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1291145
  • 开博时间:2008-04-26
  • 博客排名:第1145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夜晚是最大的布袋

  夜晚是最大的布袋
  它能把什么都装下
  乌鸦不知夜晚的黑
  一碰上黑夜它自己就没了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4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同是夜景 又入草坪
  恍惚的山突兀起低移的空灵
  暮霭在流水里泻着梦呓
  朦胧中拽曳着一个缓步的孤影
  一弯孤月搓起涟漪的弦
  对着星空倾拨着泠泠的溪语
  
  伴立桥头寻找那颗常现的星
  默坐滩边细数流星斜抛的云
  露珠浸润了裙的飘逸
  月光轻移着睡莲般的倩影
  你的暇寐 我的夜巡
  最值记取的是那冻冰一宿的青春
  
  只带给欢愉的并非就是好男子
  只带给痛苦的也并非就是坏男人
  那晚的月 好明
  那晚的星 好神
  那晚的风 好急
  那晚的心 好醒
  
  
  1986年7月30日写于柳镇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3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

  ——掬奉一束二中青年教师的心曲
  
  
  柳城
  听你的音节 嚼你的字义
  几分羞怯 几许秀颀
  若你真是位绰约风情的小家碧玉
  定然是——
  瞳仁涟漪莹莹 柳絮传情
  心潭幽波闪闪 蓝天掩映
  天晓得 如今命运
  却在你雾峰四起的山谷里
  填写上了我们摇曳的姓名
  
  涧流击山麓切田塍灌草坪
  把我们在白光下牵引
  寂寞生单调养沉闷育空虚
  又让我们在夜幕下游离
  孤影在泥泞中穿行
  星星在天空上潜移
  我们不是伟人 也非圣贤
  但也决不是庸人浪子
  正因为有所追求有所憧憬
  才时有失望时有叹息
  可失望叹息过后还是正视自己的命运
  
  是青年 总有热血
  是生活 总有委屈
  我们要求于环境和他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4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旮旯诗选读

  《旮旯诗人和小镇囡囡》《夜游神》《失恋专家》等诗歌都是我1986年的练笔,那时我在柳城创办了“旮旯诗社”。后面两首好像稚嫩一些,《旮旯诗人和小镇囡囡》很有些普希金诗体小说《奥涅金》的味道。那个时候我非常痴迷普希金,把他的诗体小说读而又读,特别是达吉雅娜写给奥涅金的信和奥涅金写给达吉雅娜的信,我是会背并深情朗诵在收录机上录制下来的。
  
  稚嫩的文字中已写入了我在武义二中的生活,那时从学校两个边门出去就是西溪和东溪,再走远一点就是白水瀑和巽峰塔。课余饭后,我常常独自或约伴穿行莲田走向泉水涌流的溪边,那时没有“十里荷花”这个美名,但感觉景色比现在还美。我常常躺在巽峰塔下的山坡上构思诗歌,夏天入溪洗澡和晚上钳鳅,至今回忆起来非常美好。有一次义乌的同学过来玩,我和他骑车到下田和上田去寻找文科班里的一位女同学,来回骑了上百里山路呢。当然女同学没有找到,因为她正确的家址是现在的大田乡上下仓。
  
  “旮旯诗社”出了四期《旮旯诗刊》,从1986年创刊到1992年停刊,这段时间正是我写诗的痴迷期,大概写了300多首诗歌,在正式文学刊物上也发表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3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旮旯诗人和小镇囡囡

  这是什么人
  足拖一双破皮鞋
  洋铁片老是橐丁橐丁
  敲打着青石板
  架着副怪眼镜鬓发老长
  穿花衬衫的身上
  还套着件脏腻腻的西装
  你看他直脚开路
  双眼却睥睨着两旁
  时而鸭步时而鹄望
  不知他的鸟模样里
  打转着什么鬼思想
  天天穿过这条小巷
  老是眯斜着眼光
  向我投注目礼(我敏感)
  (也许是好象)但真讨厌
  
