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香山馆:赵夜白

倾我所有泪,飞散化游云,千古痴意梦,百代凌云魂。痴意子QQ:99369991;书画站:http://www.69ys.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430540
  • 开博时间:2004-02-21
  • 博客排名:第3788位
最近访客

麦歌低吟

2017-11-16

子竹mengce

2017-10-15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彼是天涯借居人》清鄰詩稿

  

閒傷人事靜傷情,

坐待花期一一零。

草堂人去煙波里,

山館春深林氣中,

種菜培藥非時興,

罵世敲辭夢中贏。

清鄰公子傷痴懶,

雪巗童子惜令名。

頭風病腕詩箋異,

書畢無寄隨之橫,

千門更無佳子弟,

魚雁如山壘萬重。

一去家國千萬里,

此身歸得亦難逢。

我哭君謂痴于古,

眾樂余嘆笑無憑。

今夜觀花且徐行,

何論明朝死復生,

死兮生兮皆如此,

身心了了一紙輕。

何言亙世花知己,

哪道聚散因緣同,

三更不忍旋即去,

起視斗柄西南傾。------2014-4-16入夜雜感有句。

 

微寒夜色冷花神,

錦江白練似潑銀,

萬家燈火正紅塵。

分类:燕南赵北-痴意子 | 评论:0 | 浏览: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鄰詩稿《浣溪雲》

  

浣溪雲,依江傍花村。鷺飛落影素?沉,忽雨忽晴半昏昏,伊在紗窗深。       

峨松琴,嘉州五通尋。橋頭無弦百年掛,流水高山老知音,斯是古曲新。

束鹿客,渉江草澤身。錦西草堂自卜鄰,畫館書院秋復春。日日數流金。----清鄰詩稿2014-10-17

分类:燕南赵北-痴意子 | 评论:0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邻”博客挪窝:就此关闭。

        不知是电脑原因还是天涯的原因,十打九不开,所以被逼挪窝,以前自然有疲懒为多,但最近生心发愿继续写时,也难得打开,待偶尔可以打开的时候,文思也无。越老越思旧,倘若每次不留爪痕,从来觉得便似不曾过过。另又打算写一下小时候到今的自传体散文《小昭幼年考》,连带日纪博文都发于于此站此帖中:不过因是论坛,需要注册。地址:http://bbs.69ys.com/thread-1526-1-1.html   帖子名称为《[天涯博客]沉香山馆-赵夜白》。

 

        若是打不开的话,也可以直接进:http://bbs.69ys.com  六九艺术论坛 › 艺术机构 ›&

分类:沉香山馆-赵昭 | 评论:0 | 浏览:5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沉香山馆]并世闲居可云福,斯生恍惚是耶非。

欲笑五行体,哀哉真可怜,无食一餐饿,不寐夜难安。 鸥鹭栖江芷,苍鹄翔高天。城市羁躯体,何不居青山? 

 

成都未必即是家,自幼游跡畏繁華,靑山居時花正發。 最後都放決絕性,冷眼作畫暖根芽,弗將清興葬桑麻。 紛紛身畔流離客,泠泠他鄉一地花,何忍世人皆欲殺。 <靑城山居夜感有句> 

11月13日

 

癸巳自寿:红尘俚众纷笑斯,谁乞处处未合时,烧石炼玉焉非命,浇土求荷每云痴。其二;少时离乡不欲归,逢人壮云是与非。自料天地偏宠我,事事督促即飞灰。 

 11月9日

 

一日閒坐靜欲死,扶枕抄書自無言。此番豈非然而然。 空籠無嗚鳳鶴舞,虛齋不寫經世篇,塵世輪回一年年。 晝看窗花呼中艷,夜望森木月邊?,人間哪有恁般閒。 

 11月5日

 

北去恰逢鴉千點,南來菊巿

分类:燕南赵北-痴意子 | 评论:3 | 浏览:5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香港画展;

这几日去南山书院的凤窑画了两窑的陶瓷,第一炉已见形,首烧还算成功,釉色虽然不匀净但是拙朴。今日本也要去画的,主要是青花和釉里红,不过明天去香港出席自己的个展,还是推到后面再去。

 

