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3510
  • 开博时间:2008-05-19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父亲拿着竹篾片,一会儿时间就削出一把刀。那是很神气的一把刀,在空气里一划,就有破空而出的感觉,呜的一声,草们的脑袋都悄无声息地点了地。果果无论到哪儿都随身带了这把刀,连睡觉也握着,很紧,妈妈想把它从果果的手中抽出来,果果翻个身就把刀整个的压到身下了,像一个巫师跨着他的扫帚,不,是一把刀。
  果果有了这把刀后,越来越像个大侠。陆子偷偷地想跟着果果玩。陆子的父亲是一个白头发的瘦老头,一只脚跛了,要用拐杖,走路橐橐的,说话慢条斯理,对谁家的孩子都好,惟独见到果果就来气,他不许陆子跟果果玩,要学坏的,他说。

  陆子说果果是英雄的时候,果果没有笑,一脸的严肃,果果认为大侠就是严肃的,考虑的都是正义的事情,果果的眼神变的很深远,似乎要穿透无上的蓝天。陆子说,能把刀给我仔细看看吗?喏,果果就把刀给他了。陆子小心翼翼把着刀,呀,真的是把好刀,陆子由衷的赞道。过了一会儿,陆子又说如果再锋利点就好了。果果想起电影里削铁如泥的镜头。对,到你家磨刀去。
  陆子家的磨刀石很大,很沉,磨刀石楞楞的躺在水槽边,每次陆子家杀鸡宰鸭的时候,磨刀石上就先会传来
分类:半截小说 | 评论:0 | 浏览:2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心娘

  暮春。睦州。
  一院的蔷薇开的鲜艳异常,火似地要从窗户口逼将进来,直灼人眼睛。秋娘把弦调了调,微微欠了一下身,悄悄躲开这撩人的颜色,便唱了起来。
  “江枫渐老,汀蕙半凋,满目败红衰翠……”秋娘的声音很清脆,很悠远,还带有一点淡淡地忧伤。听曲的人正端起一盏青瓷碗,眼睛对向碗里,他似乎看见秋娘的声音滴溜地在里头打转。甚至忘了把茶轻轻地泯上一口,直到一瓣蔷薇飘落进茶里,才把他从幻觉里拉醒过来。
   “……脉脉人千里。念两处风情,万重烟水。雨歇天高,望断翠峰十二。尽无言、谁会凭高意。纵写得、离肠万种,奈归云谁寄。”一曲唱完,秋娘有点口渴,却一不小心把茶盏打落在地上,碎片嶙峋。秋娘经不住这冷不丁的事故,那身影很有点楚楚可怜。
  “这曲子是谁教你的?”
  听曲的人对她的粗心未曾注意,他只是起身轻轻拾起一片碎瓷,细致地看,就像关注一片久违的记忆。
  “是我们的馆主心娘。”
  “是秋云馆的心娘?”
  “恩,难道爷认得师娘她?”秋娘抬头看着这位已经显得有些沧桑的爷。
  “也许
分类:半截小说 | 评论:0 | 浏览:2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相思册

长相思
人倚楼,月倚楼。人似寒菊月似钩。相思又一秋。
花也休,水也休。花样年华水样流。此间多少愁。


长相思
山一痕,水一痕。淡淡娥眉玉样人,轻风不起尘。
花锁门,树锁门。看月归来月满身,相思合断魂。


浣溪纱
彻夜西风打画墙,人间换了雪衣裳。相思何处也茫茫。
几叶萧萧添细梦,一帘寂寂断回肠。梅花不是去年香。


浣溪纱
一粒愁红相思子,为谁风雨千回死?容易香笺云满纸。
青衫空染胭脂泪,双鬓偏多华发意。明月似刀天似水。


浣溪纱
浩荡春江入碧空,多情小雨薄情风。惜香人立断桥东。
欲放相思衣袖底,却衔悱恻燕声中。满城花是去年红。

  
  浣溪沙
 
分类:芦雪斋词 | 评论:0 | 浏览:2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可救药的爱下去,洛丽塔