  小囡囡
  这条小巷我要每天每晚
  走它个没了没完
  小木窗框起了你的小脸蛋
  胜如“一枝红杏出墙来”
  一朵花儿开柜旁
  天真顽皮的小羚羊
  纯情可爱的小囡囡
  只要这条小巷
  走不尽我的朦胧感
  (警告你)你要小心
  我这“四只眼”就要跟你捣蛋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2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夜游神》和《失恋专家》

   夜游神
  
  十一点半的穷街老巷
  老鼠 壁虎在遛哒游玩
  公然恣肆地饕餮着
  路灯冲洗出的星月的白光
  屋檐的尖顶擎举着天空的安祥
  爬的们已把夜晚整个儿霸占
  
  这时有个梦厣般的青年
  蹑手蹑脚地穿街走巷
  风儿的惊悸把他吐出了
  通向山野的最后一个弄堂
  静寂的乐园
  这小子冒着越境的危险
  
  月光偷袭了一片山林的隐秘
  有群小鸟正在枝桠上
  组建新房
  猫头鹰在树梢威严挺立
  象要司什么庄严大礼
  喜鹊屏气等待老是迟到的夜游神
  蝙蝠出其不意地尖叫一声
  拍着他的肩膀把他迎为上宾宴请

            1986年写于柳镇




      失恋专家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2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居住武义十年的中国最后一个右派

——记海外法籍华人女作家林希翎
   
  1994年7月10日夜晚,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你猜我是谁?猜不出来了吧?是的,快四十年了……是的,我回来了,回来了!”“啊———”我吃了一惊:“你是林希翎———程海果!”想到1956年,一个意气风发的青年与一个风华正茂、刚满20岁的年轻姑娘偶然相识的往事以及她后来的种种遭遇,真有恍如隔世之感。
  
  我们自然约了见面的日子,那是一个星期四,在我家中。她穿一身大花短袖连衣裙,明显地发胖,鬓已霜染,看上去气色颇佳。我是从一个轻松的话题开始的:“记得吗?1957年初春,你来我住处祝贺我新婚,你送我一幅杭州织锦———西湖月色,我介绍我爱人同你相识。可是没过多久你便去邀约住在我们单位写小说的王贤才,你们一起商量去天桥解救一个15岁的卖唱女。你那时充满使命感……”她笑了。我们在话旧和听她诉说这些年新的经历中忘记了时间。忽然暮色仓促袭来,她要我在她的一个本册上写几个字,我心里沉甸甸的。当我署上1994年7月14日的日期,才发觉这天是法国国庆日。这提醒了她,她要参加法使馆晚上的庆祝活动,草草用完我爱人为她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5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谢老来信拷问自己

  我在湖州念书始知潘漠华是老家文人,在宣平教书又知现当代有谢挺宇沈子慧等家乡文人,后两位都成了我的忘年交。谢老是原宣平县德云乡西山下村人,1911年5月22日出生,2006年11月17日在沈阳去世,下星期就是他的逝世5周年忌日。
  
  近日,我在检阅翻晒谢老十多年给我断断续续写的五六十封信,这真是个难得忠厚刚烈的老人。他在1996年8月8日给我的信写得义正辞严,首先为二中80周年校庆不提学校前身宣平县立高小大为生气,说我写的文章也没提,虽没怪我,心里也是有火的。他说:这是很长一段历史,也培养了不少人,从来就是不提“高小”两字,好像这两个字有辱于二中似的!这是割断历史,也是抹杀历史,是不应该的!他在信中还对我不给文学青年回信提出批评。
  
  谢老在1996年11月19日写给我的信非常珍贵。他在信中要我鼓起勇气战胜消极情绪,他回忆了自己倍受磨难的一生遭遇来开导我。他说:“一些故乡人,不太了解我的人,以为我几十年在外面生活颇为美满。非也,我是平生痛苦太多,坎坷太多。你我虽没见面,但我相信你,愿将我一生用最简单的话,把遭遇告诉你。”因为
分类:随笔 | 评论:3 | 浏览:14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谢老1996年8月8日来信

  子和同志:
  
