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3510
  • 开博时间:2008-05-19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一指禅

  他还是把刀切了下去。
与此同时,我听见,牙齿之间刺耳地摩擦声,以及来自喉管深处一声极短地沉闷而骇人地呻吟,我甚至能够感觉到他太阳穴在剧烈地跳动。然而很快,一切都平静下来,他淡淡地嘘出一口气,用带血丝的眼睛看着我,好了,所有问题都解决了。
地上是一只带血的中指,颜色暗淡而丑陋。那曾经是一只力量惊人的指头,能够把一个人从地面神奇地支起。现在,它只是痉挛了几下,之后再也没有动弹过,它的主人彻底地把它遗弃了,连看都不去看它一眼就转身走入昏黄的暮霭中。
我不得不直面这只断指。在狭隘的空间里,我有大约两米的长度来远离它,我紧紧的靠在墙壁上,血腥味还是一阵阵地钻入鼻腔。这指头以前不是我的,现在却成了我的痛苦……

分类:半截小说 | 评论:0 | 浏览:4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折一把芦花给她

折一把芦花给她,我想她是不会喜欢的。她喜欢芦花,是喜欢它摇曳在水间与岸间。水须是安静的水,开阔的水,茫茫然无边无际的水,把眼睛投到远处,寻不到一个着落点,可以让目光自由的飞翔,可以落到云的衣裳上感受日头的暖,可以栖到鸟的翅尖上感觉高风的冷。而岸,也须是宁静的岸,野旷的岸,有大地气魄的岸。芦花就在这样的水与岸之间摇曳,雪白的芦花,一直连接到云天的身旁。
可是,我也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这样的芦花了。在胆瓶里,痴瘦而变异了的干芦花,由于没有水的滋养,稀稀疏疏地点缀着远离地气的房间里,一点生气都没有。房间远离大地,房间却又背离云彩。
人是古怪的。宁愿囚在钢精水泥笼里,也不想放弃欲望的诱惑。人也是可怜的,只能囚在钢精水泥笼里,而无法放弃欲望的诱惑。
芦花没有欲望,芦花在水与岸间摇曳。

分类:随心琐记 | 评论:0 | 浏览:3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赠泥菩萨

七年如一刹,弹指路三千。

聚散天风里,浮沉沧海间。

洪都形胜故,江左究未然。

偏笑青山老,落拓典春衫。

偏哭青山好,人间梦大酣。

别来无一事,但恐未身安。

早着鬓毛雪,须填寸心寒。

一杯销魂酒,直浇病江山。


分类:芦雪斋诗 | 评论:0 | 浏览:4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臆说集

得闲偶书

幽光小巷影如丝,恰是梅花香透时。已煮泥炉消雪酒,更添绒羽怯寒衣。
岂知客里无端味,不惯书中几阕词。偶向沉天微一笑,还将新月照人痴。



何多燕市少年头

何多燕市少年头?无语相逢泪不收。收尽千山填一壑,要留自在白云浮。



依竹影韵并答

我怕江湖酒不酣,早惯春潮涨江南。莫是偶然初见好,未信月宜水中看。吾愁茫茫向谁去,相逢一笑解温寒。熏人尘味弹衣尽,检点清狂向屏前。果然心性真如雪,每恨身无彩翼翩。聚散原知由一梦,奈何浩荡逝华年。星球一转皆一望,百年落拓俱云烟。君子之思存高远,梅花有意寄平安。



街市车如潮

街市车如潮,灯火临平道。浮烟弥远山,满城人扰扰。身外事纷纷,我心何缥缈?阁空留白云,楼头栖飞鸟。盈门立芭蕉,绿窗人窈窕。
分类:芦雪斋诗 | 评论:0 | 浏览:4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江东

  江湖儿女,向天涯,肝胆昆仑明月。白马西风,刀胜水,快意恩仇人物。剧饮千杯,多情一笑,去去衣如雪。清箫乍起,已然花落时节。    堪怪侠骨无多,豪情气短处,残阳明灭。宝剑销磨,人惆怅,狂影幽光难歇。梦里犹谈,清狂谁似我,刃尖吹血。不平之事,顿时心热肠结。

  赠某论坛江湖版。
分类:芦雪斋词 | 评论:0 | 浏览:3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手指


