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152085
  • 开博时间:2008-04-22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仓央嘉措诗选

  
我问佛:为何不给所有女子羞花闭月的容颜?
佛曰:那只是昙花的一现,用来蒙蔽世俗的眼
没有什么美可以抵过一颗纯净仁爱的心
我把它赐给每一个女子
可有人让它蒙上了灰
我问佛:世间为何有那么多遗憾?
佛曰:这是一个婆娑世界,婆娑即遗憾
没有遗憾,给你再多幸福也不会体会快乐
我问佛:如何让人们的心不再感到孤单?
佛曰:每一颗心生来就是孤单而残缺的
多数带着这种残缺度过一生
只因与能使它圆满的另一半相遇时
不是疏忽错过,就是已失去了拥有它的资格
我问佛:如果遇到了可以爱的人,却又怕不能把握该怎么办?
佛曰: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
别问是劫是缘
我问佛:如何才能如你般睿智?
佛曰:佛是过来人,人是未来佛 佛把世间万物分为十界:佛,菩萨
分类:情诗选载 | 评论:0 | 浏览:4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最好不……/仓央嘉措

  最好不相见,便可不相恋。
最好不相知,便可不相思。
最好不相伴,便可不相欠。
最好不相惜,便可不相忆。
最好不相爱,便可不相弃。
最好不相对,便可不相会。
 最好不相误,便可不相负。
最好不相许,便可不相续。
最好不相依,便可不相偎。
最好不相遇,便可不相聚。
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
分类:情诗选载 | 评论:2 | 浏览:4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一天/仓央嘉措

  
那一天,
我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
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呀,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

分类:情诗选载 | 评论:0 | 浏览:4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见与不见 》/仓央嘉措

  


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
不舍不弃
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
分类:情诗选载 | 评论:0 | 浏览:3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的变奏(评论)




张超 李爱红
——读刘耀儒先生《都市里的樱桃花》
“人”是文学永恒的母题。“五四”前后的中国,先觉醒起来的那部分诸如胡适、鲁迅、周作人等等的先哲们,意识到了浩浩荡荡的五千年中国在一转身之后竟然目中无“人”了。作为个体的、有个性的人都消失在了几千年积蓄下的“仁义道德”中去了。于是,胡适、鲁迅们开始呐喊了,他们从“人”何以为人出发,以寻找和给予个人“人欲”并证明其合法性为目的。在他们的心目中,“人”,哪怕荒谬如阿Q,哪怕困顿如孔乙己,哪怕无知同祥林嫂,都应当是人间最高价值尺度,肉体的神圣,人格的独立,思想的自由,生存的权利,都成为“人”天赐的、神圣的、不可侵犯的事物。民族国家想象中包含的政治、经济、文化、道德,甚至生活方式和风俗习惯,都需要建立在“人”的基础上而获得合法性。“人”,是脆弱的,但又是世间最为宝贵的。
多灾多难的中华民族经历了太多的冲击,“人”也在百年中国的天灾和人祸中沉沉浮浮。可是不管什么时候,始终有那么一部分人通过不同的方式在默默的寻找着中国的“人”,去寻找中国人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5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长篇小说《非正常情欲》自序


我一直认为,从单纯的写作意义上讲,小说其实就是作家对社会、自然、人生、爱情等事物认知的一种经验表述。
一个人一生除却必尽的义务,最重要的或许就是对人生的理解。而理解就要不断地发现并不断地总结经验,使人这一辈子能够活得明白并趋吉避凶过得更接近于生命的本质。这当然是对于那些智者来说的。那么,什么样的人才属于智者呢?一段时间我曾以为,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并看清了这个世界,看懂了这个世界,那么,他(她)就是智者了。这样一想,我的生活便有了动力,有了勤勉。但事实并非如此,因为这其中需要太多的思考和付出,而事与愿违的是,你越想看清这个世界反而越来越看不清,越想弄懂却越来越弄不懂了。于是又觉得,从生命的另一种角度来思考,其实一无所知的人才更像智者。这样一想,生活中又不免多了许多消极和悲观。
其实,活人是不存在智者的;人死了都是智者。
实际上,我们一生的一切指导思想与一切行为方式都是在自觉与不自觉中为自己的情欲寻找到一个最佳的寄居之所。事实上,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情欲可以最终寄居的实处。因此,我们只是在不断地盲目推翻与不断盲目重建的“乌托邦”中白白
分类:现实小说 | 评论:4 | 浏览:14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长篇小说《非正常情欲》连载 第七章 初 次 返 乡



