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523
  • 开博时间:2008-05-1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别丢掉,那一把过往的热情

别丢掉,那一把过往的热情
  
   ——瞎说爱情
  
  今天看到了中南大学杀人事件的消息,据说一个男生把他的女友用刀抹了脖子,然后自杀未遂。看到事情经过的有个保安,首先吓得傻了,结果在人围过来之后,他开始发飙了,这让我想起农村的被别人打过的狗,人来的时候不敢叫,只有主人从房里出来了才敢叫。
  
  
  
  说实话,这事儿让我开了眼界,在我的知识系统中,男人为情自杀的还真是不多,但是我觉得这哥们儿处理问题的方式不对,因为他杀了那个女孩,这就有点不地道了,要是我,我一定不会这样做,我会先准备一条横幅,上面写着“我爱某某某”,然后从高楼上跳下来,计算好距离,到地面的时候估计好刚能摔死,那么这才是为情比较牛逼的死法。很显然他现在只能等待着法律与道德的审判,成了彻头彻尾的悲剧,唯一的喜剧效果就是那个保安。
  
  
  
  暾哥在这个春天刚开始的时候,写过这样一句话:在这个春天,猫都不叫春了,春还敢叫春啊。无独有偶,昨晚在我与笔友一起
分类:悠然我思 | 评论:0 | 浏览:4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一章(一)

曾经见过这样一首歪诗:
  侠烈人生本色,温柔儿女家风,两般若是不相同,除是痴人说梦。儿女无非天性,英雄不外人情,最怜儿女最英雄,才是人中龙凤。
  忘记了是在那一部古典武侠小说中见到的。当时我还小,虽说记了下来,可是却是不明白什么意思。只是以为所谓的侠义英雄,就是性情中人。当时没有学过三段论,不知道性情中人是什么意思,现在我知道了,性情中人的关键在于一个“性”字,也就是孔老夫子所说的,食还有色。
  当然我之所以要在这里提到,是因为我考虑到如果有人说武松是英雄好汉,而且这个几乎是千古一理,毫无疑问的,就相当于中国文化中的孝,但是这只是在中国的文化中,而在西方中就不是这样的,俄狄浦斯把他的老爸干了,娶了他的老妈,于是从那个时候起,他们就没有了这个孝。所以他们的文化中,没有君君臣臣的严格划分。我在这里不是要讨论这两种文化的差别,而是要说一个坏的形象是会引起无穷无尽的麻烦的。
  武松就是这样。
  熟读《水浒传》的人都知道,武松的第一次出现,是在柴进的府上,据说他在清河县差点把一个人整挂了,于是逃了出来。可是这个人命大,阎王请他
分类:小说原创 | 评论:0 | 浏览:2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武松正传——楔子

  楔子
我现在蜗居在一个叫恩施的小城里。
所谓的蜗居说明有着不稳定的因素,随时都可以像蜗牛一样,卷起背包就走(其实还是有一定的难度,主要是书太多),但是相对于别人来说,还是算比较简单的。
恩施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小城,这个“小”,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小,她比大城市有个优势,那就是空气较为的清新,人民较为的淳朴,在这里,可以想象八十年代的上海,可以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总是会觉得星星还是哪个星星,月亮还是哪个月亮。街道的两边种满了各种树,叶子上的灰尘扫下来,够盖几栋房子,是党一路风尘的真实写照,而我就在这个城市里蝇营狗苟,匍匐度日。
关于蜗居的情况我还得交待以下几点:首先是房子。这个房子是我与老婆合租的。她叫Q,在大学里是学经济学的,后来又自修了对外汉语教学的硕士,所以英语与中文应该说都很棒(但是如果有点经验的人来说,这个理由是不成立的,因为我们经常会发现,一般黄段子很多的男人,反而是最没有女人缘的,这点延伸到这里,也就明白了)。所以按道理说,Q的前途不能说不远大,但是后来的事实证明,万里长征是一步步的走出来的,可是她却只是走了一
分类:小说原创 | 评论:0 | 浏览:10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余震之魅

