惑、一种高度。这同时也把白雪的诗歌生活提升到了一座峰峦上,而“雪”作为背景,也许是命运的安排,一个受益于命运的诗人,是多么有福啊,我这样想。我始终这样想。
   2007.7.29 北京
  
  
  附白雪的诗:
  
  ○雪是我的草原(组诗)
   白 雪
  
  □南迦巴瓦雪峰
  
  把秋的气息藏起来
  把触摸留给草地
  把重还给秘密
  把不能忘却,不能度量的
  完美
  不能言说的,给你
  
  白色的洁净的白
  我目光摩挲着的白
  雪山积雪的白
  黑夜的白
  草原乳汁的白
  我无法带走的白
  我留下的白
  圣歌的白
  温厚的,质朴的白
  我把它给你
  
  □脆 弱
  
  太脆弱了,为喜欢的人和事,我流下了热泪
  那些时光,空寂、富有,但是存在
  
  我看得见你把我放在一个位置
  神性之光洞察了秘密,一生的时间不长也不太短
  
  起风了,亲爱的,我如何承受
  这夜色之重,霜花之美
  和被指尖触动的冬季,两粒星眸如水
  
  □雪落高原
  
  冬天来了,雪花飞落
  把草原上的小伤口都结上冰,给痛一些止疼药
  羊群归圈,温暖回到我们的中心
  一些事件安静,一些争论平息
  大地多么白,浮世的梦多么白,我们的愿望是多么白
  
  这是冥冥中的安排。今夜,在高原上
  开一朵纯洁,再开一朵不染
  
  你来,你来看
  什么是因,什么是果。今夜,高原在佛音嘘叹中落定
  
  □雪想念着
  
  到处是雪。
  而在雪天里,
  那辽远的、不可预测的雪天里,
  雪想念着。
  雪的想念是无声的,
  雪用沉默把一切带到你的面前。
  雪倾泻,手也是雪。
  
  落下来的不是花瓣,
  是夜,那么深,
  那么深。
  心那么深。
  雪天的空旷那么深。
  闪烁那么深。
  
  脸颊是雪,
  看雪的人是雪,
  远方是雪。
  整整一生,
  多么辽阔。
  雪在想念的眼睛里,
  雪倾泻,
  灵魂也是雪。
  
  □雪是我的草原
  
  雪天的沉醉美轮美奂
  雪是我的草原
  我说出羊群,说出雪山,说出爱
  说出草原上的天空,毡房和火红的雪莲
  
  雪天里听着颂经的箴言
  雪天里血流熔化
  雪是我的草原
  雪一样白的圣地
  雪一样的干净
  

    
  北野,现居北京。 1965年生于河北承德木兰围场。八十年代起在《人民文学》《诗刊》《人民日报》《星星诗刊》《作家》《散文》《美文》等海内外报刊发表诗歌、散文、评论等。作品入选多种选本。有专著多部。现为《中国酒文化报》社长兼总编辑。中国酒业书画院院长。  
  

分类:诗人评论/访谈 | 评论:0 | 浏览:2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雪——如水如雪的天籁之音

  

  

  

     

    

 

 

 

                白雪——如水如雪的天籁之音
                           文/ 重庆子衣
    
   白雪是零六年注册绿风的会员。比我更早进入绿风诗坛。而我认识白雪却是前不久绿风主创区组织的中秋诗赛。在这次诗赛中,白雪,这位安徽著名的女诗人,以她独特的短诗《九月》一举得冠军。她其它的诗写得怎么样呢?强烈的好奇心让我轻轻点开了她的新浪博客---徐红:手上的水果清香。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弥漫秋天果实香味的淡黄模版,远处翻涌的白云,近处秋叶纷飞的大树,安静的草原,草原上自在悠闲的骏马,诗意如一阵清风,扑面而来。
   很快,我被她一首首如雪如水的天籁般的诗行所吸引。当下诗坛,充斥我们眼球的大多是疼痛忧伤孤独烦恼,而白雪的小诗却异常温润甜美,读来让人心静神明,情思悠远。一种淡淡的甜美流泻字里行间,一种静静的香气四处弥散,极易把人带入纯净空灵的美好境界。记得我在她博客第一次留言时,这样写道:“白雪的诗已形成自己的风格。或幽邃或清透。但都有水一样的质地,轻缓的,安静地浸透到你的骨子里,你的心里。让你回味一些甜美,一些感伤,一些怀旧的美好情感。" 在盛产文字、过目就忘的网络诗歌时代,白雪却用她独特的诗风,牢牢抓住了我的视线。
  要说,今天我写这评是相当有压力的。之前,好些个有实力的诗人也为白雪写过诗评,而我的诗歌理论水平有限,对诗歌的理解能力也不够好。但今天,我愿用真诚而粗劣的解读,向各位诗友推荐白雪,推荐一位彰显女性诗歌魅力的优秀女诗人,愿她如水如雪、干净清芬、柔美温丽、空灵剔透的小诗,能带给诗友们如品一杯红酒的曼妙感受。让我们走进诗行,一起去领略白雪精心营造的诗境吧。
   我首先谈谈白雪诗歌中空灵纯净的诗歌意境。在白雪的诗中,有关雪和水的诗占了相当一部份。雪的本质是晶莹的,水的本质是纯净柔软透明的,白雪苦心营造的诗境也是纯净柔软,不染尘埃的空灵之美。
    