这几日成都热了两日,旧馆客厅按了空调,倒也不大影响画画。下午戴洵兄过来小坐喝茶看书;新馆依旧没有空调,教书时大家亦忘记暑热。缸里的荷花开过后叶子有些就干了。虽然有新荷,焦干的老叶子亦是风景,太过清晰的轮回和成驻坏空。

 

今天舒克说是要来告别的,他从庐山东林寺下山来,红尘度世不过半年,又要上山上去了。不过没来,听诸瑞说依然到山上了,这次应该就不再下山了罢。同样的释无名兄虽然出家多年,但一直在为道场奔波,红尘与出世,到底不曾有何不同罢?同样因这次要去香港,给在扬州的佐佐,记得法号似乎是眠空发了短信,说这次香港回内地后要去苏州看望叶名佩老师,顺道去苏州看他。早在那个诗歌辉煌的网络天纵站点时代那批文学朋友,都这么在世间度世着,而我忙碌之余,深有过的安逸的负罪感。

 

一身是病,千愁云

分类:燕南赵北-痴意子 | 评论:2 | 浏览:12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邻小筑:重修时务欲忘卿

         经常打不开社区站点,所以这一二年写文字特特少,以前要么就写在纸上,要么写在博客里,后来又是微博、微信,总之,零星痕迹,是为鸿爪。为此又间或曾广召亲友朋辈书信,毕竟不能长久往回;是因又绘数本册页,往往边跋序首,感慨一二系之,似日记知录然。

 

         于此种种,皆为证明这一二年亦曾历过,不曾蹉跎;然而毕竟又蹉跎,转瞬匆匆,此皆芸芸而已。不知曾几何时,碌碌奔波,如鞭打驱使,数年并做一日计,虽有丹青笔迹,岂足堪申。

 

        自今日始,昭将一一屏弃时务,专心专职作画、读书、周游、教书;并继续书写日志。

        另将身边所交、所见、所闻、所

分类:燕南赵北-痴意子 | 评论:3 | 浏览:4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童年痴语:最后一章

  

11月20日,作个小结:

农历九月末中,回了北京一趟,很少这样的日子在北方,似乎感觉很亲切,但是又很是陌生。不知道有多久的时间不曾清晰看过北方的四季,清晰的使人更有度世的督促感。李长吉诗云:二十男儿那刺促;而我没有年轻过,一恍惚便已经三十光阴。况且又如长吉云:长安有男儿,二十心已朽。

从不知北方的秋季这么明丽清晰、绚烂,但是也应该很是清楚,北方就一直是这么清楚来着。白天和成都不一样的是白花花的眩目的大太阳,似乎阴郁的天空我在初到成都的时候也曾迷恋过,觉得有着诗中常见的场景。

很少写日记了,便更更想起坚持了近20年的习惯,一但断了,续将不起。或许明年,是否可以继续下来呢?便如爱写信如我,依旧现在还是习惯想起某人某事,写成信;即便当面交予,似乎也有口齿不能达济的文辞罢。不但写信少可互通来往之人,更少可寄可托之人。这写信我今年特意跟身边写字画画的朋友间来推广,很多画家书家说参与,但行动起来又无限推迟;因着其他通信工具的使用,以后能留下的只言片语如渺不可寻,千百载后,复何意义。

据说魏晋时期的名士们,写信亦是当面交予,莫非文字

分类:燕南赵北-痴意子 | 评论:3 | 浏览:10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沉香山馆}夏日无诗

  

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古人写这句诗写的平白、寡情味,无非就是说,白日愈长夜愈短,夏日可怕的还不是热本身,更是时间飞逝之可怖;但之于我,愈热的时候,人心愈平静,再怎么不堪,亦不过愈觉得皮囊无以超越罢了。

 

夏天我从小就怕,一直标榜自己喜欢冬天,一是因为自己出生在冬天,二是有雪。如今亦已怕过生日了,再就是亦无雪可见了。故也谈不上什么喜欢不喜欢。但夏天对于我,依旧清晰而深刻,午睡的时候,母亲沉睡,我在她身边转来转去,总怕她睡不在了。几岁的时候就哭着不许她死不许她睡,每每想来那孩子的妈妈该是怎样的不堪呵。况且又是本多愁善感的母亲。夏天清晰的蝉噪,叫声声嘶力竭。象证明什么,但是四周又一片可怕的死寂。 那死寂象是在宇宙尽头,象是一切即将结束,或是又等待什么开来。

