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152085
  • 开博时间:2008-04-22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流浪的竹林(中篇小说/下部)

七

一晃到了山里包谷熟了的时节。

一天下午我和师傅在楼下破篾,竹妹子突然过来对师傅说,她姐捎信有急事要她现在就去镇上,她想让我替她去山上的包谷地守夜。只守一夜,她说,明天她就回来了。平时都是她爹守,但他爹前几天病了,她就和菊花带着大黄狗守了两夜。我说,你叫王小山不就得了?那大山里我一个人敢去守?一个男人还怕,只不过坐在棚子里敲一敲梆吓一吓野猪而已,有什么可怕的?王小山没在家呢,不然肯定会叫他的。师傅对竹妹子说,你放心去吧,让他帮你守一夜吧。又说这个时候了赶镇上怕是要黑在路上呢。竹妹子说,黑就黑,我有黄狗做伴呢。说完,得意地朝我一笑,招呼一声黄狗,便往镇上去了。

竹妹子走后,我便嘀咕着发牢骚,其实我并不怕,原来在家也独自在山上守过夜,只是觉得竹妹子硬是多事,于是心里就有些烦。师傅见状又念起了那句口头禅: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再说她家里也没少关照我们,经常送一些小菜给我们吃,有时候遇节或来客了,做了好吃的总是请我们去吃或盛一些给我们师徒二人送来。我们偶尔帮她一下也是应该的。
分类:现实小说 | 评论:0 | 浏览:2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想念红军

(苗族)刘耀儒





获得这篇作品的素材,缘于一位朋友对我去乡下的催促。
  那段日子里,我感到有生以来无法忍受的浑身不适,以及浑身不适带来的无限恐慌。我十分肯定自己患上了不治之症。尽管一次次地医检证明我根本没什么大病,而我总是怀疑医院的检查器械出了问题,或者是医检人员欠认真没有查出真正病因,甚至怀疑医生在我面前好意隐瞒什么。因为我知道,许多绝症患者都是得不到医生的告知的,而且常常帮助病人的亲人来隐瞒实情。这也可以理解。谁愿意一个临死之人在有限的时间里再承受那些无谓的折磨与痛苦呢。那除了加速死亡的速度之外一无可取。但我的想法却与众不同,要死就死个明白。我不止一次地在医检过后刻意去提示医生说出真相,我会一点都不在乎的。但每次都是徒劳。于是我只好一家一家地换医院、换医生、换医检方式。在推翻我自认为的胃癌后,又去证实是不是肝癌,在推翻肝癌后,又去证实是不是肺癌……每检查一次,尽管没检查出什么,但总是要提示医生按照我自己的推断给我开一大堆中药和西药。在吃过这些药毫无起色的
分类:现实小说 | 评论:0 | 浏览:3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蚊之恋

苗族 刘耀儒



 在没听到这个故事以前,就是杀了我我也不会相信世界上会发生这么荒诞的故事。不,不是荒诞,而是非常神奇的故事。不仅不相信,就是连想也不会想到世界上会存在这样的事情。
 然而,我却实实在在地倾听了当事人那刻骨铭心地诉说。
 那是今年春天的一个淫雨霏霏的夜晚,由于长时间的寂寞和孤独,我独自一人在吃过晚饭后幽灵般地来到新城一个叫什么“岛”的茶座喝茶。当我点了一杯台湾乌龙正准备喝时,一转头,突然发现了茶厅一角要给我讲述这个故事的主人公。他距我喝茶的地方并不远。我一眼就看清了他的一杯清茶还只喝了一半。此时,他正端坐在那里,桔黄色的灯光下,他表情严肃,似乎有些凄苦的味道,眼神也似乎有些游离……后来在听过他讲的故事以后,我断定,他那时或许正沉思于去年发生的那个故事之中。就凭他坐在那里的表情,一瞬间,我的内心深处突然有某种东西在强烈地提示我,我已经找到了一种久违的知己与契机。我毫不犹豫地端起茶杯就朝他奔过去,在没有征寻他的意见的情况下,我就十分武断地在他对面坐了下来。不知为什么,
分类:现实小说 | 评论:0 | 浏览:2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是秋季

(苗族)刘耀儒





 往年,插完晚稻秧了,经过一番紧张而又忙碌的“双抢”后的筛子村的男人们,稍作歇息就该打点行装外出找副业去了,比如上山烧木炭,去几十里外的金矿挑矿石;或做其它一些能挣钱的活儿去。是呀,下半年不挣点钱,来年孩子上学的学费,种子农药钱,以及左邻右舍、亲朋戚友间一些婚丧嫁娶要需应酬的礼金从哪里来呢。

