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4
  • 总访问量:152200
  • 开博时间:2008-04-22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无内容

分类:你评我论 | 评论:0 | 浏览:3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虔诚与执着

潘吉光
一个春寒料峭的早晨,我刚从公园里锻炼身体回来,传达室瞿师傅告诉我,有位名叫刘耀儒的人要到我家里来看我。这是个文学作者,我很熟悉,却未曾谋面,已多年没有书信来往。今天他怎么从老远的沅陵大山区来到长沙呢?瞿师傅见我诧异,忙解释说:他在六楼《湖南作家》编辑部工作呢。我更显吃惊:想不到这个农村青年居然到省城作家协会当起编辑来了。
 原来,他对文学并没有放弃。我赶紧找出几本《湖南作家》杂志来,有意识地在扉页版内仔仔细细地寻找着。这不,明明白白地刊印着:“编辑部主任刘耀儒”。
 对于编辑来说,有作者朋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尤为珍贵者,身为退休后的老油条编辑,仍有作者朋友未曾把你遗忘,且登门造访,真可谓不亦悦乎。
 不几天,果然有位青年作者来访。满面笑容,敦厚老实。一进门便自我介绍:潘老师,我是刘耀儒。闲谈中,谈及了他这些年来的经历与变化。总也忘不了“感谢老师,感谢《湖南文学》函授班”的话题。我说,话也不能这么说,一切的一切,来自于你自身的 造化——对文学的虔诚与执着……
 那时,我们《湖南文学》杂志
分类:你评我论 | 评论:0 | 浏览:4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的变奏

张超 李爱红
——读刘耀儒先生《都市里的樱桃花》
“人”是文学永恒的母题。“五四”前后的中国,先觉醒起来的那部分诸如胡适、鲁迅、周作人等等的先哲们,意识到了浩浩荡荡的五千年中国在一转身之后竟然目中无“人”了。作为个体的、有个性的人都消失在了几千年积蓄下的“仁义道德”中去了。于是,胡适、鲁迅们开始呐喊了,他们从“人”何以为人出发,以寻找和给予个人“人欲”并证明其合法性为目的。在他们的心目中,“人”,哪怕荒谬如阿Q,哪怕困顿如孔乙己,哪怕无知同祥林嫂,都应当是人间最高价值尺度,肉体的神圣,人格的独立,思想的自由,生存的权利,都成为“人”天赐的、神圣的、不可侵犯的事物。民族国家想象中包含的政治、经济、文化、道德,甚至生活方式和风俗习惯,都需要建立在“人”的基础上而获得合法性。“人”,是脆弱的,但又是世间最为宝贵的。
多灾多难的中华民族经历了太多的冲击,“人”也在百年中国的天灾和人祸中沉沉浮浮。可是不管什么时候,始终有那么一部分人通过不同的方式在默默的寻找着中国的“人”,去寻找中国人的“人”迹,希望籍此看到中国的“脊梁”。近日在《炎黄文学》
分类:你评我论 | 评论:0 | 浏览:4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存不过是一片大和谐

 张 超 李爱红

最近有幸拜读了刘耀儒先生的大作《鱼晾坝》(《佛山文艺》2006年12月下半月刊),一缕缕清新、淡雅的乡土气息扑面而来,一副副自然、平和、淳朴的生活画面跃动在眼前。小说中营造的安宁、和谐的情境让我们深深体悟到“生存不过是一片大和谐”(莱布尼兹语)。刘先生在作品中用心构建了真正和谐的世界:依青山、环绿水的静谧、宜人的自然环境,冲和平淡、亲切美好的人际关系,纯真质朴、出乎自然的生存状态。他还艺术地阐释了和谐美的真正蕴涵:生存世界里多重关系间相互共存的宁静与美好。
 一直以来我们在刘先生的作品中看不到晦涩的语言、高深的道理,也许他秉承了汪曾祺先生追求和谐的创作思想:“我所追求的不是深刻,而是和谐。”(陆建华:《汪曾祺文集•文论卷》江苏文艺出版社1993年版)然而,正是这种和谐常常让喧嚣尘世里颗颗躁动不安的心慢慢沉静下来,干净起来,敞亮起来。因为和谐永远是人们所追求的最高境界,是人们心中回荡的最纯美的旋律。没有激烈的矛盾冲突和尖锐的角逐争斗,人人性情平和、胸怀宽广,人与人真诚友爱、和平相处……曾几何时,我们憧憬着这样的理想境
分类:你评我论 | 评论:1 | 浏览:4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
苗族 刘耀儒


