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锞的果子

果子不多,五味杂陈;果子不大,但还能吃。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147702
  • 开博时间:2005-06-01
  • 博客排名:第10893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趁还记得,多多回忆

  

       昨天再看24小时,最新的一季,中间几季落下没看,也不准备再补看。看到白发总统由于患上了老年痴呆,虽然只是初期,但他的很多判断已经不再那么重要。想想老妈现在如顽劣的孩童,且全无畏惧,突然就觉得前路黯淡,有一天,我也会如此,忘记很多自己认为异常珍贵的,永不会忘记的过去,在别人的无奈和轻视中度过余生。

       那天同学聚会。我其实一向不大喜欢这类聚会,一大堆甚少有生活和语言交集的人坐在一起,搜肠刮肚地想如何在这个饭桌上拉近彼此的距离,显示彼此间友好融洽的气氛。他喝多了,但他说挺开心的,不是因为别的,只是感觉到了我的幸福——对于我这种太过要强的女人,如果没有一个宽厚的爱我的丈夫,恐怕会又累人又累心。听完内心微微酸楚,不知道这颗要强的心是否能够拉住不断忘事、痴呆的脚步,让记忆存储得再多些,再久些?

       8年前在C姐的提示下做了一篇关于老年痴呆症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重回天涯

N久不来,连密码都忘了。

看博客就像在看故事,断篇儿的——那些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事件,以及那些四处涌动的情绪隐藏在只有自己知道的符号里,被岁月掩埋,而且,想不起来了……

当时怎么会那么笃定一定会记得,如同自己的名字和姓氏?

记忆减退,该忘的不该忘的,一并忘了。

且如此吧。

 

生命应该如何结束才算幸福?

早上老爸说宋大爷今天出,距离肺癌手术整整过去了3年零3个月的时间。做完手术多活了3年,可是这3年把家里人也折腾够戗。还是那个老同学走得好,老两口一起没了,洗澡时心梗,就过去了,老伴儿一看慌了,准备给孩子打电话,电话刚拿起来也不行了。

我不敢多说,怕勾起更多的伤心。

这一辈的友情随着生命的结束而终止,我看到红眼圈,我听到无声的哭泣,我感到死亡的恐惧,以及对生的恋恋不舍……

老爸坚持不去参加追悼会。

也好。

不过是告慰子辈孝心的仪式,徒增伤心。

到时候,又能怎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2,你好!

  传统的习惯似乎只有过了春节才算真正开始新的一年。
  即便这样,2012还是来了。
  换了新的工作,有了新的环境,认识了新朋友、新同事,设立了新的工作目标,这颗躁动不安的心也该安稳下来了吧?
  今天穿了红裙子,照例问嘟好不好看?嘟瞄了一眼点点头,然后又闭眼睡觉。我赶紧拍了拍他的小PP,又亲了亲他嫩嫩的小脸蛋,哼,你在敷衍我,你都没仔细看!他闭着眼睛,眼毛颤抖,微有笑意,似乎就等我挠他痒痒了~~
  每天早晨都会把嘟亲醒。对孩子来说,冬天,不到7点就要起床,似乎痛苦了些。不过,每到节假日,他6:30就会跳过来兴奋地说:“我想起床,我要穿衣服!”
  那天花生请同事吃饭,我和嘟在家。我洗脸,嘟站在洗手间门口,很得意地说:“再过几天过年了,我就5岁了!”我说对呀,你怎么知道的?他继续得意:“我自己知道的!”然后似乎有点犹豫:“要是我5岁了,你和爸爸就老了,是吗?”我说是啊,他又接着说:“那我50岁,你们就更老了,是吗?”我正想,等嘟50岁时,按年纪我俩该80多岁了,我俩有这么长的寿命吗?嘟紧接着说:“那我101岁呢?你们就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2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漫天飞舞

一头扎进水里之前,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每个房间里都是水,清清凉凉的。
从食堂的糖三角到满是水的展览大厅,也许只是转了一下头的工夫,没有过度,也不需要过度。
逃避,真的是最好的办法吗?
顾不得那么多了。从人群的缝隙中飞快地游过,像行动迅捷的大鱼。对,就像开着快车却永远不会撞到什么的爱德华。我暗暗地高兴,据说吸血鬼其实很适合在水里活动。一口气,我像火箭一样穿过那些门、墙、木头、摇来晃去的腿……然后,就可以飞了。
飞翔需要什么?像拍水一样晃动脚吗?
呵,真累,我只能飞得和小平房一样高,还总会降下来,如同一个高大的男人的高度,而且很慢。这让我感到恐惧,因为这样就很容易被人抓住。果然,被盯上了,我还要再快一点跑掉。不是,是飞掉。
就像飞机没有油一样,我停停飞飞,似乎总是处在危险的边缘。
嘿,这是梦。
没错,可是我可以飞耶~~而且和以前飞得不一样。
快起来吧,好累。
不行,再飞一会儿吧!
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3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首小诗

偶然看到一首小诗。存起来。

局限性

(王家新)

“你也有局限性!”有一天,一个朋友

突然这样对我讲,“当然”

我这样答道

但我知道,我什么也没有回答

我怎么知道自己的局限性?

