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事诗

谁终将声震人寰/必长久深自缄默/谁终将点燃闪电/必长久如云飘泊工作信箱changfajianduan@163.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70714
  • 开博时间:2005-06-13
  • 博客排名:第2850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普罗旺斯是可以移栽的

  普罗旺斯是可以移栽的
   ——题北京蓝调熏衣草庄园
  
  普罗旺斯是可以移栽的,紫色是天蝎座的
  熏衣草是用来表白的。爱衍生于弱酸的
  土壤,条条大路,朝向这里
 

 






分类:分行诗 | 评论:0 | 浏览:2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坝上影志

  

第一日 晴天 自驾游北京-塞罕坝




  从北京到塞罕坝草原,全程420公里。从大广(大庆至广东)高速的京承高速段北上,到河北滦平出口下高速,继续北上,穿越整个隆化县境,进入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自驾车6个多小时,到达目的地。
  “坝上”是一地理名词,特指由草原陡然生高而形成的地带,又因气候和植被的原因形成的草甸式草原。木兰围场72围,纵横内蒙古和河北两省2324平方公里的坝上高原和坝下山地,它最高海拔2067米,平均海拔1486米,属于大陆性季风性高原山地气候,四季分明,森林覆盖面积98%,动植物资源丰富,是滦河和潮河的发源地。康熙22年建立“木兰围场”, 历康熙、乾隆、嘉庆三代帝王,都把这里当做皇家重要的政治、军事场所。每年一度的“木兰秋狝”,定为祖制,兼为家法。“狝”是围猎的意思,《国语》中“秋以狝治兵”,除了帝王们围猎度假,秋狝也指在围场进行的战前练兵。



  木兰围场里的“木兰”一词,在这里不是一个名词,而是一个动宾词组。它是满语译音,原意是“哨鹿”。哨鹿原是北方少数民族一种狩猎方法,用这种方法狩猎时,猎人潜入草木中,戴上假鹿头,口中吹木制或桦皮制的长哨,模仿雌鹿求偶发出的鸣叫,引雄鹿前来,猎人伺机射杀。清帝行猎,也常使用这种方法。但哨鹿和围场是两种不同的狩猎方法。
  塞罕坝位于坝上地区,是“木兰围场”的一部分,清澈的高原湖泊和清代历史遗迹,浩瀚的林海和广

分类:漫游辑 | 评论:1 | 浏览:5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蓝之恋





彩缎的天。蓝是一片白云的幕布
把白蕴出浅蓝、湖蓝、湛蓝
顾镜自恋,仙女学会打扮

丢进海里的蓝
化成海平线
海鸥开启大海的眼睑

蓝布三丈,是夜无边的头盖
星星的宝石蓝
在淬火的瞬间抱紧时间

鲸鱼安眠,珊瑚礁伴着海星
水路上奔忙着海马
云母打着伞,蓝的深处
许多事物不为人所轻易看见

蓝调流淌生的空寂和死的充满
拨响蓝,搅动蓝
抖擞一身蓝羽毛

靛青成色,果酱倾灌
太阳下长出“蓼蓝”、“菘蓝”、“马蓝”
也生长大地的霉斑

欢愉在天空的高处持续
黑暗在大海断裂处停止

我们热爱的事物
从蓝色出发,再回到万物本源




分类:分行诗 | 评论:0 | 浏览:3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夜的蓝色吉他

夜的蓝色吉他
——再一次写布谷鸟

它们是天生的流浪者
在野啾啾且不安于室
擅长拨夜的蓝色吉他
像具有狂欢情结的长调歌者
独处,或三五成群
点起长明灯
一边狂喜,一边作大风悲鸣

一群有名、或无名的
忧愤诗人
生来是为了实施
对血缘和乡土的暴动
却习惯了夜夜用祖先
遗传给它们提示播种的喉音
嗅无意识里废墟的芳魂

游子的行囊搜集黑暗,光线和风雨
搜集属于遗忘的种子
一粒乡愁的米粒落在蓝色吉他上

拨蓝色吉他的人,夜的冥王
双脚踏进宇宙的河流
——蓝色忧郁
双手点燃生命的火焰
——蓝色狂想
枕着城市的白天入眠
只等黑暗来临,万物消遁

那人一边吐纳肺里的瘴气
一边用一种源自上古的绯句
敲打沉睡者地图
分类:分行诗 | 评论:0 | 浏览:3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狐狸和葡萄

  

  我们整夜都在谈论那只狐狸
  那只狐狸的狡猾
  那只狐狸的伪善
  
  其实狐狸怎么会
  不在乎那串吃不到的葡萄呢
  葡萄太高,高高在上
  它够不到
  
  但狡猾的狐狸,伪善的狐狸
  说葡萄是酸的
  葡萄不愿当酸的,它要狐狸上来尝
  
  狐狸摇头,似乎腮帮子不想被酸掉
  狐狸摆尾,似乎不想相信
  世上有甜的葡萄
  
  葡萄一急跳下藤架砸
分类:分行诗 | 评论:0 | 浏览:3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邓肯的舞蹈

