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印痕

一个很诗经的女子\随风而立地\我看见莲叶之上,你的泪珠\晶莹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56462
  • 开博时间:2008-04-03
  • 博客排名:第6355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蝶恋花 银杏染霜明更丽

蝶恋花  银杏染霜明更丽

——借东坡韵

 

银杏染霜明更丽,独立秋寒,斜照山如洗。

雨后亭前环碧水,殷勤映我双云髻。

 

昨夜西风吹故里,冽冽天声,呵断归来计。

莫负平生千日醉,樽前笑对颜郎泪。

 

2016.11.27午后迪欧咖啡厅

分类:诗风词韵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城子 蓬莱只隔数岭峰

 

蓬莱只隔数岭峰,忆相逢,梦匆匆。

经年长夜,轻泪对烛红。

望断青山萧瑟处,不见天,不识侬。

 

幽香闲艳已随风,看鳞鸿,困云中。

秋怨未了,秋雨绣芙蓉。

人事凄凉凭问取,一江水,尽朝东。

 

2016.11.27午后迪欧咖啡

分类:诗风词韵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阮郎归 芙蓉花艳一城秋

夜暮,江边散步有感

 

芙蓉花艳一城秋,江天尽敛眸。

欲将旧事寄寒鸥,语成已噎喉。

 

黄叶落,白霜浮,云牙送晚舟。

何人月下又凭楼,夜来江水流。

 

2016.10.30

分类:诗风词韵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行香子 孑影他乡

行香子 和东吴韵

国庆期间聚会见高中毕业间入伍敦煌的同学,昨日陈晓旭9年祭东吴有韵,和之。

 

孑影他乡,尘起微茫。忆当时、控马西凉。

玉门难度、杨柳牵肠。看少年志、流年逝、经年长。

 

葡萄美酒,醉点韩湘。平仄间、玉袂舒扬。

镜里光景、千古文章。感春成怨、秋成叹、鬓成霜。

 

2016.10.30

分类:诗风词韵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上山

  这已经是我今天第三次上山了。

  上一次是走路,一个人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慢慢走上来的。我还记得自己穿了件红色的大摆长裙,因为裙摆过长,路上不得不抽出一只手来提着,否则抬脚就会踩在裙摆上摔下山崖。

  月光很亮,凭着白天的隐约印象,大多数地方几乎不用手电一手扶着石壁就能向前挪动。

  白天穿的是登山鞋,有人拉着拽着,几乎是蹦着跳着跑步上来的。此时不知道为什么却光着脚,好在很久没下过雨,路面并不湿滑。

  此时上山做什么已经忘了。刚才一进这辆登山车瞬间便忘掉了从前的许多事,记不得白天和谁一起上的山,只记得有一只手仿佛是从镜头外伸过来牵着我,手臂空空的并不粗壮。

  晚上为什么又要赤脚独自上山也不记得,好像是要去找个东西,那东西就在白天经过了的一片树林。

  登山车很简陋,样子跟机场的摆渡车一样,几乎没有坐位。母亲也只能站在旁边陪我,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同行的大多比较年轻,可没有一个认识的。

  母亲为什么要坐上摆渡车送我?

  除了偶尔特殊节日,平时这座山

分类:时光印痕 | 评论:0 | 浏览: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迷迭香

  云姐,下午好!欢迎光临本店!谢谢您选择我为您服务!我先向您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陈,您可以叫我小陈。因为名字里有个“敏”和“迷”字发音相似,所以在这里,大家都叫我迷迭香。有什么需要请跟我说。在我为您服务时有什么不适也请告诉我。希望我的服务能让您满意!
  云姐您取笑了,我怎么敢叫玫瑰,那是我们店长的名字。只有她的大气才配得上那么高贵的名字,我倒觉得迷迭香挺适合我的外形和样子的。
  云姐您好聪明,一看就知道我是湖南人。我们是老乡?哈哈,几百年前是老乡的。
  确实这个地方湖南人挺多的,不过我不大认识了。我是因为姐姐在这儿工作,去年过年后带我来的。姐姐说我太小不懂事所以管得严,不让晚上出门。这家店里工作时间长,管理也严格,每月只有四天休息,还不一定轮到是周末。平时要工作到晚上七点到九点,所以来了半年也还不太熟悉这个城市呢。
  是的,我们店长对我很好了,她好漂亮的。刚才进来的李丽现在叫茉莉,永远吃不胖的女孩,好羡慕啊!她跟体贴,经常跟我玩,我们是闺蜜了。
   
  云姐我上次给您推荐

分类:时光印痕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4琐事小记

  

  日子每年到此时便会有一些不同,若是童年时便开始期待放假和压岁钱,后来是等待年终奖。而岁月行进到此时,从前的种种欢愉便都不在。压岁钱是有的,那是发出去。年终奖多少也会有的,但多少也补不上日渐亏空的开支。而每天数着日历上一日日接近年关,更多的则是惶恐,惶恐额头皱纹层层堆叠,惶恐突然新增的几根白发。

  于是茫然地打开手掌,试图掰着指头算一算这一年的得失,没来得及开始回忆,看到掌心里一滴泪水滴落,然后是第二滴,第三滴......

