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52228
  • 开博时间:2008-04-22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立 碑

立 碑
(苗族)刘耀儒


筛子村村支部书记郭运生有儿子了。
郭书记的老婆头胎生的女儿,时隔六年,终于生了个胖嘟嘟的儿子,真把郭运生高兴死了。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虽然如今人们的观念改变了,但在农村,这种思想仍根深蒂固地潜藏在相当一部分人的心中。不过,郭运生想生个儿子,并不是单纯的是为“无后为大”着想。他毕竟是一个有知识的人,而且又是多年的支部书记,说实在话,他想生个儿子只是觉得人结婚生育,儿女都有,才不致于遗憾,也才对得起祖宗。况且,别人都能生儿育女,他凭什么就只能生女而不能生儿呢?当然,在他的潜意识里也不完全排除没有“无后为大”这一想法。但现在终于儿女双全了,什么也不用解释了,不仅免去了他心理上的遗憾,事实上,他也真正有后了。
自从郭书记的老婆生了儿子,郭书记是整天笑容满面,牙齿龇到了耳门边,凡遇上人就递烟,凡有人窜门,不仅递烟,还无一例外的泡茶,做饭酌酒。屋子里一天到晚沉浸在一种格外浓烈的喜庆气氛中。平时,郭书记在家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惯了的,一切都是老婆服侍他。但现
分类:现实小说 | 评论:0 | 浏览:6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渴望强奸

(苗族)刘耀儒



一

已经晚上十二点钟了,可郭慧却没一点睡意。她漫不经心地上了一会儿网,觉得无聊透了,于是关掉电脑,来到客厅,拿着遥控器不停地调电视频道,调了一会儿,却总觉找不到顺心的电视内容,泄气地将电视关掉,狠狠地把遥控器往沙发上一扔,返回书房里的电脑旁,又打开电脑开关,电脑开机的速度太慢,她心里烦躁极了,好不容易等到显视屏出来,上网连接却几次连不上,气得她恨不得把电脑从窗口扔出去。终于上去了,她捏着鼠标却又茫然地不知自己要干什么,只好乱点一通……突然像谁在外面叫她似的,赶紧关了电脑,火烧火燎地拿起丢在沙发上的棕色小坤包,拢了拢头发,匆忙地换了鞋,就往屋外走。当她关好防盗门,准备下楼梯时,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要到哪里去?这么晚了自己出去干什么?真是神经病!她在心里暗暗地骂了自己一句,忙将已伸出的一只脚缩了回来,呆呆地站在门口,透过面前的窗口,远处的街上虽然灯火通明,却已显得寂静了。是呀,时间都已转钟了,谁还会在大街上逛呢?

郭慧很不情愿地开
分类:现实小说 | 评论:3 | 浏览:46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都市里的樱桃花

刘耀儒(苗族)


(一)

  今天又是离开家乡两个月的日子了。
  近两年来,每隔两个月,樱花都会回一趟家的。尽管每次回家都会被丈夫打得遍体鳞伤,尽管儿子也并不欢迎她;尽管村子里的人都会用鄙夷的眼光刺她、剜她。但她仍然按时回家看丈夫枞树,看儿子小枞树。她要回家给他们送些钱,看看枞树的伤情,看看小枞树的学习情况怎么样,把他们的衣服和盖了两个月的被单脱下来洗干净。她觉得这是她这个做妻子、做母亲的责任。
  新城是省会城市,离她家乡千多里路,虽然现在有一大半路走高速,但早上八点多钟动身,到镇上也下午两三点钟了。而镇上到她家筛子村还有十多里山路;其间要翻两座大山。樱花翻过第一座大山大汗淋漓地到达沟底,已是乡下煮晚饭的时候了。太阳明显偏西,阳光照在这边半山腰上,沟底就相对阴暗了许多。樱花将两大提兜东西放在路旁,就蹲在涧水旁洗脸,洗完脸,捧了几口涧水喝了,便坐在旁边一块光洁平滑的石背上,一边掏出手绢扇风,一边漫无目标地满山张望。正是早春时节,遍山的樱桃花已经开放,一团团,一簇簇;
分类:现实小说 | 评论:0 | 浏览:4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磨 刀(中篇小说/上部)