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我只是觉得有一种要哭的感觉,真的,没有别的,其实也不是想哭,只是觉得泪水向外面冲撞。我不是一个轻易会感动的人,因为我是一个爱思考的人,可是,这段时间,我的的确确被一个又一个的事情感动了。 从小到大以至于到现在我依旧是一个受的孩子,我经常多在自己的世界里,回忆那些属于我的故事,以及我的细脚伶仃地悲伤,而在这段时间,我感到了苍白,我觉得我的以前我的那些,就如同一团雾,被风一吹就散了,可是这次,我的感觉却是如此的沉重。它让我窒息匍匐在它的脚下。 昨天晚上,我,磊子,阿勇,欢哥,凯子,阿杰我们一起看央视的募捐晚会,谈论我们学校的募捐活动。我知道我们学校的捐助数字,多,比我想象的多,可是却也少,比我想象地要少。因为我知道,我们两万学生却只是捐了不到20万,我总是觉得心里沉沉地,我知道,我们是天之骄子,是祖国的明天,可是在这个明天要做主人的人中,居然每个人,没有达到10元,可是我知道一次简单的聚会要都不止这个数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对不住很多人,真的。我当时想到了《80后》杂志上的一句话,与垮掉的一代一起成长起来的文学。我不想说我们是垮掉的一代,我也从来不以我穷而感到耻辱,可是当我知道这个数字后,我真的感到了耻辱。我对他们说,我觉得与那些没有捐到10元的人出入同一个学校而感到耻辱,我不是一个拜金主义者,只是我知道,能够到这个学校来的人,一定可以拿出10元来的。我们不仅是父母培养的,我们还有社会的关怀,我们的感恩之心到那里去了,我们的爱心与社会责任心到那里去了,我们这里是大学生,我们要担负起社会责任的。然后我真的觉得素质真的不是学历可以代表的,我想起了一个视频里面反应的那个乞丐,我们在他的面前,我感到自己不是人,而他应该是我们最好的老师。他拿出了他三天的乞讨,而我们呢? 在今天的默哀中,我想到了许多许多的事,我知道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关注,除了关注就是我们能尽的一点力。我没有真正经历过自然灾害带来的生离死别,我没有亲眼见到过灾难出现的场面,我只是在电视上见到过一些画面,听到过别人的讲述,可是我知道,那份感觉是不可理解的,我听到了那个小女孩,她向我们讲述,她说,她们从教室里跑了出来,见到了教学楼倒了下来,她们只见到了几根依旧矗立地柱子,她们见到了许多的残肢,断手残脚以及脑袋。我无法想象那种恐惧,我知道,这些画面会成为她们一生的记忆,这些记忆会成为她们终生的痛苦。然后,我感到沉沉地难过,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场时间的发呆,望着电脑发呆,我失去了所有的语言以及我想说的话,我感到了文字那么的苍白,那么的无力。我曾经多么为我驾驭文字的功夫而感到骄傲,可是…… 当我在见到他们一家人团聚时,当我见到她让她的父亲说,让她的父亲继续帮助别人的时候,我流泪了,我想许多的人都流了,而不只是我。 今天晚上,在操场上好多的人自发的点起了我在寝室听说后,走了出去,那时天已经全部的暗了下来。氤氲地烛光在风中摇曳,温暖而暧昧,站满了整个操场。我与勇拿着相机,我见到相机里面的画面,更加的温暖,我知道这是最温暖的画面。我见到了神色凝重的脸,以及脸上的悲伤,可是我也见到了烛光中的希望。我看到了一个女孩,她穿着黄色地长裙,转过身来,对周围一个女孩说,真的,烛光真的能够带来温暖与希望。她脸上的泪,流了下来,在烛光中,特别地美。特别响亮的声音萦绕在操场的上空,中国挺住,四川挺住,中国加油,四川加油。我打电话,告诉亭,还有我才认识的娜,我告诉他们我的感觉,我想他们知道,他们也都见到了,与我的感觉一样。 然后我在操场上给我的母亲打电话,我说我捐了多少,我说我想做什么,母亲在电话那头没有说话,我只是听到了长长地叹气。她让我小心照顾自己,说一切都会好的,可是我还是难过,还有恐惧,来自心底的恐惧。 回到寝室后,我们在网上知道了有余震,然后沉沉地睡下,可是怎么也睡不着。凯子的女友打电话过来,说她们寝室里的人全部出来了,老师也赶了过来,其实我都隐隐地觉得不会有什么,湖北民院离四川挺远的,可是那种恐惧还是在心底蔓延,如同水草一样无休无止地蔓延,怎么也挥洒不去。娜告诉我他们也出来了。然后我打电话给亭,她说她不知道有余震,于是我没有再说什么。 然后我建议道,我们也出去看一下。 我们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12点多了,走廊上以及广场上站满了人。有的没有目的的走着,很多的人打着电话,大声而放肆的说着什么,其实我们都知道说的是什么。有的身上裹了毯子,还有的在路边抱着笔记本看电影,晕黄的灯光下,一张张茫然的脸。操场上坐满了人,很多人将被子抱了出来,两个人坐在一起,有的抱着睡在上面,还有隐隐地蜡烛的味道,希望与恐惧在我的心里纠结。我们走过了操场,波也赶了下来,他脸上有微微地笑容,他告诉我们他在寝室里看《爱的奉献》赈灾义演。我们不知道要到那里去,于是决定继续往外走,校门封了起来,有许多的学生守在那里,我见到了保安,在模糊地灯光下,他眼里的血丝十分的明显。我知道前天晚上,也有人出去了,我知道他们一定也是十分的辛苦。 在桥上,波给他姐姐打电话,告诉他的姐姐,我们在校园里游荡,他的姐姐问他,消息是不是十分的准确,他说不知道,他就想说一下。是的,谁知道呢? 操场与走道上坐的人越来越多,在八栋宿舍前面还有一家商店没有关门,好多的人在那里买东西。我看到了一个男孩,靠在门边一口又一口的抽烟,然后呛了,使劲的咳嗽。磊子说,妈的,这叫什么日子,要是过上五天,真的可以过出疯子来。我们都没有说话,开始往回走。 操场上有微弱的灯光,人比先前更多了。娜发信息告诉我,她已经回去了,她说她不管了,她感到到处在晃,她的脑袋在晃,实在是太累了。然后许多的保安与护校队的人来了,一遍又一遍的给学生讲,没有事的,真的没有事的,可是依旧没有人退去。 勇说,我们也回去吧,妈的要死~朝天,不死再过年。然后我们就回来了,可是寝室里依旧只有很少的人。十分地安静,是死一般的安静,不是午夜梦回时的那种安静,我想我应该把这些记下来,于是我轻轻地在电脑前,敲下了上面的文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46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共1页/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