  这几天,不小心,把这本书看了。小说封面是黄颜色的。有点厚,所以不是一个下午看完的,而是断断续续的看,从一个斜阳的背上踱到另一个斜阳的背上,就这样折折叠叠的跟着亨伯特·亨伯特一路无可救药的爱下去。我想,爱就是这样无可救药的吧,特别是当生命之欲走向枯竭的人,被纯粹欲望的火吸引的时候。
 《洛丽塔》电影又译作《一树梨花压海棠》,大概典出于张先和苏东坡之间的一段调侃。张先80岁的时候娶了一位少女做妾,苏东坡做诗调侃他:“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梨花借指白了头的衰退者,海棠借指燃放出欲望感的青春者,一个“压”字暧昧至极,忽然又伤心至极,都是那么无可药救。
  读《洛丽塔》,心情一直是压抑的,时间在消逝,情节在模糊,只有那种无助,病态的感觉,那种不可自拔的窒息,一直在蔓延。这种情绪与我们现在生活里的情绪竟然是那么的契合。
  亨伯特·亨伯特躲向了他幻想的洛丽塔那儿无可救药,而我们的病又可以躲向哪里呢?

分类:随心琐记 | 评论:0 | 浏览:2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普通法系里的陪审团

  “……可是其后的资本主义就在《资本论》的冲击下逐渐社会主义化。以英国为例,英皇亨利二世创立的皇家法院编辑了过去的判例,形成了今天《普通法》系的基础(也叫《海洋法》,或者《英美法》)。值得关注的是由于受到了马克思主义的冲击,英国大法院开始研究平等法案(国内翻译成衡平法)。普通法和平等法两个法案于1873年和1875年在英国司法法案中合并,成为今天的普通法。普通法所追求的,是把一个社会的平等观念,加入到法案里面。什么叫做社会的平等观念?举个例子,在英美两国的法院,真正做成判案决断的不是像我们中国这样的法官,而是陪审团。这个思维我们很难理解,因为我们中国所遵从的是“精英主义”的理念。所谓“精英主义”就是你在年轻的时候,爸爸妈妈天天督促你读书,不然怎么考得上清华呢。你这次考了个97分,还不好,要好好努力,一定要考满分。把书念好了,现在才能成为社会的精英。我们这一群人,包括我在内,都是“精英主义”下的可怜虫。我小的时候,父母就逼我念书,我的智慧又不是很高,我念得非常辛苦。我当时就想,等我将来当爸爸以后,绝对不逼我孩子念书。结果我当了爸爸以后,不但逼我儿子念书,还要逼他学小提琴,学钢琴。这就是
分类:随心琐记 | 评论:1 | 浏览:7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与生俱来的

  耶鲁大学婴幼儿认知中心科研人员进行的一项实验:“一个大眼睛(大眼睛使玩具娃娃栩栩如生)木制的玩具娃娃用劲地往山上爬,接着另一个大眼睛木制娃娃走过来。一种情况是后者帮助前者用力往上爬,另一种情况是后者帮倒忙、向后推。之后,研究人员把这两个玩具娃娃拿到婴儿(6到10个月)面前,看他们挑选哪个玩具。结果几乎所有婴儿都挑选肯帮忙的那个玩具娃娃。”这项实验证明人类有些社交判断力是与生俱来的。

  而另一项研究表明人类的美感可能也是与生俱来的。意大利研究人员把一些古典主义与文艺复兴雕塑品(西方文化中艺术美的代表)原物图片和经过变形处理后的图片拿给未曾学习过艺术理论的志愿者看。实验发现被原物图片激活的一些脑组织在变形的图片面前却没有反应,其中包括“脑岛”(负责协调情绪的组织)。不仅如此,研究人员还要求志愿者判断每张图片有好多看或多难看,被认为好看的图片激活了大脑的右侧“杏仁核”(负责对情感记忆作出反应的组织)。实验结果表明,美感产生的基础是大脑中的预设观念,而这些观念是由脑岛和过去的经验创造出来的。美感的激活场所则是杏仁核。不过科学家提醒说,这一发现不一定能推广到所有文
分类:随心琐记 | 评论:0 | 浏览:2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愤怒的猴子