你喊,叶赛宁
花朵全开了。俄罗斯的春天
是花朵的海,是花朵的祖国
海滩亲吻浪花,水波也盈盈盛开
你在神奇的飞毯上舞蹈
漂洋过海,允许阳光从窗帘照进来
你喊叶赛宁,他微笑着朝你跑来
有谁见过这么美丽的异国新娘

你踩着一根单音节的弦
静静拨弹,等和旋上的那一个音节
牵引聚光灯下灵动的肢体
你的体语是英语诗歌最高贵的一部分
现在,整个俄罗斯都为之癫狂
有一个诗人血管里流进你起伏的舞姿
他就是后来藏在你身体里的
那个四处出逃的孩子

他的名字叫叶赛宁
缪斯的宠儿叶赛宁
他爱你时要你,他爱你时抛弃你
他用电光火石的激情点燃你
他用骄傲的俄语向你抛愤怒的石子

爱也爱得优雅
恨也恨得不失优雅
优雅的舞者,血液里流淌着
母性的慈悲,阴性的枝叶
植入凡间天使的灵魂
分类:分行诗 | 评论:0 | 浏览:4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所幸

错过了童年的礼物
错过了大雨天挥别的人
错过山上一场薄雪
错过草尖颤放的水晶
错过一座花园构造的肌理
错过预约了的婚礼和葬礼

缺席、隐形、旁观。不代表冷漠
也不代表不在场却在场的幻镜
仿佛你这一生,只是呆在一双鞋子里
制造挫折,一而再地错失良机

所幸,今夜你走出80年代的囚笼
你没错过戈麦和为他守灵的大地

奇幻大地写在369个页码上
始于《冬天的对话》
止于《透明的沉默》

你目睹死亡和诗歌的盛大收割
镰刀飞舞,文字的黑雪焚烧长夜
预言者的名字跳跃在火焰里
你发现,在这片人鬼同在的人世
活着一些从来就没有死去的灵魂

他们躬身错过所有的错过
却高扬着头颅,扶着灵柩放歌

诗歌是一场与死亡的对话
是一场幻景敲打另一场幻景的接力
是思想的革命,放出牢笼的兽
你置换烈士的骨入你的肉身
在远方写作,在梦里生活
用荒野的星光蘸着豹子的血

分类:分行诗 | 评论:0 | 浏览:2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杯茶(给萧瑟)

  


  
  时间的灰尘在我的指尖燃尽
  远方的钟响了两下。四月已经走远
  留下浓荫的褶皱在我的额前
  让我心安宁,目光如婴孩纯净
  专注于一盏青灯
  一缕幻境中焚烧的袅袅檀香
  专注于一张茶席的曼陀罗
  专注于紫砂壶有容乃大的气宇和有品
  专注于一只等待的茶杯
  寂静光阴,一次茶与水的缠绵和约会
  
  萧瑟,我春天的女友,小清新
  你是纯粹的夜色,经得住磨砺的美
  你是文火一样的暖意,我前世的闺蜜
  现
分类:分行诗 | 评论:0 | 浏览:3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选择

  
  世界对人吹灭了一扇窗
  必把另一扇点亮
  眼盲了,听觉的犀利会像盐粒在净泉内部喧哗流淌
  
  内心的位置好比几把可数的水晶宝座
  有人进来了,必有人起身离开,不再回来
  
  给所能给的,持有所能持有的
  虽然竹篮和水桶都喜欢在井底重复同一个动作
  
  放下该放下的放下,承担该承担的承担
  虽然感知里铺满了各种各样奇妙的石头
  
  时间之外,意识以内
  手指上山河寂灭,梦内外昼夜轮回
  
  一旦选择了一种生活
  灵魂的触须就如同贝类的爱情,纤细、专注、自觉
  
  以壳的坚硬警示冒犯者
  容不下杂乱、琐碎和斑驳
  柔软的内心,只生长善美——这悲悯的花朵
  
分类:分行诗 | 评论:0 | 浏览:3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感知挤满了各种各样的石头(外一首)

  


  
  【我的感知挤满了各种各样的石头】
  
他径直踩着地上的石头
大的,小的、奇形怪状的石头
草皮旁装饰性的石头、延伸到地铁口花坛的石头

他的脸是陌生男人的脸
此刻却朝我露出邻人的笑
似乎我脚下的路面是通向他家的

一个搭讪者
我用僵硬的面神经做盾牌
档他来路

“我看见了你的命”
短兵相接,他亮出意图,像刺客毕现他的刀

“骨骼清丽,非——常人”
是说我不正常吗?我故作调
分类:分行诗 | 评论:0 | 浏览:3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北岛:古老的敌意(修订稿)

