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67438
  • 开博时间:2008-05-19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不好意思,今天写得一团糟

大家认为写得不好,我把它删除掉,这样,轻松了.   
分类:散文类 | 评论:0 | 浏览:7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酒事零落


 我这人,贱。没钱,却好酒。身不在官位,酒局少。逢年过节,也没人烟酒孝敬。因此所饮之酒全凭付现钞购得。家中,财政预、决算均掌握在老婆一人之手,支出实现“一张嘴审批”,欲得酒,颇困难。平常情形是,女人见我酒瘾发作心里作翻滚状,便排出三元镍币,让我去酒店买瓶二锅头充饥。得钱,小跑进酒店,老板识人,在钱没交时就递酒过来,酒的牌子是不会错了。我是二锅头的铁粉,铁得硬邦邦的,毫无挂羊头卖狗肉之嫌。
 说起来,我好酒的历史并不长,高中之前,我没有让一滴酒来沾身乱性。那年高考考得失败,升的学校不对兴头。入学后,面对一帮“江湖同类”的唏嘘长叹,借酒消愁,只得哺其糟而歠其酾。酒初入口,如饮火自烧,五脏六腑被烧得七上八下,可等到第二次上酒场,却没有了那种欲死不能的感觉,醉后的微熏以及曼妙迷离竟是我高中以前从未体会到的。如今,没有酒,我的生活就会失去一半的味道。
 今年四月那阵儿,我的酒瘾像春天一般泛滥开来,可当时家中正是青黄不接,哪有闲钱去买酒,于是,无钱无酒的折磨让我憔悴成一桠还没有返春的树枝。女人见我瘦,知我病根,又排出三元大钱让我去酒店,我没接—
分类:散文类 | 评论:0 | 浏览:7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领导的“蛋子”与办事员的胆子

 昨天在酒桌上,阿力讲一个真实的笑语:一个领导,性欲特别强,不仅让自己的老婆生儿养女,还搞大了一大批姑娘的肚子,后来,据接近这位领导的人考证,他的“蛋子”特别大,如割下来,能装满一筐。哎,世上竟有这样神奇之人,也不知是吃什么长的?
 故事的好笑并不在这里,一天,阿力与朋友热议领导如何一个一个去“搞”人家的闺女,他们说得声音很大,很兴奋,正说得“火”时,两个男人都充满了野性的性幻想,好在,他们都不是同性恋。
 不巧的是,当这把火燃得特别旺的时候,所谈论的领导正好打他们门前经过,由于阿力和朋友面对面坐着,阿力这一面正对门,所以当领导来的时候,阿力拼命向朋友使眼色,但朋友根本没有顾及到他的眼神,还在手舞足蹈地讲解与幻想着,直到领导走了过去。
 事后,当然两个人都吓坏了。因为阿力朋友的嗓音是特别大的,如果让领导听到了,这还了得。但他们也不敢去问领导是不是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呀,咋办?思虑再三,待领导走后,阿力就站在领导刚才走的位置,他的朋友还以刚才的声响来讲领导的“蛋子”之事,让阿力认真听,可如此试验了几次,阿力都没听清。据此,他们断定,领导没有
分类:散文类 | 评论:0 | 浏览:7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晚喝酒了

 今晚喝酒了,喝得不多,只是半斤,可人不行了,走路不行了,上楼不行了,想干活也不行了,想幻想也不行了,想干啥也不行了,总之是不行了,如果大家都不行了,说明大家都喝酒了.
 酒是好东西,你不喝,我喝,你不喝我不喝,总会有人喝,乘自己年轻,喝点是好事.
 李白喝了酒,写了一大篇的诗,不过,我喝了酒后,看李白的诗,像是看到了酒糟.
 杜牧喝酒写诗,让妓女包了,多幸福,因为他是男人.
 我喝了酒没女人包,因为我不是杜牧.
 杜甫不敢喝酒,都是让"路有冻死骨"吓的,可怜的老头.
 苏东坡不知是不是酒量很大,但他敢把酒问青天,肯定是醉得不成样子了.
 耶律楚材可能只喝马奶酒,才说了了"唯才是举"的马奶话,管用哩.
 明朝人不喝酒,但明朝创造的英雄人物喝酒,且好多是酒鬼.
 清朝的时候,是可以喝酒的,但酒喝得太多,阳萎了,让西医都治不好.用中医呢?哎,只教会吃什么鞭呀的,那能吃么,你想想,那些鞭们,多骚呀!
分类:散文类 | 评论:0 | 浏览:7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鸡零狗碎的一天