  贵报和你的简信已收到。
  拙作《报友人书》发表的报纸,多寄了我几张,这很好,希望下次也如此。稿费今天也已收到。
  十天前寄你的《寄莫慧兰》,想已收到?现附寄《几滴水》(三首),看是否可补白?
  你再任副刊主编后,风光马上不一样了。在你离开这段时间,副刊很芜杂,不想看了。副刊如果缺文学作品,那是很可惜的。
  中国的副刊富有文学性,同时又有时代性,是我国好的传统。副刊办得好,提高报纸的威信,也能促进报纸的销路。希望贵报的领导和县委宣传部能重视这个阵地。
  今年的1996第一期《武川潮》也早已收到。大致看了一下,比过去更有份量,一个县级刊物办的如此水平,很不易。印刷也清楚,这很好。特别是封面的照片,涂学文拍的宣平的内庵水库,如此壮观,看了使人悦目。我弟挺飞看了也叫好。而《父子》照片,内容是好的,可惜没有用道光纸印,显得模糊。
  你写的《武义县第二中学简志》是史料性质的文章,应该把学校的沿革真实地写下来。去年二中纪念校庆时,所有的文章,二中的前身柳城县立高小,为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1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谢老1998年12月15日夜来信

  子和同志:
  
  你的来信和照片都已收到,你简单的信和名片,我寄给了真子,并把你介绍了一下。她是已在中国作家协会工作很多年的,现任创联部副主任,因基因关系,她的天真酷肖乃父。今秋她们去了诸暨,事先我不知道,要不,我介绍她去找你。她时出外开会。
  我们都是武义人,都是老乡喽,到现在她没有到过武义和宣平。
  现附给你一张我介绍你去见真子的条子,过去的时候,时常有冒充我的朋友去找她,(现在没有了),我亲自写介绍信,她才相信。这信你留着,不管今后什么时候都可以。不过也不要太晚,她已超过四十五岁了。她认得一些作家(这是她的工作),一些太老,一些驾鹤西去了,一些不好找。反正,你去见见也好。
  现附给你拙作《百雀争鸣》,也算是一篇回忆,老写心情很沉重的文章,今后也是如此,现偶尔写点轻松的文章。我懊悔此稿已寄《人民文学》了,不知他们能否发表?如用了,你在《武川潮》上再用,不知是否可以?那责任在我,是“一稿两投”了。由你处理吧。如他们不用,正好你们用。
  我那些诗,你如用就用吧,其实我还有些,今后不打算再写,要写散文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2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能在冷板凳上坐一辈子吗

  无论春夏秋冬,一个人能在一张冷冰冰的矮板凳或旧木椅上坐一辈子吗?看似不能,但坐着有自己心爱的事情可做,那还是有始终坚守的人的。譬如生前死后都冷冰冰的国画家徐从河。
  
  近日读谢挺宇老人写给我的信,感慨不少,两人虽未谋面,但他对我是掏心掏肺的。他在1998年12月15日夜写给我的信中给我开路条,要我有机会去找他在中国作协创联部工作的女儿谢真子。谢老还在信中反复邀请我到沈阳和东北玩,他为我安排好了游玩线路,并指定他儿子谢争幸陪我玩,还提出为我买来回车票,真是的。
  
  谢老的晚年就是在冷板凳和病榻上度过的,他成为了东北的巴金。一个有博大修养和深刻追求的人,把他按在冷板凳上似乎是最不人性的,同时也是最适宜的。有博大修养和深刻追求的人身处秀场闹市,能修炼出什么?当今世道名利俗欲汹汹,能按在冷板凳上修身养性,跟孙悟空压在五指山修炼是有相同功效的。

  这两天很有把谢老书信一一打出的冲动,但今天早上好不容易打出谢老1998年12月15日夜写的信,上传时突然消失了。我操作电脑是很不熟练的,特别是技术功能等等专业根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1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饭店飘出“经久耐用”的香

  
  