    一只羊
    在坡上
    啃食
    青草
    背景是雪山
    雪山多么纯净
    
    ——〈草原〉
    
    雪天里血流熔化
    雪是我的草原
    雪一样白的圣地
    雪一样的干净
    
    ----〈雪是我的草原〉
    
    一场雪后,
    我听见了水的天籁之音。
    在水边,
    来看海的人口唇温热,
    眼神安详。
     -----〈我听见了水的天籁之音〉
    
     在白雪的诗行里,她把自己的灵魂融入一滴水,一粒雪,静静倾听生命,倾听大自然天籁般的声音。她构建的诗境圣洁而柔软,温热而安谧,空阔而灵曼。使读者的心也安静下来,与她一起倾听草原的心跳,倾听水,倾听雪纯真的呢喃。这些声音,来自于灵魂深处,来自于她对自然,对生命深深的热爱:“现在你看,我的手,我的眼,我的心,我的一切都是干净的。/”“现在你看,我真实。包括喜悦,包括悲伤,包括雪。/”她把自己看作一粒雪,一滴水,真实而干净地存在着。悲伤而喜悦地为一切美好而悲伤着、喜悦着、感动着。同时,她的诗心是安静的,也是热切的:“一切归于安祥。现在,安静的,安静的,……我开始想你了。”在这样纯净而自然的诗意里,我们的心仿佛也洗去了尘埃,干净了许多。
     其次,白雪的诗是柔美的,芳香的、细腻的。她以女诗人特有的气质,将女性之美发挥到极致。你总能从她的诗行中,闻到淡淡的幽香,感受到轻软的诗心。这种美,来自己于一颗灵透的爱美的诗心,来自于一颗柔软的纤细的女儿心。
    
    傍晚是寂静的。果子熟了。
    在果园里,
    她留下了蜂蜜,色泽,圆润和香味。
    ------〈水的低语〉
    
    而红色是我的名字
    是酸甜的,小小的心跳,芳香着
    我把它放在夜晚,我要它安静的,不张惶
     -------〈我惟独不说红色〉
    
    这么多青草,
    它们柔软地绿着,
    不结果,
    也不悲伤。
    在我所住的湖畔,
    一片水声模糊。
    
    ------〈柔软〉
    
     应该说,白雪在一首短诗中,用词相当讲究,也有她特定的喜好。比如“柔软”“芳香”“安静”“轻轻地”这些词语经常出现在她的短诗里,形成了极具女人味的诗质:芳香,轻软,安静。再加上雪、水、以及草原、海、湖畔,这些意象的选择,营造了白雪纯净柔软,芳香清丽的诗歌境界。所有这些偏爱来自于哪里呢?来自于一个女人,一种母性本身的美好情怀:“是水,是疼惜。……/婴儿在水里诞生/找到了母亲。/”,从这一意义上来说,徐红诗歌的灵魂注重心灵的回归,回归到原始的母性的婴儿般纯净自然的状态。同时,这些诗也是积极的,美好的,温暖的,怀旧的,甚至是幸福的,甜美的。“ 有时候的幸福,就是这些细小的尖叫。”“秋天善良着,散发甜蜜。”“有的事情,只是因为很美,所以可惜。”这些美好的情感,像一缕缕水果的清香弥漫在诗行,醉了诗人自己的心,也醉了读者的心。
     最后,想说说白雪诗歌的质感。在她一首首小诗中,即有轻柔、简单、纯净的特质,但同样,它避开了清浅,融入自己对生活沉静深入的思考,增加诗歌的深度和广,使小诗极具质感。如诗〈局限〉
    