(苗族)刘耀儒



引 子



  筛子村的人们惊奇地发现:家顺老汉最近经常磨那张过去杀猪用的大砍刀——就是刀头翘起的用来砍硬骨头的那种。如果转去十年,家顺老汉磨这张刀也无可非议,因为家顺老汉是筛子村的屠户,逢年过节、丧婚嫁娶的猪都是他去杀的。可现在家顺老汉六十多岁了,老了,杀不动猪了,已有好几年没给别人家杀猪了,就连自家每年的年猪也是接替他的一个后生杀的。那么,他现在还经常磨那张刀干什么?而且磨刀时板着一副苦瓜脸,一声不吭,满脸杀气,像磨好了刀立马就要杀人去似的。杀人?杀谁呢?家顺老汉在筛子村没和谁结仇!难道说他要杀他的一双儿女?筛子村的人们都知道,家顺老汉这几年与和他那一双在外打工的儿女关系弄得很僵,以至于一双儿女去年都不愿意回家过年,丢下他一个老人孤零零地过了个有生以来从没过过的凄惶年。但父子(女)之间关系再不好也不至于屠刀相向呀,何况家顺老人素来就很喜爱他那一双儿女呢!那么,家顺老汉为什么经常满脸杀气、一声不吭地磨那张刀呢……
分类:现实小说 | 评论:0 | 浏览:2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磨 刀(中篇/下部)

四

  家顺老汉是在他们四个正月初四出去打工后大概四五个月的样子开始磨刀的。他们四个自从家顺老汉家出去后就再也没给他打过电话,也没汇过钱。这帮狗日的骗了他。年三十的饭桌上答应结婚生孩子的诺言,纯粹是怕他家顺发火赶他们走而有意敷衍他的。家顺老汉开始磨刀了。

  有继有源不给他打电话,他家顺就不知给你们打?

  你们想骗老子,没那么容易。于是,家顺老汉忍住气破天荒地主动给有继打电话,但打了几次,通了却就是不接,不接他就给有源打,但有源也不接。他娘的,不接,不接也要打。有继不接就打有源,有源不接就打有继。毕竟女孩子心软些,有源先接了。家顺老汉说:“打了这么多电话怎么不接呢?”

  有源说:“上班时间不准接电话。”

  家顺老汉说:“你一天到晚都在上班吗,我白天打了晚上打,你就是不接,老爸哪点对不起你们了,这样恨你老爸?连电话也不接了?!”

  家顺发了一通火,那边就不出声了。
分类:现实小说 | 评论:0 | 浏览:4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是蓝天亦是草原(中篇小说/上部)

(苗族)刘耀儒



引子

 标题所指的蓝天其实是一望无垠的草原,而我就是要将它说成蓝天。蓝天为什么不能说成是草原呢,蓝天本来就是草原;或许,草原本来就是蓝天。这是与佛有缘的人士才会理解并接受的。而人世间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与佛有缘;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参悟透与佛有关的事物。那就让与佛有缘的人来读懂这篇小说吧。

 草原上飘动的白云其实是羊群,那羊群又恰如白云一样在蓝天上飘荡;那放牧白云的长鞭,那么潇洒地一甩,鞭梢上便牵出一位长裙飘荡、长发飘逸的生命——那是一位女性。一个三十开外的女人。那个女人甩动着鞭子放牧着这群羊群,羊群却又放牧着女人的心灵。然而,放牧的过程,到底是谁在放牧谁;到底哪是草原哪是蓝天;到底哪是羊群哪是白云,谁又能分得清?

在那无边无垠的羊群中,一头苍老的公羊突然停下吃草。那是一只饱经世故的羊,也是一只善解人意的羊。它转过头慈爱地望了望它的女主人,充满关切地对她说:“主人,你歇歇吧,我知道你已经累了。我也陪你
分类:现实小说 | 评论:0 | 浏览:2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乡人物二题

(苗族)刘耀儒



张老师

“人~”

张老师伸出握着的细竹杆儿,用杆梢点着黑板上白粉笔写的一个不很规则的很大的人

字,然后亲切而和蔼地将那戴着近视镜的脸转向我们,懒懒地、极放松地拖长着起伏的声

音,像唱歌一样地教着我们。于是教室里所有的同学,一齐模仿张老师的腔调,全神贯注

地跟着他读这个刚学的生字:

“人~”

“做人的人~”