夏天的时候你回了一趟家。这是从京城回到江洋在《江洋文艺》杂志社工作后的第一次回家,也可以说是命运改变后地第一次省亲。因此,一路上你的心情总是律动一种别样的兴奋和特殊的愉悦,当进入家乡地带受到这个季节里充满生机的山水景色一拱托,你突然感到自己更加显得容光焕发、气宇不凡了。
村前小溪里长年搭着的小木桥由于夏季的来临已经撤掉,小溪里只轻松地站立着一排木质桥桩,于是你只好趟水过去了。你觉得这样更好。其实,对你来说,即使现在有桥你也未必过桥。因为你对水情有独钟,是的,生活在家乡的这几十年里,哪天不是与水打交道呀!可以说,你的整个童年就是在这条小溪里泡大的,特别是夏天,你几乎一有空就呆在这小溪里的,不仅是你对水天生的喜爱,更是你生来就能捕鱼捞虾的天赋。可以说,这条小溪是你童年成长与快乐的见证。长大后也一样,不光是因有时捕鱼捞虾改善生活,夏天劳作之余更是要扑进这溪水里扎几个猛子,或来几招“狗扒式”,冷却一下热气消除一下劳动造成的疲惫。而现在已有一年时间没与家乡的水零距离地亲近了,你当然不会放弃与水那肌肤相亲的机会了。你来到岸边将行李放下,然后坐
分类:现实小说 | 评论:0 | 浏览:7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长篇小说《非正常情欲》连载 第六章 文 化 公 司


也许是老宋觉得你俩的钱不够花,或者是临近放署假了也应该利用假期挣点钱了,所以自从那天算命失败回来后,老宋又起早贪黑地开始往外面跑了,可每次回来都未见喜色。而你那时对什么都不懂,因此即使是心里着急也无济于事。老宋显然是觉得带着你跑不仅于事无补,反增加开支,因此只好任你呆在学校。
署假后的一个星期里,老宋居然出去后就一直没回,这使你非常担心,却又无计可施。学员们都已回家休假或去忙各自的事去了,偌大的学校里除了传达室的门卫外就剩你一人。你百无聊赖,只好独自一人一天到晚呆在图书室看书。
一天晚上,你正烦躁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时,却见老宋风尘仆仆地回来了,一见你就兴奋地说:“准备一下吧,明天跟我去文化公司上班。”原来老宋已在那家公司上了一个星期班了,因为刚去想与原来的同事学些经验,而且隔学校又太远,所以就住在公司里了。
听到可以上班了,你的心里当然高兴,知道老宋已吃过饭,于是你忙烧水泡茶慰劳老宋。
晚上老宋告诉你一个大胆的决定:再不来学院上学了,从此以后就去上班。并说上课也学不了什么,就和平时开笔会一样,这种情况他见多了。问你怎
分类:现实小说 | 评论:6 | 浏览:10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长篇小说《非正常情欲》连载 第四章 学 习 期 间


  
  
   直到现在,你对文学院的学习都一直找不到什么太深的印象。好不容易挨过了两天,你一早就离开了二佬的学校往文学院赶。到文学院时已是上午9点多钟,文学院已如期开学。此时,三三两两来学习的学生已开始到设在二楼的办公室报名,过后都往学院统一安排的宿舍去。你在办公室办了入院学习手续后,就拎着行李前往三楼寻找304房间。房间里先来了两个学员,靠窗的两张床已让他们占据,你只好在进门处的两张床之一随便选一张将行李放上。房间很窄,除了四张床,中间便只剩下窄窄的通道。情况已表明这个房间将住四个人。放下行李后你们便打彼此打招呼,相互敬烟,各自介绍来处。随后便开始房间之间的相互串门。
   第二天仍是报名时间。
   第三天上午在四楼学习的大厅举行隆重地开学仪式。文学院院长和各班的班主任都已齐聚。这些人都是当前中国文坛大名鼎鼎的人物,所以仪式结束后,学员们都不失时机地争抢着与他们一个一个地合影。你这人生来就一个怪脾气:别人对某个事物越感兴趣时你就越冷漠。这绝对不是因为你是一个农民自卑。你只是觉得一个作家都是以
分类:现实小说 | 评论:0 | 浏览:6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长篇小说《非正常情欲》连载 第二章 孤 身 闯 京


北京,我来了!
当你拎着那个陈旧的旅行袋从北京火车南站下车时,你在心里对这个你认为熟悉实际上却十分陌生的城市说了这样一句话。说这句话的时候你似乎感觉到有些莫名其妙的激动与悲壮,好像你就像历史上某位呲咤风云的人物或者将来会成为同类人物似的。事实上,就算你将来成为这样的人物又会怎么样呢?无论你认为自己有多么伟大或者崇高,对北京城来说实际上并没有多大关系。那只不过是某个人的一厢情愿和自作多情。北京城并不因为你的存在或消失增添什么或失去什么。其实,就算能临时增添或减少点什么又能有多大意义呢?
当然说这话的人当时肯定不会想这些的;想到这些的人就不会这样说。
这是1996年早春一个乍暖还寒的早晨。
你出了站口后,把旅行袋寄放在就近的寄存点,然后按照通知书上提供的乘车路线说明,风尘仆仆地乘上去前门的公交车。因为火车南站没有到文学院的直达车,所以在前门下车后只好迅速地改乘地铁去文学院。一路上你就像是第一次去杏家里时的紧张与兴奋,。
文学院并没有你心目中想象的那么气派,与它响亮的名气也是天壤之别。和它周围的任何一栋公共建筑相
分类:现实小说 | 评论:0 | 浏览:7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页/8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