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事诗

谁终将声震人寰/必长久深自缄默/谁终将点燃闪电/必长久如云飘泊工作信箱changfajianduan@163.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70714
  • 开博时间:2005-06-13
  • 博客排名:第2850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乡愁啊乡愁


电影小档案:
导演:安德烈·塔尔科夫斯基
主演:厄兰约瑟夫森
多米吉亚纳乔达诺
帕特里基亚特兰语
迪莉娅鲍卡多
本片获第36届嘎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


   


        阴湿的洞穴、苔藓密布的废墟,地下水四溢曼延不知所终的地方,天使一样出现在水边的女孩,像母亲子宫一样的灰暗、充满生死交割的痛彻与平静,这样的地方,它始终存在着,与我们的生命呈两条直线,不知会在哪个时刻,与我们的灵魂相交,贯穿我们生命的起点和终点……这是俄罗斯电影诗人安德烈·塔尔科夫斯基给我们描绘的关于乡愁,关于人类存在和归属的诗篇,那阴郁的、潮湿的、亲切的,我们熟悉的味道,洞穿我的心灵,灵魂的长啸,被一股漫溢的湿气紧紧裹住,挥之不去。
一男一女驱车穿越整个意大利,在一座有名的圣母教堂山下停下来,女人说:“好美的地方,真像一幅油画,第一次看见它令我泪流满面,想起俄罗斯的秋天。”女人算得上漂亮的脸和结实有力的身体,使她整个人活力四射,她兴致勃勃地上山,喊道”:“你上来吧,你知道我在等你!”男人走下车,神形疲惫,面色忧郁:“你自己去看吧,我在车上等你。”
画外音是忧郁男人的内心独白:“对这样的美景,我已经厌倦了。现在的我无所欲求,知道这些,就已经足够了。”
女人走进古老的教堂,圣母玛利亚的雕像,被一簇簇点燃的蜡烛供奉着,显得高贵神秘,一群女教徒正虔诚地祈祷。女人的眼神是旁观者的,说不上是淡漠还是好奇,她是为车里的那男人才来。
 神父问:“是求子还是祁福?”
 “我只是看看。”
 “如果世人都不做捐赠,这世上就没有神迹发生。”
 “什么是神迹?”
 “回应你的祈祷和需求。你至少要跪下来。”神父说。
 女人有些动摇,她试着跪下来,却惊慌地站起身:“我做不到。”
 神父说:“可她们都能够做到。”
 “她们是因为习惯。”
神父纠正她:“她们是因为坚定的信仰。”
 女人欲离开教堂,神父叫住了她。教堂里,一群女教徒正为一新婚女子开始举行求子的仪式,女子祈祷完毕,轻轻拉开圣母身上的围裙链,只见成群的小鸟从中飞出,飞向教堂的廊柱和苍穹。
 画面在一家温泉旅馆里再次展开,女子不解地对男人说:“我不明白你,我们在大雾中驾车,穿越半个意大利,就是为专司子嗣的圣母而来,可到了这里,你居然不去看她一眼。”
男人不语。
晚上,著名学者爱德雷,也就是那个男人,正做着一个潮湿的梦,此刻他远在俄罗斯的妻子正躺在他的身边,已经为他怀上了孩子。他从梦里醒来,雨水在窗外滴答,乡愁再一次紧紧地抓住他的心。
清晨他在温泉旁散步,女助手爱格娜在他前边走。温泉里几个泡澡的男女正在议论一个叫达迈迪克的人,他们说他是一个诗人,也是一个疯子,因为说要帮助自己的家人,他把妻子和儿子关在家里整整七年。而此刻达迈迪克正带着自己的爱犬坐在温泉旁一个角落,他为眼前这么一群人悲哀,他们只关心自己身体的健康,想要自己长生不老,却不关心水源的纯净、自然的和谐,生命的无助和丧失意义。达迈迪克离开后,爱德雷要求女助手联系上他,跟他一起吃午饭,女助手说:“他是个疯子。” 爱德雷却说:“他是一个有信仰的人。”
女助手不满爱德雷的种种怪癖的行径,离开了他。
爱德雷自己去废墟里找到达迈迪克。在那天上漏雨、地下成河的废墟里,两个因社会原因而抛弃家庭的游子,有了一场刻骨铭心的交谈,他们有着相同的遭遇,相同的灵魂,两个丧失了家园的男人,他们拥有了彼此相通的灵魂。正如爱德雷离开废墟时对达迈迪克的发问:“千万人中,为什么是我?”
在达迈迪克的记忆里,他锁在房间里的家人逃了出来,他追逐着年幼的儿子。儿子无邪地问:“爸爸,这就是世界末日吗?”他向爱德雷描绘了这样一幅景象:他手里拿着点燃的蜡烛,向深水走去,他听见了那里的呼唤,而人们却把他拉上岸来,说他“疯”了。于是他心里计划着另外一个走向未来的计划。
达迈迪克问爱德雷:“你妻子她美吗?”
爱德雷说:“她像专司子嗣的圣母一样美丽。”
他等于回答了女助手开始的疑问。
达迈迪克告诉爱德雷拿着蜡烛走。
达迈迪克站在罗马广场一尊雕塑上,用哲人的思想向麻木的人们宣战,他最后把一桶汽油浇在身上,他的朋友用音乐为他送行。他手里的火机,打了数下,终于点燃了他的全身。
“这里像俄罗斯。” 爱德雷站在废墟下的地下河里游走着,他的半膝没在水里,水草在他的裤管和风衣的下摆舞动。他想起童年,想起母亲,他阐述着爱:“没有亲吻,纯洁,像圣母一样。”
他不可遏止地尝试用种种方式回到俄罗斯,回到潮湿里,回到母亲的子宫里,回到死亡和重生的梦乡。乡愁的滋味,像烈酒一样地浇灌着我们的思维,乡愁更像地下河一样清冽潮涌、充满子宫一样神秘的诱惑。电影用诗一样的镜头语言诉说着,爱德雷大段的内心独白,生命在这里寻找着最后的慰藉,寻求着最终的安宁。终于他点燃了半截白色蜡烛,摸了一下象征着起点的古老的断壁,用另一只手护着蜡烛,向地下河走去,中途,风把蜡烛吹灭了,他返回起点,重新点燃,小心护着微弱的光亮,一次,又一次,终于,他来到目的地,放下蜡烛,沉下水底。
 他回到了家园。
 乡愁,人类的诗,人类的梦,人类最终的平静。
 2005/05/13晚


分类:放映室 | 评论:0 | 浏览:9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0页/28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6 17 18 19 20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20-04-05

小奋青滤pe

2020-04-02

费尔奇圆

2020-03-19

mukj049

2020-02-22

关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