    □局 限
    
    果核在肉身里。
    从那里,还可以看见身上的薄雪,
    和一部分逐渐加重的阴影。
    
    降落下来了,
    一些不可抑制的忧伤。
    
     诗歌蓝本主编老皮点评此诗说:喜欢《局限》,造就了无限。诗友十月解读些诗说:谁都无法去掉那一层薄雪,除非心境没有四季,没有冬天。然而事实不可能,可能的是我们不够擦拭那个阴影、搓热那个冬季,直到它产生火焰。这需要耐心。白雪对忧伤对痛苦的解剖很冷静,那刀子一直向深核的部位使劲。诗友柯真海点评此诗说:诗是说不出来的,只能感觉.这感觉,仿佛走进一个无边的容器,或者在某种情绪与灵感无限的空间.一千个人读者该有一千种感觉,就会得到一千个结论和一千个感动,这就是好诗啊!拜读,感觉空间跨度和留给读者的"余地"无限广阔.欣赏!
     从这几位读者的点评不难看出,白雪的小诗同样挖掘出一定的深度。如:“我所欲。/我所得。/我所有。/是水,一切都将慢下来。/一切都会淡定,平实。”“我有太多的不舍,今天浮出水面。”这样的诗句,既有对生活的思考,同时呈现出自然淡定的心态,让读者的心安宁下来。让读者感受到平淡而真实的生活本质。感受到诗人一颗热爱生活的心。并为之而感动,而共鸣。
     白雪的诗就是这样,在安静的,甚至略带淡淡感伤的纯净语境中,构建的却是一个空灵宽广、厚重美好的诗意空间。同时,她懂得适可而止,更多的天籁之音让读者自己去品咂,去回味。这既是对诗歌艺术空间的无限拓展,也是对读者最大的尊重。
     正如北野老师对白雪的评价:“她和雪站在一起,她们一起散发着圣洁的白光。这成为一种诱惑、一种高度。”白雪诗歌中有更多的水果香味,更多的水一样柔软的情怀,更多雪一样圣洁的光芒。如果你喜欢,请细细读读白雪的诗行,或者点开白雪的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xuhong2006 她将会把你的心灵带到一个洁净自然,芳香清纯、而又宽广无限的心灵世界!!今天,我只是抛砖引玉浅谈了一下白雪诗歌的几点可读性。还有更多的艺术手法和值得改进的地方,需要朋友们去感悟,去发现。在这里,我真诚祝愿白雪带着一颗纯洁的诗心,在诗歌道路越走越远!
    
    附白雪个人简介及诗歌作品:
    白雪个人简介:(此处略)
    
    白雪作品:
    
    □水一样流过的夜
    
    如果你的身体被水贮满。
    如果你抚摸过水。
    只有你知道,水是多么必须,多么渴。
    
    树叶和星子上的水,是神的语言。
    夜是光滑柔软的瓷器,石上覆着青苔,水里开出莲花。
    
    □是水,是疼惜……
    
    婴儿在水里诞生,
    找到了母亲。
    
    无言的雪野在寂静中,
    找到了嘴唇。
    
    □在水之湄
    
    橘子红了。被什么唤醒,
    湖畔深处的鸟鸣。
    细小的尖叫,潮湿,有水的形状。
    
    在你的手中,水从杯子里溢出。
    多丰盈,
    有时候的幸福,就是这些细小的尖叫.
    
    □水的低语
    
    傍晚是寂静的。果子熟了。
    在果园里,
    她留下了蜂蜜,色泽,圆润和香味。
    
    更多的时候,成熟的欢乐压弯了枝条,水是寂静的。
    
    □空,满。无所不在的
    
    我能够分辨。
    空,满。无所不在的。
    是水,
    在寂静中
    尘世之水闪烁着蓝光。
    
    我所欲。
    我所得。
    我所有。
    是水,
    一切都将慢下来。
    一切都会淡定,平实。
    干净的
    冲洗着
    头发和肺腑的。
    是水。
    
   

分类:诗人评论/访谈 | 评论:0 | 浏览:7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辽阔甘美的藏北大草原

  


(徐红在新疆)


 


 