动物学家曾对卷尾猴做过这么一个实验,分别给两只卷尾猴相同的一些筹码,卷尾猴可以利用这些筹码向人交换一份食物。起先,由于在交换时两只卷尾猴并不在一起,一只猴子总能换来一份可口的食物,而另一只则总是换来一份相对不可口的,两猴却能相安无事。但后来一次偶然的巧遇,那只总是换来相对不可口食物的猴子发现了个中的区别,在与人进行交换的时候,表现出非常疑惑的神情,呆在人的旁边逡巡不去,当另一只猴子再来用相同的筹码换取可口的食物时,它的神情忽然转疑惑为执著,强烈地要求用筹码向人换取相同的食物,当遭到拒绝后,这是猴子失望了,愤怒了,与人的关系变的非常紧张,它不再信任人类,它的眼神充满了怀疑和不安,还有潜隐的暴力。
对于公平和公正的诉求,不只是猴子社会的原始冲动,更不仅是人类社会对未来的一种美好憧憬,而很可能是一直以来,积淀在人类群体意识中深刻的原始烙印。当公平和公正远离社会的时候,人恐怕要比猴子敏感和脆弱的多。对“不患寡而患不均”的重新认识,实可寻味。

分类:随心琐记 | 评论:2 | 浏览:5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宽容与批判



一旦批判性思考遭到弃绝,让形形色色的荒诞念头自由泛滥,一旦怀疑精神——无论是方法上的,还是战略上的——销声匿迹,这时个人就不复为个人,他融化在人群之中,变得平庸浅薄无所作为,也就丧失了自己的面目。
——摘自塔哈尔·本·杰隆《思想被废黜》

意识形态一走到极端必然排斥对话,无论宗教的极端、政治的极端,还是二者的结合,概莫能外。“外人”若要生存,就必须进入这个一切无可怀疑的堡垒,而且再也别动出去的念头,更不要想公开表示异议指出谬误了。社会看上去像是一幢密不透风的石室,门窗通道一概密不透风,因为它感到危险,感到那些离经叛道者从外界带来的致命的威胁。
——摘自塔哈尔·本·杰隆《思想被废黜》



分类:随心琐记 | 评论:0 | 浏览:2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苏东坡与《卜算子》

公元1080年(元丰三年)二月,苏东坡被贬黄州,寄住在定慧院时,写下了这首《卜算子》: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
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
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最后一句《东坡乐府》原作为:“枫落吴江冷”,为唐崔信明诗句,前人多认为词意不相属,故通行本作:“寂寞沙洲冷。”
现通常认为,他当时刚遭受政治风波的打击,九死一生,心有余悸,故在词中以惊鸿自比,抒发其幽独孤高的情怀,并流露出内心的忧愤怨悱,及不愿屈身事人、但求自甘寂寞的心志。但是宋元诸笔记、词话中似另有一说,然而到底是因为爱情的或政治的,恐怕连东坡自己也要寻思一回了,毕竟写诗词,是诸般感觉同上心头的,如何能像评家那样细分来由。

坡词卜算子,山谷尝谓:“非胸中有数万卷诗书,笔下无一点尘气,安能道此语。”愚幼年尝见先人与王子家同直阁论文。王子家言及苏公少年时,常夜读书,邻家豪右之女,尝窃听之。一夕来奔,苏公不纳,而约以登第后聘以为室。暨公及第,已别娶仕宦。岁
分类:随心琐记 | 评论:0 | 浏览:3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钱牧斋 “愈巧愈拙”与“进退失据”

顺治四年秋(1647年),牧斋在金陵写有一组《金陵后观棋》,其第四首云:“飞白侵边劫正阑,当场黑白尚漫漫。老夫袖手支颐看,残局分明一着难。” 钱老先生不知道是在观棋,还是在反观自己。“纷纷世界战如棋”,进退在一念之间。

“牧斋二十八岁,以命世之才,登进士第,即卷入仕海浮沉。” 自明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登第后,牧斋历官至礼部右侍郎,并为东林党巨魁之一,然以党争罹“阁讼”,革职归里。甲申明亡,福王朱由崧立南都,牧斋任礼部尚书,“谄事于马士英”,并为阮大铖讼辨阉党“冤”。及至清兵屠扬州后渡江,率先奉表迎降,顺治三年(1646年)授秘书院学士兼礼部右侍郎,充修《明史》副总裁,任职不到半年以病辞归。随后,几次涉嫌和遭牵连,或逮或系,往来奔命,直至家难。
“因而于己,感喟最多,于人,则争议最剧。时而想立身朝廷,时而又附庸风雅,内心流连于行用与居藏之间,直到晚岁,才窥破世情而遁入风月与禅林之中,牧斋之一生,反映了一最典型的士大夫文人的襟抱。”
——黄摩西《闲雅小品集观》,

“观其点将东林,
分类:随心琐记 | 评论:0 | 浏览:3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页/3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