  
      美食者喜欢说点题外话
  
  好食者一段时间没遇上新菜和特色菜,是很落寞孤独的,心里惦记来惦记去只有到几个“老地方”轮流温故而知新。其实要吃好菜和特色菜,如果浮浅盲目走星级大牌路线,往往十有九空。好东西在民间,有心人喜欢在市井小店做出价廉物美的东西,绝活和私房菜总会招惹有眼光的实在人满心满胃的喜爱。行走中国温泉城武义餐饮业,大俗大红的牛头饭店那盘贼香的酱豆炒肉,雅俗共赏的老乡村土菜馆花样翻新的特色菜,柳城畲族镇那香飘百里的小丁炒鹅,还有视野广阔推陈出新的富临湘酒店刺激眼球味蕾的“石锅牛柳”等等,那“经久耐用”的诱惑隔上一段就让人惦记。好在富临湘酒店举办8周年悦秋店庆,记者就有了再次面对经典诱惑的机会。
  
      赣州小伙刘晓彬
  
  先在县城新兴路,后在西溪路落户走红的富临湘酒店业主是江西赣州小伙刘晓彬。他是1997年深圳大学酒店管理专业毕业生,开始在深圳餐饮服务公司上班,做过国营酒店的中餐经理和经营经理,再回江西新余做新亚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2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梦断乐缘堂》叫卖武义旅游

  
  最近,由武义人投拍的27集电视剧《梦断乐缘堂》在吉林、贵州、江西等省市电视台热播。据制片人王卿芳介绍,中央台的转播版权也在洽谈中。电视剧讲的是发生民国江南古镇家恨国仇和感情恩怨的故事,但从拍摄背景上了解,全剧都在“叫卖”武义旅游。
  
  《梦断乐缘堂》由浙江芳华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和华安影视有限公司投拍,白秋林导演,香港新锐男星孙耀威和国内当红女星隋俊波、刘婉婷等主演。27集拍摄场景大多在武义芳华园、李纲纪念馆、俞源、石鹅湖、郭洞、坞驮畈、寿仙谷等知名人文景点进行,据业内人士分析,以影视发行形式宣传生态武义,《梦断乐缘堂》开了个很好的先例。
  
  前段时间,浙江卫视等上演电视剧《男人帮》,与孙红雷串戏的女星隋俊波迅速走红,相信随着《梦断乐缘堂》在全国热播,隋俊波等女星将进一步走红大江南北。
  
  浙江芳华文化艺术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卿芳告诉记者,他非常热爱武义这片神奇的热土,家乡是他实现人生创业和理想追求的基石,《梦断乐缘堂》用讲故事的形式宣传武义自然人文景观,是他策划已久的心愿。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3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谢老2000年2月3日来信

  子和同志:
  
  电话里说不清楚,还想再谈一点我的想法。你的生活与工作情况我可以说毫不明白,但是还要讲,这是老人不自量,缺乏自知,也许人家骂我自作多情。
  我的岁数,你是知道的,虚岁九十了(明年五月满九十)。人家说我是“三十年代”,我笑纳之,三十年代的东西还是有好东西嘛,这是自我安慰。所以既不了解你的工作与生活,还要噜嗉,这是很可笑的。
  听说你跟小祝过去是同居,我这个老脑筋就不同意。开放了,西方意识必然进来了,但西货不是什么东西都是好的,因为几千年来的国情在。
  关于恋爱与婚姻的问题,几千年来,无数的文人写了无数的文章,可谓复杂极了。但其实说起来简单就很简单。我看两个年青男女真诚相爱,志趣相同,互相体谅帮助,就可以结为百年之好。(当然,还要合婚姻法)。
  有人讲,恩格斯曾经讲过,在共产主义社会里还是一夫一妻制。(原文我未见到,大意如此)。我看这是很容易理解的。年轻人胡闹,易造成悲剧,到后来后悔已来不及了,往往成毕生遗憾!
  在电话里,你说你已三十七岁了,也许我听错了,是三十三岁,心里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2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谢老2000年4月21日来信

  子和同志:
  
  我于3月26日突然晕倒,经孩子们送到医院抢救,才苏醒过来。这个月我经过一场生死博斗,才脱离危险,等我出院后再给您写信。
  您寄的关于我们两位兄弟的文章,护士已念给我听了,我很高兴,也很感谢您。但这张《金华日报》大夫也要看,我怎么也找不到,所以我请您把那张《金华日报》再寄两张,大概您能找到,麻烦您,请寄到家里。(护士代笔)
  
  祝您健康!
  
  2000年4月21日 挺宇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1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4页/80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