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事诗

谁终将声震人寰/必长久深自缄默/谁终将点燃闪电/必长久如云飘泊工作信箱changfajianduan@163.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70713
  • 开博时间:2005-06-13
  • 博客排名:第2850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2012年原创诗歌26首(修订存档)

  


斜街胡同观一场茶会

素衣侍月。一缕
锁喉香魂,感官雁阵
小波纹。舒袖人
以身体为轴
汲取光。浩瀚。虚空
为水。顺从——
盛装的器皿
无形。柔。散
幻变飞天,只一个媚眼
抛洒绵长和细密
晴空雨,天外弦
切切错错,错错切切
忽地,在一道灵光上
汇集

舌尖偷欢,第一层
皮肤里的禅意,第二层
三层需要攀爬,与虚空
对弈。灵性会借助
感官,哲学借助肉体
玄空与地灵对接
天与地的灵物
——一株植物
让人中毒

上瘾,秘方仅仅是它
经火焙,晒青
粉身碎骨,压制成的
视觉妙人
历经繁复的酷刑
轮回,残缺一生
这一杯清冽、一滴珠泪
它的修行

分类:分行诗 | 评论:0 | 浏览:7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红螺寺

红螺寺

 

红螺寺

 

小布头

 

一只红螺游到河里洗心

一只红螺爬到岸上晒干自己

两只红螺隐身于石头

奢望神迹者,仰慕如风

紫藤抬高松林小路,金蛇攀上

形而上的山脊,隔窗的耳朵

在听,涧声断了又续

彻夜未眠的,都是尘缘未了的人

 

庙堂挨着红尘,人在身体外

相爱。九十九级旋梯,进退的木板

发出吱嘎声,飘渺来自日暮而鼓的

寺钟,油灯抱执不语

分类:分行诗 | 评论:0 | 浏览:3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目力所及的陆忆敏诗歌(存档)

陆忆敏诗选(38首)


目录


对了,吉特力治…………………………………………………………………………………….1
美国妇女杂志……………………………………………………………………………………….2
年终………………………………………………………………………………………………….4
老屋………………………………………………………………………………………………….6
沙堡………………………………………………………………………………………………….7
你醒在早晨………………………………………………………………………………………….8
街道朝阳的那面…………………………………………………………………………………….9
手掌………………………………………………………………………………………………….10
出梅入夏……………………………………………………………

分类:藏宝盒 | 评论:0 | 浏览:5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心情也是有颜色滴

心情也是有颜色滴

 

心情也是有颜色滴

 

分类:图说话 | 评论:2 | 浏览:4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坐在吴山茶舍

坐在吴山茶舍 

小布头

 

坐在吴山茶舍

我看见窗外云的拂尘

轻掸了一下对岸的吴山

湖水把吴山,和吴山茶树 摇晃的

身子,折叠成湖上皮影

像有个怀揣草木的人

釆集晨光,摆弄着手上七色光谱

 

光影拽动色点,穿过湖面湿气

绕住伺茶的我

有一架旧月琴,在我的盏底

凌波仙步,弦含吴山青茶的前生

 

谷雨前夜,吴山茶树

一夜间  获取了疗治的秘笈

它们  山顶上站着修行

火焰里翻滚着修行

密闭于茶仓,黑暗中修行

一苇泅渡,深渊里修行

在枯坐者体内,卧着修行

&nb

分类:分行诗 | 评论:0 | 浏览:2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樱桃

樱桃

 

樱桃

小布头

 

你说出

樱桃——

 

这鲜艳的果实,有别于其他事物

于盈盈一握间,吹弹欲破的娇柔

夜的光芒附着它的圆润

在月亮的旁边,棉织的云用薄如蝉羽的呓语

陈述它。正像那次我傍着你的肩,进山

釆摘樱桃

 

一只蜂鸟,飞过一片空寂的苜蓿,山风的指甲划过

小河裸露的体位,镀金的细浪爬上樱桃

的酒窝,你爬上云中梯子

我们来得不早

也不晚。那枝头上的羞赧正当其时,那樱桃

小口中的蜜

与我们体内的盐粒相互吸附、攀援,却酸碱适度

 

一转眼,梯子隐于密林

一转眼,着色的樱桃,遁入宣纸水墨的纹理学

修成隐士,必褪去其鲜

隔着生死之薄瓦,我还有勇气

道出此生唯一的奢望吗

 

你说出了樱桃

分类:分行诗 | 评论:0 | 浏览:2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餐桌上的马

餐桌上的马

 

餐桌上的马

 

小布头

 

先隐身壁厨

然后走上餐桌,一匹马

通体发亮,体内的黝黑让鬃毛碧波荡漾

 

哦,就餐的老人、中年人和孩子

哦,尊贵的客人,走马灯式的

每只餐盘的谷香里都躲着个卑微的神灵

 

“是时候了!” 我的曾祖父推开餐盘

九十八岁的他神情安详,洗个温水澡

尿完尿,让我祖父搀扶他躺进棺木

 

我祖父比曾祖父少活十四岁

他看见餐桌上的马时正好过八十四寿辰

 “每个人的口粮,都是有数的。”

他合眼之前叮嘱我父亲

 

 马匹旋转,带走我族谱里的至亲

吃过罂粟的人,与死者缔结盟约

但我还是忍不住悲伤,沉默于一句圣灵的哀歌

餐盘被送上餐桌,更多的新成员在加入聚会

 

一匹马,走在去餐桌的路上

一匹马,距离一张餐桌,还有一段缓慢的路程

春天的田野,它按下马头

不急不缓的马蹄声,如静默之钟

 

丧钟为谁在鸣!当我们谈论它时

分类:分行诗 | 评论:0 | 浏览:2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遇

不遇

不遇

 