 

夏天,我至今还不明白,白天怎么个长法,黑夜又是如何个短暂。之于我,不明白。很多知识,我囫囵半懂,好多“知识”我后悔在孩提时过早的明白,否则我若还是相信,外婆说每天晚上会有个老人盖被子一样把天遮起来。被子上还穿缀着闪光的星片。我相信,总会

分类:燕南赵北-痴意子 | 评论:2 | 浏览:6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沉香山馆]陈迹可怜随手尽,欲欢无复似当时

  当年乍别若分身,
  空说前生与后尘。
  万里千山非巨远,
  每因俗世隔音闻。2008年秋
  
  碌碌更薄五行体,
  悠闲兀自可轻盈。
  拟将云峰山上驻,
  始信人间有不能。2009年秋
  
  芙蓉花缀秋气鲜,中秋又近倍愀然。
  岂堪回首惊隔世,不计斗转忽经年。
  昔日尘劳欲寻病,而今病后心岂闲?
  袖手红尘无谈忌,卜邻知己二三难。2009年9月
  
  忆昔孩提曾见招,
  阿母闻言自心焦。
  卅载空却英雄梦,
  佛前因缘总难销。
  
  当年卜得后事无?
  冥冥之中是成都。
  秋雨无情夜犹骤,
  晨醒残梦尚模糊。2010年8月
  
  
  
  
分类:燕南赵北-痴意子 | 评论:2 | 浏览:4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呜呼七歌兮悄终曲,仰视皇天白日速。

  每天晚上都会做梦,梦一般都有清晰的颜色。当然我是知道别人做梦没有颜色的时候,自己才意识到自己的梦的色彩,当然那梦也并不是七色五光的,一般有红、白、黑、蓝几种而已,更象胶卷暴光后的非林。
  
  每天晚上的梦,都很离奇,非常出奇的场景故事,但人物,这么近三十年,似乎并无什么变化。一般都是小时候的伙伴,或是读书时期的同学,偶尔梦到近几年的朋友,背景也是学校,在梦里感觉彼此也是同学。梦的最多的,是我的外婆、爷爷和母亲,几乎日日都要梦到,亲人里梦的比较少的是我的父亲,梦到父亲次数比较少,并非是我不爱他,而是他使我很安全,很少操心。
  
  今天起的极早,收拾癖又起,开始整理东西,把一双04年到成都在双星买的拖鞋丢掉了,虽然没有坏,但是底有些滑了;想起这双鞋子当时与同事舒中克一起买的,如今他在庐山寺内,遥远的,可能,应该说是一定不能记得这双鞋子的。
  
  最近画画,想的少了,以前是想的多,画的少;反复试验着,找寻最能表达自己最真实最准确的情感。
  
  
  暂驻云端成都栖,
分类:沉香山馆-赵昭 | 评论:0 | 浏览:5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打油诗《夜尽来昼》

  夜尽来昼,是何时候?
  才书得东坡诗,乍饮罢大禹水,
  也难将就;
  
  亦难将就,
  只道是红衰翠减,不知是绿肥红瘦。
  万世千秋,一时惊梦,
  两颗红豆:曰痴、曰情、曰不够。
  都说是唐肥宋瘦,岂不知僧肥道瘦;
  
  任汉时明月、唐朝晓花、
  明清积雪、亘古依旧。
  
  留他悲喜,
  号赵钱孙李、称高士侠女:
  宽窄肥厚;
  谁记得:姓甚名谁?
  哪管他男女老幼?
  
  海阔天深,桑田沧海,白云苍狗;
  一瞬间:美丑香臭、
  一刹那:高低平皱;
  噫吁嚱!万般都是命,岂有非天授?
  
  儿时啼笑、老来衰苦,
  虚空轮回看不透,
  者甚闲愁,长已矣:
  一齐来凑。
分类:沉香山馆-赵昭 | 评论:3 | 浏览:5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非桃非杏辨也疑,人间何事隔云泥?