          辽阔甘美的藏北大草原
                                 文/徐红
  
   只有来到世界的最高处,我才能和你接近。
   命定我有这次风尘仆仆的旅程,离开繁华,离开凡俗的尘世,来到你的草原。
   浮云低垂,在命定的时刻,我静静俯首等待。我已经等待了一千年,一万年,等待了生生世世。云雾深处传来轻轻的叹息,我刻骨铭心的相思藏在内心无法对你倾诉,只有盘结交错的根永远扎在这片深沉的大地,仰望云汉。
   藏羚羊和牦牛奔走的草原, 阳光如瀑布洒落的草原,我那起伏的海洋卷起雪浪花的草原,我那如期而至的草原啊!你好吗?
   草原上,奶香飘荡,歌声如潮汐。
   千里万里,碧海青天。
   那火辣辣的阳光,那洁白的云,那圣洁的天湖,那纯洁深厚的情意,还有蓝得无与伦比的让我流泪天空,值得我用整个生命来歌唱……
   草原的溪水多么清亮,羊齿草甜蜜地种植着山歌,成群的牛羊如珍珠洒落。草原人家多么欢乐安祥。风吹绿草,彩蝶纷飞,牧民的笑容象花朵绽放。……在水草丰美的草原,就这样一碗一碗的奶茶喝过来,就这样一杯一杯的青稞酒斟过来,就这样一路在飘动着五色经幡的祝福里走过来。……流水盘桓不忍归去,我不忍归去。
  
   我曾经打马走过,追逐着天边的流云。
   无垠的辽阔,无垠的静穆,无垠的雄浑……雄鹰悄然腾飞的地方,是我牵挂着的草原。
   晚霞在天边,放牧着我的思念。圣地的阳光彼岸,今生梦中总会抵达,渴盼的目光每一触及,是岁月溶金般的思念和疼痛。
   是山谷的清幽流到了草原,是雪峰的冷峻掠过了草原,是天上的风,把不舍留在了草原。
   群山怀抱的草原,犹如西藏古老的誓言。
   那一张张布满高原红的脸,那泥土一样深沉且沟壑纵横的脸,那马背上沧桑的脸,抑制不住走进新纪元的喜悦。
   谁能说草原上的民族不是豪放的草原?草原一样的朴实坦荡,草原一样的真诚善良,草原一样的热情爽朗,这是我热爱的草原。
  
   星光的雨落下,微凉的目光落下,那是我的草原的夜晚覆盖着我那纷纷扰扰的思绪。
   我不说话,我在静静的草原静静地聆听。是什么声音如梵天净土的空灵和神秘,踏着绸缎一样光滑的夜色侵漫着我的身心,直沁透我的肺腑,涤荡我焦灼切盼的灵魂。……
   当夜晚来临,请告诉我,我如何才能走进你青草密意掩映的心路,解读你心灵的密码。当夜晚来临,在云的深处情的深处,我如何能在辽阔的月圆夜,怀揣着一颗激动颤栗的心,来到越来越深邃的你的面前,拨动你孤独火热的琴弦。
   在浮世之外,如何才能不骄不躁,心水澄澈。
   草天一色,星是灯,月是明镜。连绵的草原希冀永不会寂寞,精神永不知疲倦。信念在火上烤过,在冰里淬过,才会情比金坚,意志如钢铁。
   这是天意吗?和你的这样相逢相识。在生活里,我总是感念上苍。
   这是芳草碧连天的草原。
   这是无限甘美的草原。
   这是地久天长的草原。
   这是日夜拼命的生长的美丽的藏北大草原。
  


 


(此文2007年4月30日《中学生学习报》头版,2008年1月《西藏日报》,2008年6期《当代小说》刊发,2008年9期《散文选刊》和《2008年中国散文诗精选》选发)


 

分类:徐红散文 | 评论:2 | 浏览:5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只想贴近你,轻触你的温暖

  

  


 


 


             只想贴近你,轻触你的温暖
                                               文/徐红
  
   一只水鸟飞过。
   隐约听到神往的彼岸无处不在的召唤,沿湖岸前行,你会看到野生动物在这里栖息。
   纳木错成了高原的一个座标,纵横交汇,人与自然聚集这里和谐相处。很多人带着尘土来到这里,只为那雪山环抱的旷古禅境,只为牛羊如云的草原上飘动的经幡和黑白色的帐房,只为沉湎在这丰富厚重的民族文化中,浑然忘我……
   只想贴近你,轻触你的温暖。
   这时候,我是安静的。我面前的这片高原圣地坚韧、高洁、安全,我希望就这样埋首在里面,感受那无尚的荣光。
   闻着格桑花香,感觉天堂就在眼前。
  