许山关前天下半夜站在屋后的阶檐下解完小手,正准备转身回房继续睡觉时,突然一跤跌倒中风,从此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再也起不来了。是呀,七十多岁的人了,遇上这种病,只怕是没救了。果然,医生看过后说,这病没治了。等着办后事吧。

那天只有许山关的小儿子许小友在家,许小友对医生说,没冶了,也要用药,拖一天是一天呢,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老人家等死吧。再说大哥和姐姐还不知道,也要拖到他们回来见父亲一面吧。于是医生便给许关老人挂吊针。许小友则打发人给在外乡乡政府当副乡长的大哥和在外乡乡中学教书的姐姐报信。

许小友的大哥许大友正在乡村干部会议上作怎样带领全乡农民发家致富的报告,刚好讲完话,报信的人就到了,于是许大友问了一下情况,就和报信人一起回了。在镇上许大友特意给许山关买了两斤猪血。许小友的姐姐许仁华正在给同学们上历史课,见人报信,也就立即向校长请了假,随报信人一起回了,经过镇上时,也特意给许山关买了两斤猪血。

许大
分类:现实小说 | 评论:2 | 浏览:4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鱼晾坝

(苗族)刘耀儒



小溪确实很美,似山里女人的黑头帕,如少女腰中的红丝带,她总是那么柔软,那么缠绵地绕着一座座山里汉子般憨厚的大山潺潺流淌,浅滩处鸣一路欢歌,深潭处凝一湾深沉……她总是顺着前面的方向,该窄的地方窄,该宽的地方宽;该直的地方直,该弯的地方弯;该浅的地方浅,该深的地方深;该奔跑的时候奔跑,该漫步的时候漫步……活生生将一条简简单单的小溪演绎、泼墨成一幅错落有致的特具生命意义的图画。

由于与发源地接近,所以这水就显得格外清亮、格外清凉,似乎能让人看出水面那显而易见的丝丝纹路;有时又似乎格外稠,稠得就像乡下的蜂蜜,化也化不开。因此,栖身于此地的筛子村人竟大多不去井里挑水,而是来溪里挑水作为食用水。溪宽的地方有十多丈远,若是站在这边扔石头,要使劲才到得对岸;窄处通常只有两三丈、而且浅,随便摆一溜石头,就成了一座别致的桥。从这桥上走过,可以清晰地看清水里那悠然游动的丝丝缕缕的青苔和古朴、艳丽的七彩卵石,鱼多的时节,可以非常亲近地欣赏鱼惯而上或鱼惯而下的鱼群,并可以和它们逗乐一番…
分类:现实小说 | 评论:1 | 浏览:5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哑 语

二老壳又在那里吼骂开了。
也不知这家伙中了什么邪,近段日子他总是经常独自站在村前田段边沿的溪坎上,在烈日下对着身下的小溪吼叫。
二老壳天生有些傻,而且又是哑巴,所以起初几次在那里吼叫,村人们也没怎么在意。但吼的次数多了,把人们吼烦了,大家就开始注意了。这家伙到底在吼些什么呢?!
“啊啊啊……”
二老壳吼叫的时候虽然是他一个人,但他的表情、语气和手势就像他身边站了很多人,而且这些人正饶有兴致、全神贯注地在听他吼骂似的。他偏着头,瞪着眼,一副生气的样子,对着小溪伸出小指头,用一种鄙视的眼神对着小溪吼一阵,意思是小溪无用,接着抖动着食指指着小溪骂,边骂边继续比划。有时头一偏,眼睛微眯,像要睡觉的样了,猛地身子站直,眼睛圆睁,双手一摊,双脚在地上用力一蹴,又对着小溪吼一阵。然后,扯扯身上穿的烂西服又扯扯穿的烂裤子,再次对着小溪吼骂开了……
在筛子村,要数二老壳家最贫困了。也难怪,这地方本来就穷,而二老壳生来就有些傻,不会说话,而且身材矮小,长相丑陋。又因母亲死得早,父亲也生来愚顿,所以他到四十来岁仍然光棍一条。
分类:现实小说 | 评论:2 | 浏览:3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绝 捕



