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的心事天涯名博

生活中“独处”的乐趣,不是离群索居,而是因为更深的觉悟和仁慈——比尔.波特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8
  • 总访问量:1903097
  • 开博时间:2005-05-30
  • 博客排名:第682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6-29

费尔奇圆

2020-06-29

冷自知胺

2020-06-10

若芊我芊n

2020-06-02

mukj049

2020-02-23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一滴

一滴

在一博客里看到英国诗人兰德的诗,《生与死》:
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我爱大自然/其次就是艺术/我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火萎了/我也准备走了。
双眼润湿。象是为着我的心情写下的。
当大门向你关闭的时候,一扇窗却打开了。
窗里的一切那样的令人惊喜。


分类:顺手一记 | 评论:15 | 浏览:7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麦子

 
就这样 躬着身低下头
象米勒画里的农妇

目光 麦粒般金黄

间或直起身子
抹去额头的汗滴
江风一吹
飞溅成又长又尖的麦芒


分类:诗里有画 | 评论:9 | 浏览:9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雪夫高手,散古文高人,散怀生安慰人

雪夫高手,散古文高人,散怀生安慰人


这段时间,沉迷于配诗。
昨晚,为雪夫的一张片片配了一首诗《麦子》,发给他,不满意,说太白,没有诗意。空灵不够,张力不足。再改,还是不满意。前前后后不下五次。心里一股子气。我觉得写诗并非只有一种标准。泰戈尔诗、白居易诗许多是对具象工笔一样的描绘,如《卖炭翁》、《上阳人》、《新丰折臂翁》等,很有份量。况且这首诗是描写劳动场景的,追求本色朴拙。可又说不出是怎么回事。他丢过来一句话:找散古文。
打电话给散古文,读诗给他听。听后,他说:歌尔,诗歌有两种,一种是具象的,要写得平实和朴素。你这首属此类。另一种是抽象的,要有很好的概括和提练。作为配画的诗,一定要短小,凝练,句子的跳跃要大,空间才大。他的话如同一把梳子,把我混沌的思绪一绺绺梳理清晰。我也算有悟性吧,一下就明白该如何去编好这根辫子。改后发给雪夫,他马上说,好了许多。只需再推敲字词。
散怀生在雪夫旁边,接过电话说,歌尔,这么晚不要太辛苦了,别听他俩的,你觉得好就好,呵?
差点落下泪来。



分类:顺手一记 | 评论:10 | 浏览:24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

想来,我是个读书没有规划和规律的人,读得很乱。典型的不求甚解,浅尝辄止。多靠兴致。没有追根究底的精神,不懂的就绕过去。难怪提高很慢。
读张炜的《心仪》,读到他写秦戈尔:“精灵一样的老人,天生富贵又天生多情。他的神奇联想让西方人也惊诧。他心中的一切都化成了歌。他眼前的一切供他呤诵。时光之水流过他的心头,再一次流出就成了芬芳的液体。”
年轻的时候,也是读着秦戈尔的诗一路走过来。翻出他的诗集,便有一腔清冽顺着血管流至脚尖。又象刚在风口坐了片断,让小雨淋了一回,那样的清凉、湿润和熨贴。丰富的。单纯的。恬静的。童趣的。安宁的。神秘的。思绪象鸟一样飞落的。
不管何时,一卷在握,总有初逢的惊喜,没有一丝倦意。诗里充满了美和爱,却不做作,不雕饰,行云流水般从心里淌出来。诗句吹到哪里,那里就有丝绸滑落的轻盈。诗行流经哪里,那里的目光就芳草萋萋。
这样炎热的夏夜,最适合贴一些《新月集》,读了自然清凉宁静一晚,再做一个泰氏美梦。明早一睁眼,就象才从瑜伽里浴过。

之一:偷睡眠者
谁从孩子的眼里把睡眠偷了去呢?我一定要知道。
妈妈把她的水罐挟在腰间,走到近村汲水去了。
这是正午的时候,孩子们游戏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池中的鸭子沉默无声。
牧童躺在榕树的荫下睡着了。
白鹤庄重而安静地立在檬果树边的泥泽里。
就在这个时候,偷睡眠者跑来从孩子的两眼里捉住睡眠,便飞去了。
当妈妈回来时,她看见孩子四肢着地地在屋里爬着。
谁从孩子的眼里把睡眠偷了去呢?我一定要知道。我一定要找到她,把她锁起来。
我一定要向那个黑洞里张望,在这个洞里,有一道小泉从圆的有皱纹的石上滴下来。
我一定要到醉花林中的沉寂的树影里搜寻,在这林中,鸽子在它们住的地方咕咕地叫着,仙女的脚环在繁星满天的静夜里丁当地响着。
我要在黄昏时,向静静的萧萧的竹林里窥望,在这林中,萤火虫闪闪地耗费它们的光明,只要遇见一个人,我便要问他:“谁能告诉我偷睡眠者住在什么地方?”
我要把她的双翼缚得紧紧的,把她放在河边,然后叫她拿一根芦苇在灯心草和睡莲间钓鱼为戏。
黄昏,街上已经收了市,村里的孩子们都坐在妈妈的膝上时,夜鸟便会讥笑地在她耳边说:
“你现在还想偷谁的睡眠呢?”

