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事诗

谁终将声震人寰/必长久深自缄默/谁终将点燃闪电/必长久如云飘泊工作信箱changfajianduan@163.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70713
  • 开博时间:2005-06-13
  • 博客排名:第2850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老年痴呆症

  

老年痴呆症

 

《老年痴呆症》

小布头

 

她谁也不认得了

我喊她妈,她喊我母亲

 

她怎么能忘记呢

曾经的欢爱,心跳,日渐孤僻的丈夫

黯然神伤的儿女,日复一日的

米缸、鸡笼和满地琐碎

 

她的身体里,安装了

一个特殊阀门,清除暗物质

只保留一颗露珠的距离

隔着她和我,以及清凉的尘世

 

她变小。躲在黑夜和白天的交界

小到正好够得到

分类:分行诗 | 评论:0 | 浏览:2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身体里的人

  

 《身体里的人》

       小布头

 

我在梦中梦到父亲

我在下一个梦中梦到你

我在梦中对你说我梦到我父亲了

接着,我还梦到其他许多人

 

在梦中有个人试图带我加入一群人

我拒绝,我一个人走入无人的街巷

但那个人,还有其他人紧紧跟着我

他们像我身后涌动的一片黑森林

或者更像深蓝色的海洋

那些不断堆砌和卷高的死亡之浪

试图吞噬我。

 

这时候我又看见了我的父亲

他微笑着推开门

他在房间里找他心爱的小女儿

以至于我这么小,他看不见我

我高声喊:“父亲,你怎么来啦?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我行将老去,我替许多人老去

分类:分行诗 | 评论:0 | 浏览:2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贴两首

  

 小布头两首

 

《秋刀鱼 》

你在墨西哥城的餐厅

我在北京后海的餐厅

一样的白色餐布

不一样款型的桌椅叉盘

点同一道秋刀鱼

 

一块蓝,一块白

一块紫焰。刀状的秋天

被光收割,关于趋光性

飞蛾并不是唯一一个

被点了死穴的群族

 

炭火讨论

煎锅的营养学

脊背蓝得发亮的秋刀鱼

腰腹白得剔透的秋刀鱼

在牙床的赞美声中,弹钢琴

 

一曲将息,餐盘将空,柠檬汁

尚未渗入。你还没吃到秋刀的弯处

你还没尝到藏在它身

分类:分行诗 | 评论:0 | 浏览:3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月沉醉

  

  2013年元宵节合影_conew1.jpg

茶诗书友在我的生命中占据所有,正所谓我不是在喝茶读书,就是在奔向茶馆和书店的路上。窝了一个冬天,娜仁琪琪格的一声召唤,散居在市里、京郊的诗人朋友都来了。诗情画意,自然少不了酒喝、谈诗,微醺之后,诗人谷禾提议到我家里喝茶看书。诗刊的蓝野、唐力,诗歌中国网的安琪、老苏、安琪老公、文学评论家吴子林以及诗人娜仁琪琪格一帮人马沿着马路牙子晃晃悠悠,感受着春风沉醉的北京京郊的气象和诗友间的情谊。我一手抱着娜仁送的蒙古酒青花大瓷瓶,率着众人奔家里去。上楼,奔书房,茶室。这时候我是一个称职的茶艺师,在书房,我是一个痴心的书人,在诗友中我是一个一直在场的诗人,在朋友中我是一个最先感受到温暖的人。

在三月,总有人晨起,跺脚

接足地气。我戒斋。焚香

侍茶。接住你递过来葱

分类:图说话 | 评论:1 | 浏览:4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乡记

  

  所谓回家,就是跟阔别的老朋友们吃吃喝喝,说在一起,玩在一起。那样的时光,虽短暂,却是心里的一丝丝光线,处于黑暗中的旅途如何漫长,总被这光线牵引和照亮。

  去年12月份,我正好回老家办事,老朋友潘头一天引荐我见一位同姓小妹,我们一见如故,次日说带我去一个好玩的地方,老友姚强所在的学校去玩。我很开心,上午9点老潘就开车来宾馆接我,我们一起叫上石头大哥见姚强。画家姚强,还是在北京阜外大街住的时候,见过一面。那时候,他陪儿子来北京考中央美术学院,我的老友老潘也陪他一起。我记得姚强那年刚完成他那幅获奖作品、当时被老潘戏称为“忧伤的羊”的油画,一晃N年过去了,姚强的儿子中央美院毕业,早在北京798有了一间大工作室,而姚强,远在湖北十堰的一所高校,也把学校的艺术系搞得风生水起。建设新校址、把设计、建筑、艺术和教学与艺术产业联袂唱戏。