   几笔明快简洁的线条,就勾勒出高原阳光的剪影。
   在拉萨河畔林木环绕的藏族村寨,我喝着老阿妈刚打好的酥油茶和自家酿制的青稞酒,听着苍老而发颤的嗓子唱出的酒歌,不禁泪眼朦胧。
   不管多么遥远,不管时光是否老去,爱依然鲜活如初。
   在西藏,我又回到了本真的我。不管季候如何流转,不管日夜怎样更替,我依然在这里守侯,一如往昔。
   遥望远方,过去的又走近,好象我和梦中的高原从没有分离。呼唤着你的呼唤,爽朗着你的爽朗,微笑着你的微笑,天荒地老的西藏如今正光彩夺目。


 


(此文2007年4月30日《中学生学习报》头版刊发,2008年1月《西藏日报》刊发,2008年9期《散文选刊》和2008年中国散文诗精选》选发) 



  

分类:徐红散文 | 评论:1 | 浏览:3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微温的怀念

  

  

                            

 

       &nb

分类:徐红散文 | 评论:1 | 浏览:6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西藏的蓝

 

 


 


                                    西藏的蓝
                                           文/ 徐红
  
   似水流年在雪山圣湖熠熠闪亮,西藏的天空清澈湛蓝,纤尘不染,它的明净灵性直指心灵。
   西藏的天蓝已经不是一种颜色,而是一种坦荡,一种精神。你见过蓝得那么直接,那么纯粹彻底,蓝得让人灵魂出窍的地方吗?那就是西藏。如果你到了那里,站在蓝天下,看到极致的蓝衬托着雪白的云。如果你零距离触摸西藏,触摸到的一定首先是那能融化一切的蓝,你会忍不住失声惊叹。
   西藏的蓝是有生命的,去过那里的人都无法抗拒,只要在那里默默站一会儿,整个人的心境就会被染成蓝色。
   私心贪念好象就从这里消失了!好奇怪。去过西藏的人都觉得很不可思议:也许只是在十字路口转个弯,也许,只是刚才被高原强烈的阳光晃动了一下---晴朗的天空,西藏的蓝就象水一样浸入了五脏六腑,把身心洗净,把欲望拽出,把负累掏空,还一个全新重生的你。一刹那的时间,生命竟感觉是那么透亮。
   “身在辙,心欲飞”……放下,也是一种蓝的境界么?这一路走来,我背负过多少东西。
   天是蓝色,远方是蓝色,痴迷是蓝色,等待的人是蓝色。一脉柔波在水面起伏,今生的你是否能够看见,垂手伫立的我,是怎样的身轻如雁,怎样的欣喜。
  
   在西藏蓝蓝的天堂里,随处散落着阿爸的雪山和阿妈的河流,是村庄、牛羊、转经筒、玛尼堆,风中飘荡着五色经幡。而拥有一条洁白的哈达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我的眼睛因此常在干旱的季节里潮湿,不知道有谁会给我这样的天堂祝福?
  高原明亮的笑容是水晶不含一丝杂质,望一眼,会让人一辈子记在心里。
   我相信是鹰的翅膀擦蓝了西藏的天空。
   而从雪山幽谷流出的亮蓝的春天,从深夜流出的瓦蓝的寂静,从徘徊中流出的海蓝的叹息,从时光里流出的碧蓝的心事,还有暖色调的金蓝,橙蓝,红里透蓝,蓝中泛黄……波光粼粼、烟波浩淼,无一不是蓝得美仑美奂,比想象更真实,比语言更生动,惊鸿一瞥早已让人刻骨铭心。
   遇见了,是上天的恩赐。
   浮浮沉沉的悲欢离合,逐朵朵浪花而去,到天尽头。天尽头,西藏深情的目光是那一粒闪亮的水珠,已走进晨曦越来越晴朗的怀抱。
   你没有说话,是西藏在说话,它说不要迟疑。
   不要迟疑,还有什么可迟疑的。彷徨顾盼之间,西藏的蓝已经刺痛了世界敏感的神经。随着青藏铁路的全线开通,西藏圣洁的蓝好象一下子就被稀薄的空气擦亮,并迅速向低海拔地带蔓延。
  


 


(此文2007年4月30日《中学生学习报》头版刊发,2008年1月《西藏日报》刊发,2008年9期《散文选刊》和《2008年中国散文诗精选》选发)


 


 

分类:徐红散文 | 评论:4 | 浏览:3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水之鱼(徐红诗歌7首)

              


 


 


                   徐红诗歌7首


 


 