  三月的成都,依然清冷,优游度日的前五六个年头,回至河北,再返西蜀,梅花都已尽落。不曾细看梅花的清质;可这几年,才知道梅花的花期这么的长,以至每日从浣花溪到百花潭,只为那一路的红梅、白梅、还有绿萼和蛾粉。
  
  细细的看,仔仔细细的记住某一株、某一芰、某一朵;看它从初发时,到残落时日的幻变,有时记错了,觉得应该不对,断不至于这一夜就变化如此之的,恍惚临走时一回头又发现了,竟似是阔别太久的可托生死的朋友,在众人皆欲杀的一个阶段,芸芸人群里忽然看到他熟悉的样子。
  
  平生爱者荷花、水仙、兰花、芭蕉、竹子、;但仰看梅枝,岂云不爱?
  
  因着开馆授课的缘故,对景物愈细,对人愈疏。这世界有没有把学生当着知己般呵护的老师,我幼年若是遇到,岂非又是一个天地?
  
  昨天傍晚去诗书画院,有雨亦有风,在玻璃窗户上看,竹子在白墙面上摇摆,象元人的墨竹;回来经过二仙庵,还是迎着雨去看。绿萼清稀,想作任何诗也是枉然,自己家里有本梅花诗集,历代都尽;一提笔便俗,张口即错。
  
分类:沉香山馆-赵昭 | 评论:1 | 浏览:4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沉香山馆:浣花溪畔拾花人



小的时候的记忆,有时候不是随时间越来越模糊,反而因沉淀而清晰;反是愈近几年的事情,竟渐渐淡而模糊了,习惯回忆,回忆很久远的小时候,习惯梦里梦到幼时的同学,名字都叫不起了,人也并不能联系上,可就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即便是梦到现在的一些朋友,也是放置在小时候读书的课堂上,或是玩耍的外婆家。但几天一过,都不记得梦里的内容了,只记得最近一两年,反复的场景,就是冀中平原昏黄广阔的摸样。

 

天气料峭中寒,春天在成都不温不火,和冬天分别不大,如果不出去赏梅看贴梗海棠,家里甚或不养水仙或什么植物,你并不知道,春天和冬天什么时候更冷些,具体的区别在那里,大约古历24节气的划分主要以中原为准,所以偏居西南的我们,又太胶柱鼓瑟了些。每每短暂的桃杏梨李之时夏天就呼啦啦已逼近。成都只有冷的时候和热的时候,就感觉四季更匆忙,而我们又在感慨中慨叹韶光而已。

 

但并不妨碍我喜欢成都,以至于我从苏州返回成都,一下火车,呼吸到第一口四川盆地的空气时,就对着身边的人大叫了一声,还是成都好!现在人四处周游,似我算略有自由的,也不

分类:燕南赵北-痴意子 | 评论:1 | 浏览:5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沉香山馆]庚寅辛卯工笔新作

  



  


分类:燕南赵北-痴意子 | 评论:1 | 浏览:5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沉香山馆书法]临书小结

  小学一年级时因学校有书法课,爷爷、父母叔伯及舅皆能书,我亦自发喜欢,始临大字,当时握管临帖时不能悬笔,仿持钢笔样写书,描红不日则以看写为主,亦抖颤不能成线,然兴趣不减,日渐入门,家有欧书,则临欧体数日,人云入古非颜柳不可,弃欧而临颜,临颜数临不似而厌其丑,见赵书而喜其流利,常画题字而学之,母谓赵不可学,然心追手摹,观看日久,难不影响。既不能学赵,则当时目力所及,惟柳约略喜之。临柳之玄秘塔碑则至今用力最深者,初不甚爱,因觉其结构有些不正颇可怪之,或觉其转拐处太过刀硬。但却越写越喜,如今我所最爱。
  
  除去楷书,得书龙门二十品,但高古未解,当时只是读看而已。间或又因偏爱篆书曾久临邓石如及石鼓文,老师斥责,仅偶尔写之。
  
  时祖父、母亲、伯父及当地附近写字好的人以及所有老师写的好的字便修正学之,因而单字所学,渐成自己行笔习惯,且钢笔字与毛笔并进,风格相类,身心合一。
  
  初中王庆堂老师极鼓励,四处谓我天才。鼓励我学颜,我又中途断柳而临颜之多宝塔碑、勤礼碑及麻姑仙坛等,当时亦不甚爱,便时柳时颜,一日忽
分类:燕南赵北-痴意子 | 评论:1 | 浏览:6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4页/35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