 

小因媳妇

   2014年故事瞬间能记起的太多,都是些琐碎片断不值一提,就从前天晚上说起吧。

  前天在医院照顾住院的母亲,晚上给她打来热水洗脚。只泡了一会儿,母亲说可以了。我注意到椅子太高,她不方便洗,便蹲下去给她搓脚。

   这时我突然想起了唯一的一次给父亲擦拭身子,那是他去世的前两天,也是我记事以来唯一的一次接触他的身体(他以前总说我幼年以前是全身躺他身上才能睡觉的)。那

分类:时光印痕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病中记

  

 

  又是一年深秋,每到这个时节,母亲都会电话催着回去吃自家种的水果。想想那些外形口感并不那么美好的东西堆满饭桌的情形,眉头都蹙成了花儿。

 

  心里再多不情愿,还是得装出早就盼望的样子,否则不止母亲失望,弟弟也会瞪我。想想也是,我一年能陪母亲多少天呢,弟弟长年这么照顾着她,也没听他抱怨过,不由对他心生了许多感激。

 

  果子早就堆在茶几了,其实就一个小号塑料袋就装满了,另两个大袋里是十来斤花生和大小不一的几只红苕。我的脑袋短暂地轰响片刻后立刻回复到兴奋状态:“哇噻~我最喜欢的花生!这红苕比我们小时候长得还大呢!妈妈~以后你少做点事,有空出门到处旅游吧!今年最时兴的旅游点……”

 

  “刚才洗红苕腰有点痛,你帮我找瓶红花油来。”母亲没看我,只顾着埋头摆弄她的十字绣。她以前的理想是织几幅大的给我们姊妹几个留做身后念想。织完后还停不下来,便给远近的亲戚们一个个织了过去,说是给这个不给那个怕人家抱怨不公平。我怀疑收到这么沉

分类:时光印痕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菊香

  

  菊不仅是我的小学同学,还是同院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同学关系已经模糊。据母亲说她的妈妈16岁从远处一个更穷的小村被亲戚带来相亲时,最初的相亲对象是现在的大伯乔,可是小姑娘却被在穿着半旧工作服,裤子皮带扎在外面的弟弟清给迷住了,执意要嫁给清。

 

  菊长着和母亲一样标准的鹅蛋脸,笑起来那双大大的眼睛眯成了缝,嘴边圆圆的两个坑里仿佛灌满了米酒,甜得让人想咬一口。她有两个哥哥,她在家里排行老幺,从小就这么被全家人宠着惯着,慢慢地成长着。

 

  家乡的村里边上有条不大不小的河,河水长年满满地缓缓地流淌。还在我们才记事时,便经常看男孩们下河捕鱼捉蟹,被父母看到便拧着耳朵扯回家去一顿训斥,无非是河水对小孩来说太深太危险之类的话。但我们俩女孩却无限崇拜地看着哥哥们在河水中扑腾嘻闹一番后从水中伸出的那只手,手里偶尔是一条不大的长虫。此时我会吓得哭得不知所措,菊却伸出手跑过去要哥哥们拿给她玩。

 

  不知道哪天开始我们也悄悄地随着哥哥们下了河,呛了几次水挨了几次

分类:时光印痕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英姐

  

连山是成都平原上的一个不起眼的乡镇,因当地一个叫代木儿的人开创了回锅肉的新做法而远近闻名,否则谁会在意这么个偏僻的小镇呢?而在当地,即使住在它区域内的居民也大多会赶旁边另一个较繁华小镇的场。

   以上只是这个小镇的总体概况,因为它平凡得没有任何特点无法用言语去描述,往北的小镇因靠近城市而富庶,旁边三四公里的小镇因春天的花秋天的果而闻名,唯有它沉默到只有个空洞的名字,却无人能说得出它的特征。

  这个小镇于我却是从小听得耳朵长茧的,因为母亲年轻时曾在那里做过两年的知青,还结拜了一个的农村女孩做姐妹。回城后两家仍常有往来,主要是那个女人常进城赶场到我家来坐坐。去年她最小的女儿结婚,提前几天便把母亲接了去玩。

  通常大家会以为家里有喜事会很累。但在偏僻的农村,嫁女儿并不算很大的喜事,娶媳妇才是大喜事,家里要提前几天准备婚礼当天的喜事,提前好些年准备结婚的条件。嫁女儿就简单多了,头天晚上至亲邻居到家吃饭,结婚当天早上再吃送亲席,除了新娘同辈的几个亲友去送亲在新郎家吃午饭,其他的

分类:时光印痕 | 评论:0 | 浏览:3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瀑青帘

  

  ——2014年9月3日凌晨梦记二

 

  从宿舍到教室需要十分钟,小雅却总是在课前五分钟左右才从床上跳下来,踢上那双懒人鞋,然后飞一般冲向教学楼。通常她运气比较好,总能踏着铃声冲进教室。

  座位上夏彤早站在那儿,把小雅让进座位才坐下,随后是照例嗔怪:“当心你的淑女风范没了。”

  这时已近中秋,她们入学不到一个月。一个月前小雅拖着箱子背着袋子挪进宿舍时看中了右边靠窗的上铺,她才把行李拖进屋,身后一个影子闪过,随后便听到一个尖利的女声:“这个位置光线好,就它了。”

  小雅停下脚步,随手把背上的背包扔了上去,转身看着这个叫夏彤的女孩儿:“是吗?”