□水之鱼

面壁的人不是我,
我在我之外。

手在深杯中,
夜在灯上,
鱼游动着水,
花结在果里。

不是我的我,
四壁在墙里,窗开在门外。
发吹拂着风,
水之鱼饮于忘川。

无我,忘我。我在。

2008年2月19日

□迷 惑

其实有些东西,
我已经不去想了。
我只是不能,
自己否定自己。
我有一块薄地,
但我不是一个好的种植者。
我开春种下的马铃薯,
全都没有发芽,
他们说发了芽就是有毒的,
我很害怕。
一年到头,
我忍不住要刨开土看看,
我还有很多欲望,
全都没有发芽。
低头看看,
手还在,
土壤还在,
我很害怕。
今天晚上很虚无。
我想了很久,
又找了很久,
都找不出我的罪来。

2007年12月21日

□陷 入

一只乌鸦,
它愿意呆着就让它呆着。

西红柿红红的,菜畦碧绿,
香瓜已结了一些。

一只笨乌鸦,
它愿意呆着就让它呆着。

2007年12月23日

□银子样的水还在闪

总有些事情很难把握。
梨子表面,
是一些树阴和斑点。
灰雀在枝头窃窃私语,
银子样的水
还在闪。
时间略显陈旧,
今夏的扁豆花只开了一半。
多好的水果,
藏住了深的羞涩,
摆放在我们的宴席上,
代表了某种暗夜滋长的意识。
绝望的灰雀在窃窃私语。

2007年12月28日

□石头是哑的

尖叫是从谷物,
撕裂的伤口传出。
脱掉壳。
混沌初开,天道人心。
我从此以谷物安身立命。

我咀嚼谷物。
要是饥渴了,
我也饮它的乳汁和血。
我咽下谷物。
我也咽下这些叫喊。

一生只有一次嚎啕痛哭。
那是我咽下的叫喊,
被谷物的尖锐
刺伤,
又从一个女人的胸腔迸发。
那是一块石头,
在脱去它粗砺的壳。

石头也有伤口。
“太美了,一直美到了绝望。”
从一生的石头里,亲爱,我爱着你。
石头是哑的,
我是哑的。
石头因为爱在颤栗,
而我的声音全都卡在石头里,
无法像小鱼一样游动。

2008年2月29日

□微 语

我的节制在石头里,
我的石头清凉。
春天浅草已没马蹄,
宿命的石头在你必经的路上。
我是一块笨拙的石头,
叶子转动到背面,
我在阴影里,
阴影的迷醉在石头里。
薄暮四合,
水边的树叶沙沙作响。
我不能告诉你,
我是怎样舍不得你。

2008年3月12日植树节

□迷 津

石头充满了水,
石头开始丰盈,
它的思想鲜为人知。
碰触一块石头,
拿起它贴在耳边,
听听溪流和鸟鸣,
林泉幽咽。
亲吻一块石头,
独享人间无边的孤独。

走进一块石头,
走进它的谷地,
它的幽秘和繁茂。
然后重新把它放回水里。
石头没有溶解,
最先溶解的是你的手。
接着是脚,四肢,头颅。
你离开了很久,
还带着那一块石头。
石头是尘世干净的肉体,
充满了水。

2008年3月16日


 

分类:徐红诗歌 | 评论:1 | 浏览:4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声音(徐红诗歌选)

  

 

 

 

 

 

声 音
诗/ 徐红
 

我只是一种犹疑,
一种渴望。
被拖拽着。
我彷徨四顾,
在寻找一个出口,
也许声音就是出口。
声音很美妙,声音在发抖。
有时候我的声音
朝着相反的方向走,
我喊它不回来。
它走了很远都没有回声,
我的声音没有回声,
我喊它不回来。
它在远方模糊。

我说饥饿,
声音跟着我吃。
吃啊吃,
什么都吃。
声音手舞足蹈。
声音斑斓,声音芳香。
鱼,鸟,绿藤萝的声音
就是我的声音。
我渴了。
我的声音跟着我喝水,
声音喝着水还喊渴,
我的声音跳进了水里,
变做水的声音。
它扑腾着,游荡着,
它抓住顽石
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为了更接近事物的真相,
一层层我剥我的声音。
鲜嫩,跌荡、
咿呀的声音,
呈多边形,甜润。
我觉得声音都不是自己的。
一层层我剥我的声音,
像剥一个洋葱。
直到声音露出小伤口,
呛出了我的眼泪。
我的声音是不是有点哑?
我还有很多话没有说。
太深了。
我把门打开,
声音四散无孔不入,
剩下我悄无声息。

2008年5月9日

 

 

分类:徐红诗歌 | 评论:1 | 浏览:4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1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