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惚地区行署(第26病室)

我更乐于自己是一只见佛是佛、见佛不是佛的野狐,佛可呵,祖可骂,酒肉可穿肠,秀色亦可餐,心性所指,情意所系,不拘于形,无束于相。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67698
  • 开博时间:2008-05-05
  • 博客排名:第3376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今天要去呷满月酒

2015-8-1:一切都在慢慢变旧

TEDELON

180/96A

XL

是很多年以前买的1件

灰绿白相间的

条纹短袖T恤衫

今晚

我穿着它

在涟水河防洪堤上散步

突然发现自己

在夜色里被河风

吹拂着

很像一匹褪了色的旧

斑马;

 

2015-8-1:朱砂掌

我的手掌通红

天生如此

但许多人都误以为我是1个

练过朱砂掌功夫的

只有我自己

知道

这手掌越是通红

肝火就

越是旺盛

脾气也就越是

火爆;

 

分类:焦虑时代 | 评论:0 | 浏览: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空气里有草的鲜味

2015-8-1:打火机

这一次

站到了我的对立面

而且立场非常

坚定

让我不得不考虑

把火暴打1顿

来出一口恶气

为此我

还打算去国外购回一台

打火的机器;

免得不小心把火

打死了;

 

2015-8-1:她是我的高中同学

颜迪志

死了

简单

就是今天

出门去

买菜

路上

被一辆红色

小车

碰了

只一下

死了

整个过程

像生

分类:焦虑时代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上海行(0)

2015-7-25: 上海札记

她的小折扇

只不过是一件道具

在上海

地铁2号线

凉爽的车厢里

似乎

格外优雅的样子

轻轻地扇

呀扇

扇过来一阵

风韵犹存的香

风;

 

2015-7-25: 他认错人了

在婺源

1家大排档里吃午餐

邻座

一个大男人

操着听不懂的

当地口音

冲着我连续不停地高声大喊

好像是

喊魂

喊到最后我

回过神来;

 

2015

分类:焦虑时代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娄底是我家,建设娄底靠败家

2015-7-21: QingZhao

清早

可以讲是1个

青枣,可以讲是若干个

又可以讲是

一堆

“清早,钟姣新

提着一袋青枣回来”

青青的枣

在清早滚动

这让我从清早到下午

都一直

在念:

QingZhao;

 

2015-7-21: 独孤的背影有些孤独

独孤是一个姓氏

在这里

一个

昨天喝得醉醺醺的人

到现在都

还没有醒过来

只见他

在睡梦里翻一个身

身边的人

全都纷纷离

独孤变成了孤独

或,孤独的;

分类:焦虑时代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网线断了,很多事都不能做

2015-7-19:失眠之夜

客厅里的时间嘀嗒嘀嗒响个不停

在黑暗中嘀嗒嘀嗒响个不停

在脑海深处嘀嗒嘀嗒响个不停

在一座孤城那一个巡夜的小锡兵嘀嗒嘀嗒

响个不停;

 

2015-7-19: 破毛巾

洗脸毛巾

破了1个大洞

水流进去不见了

脸伸进去也

不见了

索性钻进洞里面去

洞里面既敞亮又

凉快

乐得在此

做500年妖怪

等那唐三藏师徒

打洞前经过

我且拦下他们

那猴子

斗上三百来个

回合;

分类:焦虑时代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日天气凉爽,适合出行

2015-7-13:拉拉啦

乌拉拉

WU-LA-LA-

要用一种

什么样的语气读出来

“乌拉拉公主”

才有

那么一点

女巫王国的格调

如果有人打岔

有可能

读成:“呼啦啦…”

呼啦啦是一阵没来由的

风;

 

2015-7-7:<>

在洗浴间

往身上涂满

香皂

我既像是一条泥鳅

又像是一尾鲶鱼

当然我

指的不是香味也不是泡沬

而是指抓在

手里的滑腻度;

 

2015-7-6:鱼腥草

要种就种下一片片

青鱼的

分类:焦虑时代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祝你生日快乐!