    苗族(刘耀儒)



 李大梧猫着腰,全神贯注地朝认定的目标靠近,淋漓的汗水,濡湿了双眼,咸涩得眼内一阵阵灼痛,模糊了视线,他本能地轻轻伸手抹了一把脸,猛地,一个鹞鹰抓鸡式地扑向目标--露在草丛外的一小截"鸟蛇"的尾巴,一手闪电般抓住并将其扯出草外。恍惚中,他依稀发觉那蛇怒目圆睁,敏捷地一弯蛇头,咧开大嘴,凶猛地朝握蛇的手啄过来。慌乱中,大梧握蛇的手触电似地往空中一挥,手指一下自动松开,那蛇乘机腾空飞逃。烈日下,他一下呆若木鸡。少顷,轻轻地叹口气:"唉--又失败了!'他沮丧地怏进不远处一株大树下躲荫歇憩。

  大树上的"知了"总是不厌其烦地"知了,知了--"瞎叫不停,大梧仰视着映有斑驳阳光的树干上的一溜知了,想:"你知道个卵。你知道昨晚上堂客骂我‘当饭'?你知道我现在连肥料钱也没有?"这样对着知了发一回呆,不觉好笑,越觉酷热难当,干脆脱下那件天蓝色半
分类:现实小说 | 评论:0 | 浏览:3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让我们相识

刘跃儒,又名刘耀儒,笔名沅河、近水。苗族。湖南沅陵县人。1999年就读于鲁迅文学院作家班。已在《芒种》《绿洲》《今天》《青年作家》《湖南文学》《北京文学》《民族文学》等国内外文学期刊上发表中短篇小说数十篇(部);多篇(部)小说被收入《当代中国少数民族作家文库》等多种选本。已出版中短篇小说集《伤痛故园》《山川无语》及长篇纪实小说《一个盲人的励志人生》等。2010年7月出席在北京召开的全国第一届苗族作家文学研讨会;创作生平载入《中国现当代苗族文学史》。曾受聘于《湖南作家》杂志任编辑部主任。现为自由作家。

联系方式:yhwx111@163.com
分类:让我们相识 | 评论:2 | 浏览:6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虚实之间

 刘耀儒


 其实,老宋当初给我打电话说这件事时,我就很明确地阐明了我对该事的观点。我肯定地说,绝没此事;退一万步说,即使是有,也定是假的。因为我的直觉很灵,我相信自己的直觉。发生在我周围的许多事,只要露出丁点蛛丝马迹,我就会以此类推很准确地判断出事的结局,几乎是百分之百的应验,屡试屡中。可老宋却固执地说,这绝不会是假的,理由是他已多次与李洪通电话证实过这件事,李洪说让他尽管放心,绝不会欺骗老同学的。若实在不放心的话,可先将复印件给老宋,让他拿到有关部门证实后再付钱。话说到这种地步还会有假?老宋说到后来竟有些冲动了,说不管是真是假他也要亲自来一趟才死心。因为他目前急着要办这件事,不能再等了。并说了他来长湖的车次和到站时间,让我按时接站,一副不容置辩和推辞的口气,说完就很武断地挂了电话。
 放下话筒,心想,如果这件事是假的我也无责任了,心安理得了。我这人就这脾气,就像曹操说的“谏不过三”(是不是真是曹操说的已忘了)。我认为这话说得很对,应归纳成名言。因为若是个听规劝的人,有二三次也足够了;反之,你劝得再多也是徒劳。弄
分类:现实小说 | 评论:3 | 浏览:3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页/8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