今天,如果用流冰给我发的信息的内容,那就是“马逼快活”。一是股市涨了,如今全球的股市啊,一月就红那么几次,只比女人的例假勤快些;二是给小刘写的演讲稿子成功了,为了这篇稿子,头毛掉了不少,还被这丫头片子催得上窜下跳的,真是的;三是大姐胡传永给我回信,说我投的几篇稿子杂志都能用,你说这不是天大的好消息么,又要来钱耶;四是流冰等了两个月,终于等来了工资,他说工资不多,一个月560元,这么大一个作家,一个月只挣这么点工资,真有些“吊毛”,不过,他又说今天得到500元奖金,这当然好喽,放在一起也有一千多元了,这总比作家给富婆包了,还逼着他写诗好呀。五是投了一篇稿子应付本系统的征文,如果让我说得自信点,如果评委是公正的,如果家里的祖坟上冒烟了,我想,这篇稿子能得奖,至少能得个鼓励奖吧,奖一把小雨伞呀,小茶杯呀什么的,我最希望是奖我一个健美的裤头,上一次我上省城,看到一种健美的裤头,让男模穿着,挺挺的,鼓鼓的,实在刺激,可一问价,乖乖,二十多块,不还价,于是没买。不过回到家里后,做了几回梦,梦见自己穿着那样的裤头了,也是挺挺的、鼓鼓的样子,吸引一大批的五杂人等看。醒来就想,咋做这样梦呢,白天可没
分类:散文类 | 评论:0 | 浏览:8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天真不走运

 今天真不走运啊,从早晨写材料,一直写到刚才,累得我皮麻肉紧的,两眼都有些冒烟的感觉了.另外一件大事,是股市又跌得厉害,昨天晚上与老妻打睹,我睹今天股市大涨的,原因是昨晚证监会出来讲话了,可没想到没管用呀.我的那两只借钱买的小鸡,不但没长肉,连毛也跌没了,鸡屁股都要露出来了.咋办呀?还有,中午为了赶材料,没回家,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然而没睡着,下午头痛得不行,可为了完成上级交给的光荣任务,我一直忍着.写完材料想上网找几个朋友聊天,可他们都不在网上,也不知是去喝酒了还是去泡妞了,于是想到到自己的博客上写上几句,这里毕竟是自己的自留地,想咋耕就咋耕,好像与别人无关.又好像与别人有关.真希望明天的活少点,让自己歇口气,可这是不可能的,还有一堆活在我桌上堆着哩.不说了,睡觉,明天还得往死里干呀!可怜我这个没人疼、没后台、没脾气、没野心、没前途、没金钱、没文采、没青春、没情人、没酒量、没胡搞的草根哟!
分类:散文类 | 评论:0 | 浏览:8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齐山顶上茶