 姚强所在的大学艺术系,建造的艺术系教学楼是目前家乡最有文化内核的艺术标志,去的时候,正好99级的艺术系学生赶回来搞一个庆典活动,我们也参加了,姚强讲完话以后,兴致勃勃陪我们去看大楼里面的空

分类:图说话 | 评论:0 | 浏览:5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养壶记

  

  IMG_3888.jpg

   破天荒没有赖床到午后,驾凌冽的北风出门,混迹于卖市老妪媳翁之肩臂,不买宝马专寻大个土豆若干,淘到金子一般施施然抱着,回家时人和土豆都冒着凉气和傻气,呵呵,今天用土豆一心一意养陶壶。

   陶壶和电陶炉都为茶友昨日所赠,摸样土气可掬,跟我很有眼缘。

   心里就喜欢这款台湾的茶器,喜欢它拙朴中带着一种天籁的样子,仿若民国风流,骨子里透着今人不具备的脱凡和大雅。

  养壶也如同养心,方寸之地,静中乾坤,不在乎虚度时日。

  先是清水洗壶三遍,然后洗土豆数只,留皮,切块,加水入壶。

分类:吃茶去 | 评论:0 | 浏览:4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遗情书(随笔,添加中)





遗情书

如果要在搬家之前,收拾必须携带的物品,童年留下来的几乎没有,除了记忆。
  有一些深藏的房屋、残垣断壁、青苔满布的台阶(在那里我不知道摔过多少跤),风一吹,白纱布帘拂面。死亡的影子与生潜入断断续续的梦,分辨出死亡是黑白颜色的。夏夜时分,萤火虫喜欢飞过暗的山岚,沿着牛归圈的线路,活跃在一片野草疯长的坟茔堆上,一条小路穿越其间,是通往城外唯一一条路。童年是骑在大人的肩上,去赶城外电影院上演的另外一部新片子,一行人杂沓的脚步、大人和孩子的脚窝,童年的眸子掠过无数精灵的影踪。
  童年听见的哭声比笑声多。孤独和羞怯,令我对开口说话不知所措。耳朵却异常地敏锐,听得见父母低声的争吵、邻居家的黄狗闷声不响扑向扣门人的敏捷。隔三差五会有穿长衫的
分类:约稿箱 | 评论:1 | 浏览:4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布鲁姆斯伯里的灯光

  

蒙帕纳斯的漂流者

北京东部的一间小茶室

几颗流浪的灵魂,因为诗歌,在这里相遇相邻

 

IMG_3749.jpg

IMG_3752.jpg

分类:图说话 | 评论:0 | 浏览:2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茶的诗歌(不断添加中)

  

        因为做产品,陆陆续续写了一些关于茶的诗歌。有朋友建议我坚持,可惜自己把精力都用到其他方面了,或许有了感觉自己还会再捡起来一些好句。是为自勉。存档,不断添加于此……

 

 

大红袍

 

苍茫。辽远。绚烂

是前朝如水的月华开在王冠上的一朵珠花

是十万只红蝴蝶

从源头赶起它灵魂的野马

在月光和江河之间,这狂奔的身影

汉字的大美,灿若星辰

王者心中的经纬

剑行天下的气宇

用一件青衫,在想象里谛听远古的回声

 

依萝红(滇红一种)

我想从你那一瓣心香里读出幻想

从叶、茎、杆中分离出一种药,疗治忧伤

你铺张的红,隐秘的笑靥

分类:吃茶去 | 评论:0 | 浏览:3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茶中三味

  

 


 下午师傅家喝茶,正赶上师傅拼配螃蟹脚和一款好喝的东东,给新茶起了个名字叫“一茶三品”,准备作为今秋的主打。师傅就这款茶的名字问我意见,我感觉“一茶三品”首先不是一款茶的名字,应该另起,而且必须最快的时间内吸引到人。于是取名字的事就落我头上。我思索片刻,想起一支古曲,正好呼应了这款茶一波三折的况味,就说出这款茶的名字来,连同师傅在内,居然一屋子茶人说好名字。豆豆妹妹立即取了笔墨把名字记了下来。就这款茶的介绍文字,我也做了些许归纳和整理,因立马要做茶单了。


这款茶的名字就叫“阳关三叠(茶三味)”。


 用螃蟹脚配依萝红。


 两款极具个性的茶,先是单独品尝,最后混合一起。以前做过菊花拼配熟普,很稳健的口感,菊花毕竟是一款非常善于兼容的淡雅的茶,不像螃蟹脚个性鲜明,味道浓郁抢够风头。现在要把依萝红和它配在一起,仿佛要求两只依偎在一起过冬的刺猬,各自收起自己的刺,必须安静地靠拢。这种拼配无疑是要消解两款茶的茶性,使之因为彼此的隐