2015-7-5:澄清

“澄清”

一个形容词

有时候

又是

一个动词

如果它是一个村落

又是一个名词

但作为一座

它伫立在涟水河

北岸

也是一个

名词;

 

2015-6-29:回乡记

在7274次列车上

我发现父亲的

特别多

从娄底到

益阳

他一直在说

而且是在不停地说

他显得

非常

兴奋;

 

2015-6-29:嘿

面子是1张壳

必须保持

分类:焦虑时代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附马也是爷

2015-6-26:<>

“我

特别迷恋

捣成泥汁的蒜香味”

把这句话分成

三行

一行一行的

读下来

三层意思

显得格外的好玩;

 

2015-6-25:附马

附马

不能用“黑”或“白”

来界定

也不能讲马失前蹄

皇帝女儿不愁嫁

天底下已准备好了足够多的附马

斑马(不像)

海马(更

不像)

木马与山西侯马

要给附马

送1块

萨其马去吗

故事马,联邦走马,古罗

开封府的包黑炭

抬出一口

龙头铡

咿咿呀呀唱过

分类:焦虑时代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真可怜

2015-6-25:<>

1504

上尚城,1幢,一单元

现在

坐在十五楼

临窗的

1把藤椅上

俯瞰城区

1块1块零碎地

呈现在面前;

 

2015-6-25:<>

那天

大雨滂沱

我和SGH共撑一把淡绿的

雨伞走在雨里

把我的

右半个肩膀打湿了;

 

2015-6-25:汛期

那天

雨硬是从凌晨5点

一直下到黄昏

哗啦哗啦

像是泼

涟水河的水位到底

涨到了什么位置

分类:焦虑时代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乱弹琴

2015-6-25:散步

点燃1盘榄菊蚊香

它的香味

怎么会变成1只

黑猫

它在黑夜里

那么

它的黑

怎么又变

成了1个警长

抽出一把手枪

扣动扳机的

声音

“啪” ,1声

它怎么又变成了“趴”

和“葩”

趴在地上的

是1名严守纪律的

士兵

有可能是

邱少云

可在这里不能

用“它”只能

用“他”

可他怎么又变成了

1个火人

而不是

火车或火山;

 

2015-6-24:<>

又坐在

分类:焦虑时代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父亲节快乐

2015-6-21:父亲节(1)

有那么一刻

也想

涟滨村

打个电话

又突然觉得有一点点做作

所以

一直到今天

都已经过去了

我还是

没有拨打

这1个电话;

 

2015-6-21:父亲节(2)

倘若

20多年前的今天

我肯定会

想方设法都要激怒他

让他暴跳如雷

让他操着桃江话

冲着我

大骂:化生子!

让他揪住

扇两个耳光踢上几脚用烟头烫

……尔后

我用仇视的

眼光

狠狠的瞪着他这个

老杂毛;

分类:焦虑时代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活

2015-6-20:维埃

“维-

埃-”

中间这样停顿一下

加上一个小小的

尾音

我喜欢

这样喊你

今天是端午节

门楣上插上

艾草

给你也插上一株

维-埃-

你可以姓

也可以

姓萧

但不可以姓苏;

 

2015-6-20:健忘症

昨天

早晨醒来想了

一些什么

上午和下午都到了哪里

晚上又看见了谁

昨天的

一切在梦里

我全都记不起来了

昨天就这样过

现在已是

今天;

 

分类:焦虑时代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赤日炎炎似火烧

2015-6-20:以台球为例(1)

把若干个

颜色完全一致的台球

排成一条直线

或摆成一个

方阵

或垒成

一座金字塔

(像1个强迫症偏执狂

现在绝不允许

抽走这其中

任何

1个台球);

 

2015-6-20:以台球为例(2)

把若干个

颜色完全一致的台球

排成一条直线

或摆成一个

方阵

或垒成

一座金字塔

(倘若从这其中抽走

任何1个台球

都会破坏

固有的完整性

尽管

这种完整性

是红的

是荒凉的

或是大多数

分类:秽园档案 | 评论:0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火车

2015-6-19:境况

一棵香樟树

无疑

是孤独的

如果离一棵香樟树

不到十五米的

地方还有另一棵香樟树

但它和

又无话可说

如果一棵香樟树

长在几十棵或

几百棵

马尾松中间

如果

一棵

香樟树同

一片香樟树连成一片

是一片香樟树林

可树林里却

一片寂

如果一棵香樟树在夜色里

夜色再暗一点

被夜色覆盖;

 

2015-6-19:<>

夜色

再暗一点

暗一点

它还是夜色

伸手不

分类:秽园档案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里面有一个敏感词

2015-6-18:贾.马.奥

贾马奥

贾奥

马,马奥贾,奥

马贾,奥贾马,马贾

其实他叫

贾马奥

在我心目中

像MG一样

狂臊不安

混乱,而黑暗

最后被一枪击毙

不像她(他)世界里的贾马奥

始终是一位

有教养的

纯洁的小青年;

 

2015-6-15:夜雨

我一直在等

他的

一封信

可过了午夜还是没有

半点消息

正当心急如焚时

他打来电话

告诉我

派来送信的甲

连人带

估计在半路

都被雨

分类:焦虑时代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4页/109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