多少年来我看到的

只是树木和石头

只是石头在雪后的投影

我只知道我穿的鞋

和我开的车都在朝一个方向倾斜,

我还知道我在梦中能飞

这样的梦

总是使我醒来

带着浑身的疼痛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7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变漂亮

心情很是灰暗了一阵子。乱乱的,梦也跟着乱乱的。有一次竟然梦到了一个小P孩笑嘻嘻地用手指抓了自己的便便放到了嘴里……第二天就接连发生了几件让人恶心的P事。
我愤愤地,像个神经病。
慎勿躁。
我征求了亲人和朋友的意见,决定按兵不动。
恶心又怎么样,至少我知道了。
哪里又会至纯至净?
更何况我自己是不是也伤害了别人?
去外贸商店给嘟嘟买鞋。被人拉住猛介绍,说新来了好多衣服,好漂亮。有点动心,买了好几件。回到家里,嘟嘟穿上鞋,被我拉到镜子前,美美地照了一下。然后自己把衣服一件一件套上试穿,还好,能穿,虽然有一点紧。考虑着要不要减肥?见嘟嘟在旁边一直定定地看着我,顺嘴问“妈妈漂亮不漂亮”?嘟嘟立刻露出笑容,痛快地说:“泡!”等到再换一件衣服,嘟嘟等不及我问他,便自己乐呵呵地大叫:“泡!”
哈哈,比他爸爸强多啦!
季节真是很神奇。枯了一冬天的茉莉竟然长出了许多绿绿的叶子,嫩嫩的,极富生机。
办公室的两棵吊兰长得很好,有一棵已经开出了白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7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凉了,冷热交替易感冒。于是,我就感冒了。然后是嘟嘟。
确切地说,嘟嘟不能算是被我传染的,他是洗澡时被凉着了。
高血压,头晕目眩,嘟嘟和她一起落地,然后是半个月的打针、看护。我一边鄙夷着、操劳着,一边感叹着、忍耐着。
我只能忍,继续忍下去。
于是,我热切地盼望着嘟嘟快点长大,可以像我们一样吃东西,可以带着他到处玩,甚至可以像个小帮手一样支他帮我干活。
然而又暗暗地担心。
因为他长大了,我们就彻底老了。
我们老了,是否还会像现在这样有精力?愿意带着他到处走,到处逛?
他愿意吗?
好冷。有点僵硬的手指敲着键盘——明天想着把手套带来吧。
电话,从早晨响到现在。终于暂告一段落。
心烦。怪不得一大早右眼就跳。
迷信就迷信吧,反正不涉及到别人。
中问,最近怎么一直没写博?
我累。
真累。
一夜醒几次给嘟嘟盖被。从睡梦中,把自己从床上拽起来。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7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对自己好一些

最近身体不适。
衰老的迹象如同行动迅速的季节,嗖地遍布全身。
面对。
生气、操劳、郁闷、无奈,半点喜悦,一点尴尬,全身酸疼。
还是要对自己好一点。
再好一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2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别生气了,回家之后打我一顿解解气!

和中聊起报纸的事,说要送我老爸一年的报纸。给老爸打电话,老爸很高兴。
撂下电话,想起前阵子因一时心软订下的长晚,火从心起。
这张长寿的报纸真是没啥可看的内容。我忍了。
上周五,头版一大地图,标明火炬传递路线的大图,竟然印花了!
头版啊,那可是一张报纸的脸面。
这样说来,这张报纸我是说啥也不想订了。发行员说送俩月,咱花的钱是从今年9月到明年9月的报纸,收我100,还送我100的电话卡,只收我50,还送俩月,发行员不容易……这样算来,如果只退100,应该没啥问题吧?打电话,转来转去。富奥站一位神秘女子很横地告诉我,不能退,别问她怎么称呼,她说她说了就算,就是不能退。
我火大了。
长晚真是长春报业的老大啊,说话办事,那叫一个横!就连接热线的丫头都很不耐烦地叹气,估计心里琢磨,这人有病吧,告诉她我们不是一个部门了,跟我磨叽啥啊?关键是,告诉我的电话,打通了人家告诉转另一个,要不就没人接,再不就关机。想订报纸,容易,笑脸,求你;想退报纸,没门,冷遇,活该!
花生劝我:别生气了,回家之后打我一顿解解气!
嗯嗯,这主意不错!
接着打电话!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14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相逢何必曾相识

