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未央之寂寞樱花

樱花纷飞如雪,寂寞如晚风拂面。过去的一切能否遗忘似乎已变得并不重要,生命啊,且让它渐次妖娆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6819
  • 开博时间:2008-04-08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于师和李师

  有两个专业做广告安装的朋友。一个姓于,一个姓李。他们在各家喷绘店和广告公司里都小有名气。
  
  于师和他的夫人是夫妻档,带着两个小徒儿工作。每次开工前于妻都要例行清点:扎带、楼梯、坐板、广告布数量(画面内容),一一核对正确无误后方才出发。广告安装完毕,于妻必站在广告架前方,指挥在架子上作业的老公及徒弟们抚平广告布上的每一寸褶皱,直至广告安装后从各个角度看都完美。
  
  于师喜欢和他的妻子、徒弟讨论安装技术,哪种广告适合用扎带、哪类广告适合用胶水粘、某张广告如果用铁丝+扎带混合捆绑效果更好……
  
  于夫人最爱说:“不做就不做,要做就做好。做好每一次,才会下一回(机会)”
  
  
  
  李师家也是夫妻档。李妻爆栗子性格,爽朗朗泼辣辣。
  
  有一段时间H把手上的活儿全部承包给了李师做。
  
  又过了一些日子,看见于师也在接H的活儿做。
  
  H的性格我略有耳闻,H是个不轻易更换合作伙伴的人。我问H:“又增加于师作你的合作伙伴啦?”
  
  “是勒。小李的活路做得快,但是过不得细。赶急活儿或安装要求质量不高时可以找他;小于工作速度慢但安装质量好,安装质量要求高的或重要客户单位就交给于师。”
  
  
  
  这个月,我看见于师和他的夫人在安装中华路花台中间的灯箱广告;世界电信日前几天,他们夫妻俩在电信公司、移动公司的广告安装现场忙得不亦乐乎;这两天,国美电器和苏宁电器的广告安装又找上他们了。
  
  李师最近怎么样了呢?好久没有看到他活跃的身影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4557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26845&articleId=18ae43f8c2ea4e357c88eed63b1e6628查看全文>>

春光好

  连着两天“倒春寒”过后,“哗”地一下阳光铺天盖地洒得满山满谷都是。暖融融的阳光啊,让人怎么爱也爱不够。
  
  风很香,有青草的味道。白菜已经抽了苔;大片大片的油菜结出一骨碌一骨碌的花苞;李花开得灿烂----在春风里柔柔地漾起一树温柔;桃花呢?桃花妹妹还羞答答地藏在枝条上,满枝满枝的粉红骨朵。
  
  我相信春姑娘只需要轻轻地弹一下小指头,摇一摇小腰肢,桃花李花迎春花油菜花就会“哔哔剥剥”地怒放,与青的山、绿的水、奔放而热烈地织成一幅壮美的画卷。
  
  这样的天气令人沉醉,让人怀念往事。
  
  小时候每逢这样的日子,妈妈就会早早地起来。一边命令爸爸去井边把水挑满水缸,一边把奶奶、姑姑、小叔叫拢来,安排他们大大地烧一锅热水,然后给他们一个一个地洗头、洗衣。
  
  给奶奶、姑姑、小叔梳洗完毕,妈妈又忙忙地的搜出床单、被罩、还有我们四姐弟的脏衣服。“刷、刷”地洗啊洗。爸爸在院坝中央长长地拉起晾衣绳,妈妈洗、奶奶清、姑姑晾晒,叽叽哝浓的说话声、鸡鸭犬猪偶尔的叫唤声、偶尔响起的谁家母鸡下蛋后“歌答歌答”的报喜声、最小的弟弟拖着大鼻涕在地上跑来溜去被妈妈偶尔的责骂声……
  
