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5132
  • 开博时间:2008-05-0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第三岸》:汉语写作新领地

  一、《第三岸》简介
     1、刊物性质:《第三岸》是综合性纯文学辑刊,一年四辑,由吉林人民出版社出版,面对全国公开发行,每期160页码;
     2、主管单位:德州市文联;
     3、主办单位:德州市作家协会、德州市诗歌学会
     4、赠阅范围:全国百所知名大学图书馆;全国百家专业文学团体、文学馆、艺术馆;全国百名文学期刊编辑;全国百名作家、诗人、文学评论家;
    二、《第三岸》栏目设置
     灯 塔:每期推出一至两位具有经典意义的诗人、小说家、散文家的优秀作品,为《第三岸》重点推介作家的栏目。
     码 头:每期推出若干篇优秀中短篇小说。挖掘、推介那些已经取得一定的文学创作实绩,但目前还没有被文坛引起足够重视的作家。
     双桅船:每期推出两位本地优秀作家、诗人的小说、诗歌、散文作品。
     千 帆:发表精短优秀诗歌、散文作品,兼顾优秀小小说作品。
     涛 声:每期发表具有独特视角的文学评论,文体不限。代表着《第三岸》对文
分类:尝试 | 评论:0 | 浏览:1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诗三首

  《你是我的毒药》
  
  你是我的毒药!
  快跳进河里洗洗!你说。
  我说,即使跳进黄河,
  也洗不清了。
  
  你把汽车喇叭摁得哇哇地响。
  你把头砸在方向盘上。
  这时外面下起了雨……
  
  不够!亲爱的,这远远不够!
  这不是最后的结果!
  你吼道:伞!
  你是一个傻瓜,幼稚!
  即使离开,你说
  也不能冲进秋雨里……
   2010年9月9日夜
  
  《我的血液里浸泡着花朵》
  
  我的血液里浸泡着花朵
  这是深夜,那些坠落的
  和即将坠落的花瓣儿
  哦,亲爱的
  此刻,我愿意变成尘埃
  在你脚下
  
  此时不说,再没有时间
  就看不见果子,看不见
  你弯腰捡拾那片
分类:尝试 | 评论:0 | 浏览:1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心曲(小说连载)

  心曲
作者:卡伊•布克•耶
翻译:小孩
 没有这样的感觉,已经二十多年了。萨翰伊尔写道,自1984年我离开卡依罕以来,就从来没有让我这么激动过。那一刻我知道我等待的是什么了。但是我的心有些忐忑,就像已经许久没有开动过的机器,突然给了它动力,难免要发出咣咣的杂音,同时还带有刺耳的震动。说真的,亲爱的哈依娜,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第一眼看见你,我的所有的脏器都在剧烈地打颤,不怕你笑话,五脏六腑都在错位。就是带着这样的杂音和震动,我开始慢慢地接近你。
 这时,从窗口吹进一丝风,带着淡淡的花香,慢慢地翻动着书桌上的纸张。萨翰伊尔笑了,他不由自主地笑了。他又写下一行:这花香像你的体香,正一阵阵地袭击我。他觉得这样写不太好,有些色情,有些猥亵。他浑身燥热、发胀,于是他站起来,在屋里踱步。他顺手把那张纸揉皱,捏在手里团,走着走着又将那纸团摊平。如此反复三次,他还是无法下定决心。
 但是他知道爱叼住了他的心,她感到了哈依娜的牙齿死死地咬进了他的心里,他看见她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就像绳索把自己捆紧。他无法安静,他只能将心里
分类:转载 | 评论:2 | 浏览:2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谢柳镇传奇(短篇小说两篇)

 活魔儿

 一
 活魔儿姓谢,叫啥,我早忘了。他是个活宝,谢柳村的人都这么说。
 活魔儿有一身白白净净的肉皮子。夏天在湾里洗澡,一脱衣裳,都能看清蜘蛛网丝儿一样细的青筋儿,血在青筋儿里串游。小孩儿们就嚷嚷:活魔儿肉皮儿薄的血都快流出来了。活魔儿咧咧嘴儿,尖着嗓子干笑两声:“去,一边玩去!”说完就怯生生地躲开,穿着大裤衩子下到湾里,直挺挺地站着,往身上撩水,用手巾擦得身上白里透出血红。
扎猛子上来的孩子嗥嗥着:活魔儿的鸡巴没长毛,跟三岁小孩儿的鸡巴一样长!一样长!
 活魔儿就当没听见,爬上岸,两片雪白的屁股在火辣辣的阳光里刺眼,换好干裤衩,穿上衣裳走了。活魔儿奶油色的一张长脸上也没长一根胡子,凑近了才能看见绒乎乎细小的白汗毛。一双大手,手掌小十指长,是弹钢琴的才该有的手。尖尖着嗓子,一张嘴就一股子青衣花旦味儿。走道没个男人形儿,撇撇着腿迈小碎步。村里的娘们儿私底下说他娘坏了胎气,把活魔儿变错了公母。
  活魔儿这样的男人到哪里也不招女人喜,女人喜欢风风火火五大三粗的那种。
分类:短篇 | 评论:3 | 浏览:3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爱新觉罗.赵辛(连载)

