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月如钩天涯名博

一散人文字冢·他永远活在自己的心中。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0
  • 总访问量:826309
  • 开博时间:2005-06-04
  • 博客排名:第1847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wenlgjr

2017-12-16

小奋青滤pe

2017-12-16

吴福清词no

2017-12-16

若芊我芊n

2017-12-15

冰释234白

2017-12-15

dongbeilao..

2017-12-08

还璧楼

2017-11-06

冷艳孤影

2017-11-05

liu1590045..

2017-10-20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一生知己是梅花——彭玉麟传(二四)

二四  令疑山岳严不妸

 

咸丰四年四月二十七日。

  

最先发现不对劲儿的,是太平军水师的一个童子军。这个十四岁的孩子淘气,又天生伶俐,那天他爬上了船上的主桅,在上面玩杂技,翻倒立,引得下面围观的十几个太平军水师将士们笑声阵阵、掌声阵阵。这孩子愈发得意,竟鼓起勇气攀上了桅杆的顶端,如同孙猴儿一般,左手抱杆,右手则反过来搭了个凉棚,挤眉弄眼,乐不可支地向远处瞭望。待他的视线转向了南方的湘江上游之时,他的笑容瞬间凝固了——他看见了一支排列得整整齐齐且全副武装的船队正顺风顺水朝着自己的船队冲来。

 

褚汝航在远镜里也望见了这个桅杆顶上的孩子了,他甚至能清楚看见他一脸的惶惑与惊恐:他所在的那条船排在了整个长毛水师船队的最前面,船头略略翘起,船身又宽又大,分了三层,正是长江上最常见的运盐运粮的大型货船;所不同的是,在这条船的两侧各自增添了几个炮位,安装上了几门土炮。

 

褚汝航觉得挺有趣,他在

分类:文集 | 评论:11 | 浏览:24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生知己是梅花——彭玉麟传(二三)

二三  连樯十里,风帆蔽江

 

咸丰四年四月二十七日。

  

当林绍璋在湘潭北郊焦急地等待敌人进入自己射程范围之内的时候,当塔齐布将所部两个营列开阵型等待冲锋的时候,彭玉麟所率的湘军水师五个营也已抵达了湘潭,他知道性急的塔齐布肯定会比自己先到,但他不知道塔齐布已于昨日黄昏初战告捷,把林绍璋与他的部队打得一夜无眠,他更不知道曾国藩此时正在长沙高声朗诵他的《讨粤匪檄》,然后带着湘军水师剩下的五个营,以湘军总指挥的身份,意气风发地挥师直下靖港——谁都不知等待曾国藩的将是什么,此处暂且按下不表。

 

当湘军水师船队即将抵达湘潭之时,彭玉麟从他的快蟹舰上下来了,这虽然是水师目前最大的炮船,彭玉麟却嫌它速度不够快,进退转向等都不够灵活,相较之下,他更喜欢小尺寸的舢舨一些。此时,他便站在一艘舢舨船头的八百斤头炮旁边。

 

最初在衡阳修建战船之时,彭玉麟曾大感头疼:因为《公瑾水战法》是一本一千六百年前

分类:文集 | 评论:0 | 浏览: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生知己是梅花——彭玉麟传(二二)

二二  大勇却慈祥

 

咸丰四年(1854)四月,湘潭。

 

傍晚时分便昏昏欲睡的林绍璋此时却睡不着了。他刚刚喝了半斤白酒,想借着酒意一觉睡去,但只要闭上眼睛,眼前便出现了那个鬼魅一般的黑马将军。他不声不响挥刀杀人时的情景如梦靥一般缠住了林绍璋,让他一颗心砰砰乱跳,背心发冷。

 

他不是没见过大阵仗的人,毕竟跟着太平军混了好几年,他见识过比这更惨烈的场面,但终是无法跟今天相提并论——那个人和他的部队跟他此前所见过的任何一支部队都不同,他们绝不同于八旗兵和绿营兵,他甚至没有听到对方发起冲锋的命令,他们自己就冲了上来,然后与自己的部队白刃格斗,尤其是他们的将领,那位骑黑马的将军。他从未想到过真的会有如此剽悍勇猛之人,以前他只在评书里听说过,譬如吕奉先,譬如李元霸等,评书艺人把这样的人称作“万夫不当之勇”,他一直以为这样的人只存在于评书之中,然而今天他亲眼见识到了。

 

刚刚打扫战场的人回来向林绍璋报

分类:文集 | 评论:1 | 浏览: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生知己是梅花——彭玉麟传(二一)