  
  发布: 2012-2-09 20:00 | 作者: 北岛
  
   大约一个世纪前,奥地利诗人里尔克在《安魂曲》中写下这样的诗句:“因为生活和伟大的作品之间/总存在某种古老的敌意”。
   二十世纪开始的岁月,在汉堡和不来梅之间的小镇沃尔普斯韦德(Worpswede)聚集着不少艺术家和作家,包括里尔克。他们一起听音乐会、参观博物馆,在狂欢之夜乘马车郊游。其中有两位年轻漂亮的女画家就像姐妹俩,金发的叫波拉,黑发的叫克拉拉。里尔克更喜欢金发的波拉,但不愿意破坏这对理想的双重影像。在观望中,一场混乱的追逐组合,待尘埃落定,波拉跟别人订了婚。里尔克选择了黑发的克拉拉,与她结婚生女。七年后,波拉因难产死去,里尔克写下这首《安魂曲》献给她。
   这段插曲,或许有助于我们了解里尔克的诗歌写作与个人生活的关系。纵观里尔克的一生,可谓动荡不安,仅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的四年间,他就在欧洲近五十个地方居住或逗留。里尔克在《秋日》一诗中写道:“谁此刻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谁此刻孤独,就永远孤独”。这正是他漂泊生涯的写照。
分类:赏心石 | 评论:0 | 浏览:2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俄罗斯套娃(外一首)



他在一个人的夜里飞
他在一个人的瞳孔里布阵

他时而是透明的,像一种忧伤
时而又是灰色的,仿佛虚无还在增殖阴影

他有一个一个的格子间
里面住着你的故人、友人、生人、熟人、爱人、仇人

你去扣一扇一扇的门。有时门不开,产生门外汉的焦虑
有时门打开了,你却忘了进退和来时的目的

夜的布匹被撕了个豁口,风啪啪地朝里灌
生活教你以手遮灯,一步一步地倒退

你要当心,有一个喊你名字的小矮人
他躲在第一张脸里、第二张脸里、第三张脸里


【再一次写到俄罗斯套娃】

复制吧!梦来找你,
用一个俄罗斯套娃

一千张嬉皮脸
一千条巧簧舌
一千种媚姿态
女巫手旋水晶球

秘境,多边形,多频道上演
摄魄追魂小把戏

大手笔,神灵降临大师的叙事

分类:分行诗 | 评论:0 | 浏览:3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坝上晨曦

  
  
  坝上晨曦。这发自云朵低处的光线,微弱
  明亮。恒远。满足一朵花开的悲喜与恩典
  
  自给自足,指间光阴荏苒。许多人行将老去
  唯有你拒绝时间,似乎想保持一整个的春天
  
  牛羊种在心里,羊齿草、藤萝和野花不起眼地蔓延
  又像朴素的眼神消失在牧区一排排的栅栏边
  
  光影吸收露珠、泥腥味、虫鸣搬运马蹄上的花瓣
  积雪爬上高冈,神灵把苍穹的背隆起,再拉弯
  
  送我一匹白马,我倾向光芒的身体成黑色的箭
  
分类:分行诗 | 评论:0 | 浏览:3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喊道:“香——”其实是个隐喻

  
  
  昨日黄昏路过荷花初放的荷塘,在种植人的手里买下三只苞蕾,插在古老的瓷瓶里。
  我写完这首诗的早晨,她就开了。
  我喊道:“香——”其实是个隐喻。
  几乎无法闻到,暗香,必须调动最敏感的嗅觉和感官。
  病中的身体,开始重新恢复气力。
  在荷塘边上的渠沟旁。一只公蜻蜓,被我放生。
  斑斓有力的身体。青、黄、蓝、黑刻度着一种阅历。
  荷塘主人断言说是一只公蜻蜓,我大笑的时候,她更坚定自己的植物学领域,比荷塘广阔。
  我并无意捉蜻蜓,只是它在茭白杆上钉太深,我帮它拔出自己,等它挣扎着醒。我不知道对于这么美丽的生命,荷塘主人居然能说出那么一番残忍的建议:
  “告诉你,把翅膀揪断,它就不会飞走了。”
  并不是反叛,而是出于天性。
  我在她惊讶的眼神里,张开手掌,看无论是雌雄的美丽,挣脱了人类内心的魔鬼,重获自由,归隐池塘深处的清静。
  我们都是自大的人,欺负弱小,是强者的本性。却忘了物类和众生
分类:纸上观 | 评论:1 | 浏览:3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屈原(约公元前339—公元前278)


离开的人没有故里
秭归以北,是我父伯庸封地
我已把我凡俗的骨还他
换回我的姓氏
并在姓氏后面
写上名正则,字灵均

母亲你还在女媭庙前捣衣
我已取走你手中那块石

今天人间正用艾叶洗身
洗千年的顽疾
我一直在参悟人类这种病
发现一个真理:艾,只清洁
那些灵魂自洁的人
死亡增大高贵者寂静的阴影

泪罗江水托运五月的鱼群
我早已与天庭上的橘树合体

不想假借一个世俗的节日还生
重逢面具下那个苟活的人
橘树已长出我新的傲骨
长出萱草和蕙兰
神鬼和山貉子的叫声
我不是在旧月亮里失落的诗人
在梅雨季节环抱屋檐滴水的病
求贤又不成,被发
分类:分行诗 | 评论:0 | 浏览:4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0页/28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20-04-09

费尔奇圆

2020-04-06

小奋青滤pe

2020-04-02

mukj049

2020-0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