 一年之中可以缺钱,但不可缺茶。
打小就在茶水中泡大。家乡的茶有名气,一些书上说唐时的朝廷就要家乡的农民以茶纳贡。据地方志记载,道光的兰贵人生了龙种后,每月仅得我们家乡的贡茶十六两。敬爱的周总理病重期间,工作人员问他想喝点什么时,总理点的也是我家乡的茶。不过,这些作为贡茶的高贵品我却很少喝到,一年之中能品尝过两次,事后就能兴奋几天。
家的房前屋后都长茶,除人工栽培外,每到秋天,小动物们就会收集一些茶籽埋于地下作为过冬的食物,大雪封地后,小动物们再也找不到这些埋藏物了。春天来时,茶籽破土而出,生出茶子茶孙。因数量众多,茶们就像我们这些和猫儿狗儿一起长大的孩子一样,身份就显得十分低溅。
我家的茶也喝得狂野。四五月间,茶的新枝都长出了几寸长,父母才带着我们提着粪筐去摘茶,说是摘,其实是连摘带拽,直折腾得茶树伤痕累累。摘回的茶叶猪草一般地倒进竹扁里,铁锅烧红一通猛炒后,又倒进竹篮里烘烤焙干。泡茶时,旺火烧得一锅水大声喧哗,抓起一把茶叶往泥盆一丢,注上沸水,顿时屋里生发出一片老态的茶香。泡好的茶上放一把葫芦瓢,盆边排一溜粗瓷碗,谁要喝茶,舀起一瓢倒进碗
分类:散文类 | 评论:0 | 浏览:9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蚊子,消失的夏天

一只蚊子在飞
我伸出有力的大手
打死了它

真是不幸啊
我的夏天
除此之外
没有任何内容
分类:散文类 | 评论:0 | 浏览:6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需拯救的孤独

 园中有树三棵,一桃、一李、一杏。还有数不清的草。
 草并不名贵,是那些俯首可得的品种。它们随着风、随着泥土甚至是鸟儿的粪便走进这座园子,过着卑微而平实的生活。
 园子四季有花有果,这功劳归于那桃、那李、那杏,更归功于那些无名的草们。
像许多物事一样,这座很有生机的园子,后来竟荒废了,园的主人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也许是死了,也许是高升了,也许被仇家暗中戕害了,还有可能东窗事发,被“双规”或“进局子”了。
 于是,园中的生命没有了人的管束,只有适者生存的法则了。
 几年后,园中的草类全部消失,园子变成了桃、李、杏的天下,它们为争夺阳光、雨水、营养而进行着无声的战争,战争的结果,是让人们看到一些树们正勃勃生长,另一些己经死亡,而更多的树,则在苦苦挣扎。
 可以肯定,再过一段时日,勃勃生长的树中的一棵,会杀死别类的树,再杀死自己同类,然后,它会高傲地、热切地俯仰天地,因为它是唯一的胜利者。
 然而此时,它也会收获前所未所的孤独。
 孤独是上苍送给胜利者的礼物,
分类:散文类 | 评论:0 | 浏览:7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冬 风 破

冬风不破,春风不立。许是响应人们对严冬的呼唤,严冬真的像宠物般地摇头摆尾地来了,且来过之后许多天死皮赖脸地长驻着不走。一时间,天寒地冻,积雪盈尺,道路结冰,断电停水。一时间,从浮躁学者到富商大贾、从小吏贪官到娇男哆女、从市井老客到五短一身的“泥腿子”,人们都谈论着外国坏女人一般的名字:拉尼那。这如夏季里谈论“鹅儿泥裸”如同一辙。想想,当下这昊昊大天也不知咋了?一会儿冷一会儿热。今年的元月二日,我坐车经过江北的一些城市时,那些地方的柳叶深冬不凋,令我称绝。可如今再往那里一瞧,这些柳树早己叶落枝僵,像一个个落发落齿的老人一般了。我乃凡人,不懂树语,若懂,当知时下树们所谈的一定是关于冬风破的内容。
因公干,雪天里我曾冒雪乘车,见路两边有许多车东倒西歪,一些路上的旅客如冬天里四顾茫然的乌鸦,立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听远处,红尘滚滚的城市和小家碧玉的乡村都寂寂入定了,发不出一丝儿声响,好在有交警在拼命护路保交警。交通广播电台节目单早被大雪打乱了,一个接一个的主持人声嘶力竭地上场,念叨着道路上的交通信息,播报着政府免费放行的通知,怒斥着一些司机违规超车,哀叹着一些车因小磨小蹭而“死”
分类:散文类 | 评论:0 | 浏览:7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页/4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