分类:吃茶去 | 评论:0 | 浏览:3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久没更新了,上来贴几张昨天拍的片片。茶室里的暖意。

 

分类:吃茶去 | 评论:4 | 浏览:6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张家界六帖

 张家界六帖(组诗)


 五银堡的月亮是天空的伤口


 凡银中国出,浙江、福建旧有坑场。
湖广则出辰州,贵州则出铜仁。
 ——天工开物•银 附



天上的碎月亮,一头掉落五银堡。失去头颅的蚩尤
仍在地下,取辰州石,唤风火电,造银盔甲。月光
炉膛倾泻,褐红褐红的,一直往灰烬里烧,往黑暗里烧

黑压压的银色拢起,鸟类的翅膀。心底雪,在堆砌
苍鹰追寻到这即将莅临的光芒,怀子的母亲,丧夫的
妻子,来到雪中洗骨头。梯玛的咒语让藤萝从峭壁垂下

万物,跟随这再生的白昼。一些雪在生长,一些雪在
滑翔,一些雪在降落,一些雪死于回流。还有一些雪
这“颜色中的颜色”,返回,在苗裔银匠的手上

海底的盐升高,灵狐出现。银匠不断吹烧、锻打、镶嵌
擦洗、抛光。凤雀簪链、银雀凤冠、菩萨尊神、保命银钏
头上、发间、颈项、肩胛、腰腕,脚上,胸前,月色铺垫

一部奢华的苗银史,把喜乐的锣鼓,敲给被银厚葬的人
狂野的情歌不请自唱,酒神所赐。五银堡的月亮是天空的
伤口,含着银出生的人,身上带着久治不愈的忧伤

 天门山

天门山在人间烟火的上面,那么高。我们在
天门山的下面,这么小。飞狐遁入仙界,为此它
需有上亿年修炼道行。我们身轻,则追随一朵云

悬浮山上精于技艺的悬浮人,白雾的布匹披挂腰身
小心攥紧梦羽,待天门洞开,谁把这么大一面宝镜
藏身。凡间与仙境仅相差三十分钟零一秒的光阴

原来不食人间烟火可以三小时二十一分。有人已进入
我们则正在进入。不见天门寺归隐人的踪影,那人曾
一曲天音绕梁七日,现在她怀有宝镜,赤脚踏过众生

谁在火中取雪?谁在雪中铸剑?谁把天空所有的蔚蓝
劈下山?鬼谷凿壁布阵,李过在此藏宝,过了十月
蝴蝶会顺着暖流把秘密带走,世界在翅膀上凝固成冰

我们将重返人间。学会《茅古斯》和漂亮狐步
唯天门山:神殿梳天籁,楠木枕风月,暗藏天机的
风势,一阵紧过一阵,在天界眨动大化了无的眼神

 疾雨中过金鞭溪

在疾雨中穿行,我们跟张家界的猕猴一样灵敏,翻越
天坑、危岩、栈道,命悬一线。而猕猴则像我们
露明星脸,簪花笑,留几张写意,在枝头淡定

进入十里画廊,我们混淆了自己与猕猴的区别,它们
像人类,旁观者,介入者,或者玩花拳绣腿;而人类
更像它们,忙于奔走,四处寻找自己遗骨上的命

这是一幅保留了时间烙印的画轴,密林中,我们
与被模仿者,相逢狭路。身上的防雨布早已湿透
在身体之外,在身体之内,金鞭溪潮声起伏

据说体内的潮水会一直上行,直抵天门上的一块绝壁
怒潮盖过1998、1989、1976、1965、1949,年份牌
翻过“天门翻水”日。还好,猕猴和我们毫发无损

 土家蜘蛛人

万壑千仞,孤鹰在云端傲视。土家蜘蛛人
赤脚,跃身绝壁。无所依傍的身体蓄着内力
上身吊虚拟钢丝绳,徒手,在峭壁上行走如飞

他的灵感来自山中的飞狐和飞虎,有时候也来自
猕猴,抬眼有直逼死亡的高度和险境,他有时候
这么做:把一座峭壁和另一座峭壁钩连,以己肉身

神堂湾的锣鼓注入血管,他一定得到土家祖先
赐予的神力。西海的石头被泽众神恩典,它们
会唱歌,并发出圣光,他在绝境中也总看见它们

为此,他必须让另一个自己飞出身体,重新长出
新的五官和四肢,当我们的惊呼被千峰谷的神风淹没
他和另一个自己,同时,把天子山的红月亮升起

坐在土司城里喝茶

永定茅岗司第十五司的土司覃纯一,建了一座
录入吉尼斯纪录的土司城。我喝茶,坐在祭祀广场
对面的土司楼。茶是古丈秋芽,雨水重,微涩口

九重天世袭堂上飘了几朵云,12层高,木质结构
吊脚楼上的每一块木板全是奇迹,没有一颗铁钉
其他楼群低附于足下,与几株蜜柚一起向它行礼

土王祠里供奉着神和土家祖先。老悌玛的脸与我
打了个照面,据说他是沟通神鬼与人的使者,辟邪
驱魔,消灾还愿,负责把远古信息向今人传递

很想进去看一眼女土司秦良玉的金身,无奈被拒
我对面坐的当然不是土司,土司他已作古。对面的
阿妹没对我下蛊,她用54张扑克牌,正专心玩魔术

每个帝国的崩溃,都会留下遗址。现在我必须穿越