二一  湘鄂战功

 

咸丰四年(1854)四月,湘潭。

 

当曾国藩在长沙召开紧急战前会议之时,林绍璋已率太平军大部抵达湘潭,并一举攻占城池,呈反客为主之势;当塔齐布率领两个营的湘军陆勇朝着湘潭急行军前往救援之时,林绍璋已开始在城内调兵遣将、布置防务了。

 

这一日的傍晚时分,刚刚饱餐过的林绍璋正斜靠在一张太师椅上剔牙之时,听到了巡城兵丁的禀报:城外有一人全副武装,身份不明,骑一匹黑马,在城外往来梭巡。守城将领不敢怠慢,立马派人报告主帅林绍璋。

 

林绍璋本想靠在太师椅上眯一会儿的,连日来的征战让他感到了自己从内到外都已疲惫不堪,虽然每战必胜,他也开始有些厌恶了这场叫做战争的游戏。刚刚这一顿美餐和四两湘乡老酒,更让他眼皮打架、沉沉欲睡。闻报后,他心中虽是万分的不情愿,但还是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他虽然素来糊里糊涂、现在又昏头昏脑,但他总算还明白自己的身份——作为一军统帅,他得为属下的每一条生命负责

分类:文集 | 评论:0 | 浏览: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生知己是梅花——彭玉麟传(二十)

 

 二十   精心报国

 

咸丰四年(1854)四月,长沙。

 

彭玉麟合上了《三国演义》,揉了揉眼睛后站起身来。果然,来人正是曾国藩的亲兵。他在衡阳每次奉曾国藩之命邀请彭玉麟时,都会自乘一马再牵一马,而今在长沙他也如此,他没忘记彭玉麟喜欢骑马这个小小的爱好。

 

二人大笑着打马狂奔,你追我赶,在去曾国藩中军帐的路上要赛一赛谁的马更快。这一次是彭玉麟领先了两三丈,他跳下马来把缰绳递给了等候在侧的马倌儿,正准备进帐时却看见了马棚里两匹神骏异常的坐骑。这两匹马在马棚十几匹马之中,显得卓尔不凡,健美高大——彭玉麟认得,一匹红鬃黑尾的枣红马是李续宾的坐骑,他在衡阳认识李续宾之前,便被他骑着这匹马超过,他知道此马比衡州标协总兵谷韫灿的那匹坐骑,即驮着自己“万崖走单骑”的军马更为神骏,此刻见了它,心中喜爱,忍不住便多看了几眼;在枣红马的旁边,还有一匹纯黑色的马更为亮眼。那匹马只套着马笼头,马背上并无马

分类:文集 | 评论:0 | 浏览:2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生知己是梅花——彭玉麟传(十九)

十九   杀无赦

 

咸丰四年(1854)四月,长沙。

 

自金田起义以来,一路纵横捭阖、威风八面的太平军在湖南宁乡不得不停止了他们势如破竹般高歌猛进的脚步,他们在宁乡感到了一股寒意自脚下升起,继而弥漫全身,使得背心发凉、手脚冰冷。他们自始至终都不知道在宁乡城内搏杀的十八个状如疯虎般的狂暴的汉子是什么来头——他们那时还不知道,在湖南,除了八旗兵、绿营兵和团练兵之外,还有一支由书生统率农民的新军已悄悄驻扎在了省城长沙的四周。

 

他们不知道,这十八人中有一人竟然便是敌军此次行动的最高军事长官,他们被这个不知姓名也不怕死的将领及他的十七个属下深深地震撼了,他们自出道以来,还从未见过如此不要命之人。太平军感到了深深的畏惧。他们怀着畏惧之情奔走相告的同时也向南京总部的洪杨发出了请求撤军的信札:“此来者以数百人败数千众,今止营待后军,不可当也。”这位撤军的太平军将领不敢、更不愿据实相告当天宁乡来犯者只有区区十八人,他在信中把对方的兵力翻

分类:文集 | 评论:4 | 浏览:2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生知己是梅花——彭玉麟传(十八)

十八   十八勇士

 

咸丰四年(1854)二月,长沙。

 

彭玉麟得知宁乡战役的结果之时,已是两日后了。

 

那日,储玟躬辞别彭玉麟之后,率所部五百人直赴宁乡。

 

宁乡,汉属长沙国地,《汉书》:“孔永封宁乡国为食邑”,以故国为名。唐贞观元年(627年)国家太平,政局稳定,遂取“乡土安宁”之意,改新康县为宁乡县,清代隶属湖南省长沙府,其名沿用至今。宁乡东邻望城,南接湘潭、湘乡,西与涟源、安化交界,北与益阳、桃江毗连。