 但今年晚稻秧都插下去个把月了,筛子村的男人们却几乎一个也没出门找副业去,并不是他们不打算出去,而是他们出去了对田里的禾苗放心不下呢。也不知怎的,今年的晚稻秧自插下去,就受到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病虫的侵袭,秧叶子一直是蔫儿吧叽的,大部分卷了筒,叶片上起了一片密密麻麻的麻斑或黄斑,或者麻黄色混合的斑点,有些叶面上甚至烂了许多大大小小的洞,田里的水面上铺开着一层黄褐色的秧叶子……呈现出一副日渐枯萎的令农人心焦气急的衰败模样。那一蔸蔸毫无生气的秧叶上,布满了“天螺蛳”、“大青虫”和“稻飞虱”之类的害虫……

 其实
分类:现实小说 | 评论:0 | 浏览:3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遥远的山村

(苗族)刘耀儒

一

 懒二佬背着双手在山冲里那丘责任田的田埂上慢慢地踱着围着田转。这田插着早稻,由于缺肥和管理不好的缘故,禾苗还未遮田,高低不一,毫无生机。他站在田埂上,悬着身子伸手扯来一根白色稻穗,端祥拨弄一会,揉成团朝田里一扔,一副泄气的样子:“穗茎稻瘟。”他想。朝田里睃,许多类似的稻穗在一片谷绿色的稻穗中显得特别刺眼。唉!他惋惜地叹一口气。即将到手的粮食呢,如不采取紧急措施治病,穗晶稻瘟必将乘势泛滥;还有卷叶虫,几乎每一片叶子都卷筒……。早该治病虫了。他懊悔地想。可手边缺钱啦。

 这年月,钱不好挣。他感叹着朝月口处踱去。禁不住愤慨起来,想:娘卖的,搞什么西部开发,为什么不把我们这里开发一下呢;许多地方扶贫,怎就不给我们这穷地方扶一扶呢。禁不住又骂那些当干部的来了:自己富了,却不关心群众的疾苦了。什么世道呀!

 夕阳西沉。山冲里氤氲着一层层乳白色的雾霭,如梦似幻;归林鸟儿的啼鸣在山冲里别响亮悦耳……刚下过一场大暴雨,田间地头,一股股浑浊的水还在
分类:现实小说 | 评论:0 | 浏览:2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地一片白

(苗族)刘耀儒

雪仍在密密地下着。这场雪已连续下了三天三夜了。头一天是铺底的大颗大颗的雪粒;第二天是若梨花般大朵大朵的雪朵;今天是漫天飞舞的雪花,情景就像春天蜜蜂分家时一样:一团团,一股股,密密匝匝,在山村的上空翻转穿梭,急促而慌乱。

木爷孤立窗前,痴痴地凝视着窗外飞舞的雪花;苍老的面部毫无表情。那是一张特殊的脸,纵横交错若沟壑般密布在脸上的横的、竖的、弯的、扁的、圆的等大大小小的皱纹,就像是被岁月的笔打上的破折号、感叹号、括号、逗号、句号……。木爷的脸就是一部充满生命内涵的经典;那满脸标点符号随着木爷某个表情而不断变幻位置时,不同的人可以在他的脸上按照不同的人生经历与感受阅读出各自不同的关于对生命和人生的感悟与理解。

冬季是一年中捕猎的黄金时节,而这场雪又恰恰在这美好的时节里提供了锦上添花的良机。但季节与气候愈营造出这种机会,木爷的心里就愈痛苦、孤寂——是那种找不到对手和不能发挥自己而憋闷的痛苦与孤寂。因为在他认为属于他狩猎的范围里已无猎可狩了,无猎可捕了,那怕是一只竹狸抑或是一
分类:现实小说 | 评论:0 | 浏览:2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山的女儿

(苗族)刘耀儒



山妹子将屋对面重重叠叠的山岭看成人时,心里觉得好玩极了。那时正是黄昏,血红的夕阳柔和地斜照过来,五颜六色的光环灵巧地在阳光中跳跃着闪烁,美得令人眩目。山妹子

坐在屋前柚树下的木椅上温习功课,一抬头,突觉夕阳下的崇山峻岭好亲切。她似乎愣了下,立即为自己生出这种奇想窃窃地笑出声来。但她赶紧止住了,圆圆的脸上倏地羞得通红。

忙转头四周瞧瞧,见无旁人,才又放肆地笑了。

 正前方傍左的那座大山肯定是奶奶,因为山的整个形态显得多慈祥,就像奶奶疼爱地抚摸她头时那无限慈爱的样子。可奶奶几年前就不在了……想到这里,山妹子心里一酸,眼睛发涩。忙岔开看其它的山,依着“奶奶”的那座山定是“爷爷”,这样一想,似乎见爷爷抚着银白的长山羊胡假装生气地骂她:“死丫头,怎能随便拿爷爷奶奶开玩笑呢!”山妹子觉得更开心,在心里一迭声喊:“就要就要。”禁不住又咯咯地笑了。其实爷爷也早不在人世了,比奶奶还早去世几年呢。那时山妹子还小,好
分类:现实小说 | 评论:1 | 浏览:4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页/8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