有点沮丧。在这个闷热的午后,那强压下去的沮丧再次袭来。
沮丧的原因来自那顿内容大于形式的午饭,也可能来自于我的内心,但其实,根本就来自于现实的生活。
一堆稿子压在手里,却一遍又一遍地看着网络上形形色色的博客。
那些看似遥远的人和事,就像在身边,陆续上演。与电影不同的是,这些就像碟片,记录下来,什么时候拿出都可以从头看起;还有,他们都是真实的,真实的让人觉得有点胆寒。
西祠里两个人在斗嘴。太有才了。
尽管自己并不懂诗,但却对打油诗情有独衷。
从西祠链到了新浪,又从新浪辗转到了搜狐。一个人的背影,一个人向前冲。
《怀念我的孩子》
一边看一边心疼。
当了妈妈,似乎更能体会为人父母的不易与心酸。
一边疼想应该如何安慰,想来想去,只写了几句话。
没法安慰。
谁疼谁心里知道。
只能盼着疼过了就好了。
虽然不太可能。
看了看,巷报的兄弟。
我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2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被蛇咬了一口

校园一人高的围墙处,挤满了看热闹的人。那架闪烁着红灯的飞机盘旋着,让我仔仔细细地看明白了到底是哪里在闪光。真好看!有点晶莹~~~
飞机怎么没有飞走?一直在那里——落下去了!里面有外星人吗?
我也想去看看。站高点会看得更清楚些吧?他隔着围墙拉我站了上去——毫不费力,我仅仅是向上用了些力气就站在了墙头上。
可是什么也看不到。
甚至看不到他的脸。
高高瘦瘦的家伙。
我可能根本就不认识。
一转身,前面就成了一片悬崖般的废墟,90度的截面,有许多或方或圆的洞穴。一只长着女人头的怪兽摇着蛇紧盯着我。我很不屑——僵死的蛇,能构成什么样的威胁?
然而,她到底还是甩出来了,那条快要腐烂的蛇,没有一般蛇的光滑,皮肤上挂着将死的腐败气息,却灵活地从人群中游过。我用那把切蛋糕的小刀,塑料带钜齿的小刀,飞快地斩断了它。转眼之间,蛇已是身首异处,然而,蛇头却依然灵活,向我奔来。我一挥手,以为将那蛇斩断甩出了,后来发现蛇竟然咬住了我的小腿。
不疼,一点感觉也没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迷路

我迷路了。
或者是别人。
内心里涌动着酸楚,却找不到最后的出口。
32岁,我应该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
然而我的恐惧和我最初的危机感不断袭来,在小小的心脏里来回激荡。
我不能因此释怀,我知道我不想要什么,我也知道我必须接受什么,我在孤单地等待,等待一场没有胜负的伤害。
我该走向哪里?哪里有明亮?
从生到死,从死到看明白。我知道我逃不了世事的羁绊,我根本就看不开。
远离是最好的办法吧。
也许不是。
即使已经32岁,我管得住自己的人,却管不住心。
又回到那个古老的问题。
我以为我知道我想要什么,其实并不是。
我的心,一直在不安分地跳动,还时时伴随着心悸。惊恐和担心,包括自卑,其实从未停止,只不过有那么一刻处于假寐的状态,稍微动一下,就都醒过来,在现实和梦境中乱窜。
我迷路了。
可我不需要指南针。
因为我看不懂。
我只想要一点温暖,无论来自太阳还是灯,一点点,一点点。
越要越多。
亲爱的,我迷路了,你能来接我吗?我想回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0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补梦

周日(5.11)早上做的梦。
和妈、姐一起出去。我抬头,笔直的马路的尽头,似乎着火了,看不到大的火苗,一团团的黑烟笼罩在上空,有些小火星在浓黑的烟周围闪烁跳跃。我正嘀咕着:似乎着火了。然后发现高楼一排接一排地倒下去了……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感觉心里很害怕,而且很难受,于是拉着妈妈和姐姐的手一起快速逃向另一方。很快,我们找到了一处堆满了破破烂烂东西的地方,是个废弃了的棉被厂。奇怪,以前怎么不知道还有棉被厂?挑了一个只能容两三个人的地方躲了进去,其实就是几摞高高的棉被堆出来的空隙。很安全。我感觉危险似乎已经停止。我们找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还好平时注意积累,我们有那个地方的VIP,这样,我们就可以安全地坐在里面,有喝的,还有电视可看。姐打电话,tong说他们还在家里睡觉呢,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姐决定开车回去接他们。安顿好妈妈,我们一起往外走,姐问,你回去干嘛?我说嘟嘟在家呢,我得回去接他。姐气,那你刚才还往这边跑啥?我急,那不是因为妈在这吗?!不管了,我快速地奔出去,准备下楼。木质的楼梯泛着古老的棕黄色,楼梯边挤满了无家可归的人。我心里有些安慰,至少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了