一
 爱新觉罗•赵骗下车子,支好,就习惯性地从斜挎的帆布包里取出那个锡酒壶芦。右手抓住酒壶芦,左手早早地拽住了酒壶芦口上的木塞。木塞周遭裹了一层布,时间长了,裹木塞的布有些发暗,可是依然能清楚地看出那是一块黄色的丝绸。砰的一声,锡酒壶芦的酒香猛地窜出来,直撞他的鼻子。他架不住这酒香扑鼻的冲劲儿,鼻孔一酸就啊切一下子,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然后他揉揉鼻子,一仰脖子来了一口。他觉得还有些不过瘾,就又来了一口。嗬!嗬!嗬!他连续嚷几声,清清嗓子。然后盖上盖子,狠劲压压紧。将锡酒壶芦用自己的衣襟裹上,两手来回地揉几下。放开衣襟,锡酒壶芦就亮得有些放着银色的光。他习惯性地在右耳边晃几下,哗啦哗啦地响,他就愿意听这种声音。他将锡酒壶芦放进帆布包里,又顺手从包里取出一个小布袋子,也是已经颜色发暗的那种黄绸子。他解开布袋子上的口绳儿,从里面拽出那把黑檀木尺。右手提着木尺,左手在木尺上来回抚摸,上面黄铜镶嵌得一个个小米粒儿一样的尺码,个个精神的小眼珠子似的,在阳光里一摇都晃眼。
 “老赵,今儿来得早?”是看门的张老头。
 “快过十五了,这不公司又整花灯。”
分类:话本儿 | 评论:3 | 浏览:6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劁猪王(短篇小说)

一
“放着好好的老师不当,去劁猪煽羊。你犯得哪门子神经?嗯?你说说,不吭气儿,就算完事儿啦?”王万春的老婆两手端着泔水盆子,边往外走边嚷嚷。
王万春就跟没听见一样,在食槽上磨他的劁猪刀。劁猪刀像一片杏叶儿,稍大。在王万春的手和食槽间喳喳喳地来回磨。尖儿要锋利,圆遭刃口要快。他不时地在右手的大拇指上试试刀锋。卷了刃儿,就反着在食槽沿儿上背背。
王万春有一褡裢劁猪刀。实际上这些刀不惟劁猪,也煽羊。煽羊不止用刀,还砸。王万春将一褡裢劁猪刀磨好,去油罐子里取来炒菜油,在刀上一一抹上。然后他将砸羊的夹棍子鼓捣出来,将夹棍子上的牛皮条抻抻。夹棍子啪啪地在手里拍了两下,确定牛皮条没有糟,放心地将它放进褡裢里。
 “晌午我不回来吃。”他一边将褡裢夹在自行车后面一边跟老婆说。连看都没看他媳妇一眼,就推着自行车出了角门。
 “多咱也别回来。劁猪,劁你娘的猴儿!放着好好的老师不当,劁猪?!呸!”王万春的老婆在院子里骂,将在脚跟前的咕咕叫的一只鸡一脚踢开。那只鸡嘎嘎地蹿出老远,哥打哥打在西墙根儿叫。
 “劁猪吼~~~
分类:短篇 | 评论:2 | 浏览:7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寓言两则

命名
  
 没有哲理,也没有什么好争论的。“人性”只是一种简单的命名,你命名成狗屎或者马尿也行,就这么简单。只是我们已经习惯了这种命名,就像我们被命名成“人”一样地无聊和随意。人性是一种什么性?水性又是一种什么性?动物性又是一种什么性?柔性野性又是什么性?植物性呢?石头性呢?我们这些无所事事的被命名成“人”的家伙,一褪了身上的毛发,就急急忙忙地画地为牢,拒天下9999物于心外。为了强调自己处于万物主宰地位,历经几千年几万年艰苦卓绝的斗争和杀戮,创造文字,记录历史,积累无聊的经验和知识。待到自己衣衣蔽体,援管而书之时,就悠悠然做起老子天下第一的蠢梦。
有一天,你信马由缰。这匹蠢马(马也是人命名的)竟然驮着你到了一个人生地不熟的水边。蠢马站下来饮(读入声)水。你也饥渴得受不了,于是你跳下来,撅起尊贵的人腚跪着,在陌生的水边喝水(人马之区别在于对吃水法的命名,实在无聊)。主仆饮喝的正欢,就听见耳轮中叽哩哇啦乱哄哄响成一片。你蹿起来猛回头,看见一群身着茅草的家伙,手执长杆向你扑来。哇啦哇啦不知说一些什么。看你听不懂,就在河滩上写一
分类:寓言 | 评论:1 | 浏览:3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水声潺潺(小说连载)

一、
 叶儿,我看见从你头发里滴下的那颗水滴,它沿着你的脸庞慢慢地滑向你的下巴,我觉到了你脸庞的瘙痒。它在你娇嫩的脸上滑,我的胃里有一种饥饿难耐的冲动。我伸出手去,想捧住你的脸,想将我的嘴凑上去。可是,你在那一瞬间,将脸扭开,去看天上飞翔的燕子。你的手将那颗水滴随意地抹去,我的胃里一紧,这时我听到水声被蹂躏的哀哭。
 叶儿,我站在中原大地干旱的春天,我想到了你脸上的那颗水滴。你扭动着自己的秀臀,摇曳生姿在海边的沙地上。我听见了你脚丫子和沙子碰撞出的喳喳的响声。叶儿,现在是春天。我站在乡村和城市的结合部,在我的脚下一颗苦菜已经钻出了大地。它刚一出生就顶着花骨朵,它还没有开。等它开了,我采下来——金色的苦菜花就像你,我会放在嘴里慢慢咀嚼。
 叶儿,我始终听见一颗水滴在空气里滑下的声音,慢慢地落在空谷里,发出一种经久不息的叮咚声。一颗水滴的叮咚声一直搅扰着我。二十年来,它一直让我在梦中醒来,摸摸床单,摸摸漆黑的夜晚。你不存在了,叶儿,也许你就从来没有存在过。你只是一种幻象,反复出现在我的意识里,拯救我,将我一次次捞起。
 叶
分类:尝试 | 评论:57 | 浏览:49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