  夏彤不高兴了,正在争吵,随后进来的女人止住了她:“小彤你就住对面这个吧,也一样的。”

  这人大概是女孩的母亲,她笑着说:“以后你们就是同学还同宿舍,多好的缘分。”

  这话倒让小雅有些不好意思了:“这倒是,俩位置差不多呢,要不你住这个吧。”

分类:时光印痕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挣扎

  

 

  ———2014年9月3日凌晨梦记

 

 风从哪里起?菲已经无法判断。刚才闭上眼睛时天还微亮着,也就一阵恍惚的光景,睁开眼睛仿佛没有门窗的黑屋子,除了黑,就是静,静得连睫毛的煽动都能听到。

   菲不想呆在这里,从小她就怕黑。她下意识地伸手抓了一把,刚好抓住了华伸过来的手。

  “这是什么地方?”

  “咱们不是在家里吗?怎么感觉不像呢!”

  菲坐起了身,听到身下有哗哗的声响,那是她曾经熟悉的稻草被挤压的声音。她惊了一下,拽了华猛地站了起来。

  “这是哪儿?我们怎么了?”

  可能是她的声音太大,惊动了旁边沉睡的人。

  “大半夜的,叫什么叫!你用不着知道你怎么到这儿的,反正你就在这儿了。”

  这声音分明的哥哥的,从前他跟菲说话总是和蔼的,即使偶尔的嗔怪也透着温

分类:时光印痕 | 评论:0 | 浏览: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爱你就像爱生命

  

     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有人提起大海,小雅叫会想起放在家中斗柜底层那只巨大的海螺。

   其实海螺并不算很大,比手掌也大不了多少,样子却比小雅从前在其他所有地方看到的都要漂亮。它被寄来时被装在一个很大的箱子里。小雅第一次吹起它时没有心理准备,被突然冒出来的巨大声音吓了一跳,险些将这只怪物扔了出去。从此,它被挂在进门的玄关处,成为一件装饰品。每天进出家门时,她会习惯地抬头望一下。时间长了就忽略了它的存在。可是在别处有人提起时海螺两个字时,她脑子里会立刻看到它,同时闪出那首优美的诗歌。

  他们给我一个海螺。

  它里面在讴歌

  一幅海图。

  我的心儿

  涨满了水波,

  暗如影,亮如银

  鱼儿游了许多,

  他们带给我一个海螺。

  

  和清的认识并不曲折,和现代大多数中青年人

分类:时光印痕 | 评论:0 | 浏览: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路独行

  

作为一个出生成长在在三面环山的小县城的中年人来说,看够了小城市的破败和乡村的宁静,似乎应该更多地向往大城市的繁华。是的,从小我的梦想正是如此。

  什么时候开始转变?我想大概因为看多了旅游广告,浏览了各论坛喧嚣的旅游帖子,再加上读了几本附庸风雅的图书吧。于是觉得身边半新不旧的房子没有了风格,然后又嫌弃楼下那一池子死水竟然没有过微澜。憧憬着那个需要跋涉才能到达的远方。

  心动就应该行动,否则头脑冷下来以后就会像从前的众多计划一样自然流产,然后再不好意思提那个计划过的地方。

  为什么选择古镇?冲动吧?或者偶然吧!总要找个地方是不?计划还没开始实施比这个更长远的套装计划已经开始在脑子里成型。当然我知道那只是计划,最后总会无疾而终的。

  最初的计划并没有设定具体的地点,因为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但由于已经拖得太久,这一次时间被固定下来。当得知原先承诺陪我同行的伙伴第N次放我鸽子后,脑子里瞬间响起国际歌悲壮的旋律:“从来没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幸福要靠自己”。

  于是我知道我不得不面对一个残

分类:时光印痕 | 评论:0 | 浏览:1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剪梅.花迟

何事屏前泪又垂,无语蹙眉,无语低眉。

窗前槐柳各钟情,百转随伊,辗转随伊。

昨夜梦云雨亦痴,君现销魂,君去难追。

可怜几度断红痴,谁待花时,谁怨花迟。

 

分类:诗风词韵 | 评论:0 | 浏览:1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2页/47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流丽年华昧

2018-10-17

叶小琛挪

2018-10-16

jfsvwn1746..

2018-10-16

九州神国阜

2018-10-15

深海悬崖

2018-10-13

夜凝苍穹

2018-10-10

dengbinhom..

2018-10-10

思念秋天窍

2018-1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