2号去参加同事的婚礼,因为两位领导都回家了,于是我作为单位的代表致贺词。
一大早就发现天黑黑的,还打着响雷。从早上起来就感觉手和腿都有点抖,没当回事,像往常一样给嘟嘟洗了澡,拍了粉,穿了衣服。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10点多了。定军打电话时,我正抱着嘟嘟,他在专心地拉粑粑~~回了电话,告诉他我必须得去,因为没办法临时告诉人家不去,万一没办法找到讲话致词的人,我的责任就大了。饿得心慌,吃了一大碗炒饭,以为这样会好些,没想到还是很虚的感觉。这样上台讲话,唉,太惨了。可还是这样上去了。上去就把想好的词忘了开头,好在很快就找着北了。只是手和腿抖得厉害,越想控制抖得越厉害。唉,没办法,丢人也得丢下去,丢完再说吧!
如果说那天还有紧张的成分在里面,毕竟是第一次很正式地代表单位领导致词,可是第二天应该全没有紧张的问题了,结果不但抖,还差点把自己整虚脱了。把我们的鞋子都翻了出来,打算把夏天穿的鞋子找出来,把冬天的鞋子放在里面。结果出了好几身汗,还以为累的,喝了两杯水。接下来就完蛋了,胸闷,喘不上气,站不稳,心慌……我两眼发黑地往沙发那走,一头栽到沙发上,剧烈地喘气……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1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当嘟嘟来到我的生命中

登陆QQ,蹦出的新闻说今天是水日。顺手点开了腾讯的网页,巴黎市议会竟然准备授予达赖“荣誉市民”称号。这不是火上浇油吗?!突然发现了一条新闻——母亲舍命挡刀护婴儿,至死仍将其捆抱在怀里。

 母亲舍命挡刀护婴儿 至死仍将其捆抱在怀里
 今天(4月21日)凌晨,长沙市洞井商贸城兴盛超市发生了一桩命案,一对中年夫妇死在超市内,刚满6个月的儿子被死去的妈妈抱着,一直哭。居民们说,可能是妈妈舍身为儿挡刀,保住了这个孩子。
 上午,记者来到事发地时,超市附近拉起了警戒线。目击者魏先生介绍,凌晨2时许,他在酣睡时突然被一阵婴儿啼哭声吵醒,于是穿着睡衣摸黑跑到楼下,刚走进兴盛超市门口,眼前的一幕吓得他连退几步。“超市里全是血,收银台附近躺着店主谢又秋和严民华夫妇。严民华的后背身中多刀,她把刚满6个月的儿子压倒在身下,至死还用手臂把孩子捆在怀里。”魏先生一边讲,一边向记者做了一个“捆抱”的动作。
 死者严民华的父亲严洪杰蹲坐在一旁,不停地哄着号啕大哭的孙子。小家伙在案发时也受了伤,医生刚在他的额头上缝了几针。严洪杰用低沉的声音告诉记者,“大家费了好大劲才把孙子从女儿的手里拉开的。”
 严洪杰说,女儿和女婿是益阳人,平时为人谦和,极少与人红脸。这家超市是他们用大半生的积蓄投资建成的,开张不到半年。
 警方表示,他们正全力侦查,暂不方便透露更多细节。


看到那个眼睛打了马赛克的小孩儿的图片,鼻子一阵发酸,一瞬间,既恨那个杀死孩子父母的歹徒,又感慨母爱的伟大,孩子虽然幸存了下来,可他却永远失去了最最疼爱他的爸爸妈妈。心里暗暗猜测着是否是“人为财死”?孩子会不会留下后遗症……
当嘟嘟成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之后,我开始越来越明白母亲的想法。如此弱小、娇嫩、可爱的孩子是需要爸爸妈妈全心呵护的吧。我知道,如果嘟嘟遇到了什么事,我宁愿自己替他承受一切。当然,我明白这是因为他还小,有一天,当他长大了,他自己能够承担起生活的重负的时候,我就彻底老了。
我希望儿子做什么?没想过,也许就是因为他还太小,小到我只希望看到他笑,健康快乐。太好了,不需要考虑学习一门手艺,不需要考虑作业是否写完了,不需要考虑升学问题、工作问题……只要按照自己的意愿,饿了吃,困了睡,玩玩玩具,笑一笑哭一哭,被爸爸妈妈搂着抱着……真好。
当嘟嘟来到我的生命中,我的整个人,整个思维,整个生活,都有了变化,巨大的变化。好在,我开始喜欢上这种变化,感谢嘟嘟的到来,给我的生活添加了更为丰富的色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1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8页/25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