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天涯名博

喜欢看书,尤其是历史书。人生,是一种选择,往往也是一种态度。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4
  • 总访问量:782610
  • 开博时间:2008-04-10
  • 博客排名:第1744位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1-17

博客成员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看坡公之七

  

从大殿绕过来的时候,雨奇迹般地停了。三座坟茔赫然在目。快步走到坡公墓前,让我有些惊愕:“宋东坡子瞻苏先生墓”。竟是几块大石粗糙地垒了一个祭台,台上放着石刻的花瓶。在川西蒋琬墓,人三国时的人,墓都如此庄严古朴。我看天水李广墓,人汉墓也修得美伦美焕。可叹先生的墓,竟是如此简陋,祭台后面就是一堆荒土。侧目去看,三座墓都是如此。坟上长满野草,让人不禁侧目。

不管怎样,今天我终于和先生离得如此之近。小时就开始读先生的大江东去,长大了对他的美文更是喜欢得不得了。今日得见先生,先生借着大雨赶走了所有的人单独见我,这是多么幸运的事。我双手合什,给先生深深鞠一躬。然后,闭了眼,开始背诵先生的前后《赤壁赋》。有些小紧张,个别词句拿捏不准,还有些小磕绊。先生一定含笑在听,我心下喃喃,你不要提醒,不要提醒,让我来背。两篇文章连着,背到“道士

分类:友爱亲情 | 评论:9 | 浏览:3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坡公之六

  

走到三苏坟门口了,我放下伞。再大的雨都不打了,来看先生,打着伞象个啥样子。小心地进门,路两旁是各式碑文,然后是一座祭祀用的大殿。大殿门口一副对联:“大川名山存千古英灵之气,皇天后土知一生忠义之心。”大殿里黑乎乎地,啥也看不清,墙角有一座大牌,这应该就毕沅先生的那个珍贵的石碑吧?我想。

坡公仙逝十一年后,苏辙去世,归葬这里。实现了兄弟夜雨对床的夙愿,从此这里有了个名字叫“二苏坟”,到了元末,当地的杨姓地方官把二苏父亲老泉的衣物埋了进去,算是衣冠冢。我一直很纳闷,老泉先生的衣冠冢?去世快二百年了,上哪去找衣冠?该不是老先生的作品吧?存疑。

你问我,先生的坟打从迁到这里,难道就没

分类:友爱亲情 | 评论:4 | 浏览:1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坡公之五

  

车子稳稳停住之后,我没有急于下车,而是把自己的衣服捋整齐,把裤腿放下来。等到下车来,同事遗憾地告诉我,人已经下班了。那会我的兴奋劲才起来,管他呢,让我先照几张相。还下着雨呢,已经不管不顾了,站在雨地里让同事拍。后来查照片上的时间,那一刻是2014825日下午528分。

拍完了,开始寻思,看

分类:文武胜地 | 评论:1 | 浏览: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坡公之四

  

下来,一个问题摆在大家面前。坡公究竟要埋向何处?

在面对这个问题之前,细致周到的苏辙已经在河南察看地形,为自己和哥哥准备身后事了。当然,这个问题他也曾和哥哥有过探讨。起因很简单,那就是为儿媳黄氏察看墓地。颖滨先生苏辙向坡公报告,说给黄氏察看的墓地处郏县上瑞里,山岗地薄,距离较远,不便管理,但土厚水深,很适合作葬地。这个时候,年过花甲的苏辙已经不想再迁了。儿子们都在这里,就在这里养老吧。上瑞里看好的这个地方不行就作为苏家在河南的家族墓地,我们死了都埋在这里。他也曾小心地和哥哥讨论过这个问题,坡公告诉弟弟,我死了也埋在那里,你就不要为我再多花钱了。

分类:文武胜地 | 评论:1 | 浏览: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坡公之三

  

 

 

天阴沉沉地,有些闷。但这一点都不影响我喜悦的心情,用一句话形容叫载欣载奔。这话是陶公说的,想坡公在海南,贫无立锥之地,为了生活,把酒器都卖了。依旧乐呵呵地行走在田埂上,唱:走-在-故-乡-的-小路上。哈,不贫了,过了六十,他忽然喜欢陶公渊明,这也难怪啊,他是个走到那座山,就唱那座山山歌的那种人,适应性极强。

出了郑州往南,一马平川。可能是能见度的问题,但是,开了很久,周围的地都平坦空旷。我一直很纳闷,苏辙帮先生看了一个什么样的地?周围还有山有水,这样平坦坦地过来,可真难找啊。思绪跟着车在飞奔,猛然车玻璃上落了铜钱大小的雨滴,越走越密。一会刮雨刷都刮不及

分类:友爱亲情 | 评论:2 | 浏览:1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坡公之二

  

再说了,古人选墓入葬,不能轻易和随便是肯定的,自小大家接受的思想也是把祖先们安排个好地方,会保佑后世子孙。我们常常听说谁谁发达了,要用祖坟冒青烟这样的话。一个人去世是历史的必然,叶落归根,入土为安也是必须的,只是埋在哪里就有很大的偶然性。如果主人想要埋回故土条件又不成熟,古人想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就是暂时将棺木安放在寺庙当中,以等待合适的时机。台湾二蒋已入殓的棺木就曾长期存放在寺庙中。坡公二夫人闰之的棺木就曾暂厝于京西的慧济道院。先生去世于常州,肯定也没有下葬,因为查遍史籍,常州就没有先生入土的任何记载。

从坡公去世到入土为安

分类:友爱亲情 | 评论:2 | 浏览:1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坡公

  

 

 

          之一、

 

我从不掩饰自己对先生的热爱。我喜欢读先生的文字,一字一句都会心中默记。有关他的野史、笔记我也读。记得一篇野史说,先生在杭州的一间寺庙面里午睡,一位小和尚不经意地发现,他的脚底竟然有七颗和北斗七星一样的痣,有人以此说他绝对不是凡间的产物,而是天上的精灵;还有故事说三苏从眉山横空出世,眉山的草木全枯,因为他们吸干了眉山的精气,直到他们去世,眉山的草木才渐渐恢复。这些个故事一个比一个

分类:友爱亲情 | 评论:3 | 浏览:1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气度

  

 

 

 

 

这篇文章的原标题叫《李广与韩信》,按说这是两个不可能有交集的人。

韩信对汉朝的建立居功至伟,被刘邦拜为大将之后,平定了魏国,背水一战击败代、赵,北上降服了燕国。率兵击齐,攻下临淄,全歼二十万楚军,会师垓下,迫使项羽自刎。

分类:谈古论今 | 评论:4 | 浏览:1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用我一辈子去忘记

 

 

 

 

我说过我不再写回忆文章。

这些年因为回忆被很多人批评。我也常常

分类:友爱亲情 | 评论:4 | 浏览:6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从没听过的山

 

 

这是一个非常神奇的故事。

口耳相传的山在一朝一夕之间出现了两个截然不同的版本。

分类:友爱亲情 | 评论:3 | 浏览:3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1页/40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