也许是为了加深这个字的印象,使同学们便于记住,张老师又这样用握着的竹杆点一下黑板上的人字,继续拖着长长的音调教着,于是我们又兴趣盎然地跟着读:

“做人的人~”

“娘屋做女一个人~”

“娘屋做女一个人~”

分类:现实小说 | 评论:2 | 浏览:3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明年(中篇小说/上部)

(苗族)刘耀儒



 一

这车木炭被骗之前,一点反常的征兆也没有,一切都与往常一样让人无从提防,直到木炭锁进别人仓库中,刘大山和向元早两人也都没朝这方面想。当然,假如朝这方面想了,也就不会让骗子得逞了,退一步说,即使是起初被骗子骗走,在中途也会采取补救措施的,而且也是来得及的。说起来,刘大山和向元早两人都是很精明的人,一般情况下骗子是很难如愿的。或许是因为前几年两人做木炭生意一直很顺利,不仅从未被骗过,而且每车都能赚到一笔相对可观的利润,所以就被胜利冲昏头脑了。其实回过头来稍仔细地想想,被骗过程中的细节仍是破绽百出的……

向元早承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尽管向元早比刘大山年纪大,经事多,但遇事却没有刘大山想的开,在钱上也比刘大山看的重——他除了在小姐身上花点钱外,从来就不乱花一分钱的。也难怪, 8000多块钱呢,两人平摊,一人就损失4000块钱!4000块钱对于上世纪90年代初的偏远山区的农民来说确实不是小数目。生意好的话,刘大山和向元早每年冬天的
分类:现实小说 | 评论:0 | 浏览:2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明年(中篇小说/下部)

五

这趟木炭很顺利。木炭本身加上磅秤上搞鬼赚了一两千斤,刘大山和向元早私下里估算了一下,大概每人可以纯赚一千多块钱,所以两人的心里又开心了一点。交了炭,收拾好了,转回到昨天早上停车的那家餐馆吃了午饭,便风尘仆仆地往回赶。由于赚了钱,心里快活,所以话也多,彼此又开起玩笑来。三人说笑着,突然刘大山冷不防伸手在坐在驾驶室中间的向元早胸脯上捏了一把,又忙缩回手。向元早不知其意,转头一看,却见刘大山皱有介事地学自己每次盯小姐时的样子色迷迷地盯着自己。突明其意,忙转过头去,忍不住咧嘴一笑。张小权全神贯注地开车,没有发觉这一细节,仍和向元早说着话。这时刘大山又伸手在向元早的胸脯上抓一把。向元早虽与张小权说话,却暗中监视着刘大山的举动,见刘大山又伸手来,便闪电般地朝刘大山手上用力拍了一掌。刘大山便在座位上笑歪了身子。向元早却一本正经的盯着前方,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但终于还是忍不住无声地笑了。张小权见刘大山笑得邪,又见向元早不动声色地笑,不知他们笑什么,就边开车边回头问他俩笑什么?向元早说,没笑什么,开玩笑。张小权狐疑地盯他们几眼,又集中精力地开车。突然,向元早伸
分类:现实小说 | 评论:0 | 浏览:3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流浪的竹林(中篇小说/上部)

(苗族)刘耀儒



 前不久的一个晚上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梦见一大片郁郁葱葱的竹林跟在我身后。我走,它们也走,我停它们也停,我上坡,它们也上坡,我转弯,它们也转弯,我坐车,它们就跟着车后跑。我大骇,惊问竹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这一问,竹子们竟说话了,它们说,它们没地方去了,所以才跟着我的!我说你们怎么会没地方去呢?山里好大的地方哟!它们竟异口同声地嚷,没地方去,就是没地方去!我恼怒地说,即使是没地方去也不要跟着我哟。它们说,不跟你跟谁?我们就要跟着你。我们跟定了你!我说你们为什么要跟着我?它们说,因为它们认识我。我说,我什么时候认识你们了?它们就吼,说30年前就认识了呢,你还想赖账不成?竹子们这一说,我竟恍惚记起来,突然感到它们似曾相识。于是脱口而出:竹妹子呢?!它们说,你还好意思问竹妹子!

 梦醒后,我就自然而然地回想起30年前的一段往事。



——题记

一

分类:现实小说 | 评论:0 | 浏览:3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页/8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