 

从长沙到宁乡,全程约八十里,储玟躬率队急行,行至半途,天空忽然变色,渐渐发黑,过得一会儿,竟下起雨来;再过得一会儿,储玟躬惊奇地发现,雨中竟然夹杂着零零星星的雪花!此时本已仲春,气温处于逐渐回暖时节,而军士因每天训练,衣着笨重不免影响动作,加上训练时发热出汗,种种不便,早已脱下了棉衣棉裤,只着单衣单裤了。这一场雨夹雪,使得气

分类:文集 | 评论:0 | 浏览: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生知己是梅花——彭玉麟传(十七)

十七   酸菜黄鸭叫

 

咸丰四年(1854)二月,长沙。

 

初一,太平军克岳州(今湖南岳阳市)。

 

初六,曾国藩率湘军抵长沙。褚汝航、彭玉麟、杨载福等率水师泊于省河湘江之中;塔齐布、罗泽南、周凤山、储玟躬等各率陆军所部分扎于城外各要隘。

 

二月十三日。一大早,彭玉麟与杨载福营里的弟兄们便乐呵呵地把战船排开,让两个营的千把个水师弟兄凑在一起,搞个水师营的各种技能大比试,以打发无聊的时光。他们到长沙整整七天了,太平军的影子都没瞧见。弟兄们除了每日枯燥的练兵,实无其他娱乐;再说大战前夕,也需要进行适当的放松,不能让紧张的气氛弥漫在营中各处,那只会让这些初出茅庐的湘军子弟们恐慌,所以彭玉麟与杨载福一合计,便定下了这场水师大比武,并派人专程去长沙城里采买了鸡鸭猪羊、果蔬水酒等物,待比武完毕便全军聚餐。消息传开,果然各船弟兄们立马喜气洋洋地着手准备起来。

 

分类:文集 | 评论:6 | 浏览:6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生知己是梅花——彭玉麟传(十六)

十六  保我家山

 

太平天囯癸好四年(清文宗咸丰四年,公元1854),衡阳。

 

此年正月十九日,太平军西征部队再克汉口、汉阳,旋南下进击湖南。

 

“得长江者得天下”,尽管洪秀全足不出户、醉生梦死,杨秀清的战略头脑却是清醒的,他知道,只有夺取长江沿江的战略要冲——安庆、九江和武昌等地,只有牢牢地控制掌握这些江防重镇,才能有效地保卫天京的安全和粮草军械等等的供应、才能继续在这座富庶的天京城里胡天胡地、为所欲为。

 

狗日的终于来了——湘军水陆二师的将士们得知终于要出战后,将憋在心里的一口气长长地吐了出来,这口气实在是憋得太久了,以至于谁都不愿再憋,宁可出战,宁可战死沙场,也不愿憋屈在这小小的衡阳城里日以继夜地进行枯燥烦闷且艰辛苦累的练兵。他们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逆水而上的以太平军翼王石达开、胡以晃、秦日纲、赖汉英、曾天养、韦俊、石贞祥等统率的太平军的精锐——西征部队。

&nb

分类:文集 | 评论:0 | 浏览: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生知己是梅花——彭玉麟传(十五)

十五    水军四千,船二百

 

咸丰四年(1854年)三月,衡阳。

 

彭玉麟没想到自己的征兵帐篷之中会忽然不约而同地来这三位不速之客指名道姓地叫着要跟自己去打长毛,更巧的是这三人还曾接下过梁子,看来今天是要在此做个了结了。天地会向来干的是“反清复明”的买卖,而郑湘龙以前是天地会的香主,他何以会前来投奔自己?彭玉麟心中不明所以,便一言不发,静观其变。

 

只见傅氏兄弟中的老二傅鸣阁身随刀上,劈出四刀,人也往前跨出了四步。而郑湘龙既要面对傅老二的快刀,又不得不防着站在帐篷门口的傅老大,是以斜着身子连退四步,不肯把背心亮给了傅老大。

 

傅老大知他心意,当下皱着眉叫道,郑疤子,你跟老二好好玩,我敬你是条汉子,绝不出手便是,你若能胜得了老二掌中单刀,我兄弟二人今日决计不再难为你;但若是输了,说不得你要跟我兄弟二人走一遭。有水师营彭统领在此作个见证,你放心便是。

&

分类:文集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3页/72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