废墟。闭上眼变成老土司,边喝茶边口授一道指令
“死了,骨骸就埋在蜜柚里,挂果的时候,魂魄绕城。”

 鬼谷栈道

从倚虹关到小天门,一场雾追随我们。它们的讲述
让一个传说变得语焉不详。悬崖距离我们那么近
抱怀入梦,石头开口说话,脚底雾霭开花

一本天书悬置缥缈之境,神奇的栈道打开缺口
天幽暗,心幽暗,苦修易经的人,不再撕扯大地的
皮肤,他心有琴鸟,身侧红榧一棵,抵桂树三千

身外的敌人远远抛在天空城外,他只剩自己一个
死敌。什么都看不见,雾玩他于股掌。怀揣苦夏的
旱情,那次他口吐金色豹子,现在梅雨缠绵

一种可怕的植物长进他的骨髓,长出枝桠和藤蔓
他皲裂的嘴被风吹散,脸被雨腐蚀,躯干被寒流
掏空,骨头风化,眼里长出钉子,脚陷泥泞彼此难分

他的双手青筋暴起,以石的暴力,木的秩序
绿萝的柔顺,开始再生。从来没有飞鸟抵达这里
虎豹可以,他的双手可以。覆盖无所不能,手!路

打通仙界,也打通渊薮。表象外是内核,天门外
还有天。鬼谷栈道成了天堂和地狱的节点,峭壁里
他一动心念,云雾就把困惑当烟布袋,收了群岚




分类:分行诗 | 评论:0 | 浏览:5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等了布克奖20年,突然一下就得到两个。

  

 

      

        伦敦——        星期二晚,英国小说家希拉里·曼特尔(Hilary Mantel)凭借小说《提堂》(Bring Up the Bodies)荣获布克奖,这是她计划创作的三部曲中的第二部。整个三部曲是关于亨利八世的首席国务大臣与权术大师托马斯·克伦威尔(Thomas Cromwell)的生平与谋略。

       故事背景发生在1535年,通过克伦威尔的视角讲述了亨利八氏的第二任妻子安妮·博林(Anne Boleyn)最初的胜利与接踵而来的最终厄运。正是克伦威尔一手策划了她那令人晕眩的陨落。

        “你等布克奖等了20年,突然一下就得到两个,”60岁的曼特尔女士在领奖时开玩笑说。2009年,她凭三部曲的第一部《狼厅》(Wolf Hall)荣获布克奖。她目前在创作第三部。单纯从分量的角度而言,很多评论家认为《提堂》要比《狼厅》更好,曼特尔女士也被认为是今年获奖的热门人选。但在布克奖43年的历史上,还没有人凭借续写同一题材连续两次获奖,之前也没有人像她这样,这么快就第二次获奖。在她之前只有彼得·凯里(Peter Carey)和J·M·库切(J. M. Coetz

分类:赏心石 | 评论:0 | 浏览:2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

  


  


   北京时间10月11日19时(当地时间10月11日13时),瑞典诺贝尔委员会宣布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为莫言。诺贝尔委员会给其的颁奖词为:莫言“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The Nobel Prize in Literature 2012 was awarded to Mo Yan "who with hallucinatory realism merges folk tales, history and the contemporary"。)
  
  莫言简介:
  
  莫言(1955年2月1
分类:赏心石 | 评论:0 | 浏览:17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某个人,像你《Someone Like You》

  
分类:音乐厅 | 评论:0 | 浏览:3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0页/28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4-02

若芊我芊n

2020-04-02

费尔奇圆

2020-03-19

mukj049

2020-02-22

关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