小布头

 

年兽撕咬梦者衣角,骑过腊月、正月

访友的人,身体里的船只遍插杨柳

琴被月光一遍遍擦拭,它大音若稀

引而不发,如头上悬置的剑气

 

我提灯笼,我出东门,我刮东风

我穿绿布衫、红灯笼裤,我的马儿不用扬鞭牠也是疾呀

牠咕咚,咕咚

 

前方是大运河,船儿弯弯的地方是月亮湾

我剪一片月亮给你当风筝

我剪一角童年为你抵春寒

分类:分行诗 | 评论:0 | 浏览:2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榆树

  

 

老榆树

 

小布头

 

榆树要长到多老?树枝上才挂上这么多的

吊死鬼。榆钱儿还没长成的四月,它们在新绿的

叶子上穿耳洞。六月吐丝,弯着葱绿腰身

仿佛织娘,天上人间,穿梭于花团锦簇之中

哦,不要被它们玄幻的腰肢迷惑!它们是前朝鬼魂

嘴里吐出千根索命绳,它们要杀死春天

要把老榆树的孩子,扼死在胚胎里

谋杀案,在冬天的冻土中就酝酿起

 

三个少年从树下走过,他们发出毛茸茸的声音

——吊死

分类:分行诗 | 评论:0 | 浏览:2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博物馆

 

小布头

 

鳄鱼状的建筑,张开嘴,转眼

咔哧掉一个进去的人。我们排成蛇形长队

 

鹿皮用鼓面发声:“我是谁?”

先知不言,在空中弧线滑行。穴居的人

树叶裙上,鱼眼如星星。木乃伊

掏出灵芝、口蘑和三文鱼,摆人体盛

 

赋形。黑夜的遗物被命名,如同

咒符点燃灵水。重获时间的万物,进入

木质镜框的序列。灰烬的言辞,使死亡充盈

 

我们一批批的进入,等待认领

被针孔摄像头哒哒哒地发送,搬运

那些死去的,复制活着的我们

 

2013年4月19日

 

 

分类:分行诗 | 评论:0 | 浏览:2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身体里的人(组诗)

身体里的人(组诗)

小布头

 

老年痴呆症

 

她谁也不认得了

我喊她妈,她喊我母亲

 

她怎么能忘记呢

曾经的欢爱,心跳,日渐孤僻的丈夫

黯然神伤的儿女,日复一日的

米缸、鸡笼和满地琐碎

 

她的身体里,安装了

一个特殊阀门,清除暗物质

只保留一颗露珠的距离

隔着她和我,以及这个清凉尘世

 

分类:分行诗 | 评论:0 | 浏览:2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人的春天

  

       不是一本书的名字。早春的玉兰花刚刚开放,与中国现代文学馆合二为一的鲁院在烟雨迷蒙中。应安琪之约,喊了玙姬、张后几个诗人一起去玩。鲁19全体今天放假,先后见到苏兰朵、李见心、黑眼睛、祝雪霞、朱朝敏等人,晚餐在鲁院师生餐厅又见到一些老师和学员,聊到春雨瓢泼而下的午夜时分才分手。

       冰心老人的墓在文学馆院子一角,洁白的雕塑和墓碑像开着一地静静的素馨花,老人的墓地与丁玲、郭沫若、牛汉、朱自清、赵树理等现代文学史上的巨匠们的雕塑在一起,如同走进文学的书页,让人心生肃穆之情。

       贴一些图吧。

       存念。

分类:图说话 | 评论:0 | 浏览:3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夕阳下的第一城

  

       一早和娜仁琪琪格去香河,途径第一城,约好办完事回来看看第一城。真好,返回时栖霞刚刚布置好她的广场,黄金光线分割着汉白玉上的流动光谱。正正好。留下一些照片,若干年后想起今天和以后所做的种种,一定会会心一笑。一切从头开始,像早上的太阳,新的,是新的!这是真的。

        让阳光照进心怀,朝向我们灵魂圣洁的一面。

         夕阳下的第一城

         

分类:图说话 | 评论:0 | 浏览:2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观察风

《观察风》

 

小布头

 

 

风走过的地方

并非全部,为我们目力所及

 

它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风的提问,只有树叶在答

 

“树欲静,风不止”,有时是说

谣言的走向,借用了风的脚力

 

它从东山来,包藏草船借箭的祸心

它往西海去,寓言擦亮闪电上的雷霆

 

清风拂面,美人簪花一笑

风停了,一种预设,影子

斟满空气,你必须让身体开始加速度

在静中控制动的暴力

 

风试图点燃灰烬之薪

死灰焉能复燃

记忆只能让死再死一次

 

人世间熄了一盏灯

分类:分行诗 | 评论:0 | 浏览:2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羽毛枕头

  

 《羽毛枕头》

     小布头

 

天使围着妻子病榻

这一夜,她不再说梦话

 

有许多的嘴吃她

从太阳穴,到颈项凸起的蓝色月牙

 

它那么渴,以至于每条触须都重复一个动作

吮吸,吮吸,它尖喙上的爱,带着古老的敌意

 

谁也没有发现,弥留之际的梦话包藏真相

羽毛枕头里有一张贪婪的嘴

 

日复一日,她血液的鸦片,让饕餮成瘾

庸常和麻木,制造沙漠幻境

两条终将消逝的激情之河

交错于枕上人各自的掌纹

 

生命如此而已。孔雀收起羽毛,王者

褪下花冠;食指

分类:分行诗 | 评论:0 | 浏览:2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0页/28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20-04-05

小奋青滤pe

2020-04-02

费尔奇圆

2020-03-19

mukj049

2020-02-22

关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