手指

(一)
帘儿底下 手指太冷
没有一根火柴
能够回忆起热量

今夜 手指彼此凝结
音乐暗淡 只有
窗外的雪 那么不顾一切

漂泊的地方
手指要握在一起

(二)
一叶藕瓣轻轻递过
蜻蜓就立上了 不必去赶它
手指知道这是一种命运
就像自己 注定太冷

(三)
然后下雪 尽量把动作
做的再优美些 哪怕
夜里有鬼 我们也不说话

(四)
如果面前有海
我们就坐一辈子

静静地坐一辈子
我们前面就有海



某个黄昏

百叶窗下
日光坐成一把扶梯
分类:燃心小集 | 评论:0 | 浏览:3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消息·与友人书

  欲说还休,行间字里,心到深处。墨浅痕多,辞残意远,纸皱如情绪。梅花心事,知谁冰雪,真个此时无语。想当年风清月白,忆来天真如许。   营营似我,流光抛掷,可否翻回过去。三两同窗,灯华影丽,互索眉笺句。料应难也,纵君能够,怕道闲愁空赋。凭谁说青梅熟了,黄昏渐雨。

分类:芦雪斋词 | 评论:0 | 浏览:3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菲菲

  菲菲是第一次来杭州,她喜欢撅着嘴倚着大姨的臂膀仰看天空,看月亮从柳梢一点一点的浮上去,她就笑了。大姨问她,西湖漂亮吧。菲菲点点头,然后又想起什么似的补充说,我们家的艾儿湖也很漂亮的。
  大姨是公务员,单身,三年前离了婚,和女儿卿卿相依为命,卿卿比菲菲大两岁,上小学二年级。卿卿是个调皮的孩子,大姨早上上班前就对卿卿说,要好好照顾妹妹,不能欺负她,卿卿哦了一下,细细的说,菲菲很可爱的嘛,我不会欺负她的。卿卿把牛奶倒成两杯,就坐在那里等菲菲起来一块儿喝。
分类:半截小说 | 评论:0 | 浏览:3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件事儿

  下雪的江南也很冷。冰冷的雪片,刺骨的北风,在城市里横冲直撞,这样的天气,少有人在街上停留。
  有一个女人,却在这样天气里,街中立雪,犹豫不决。
  在她的不远处是一个热烘烘的熟食店,顾客进进出出,有的从她身边经过,嫌她碍路,有的见她站着委琐,回头鄙夷。
  对于飘来的凉薄的眼神,她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她只想买一块熟羊肉。但她不知道自己买不买得起,她盘算着口袋中仅有的钱,搓着冰冷的手,思量不定。
  她的丈夫两年前因病去世,留下一个刚读大学的儿子。家里的积蓄早已在漫长的求医途中花销殆尽,而自己的微薄的工资,刚够儿子的学费。她一日三餐很省,尽量的省,甚至没有多余的钱给自己买一双手套。她穿的有点单薄,身上的衣服依旧是丈夫活着的时候给买的那件,红色碎花,她喜欢这件,觉得穿着暖和,特别是心里暖和,比过往的穿着臃肿却面带鄙夷的人暖和。
  雪很大,而且越来越大,街角开始亮灯,在白色而微茫的世界里一盏盏亮灯。
  她把口袋里的钱摸了又摸,摸了又摸。

  她站在那里,思绪万千。
分类:半截小说 | 评论:0 | 浏览:3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明时节雨

  老和尚的眉毛很白,他来我家讨水喝的时候,我正在哭,然而我看到他的白眉毛却破涕为笑了。老和尚说我俩有缘。

  于是他给我取了名字,叫子虚。

  我也给他取了名字,叫“不哭”,不哭叫快了就成了布谷,像春天里的鸟。

  我真正会说话了之后,就叫他和尚师父。

  和尚师父的寺院很大,一个“佛”字就占了一座山崖,我在山脚老远就能看到它,可是走走却要半天。我很少去和尚师父那儿,他却常来看我。
  和尚师父曾想收我为徒,我觉得好玩,做和尚可以剃光头,圆圆的,夏天很凉快,不用老洗头,我喜欢了,可父母死活不同意,我是独子,要靠我传种接代的。和尚师父说,那他就要受人世各样的苦了。那天他走的时候,眼角闪闪的亮,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和尚的眼泪。
  我妈说我小时候很难养,经常生奇怪的病。病得厉害了,外婆就到村子外面叫我的名字,然后妈就应答着,此起彼伏地,有时从半夜一直闹到天明。哪怕现在,我梦的深处还能听到一个苍老而悲切的声音,远远的呼唤过来,接着另一个爱怜而哭泣的声音低低的回应着,这
分类:半截小说 | 评论:0 | 浏览:2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页/3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