  那条没有尾巴的狗在妈妈的脚边绕来绕去地欢跑,祖祖(注:爷爷的爸爸)搬了杀猪凳摆在院坝中央,躺上去,再扯一顶草帽盖在脸上,美美地睡起香甜的觉。
  
  风在树梢上吟唱,麦苗在田野里欢快地长,蘑菇在油菜花田里舒展起嫩嫩的身子,青蛙在野地里伸着懒腰,纺织娘在为夏天的歌唱悄悄地谱曲调。
  
  我在放学回来的路上,和伙伴们舞着跳绳边跳边闹,浴着阳光,跑过田野,路过村落,数着流云,看着青山。家里的饭菜多么诱人,春光多么美好!!
  
  真想再回到过去的好时光。《yesteday once more》的曲子,多么地忧伤。
  
  很想带孩子出去野游。钓鱼、徒步、野炊、或者是带到外婆家帮外婆干干农活儿,无论干什么都好。我想在女儿的心里,就象妈妈在我心里一样,植入永不磨灭的美好记忆。
  
  在这个草长鹰飞的三月,这段芳菲明媚的时光,在微风吹拂、暖香迷人的夜晚,我怀着美好的心情,轻轻地怀念自己,怀念那些已经逝去的好时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91 | 收藏 | http://groups.tianya.cn/tribe/showArticle.jsp?groupId=26845&articleId=86db8d84c4d356ffcf9ef7e96fcb2b57查看全文>>

和DG去喇叭看工地了

1)和DG去喇叭镇看工地。叫他下车,死活不下,只是歪着脑袋从车窗里探出头去,瞧了又瞧,看了又看。问:“看得这么花痴,就下去看个够迈?”
 额~~~不去就不去吧,我去。
 已经修到了三楼了,眼见得就要封顶了吧?恰好包工头的老爹在,于是和他聊了起来。这才晓得原来上上个月这个项目没有验收过关,目前还在重新修建的真实原因。
 回到车上,说了一句犯忌的话“豆腐渣工程……”
 DG脸儿马上绿了。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 唉,真是后悔!什么话不好说?偏偏挑这个词来讲?这种玩笑话什么时候不能讲?偏偏挑甲方在的时候讲。
 唉,完了!我不挨骂,谁挨骂?
 想收回这句话:晚了,收不回来了。
 DG语重心长:“有些事,错了就是万劫不复。不要学电视剧里的那些人,瓜兮兮勒把脖子往前一伸,犟着脑袋腆着脸儿说‘你处罚我吧,我愿意承担一切责任’。你知道吗?有些事一旦错了,不是你一句‘愿意承担一切责任’就能好起来的。有些责任,你想负,也未必能负得起来啊”
 “在盘县那些地方
分类:念如霜 | 评论:1 | 浏览:4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幸福的2009年8月5日

2009年8月5日凌晨4:00,我爬在电脑前码字给客户赶文案。婆婆醒了,告诉我她一夜未睡,要回湄潭治病。

 我愁肠百结,婆婆回湄潭了,天亮了还有许多许多的事儿要做。好几个重要客户要见,可怎么办才好?呃~~~安慰她,再忍一天吧,再过一天,星期五我办法挤时间带您去医院看病。

 婆婆不肯,于是对她说,一会儿我跟源儿爸爸商量一下,想办法送您回家。

 收工时已经凌晨5:00了,疲惫地躺在床上,脑子里满是婆婆的病、客户的预约、婆婆走了源儿放哪儿?还有DM这个小婴孩。

 7:30,晕头晕脑地起床,晕头晕脑地吃饭。愁肠百结地对着女儿甜美的睡容发呆~~~~~~

 女儿醒了,问妈妈你怎么了?我说乖女儿妈妈有一件很为难的事儿,不知道你能不能为妈妈分忧。奶奶生病了,想回湄潭看病。可是一旦奶奶走了,把你放在哪儿妈妈都放心不下。你能帮妈妈的忙,带奶奶去专区医院看病吗?

 “我怎么带奶奶看病呢?”女儿问。
分类:念如霜 | 评论:1 | 浏览:3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乡村记事

   在故乡的田野里行走,最大的感受是野草疯了。田坎上、地里、土坡壁上,到处都是茂盛的碧绿碧绿的杂草,有的甚至已经与秧苗同高,与辣椒树同高,与大豆苗等高。
  
   这事儿,放在20年前,简直是想都不敢想啊。
  
   小时候的田间地头,山巅坟头,处处都是我和小伙伴们打猪草、割牛草的战场。那时候的田坎,永远都是没有草,坟头上的草略有兴旺,马上就会被我们一顿猛割清理得干干净净。那时候啊,要想打满一背兜猪草,得爬过两三个山头,割过无数条田坎,才能凑满。
  
   因其很难,所以才产生了“打三叉、赢猪草”这样的游戏;正因为大家都很勤快,打猪草不易,这才练就了我们将半背兜猪草东抓西挠地蓬松松地变成满背兜猪草回家骗爹娘的神功。
  
   现在的田坎上,到处都是青草;随处都是猪草。
  
   我问奶奶“婆婆,啷个现在的草都没得人割哦??现在勒牛不兴吃草了迈?猪都不吃猪草了”
  
   奶奶答“梅儿,不是牛不吃草。而是现在生产队的年轻人都打工去勒,家里头勒全是老勒老、小勒小,你想嘛养头牛好费功夫哟,,一年才犁那么十来天的地,天晴下雨却都要割草来喂牛。我们老勒,割不动勒,年轻人些又嫌做农村活路丢人来钱慢,哪只手来养牛嘛?现在你看,全生产队顶多也就只喂一头牛,草啊饲料勒喂起,根本吃不完,哪个还来割草哟?”
  
   “猪吃猪草?现在喂猪,只有自家喂来吃的才喂猪草。其余的喂饲料,猪草用得少,猪长得快,出糟高。土头种勒基本上就够猪和人吃的了。现在勒人怪眉怪眼勒病多,就和喂猪勒猪饲料有关系罗,不晓得以后还会出些啥子毛病”
  
   甘哥哥问“那打田栽秧的时候啷个办勒?”
  
   奶奶说,生产队头有佃客,他们养起牛勒,打田栽秧的时候,100块钱一亩,喊犁两道犁两道,喊犁三道犁三道,方便得很。他们佃客家养一头牛一年给大家犁田都要找1000多块钱,其它人家也省事。
  
   嗯,这也算是资源整合了,也是好事哈。
  
   去大兴田的路上要经过一大片秧田。一路上发现某些田里寸草不生,有些田却像得了癞痢头病歪歪的;有些田里杂草比秧苗还高,有些田里的秧苗又茁壮得很。
  
   问奶奶,奶奶说:
  
   长得像癞痢头勒,是人家懒嫌谷子卖不倒几个钱不肯打农药(药钱都不够);田里头寸草不生的是打了除草剂,省倒是省了薅秧的事儿了,不晓得种出来勒谷子有没得问题;田头光长草不长秧苗勒是主人家发了财,人家做生意赚一天的钱可以买粮食吃几个月所以把田荒勒。。。。
  
   和妈去辣椒地里摘菜,发现老妈的地里杂草几乎与辣椒树齐高。老妈说哎呀梅儿,这还算好勒哟,我扯了好几大捆杂草出去勒,你没看到六宝山那边,我们去打椒子,都要随身带把刀,一边走一边割草开路,怕草里头有蛇哟。。草草太深勒,几乎有人那样高。
  
   爬了几个坡,都是杂草与庄稼拼着长。在地里干活的要么是老人,要么就是小孩儿,年轻人们都嫌弃农活脏累到城市去了~~~~~
  
   可是大家都不种地做生意赚钱去了,将来我们赚了钱,到哪儿去买粮食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66 | 收藏 | --原文引至天涯部落查看全文>>
共8页/3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