之二:对 岸
我渴想到河的对岸去。
妈妈,如果你不在意,我长大的时候,要做这渡船的船夫。
据说有好些古怪的池塘藏在这个高岸之后。
雨过去了,一群一群的野鹜飞到那里去,茂盛的芦苇在岸边四围生长,水鸟在那里生蛋;
竹鸡带着跳舞的尾巴,将它们细小的足印印在洁净的软泥上;
黄昏的时候,长草顶着白花,邀月光在长草的波浪上浮游。
我要自此岸至彼岸,渡过来,渡过去,所有村中正在那儿沐浴的男孩女孩,都要诧异地望着我。
一天完了,影子俯伏在树底下,我便要在黄昏中回家来。
我将永不同爸爸那样,离开你到城里去作事。
妈妈,如果你不在意,我长大的时候,要做这渡船的船夫。

之三:花的学校
当雷云在天上轰响,六月的阵雨落下的时候,
润湿的东风走过荒野,在竹林中吹着口笛。
于是一群一群的花从无人知道的地方突然跑出来,在绿草上狂欢地跳着舞。
妈妈,我真的觉得那群花朵是在地下的学校里上学。
他们关了门做功课,如果他们想在散学以前出来游戏,他们的老师是要罚他们站壁角的。
雨一来,他们便放假了。
树枝在林中互相碰触着,绿叶在狂风里萧萧地响着,雷云拍着大手,花孩子们便在那时候穿了紫的、黄的、白的衣裳,冲了出来。
你可知道,妈妈,他们的家是在天上,在星星所住的地方。
你没有看见他们怎样地急着要到那儿去么?你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那样急急忙忙么?
我自然能够猜得出他们是对谁扬起双臂来:他们也有他们的妈妈,就像我有我自己的妈妈一样。


分类:顺手一记 | 评论:4 | 浏览:5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点玄

有点玄

昨天,儿子考完试,带他回大邑老家一趟。晚上回眉山时,大雨滂沱。我的寝室外面,遮空调的雨棚下,牛角蜂建了一个拳头大的蜂巢。
幸好,走时,家里的门窗全部拉上了。
已经是第二次。上周,那些又长又大的黄蜂就在我家筑了一个巢。才灭掉几天,又在同样的地点砌了一个。
进入战斗。丈夫冲进雨里,买来两筒灭害灵。全副武装,披挂上阵。头上包着帕子,身上裹着冬天穿的睡衣。我和儿子说,宁肯被它蛰一口也绝不把自己整得象个熊家婆。
丈夫嘱咐儿子拿着一个灭害灵,蜂子在挣扎时会乱撞,若钻进屋就立即对着它喷。指挥我关上灯,打开备用照明灯,直射蜂巢。
他将窗子拉开一道逢,英勇地高举灭害灵,对准蜂巢的出口猛喷。由于风大雨大,喷出的药雾被吹散,只好再来几次。硕大的黄蜂一串串从蜂窝里往下落,在窗子上扑腾,把玻璃窗掸得啪啪直响。还好,没有一只钻进来。
过了一会儿,见蜂们非药死即熏昏后,又穷寇直追,用晒衣杆捣毁了蜂巢。战斗胜利结束。
我却觉着奇怪。怀疑冥冥中我的生活里是不是有什么神秘和玄妙的东西?
这院子近百户人家,它不去光临,单单光临我家两次。家里有几间屋子,它不去筑巢,偏偏筑在我的窗外。记得去年在海南,海边有一个算命的道士,找他占了一卦。道士说,你最走运的时候,会看见乌龟爬到你家。乌龟在黄历里是一种神,被尊奉为四灵兽之一。据说,乌龟所到之处,皆是风水宝地。我马上说,我们那里可是内陆,并且我家住五楼。他肯定地说,它最有灵性,一定会找来的。还给我举了许多例子,讲了乌龟认路回家的故事。妈的,还真以为住在风水宝地。神龟没有光临,倒是牛角蜂来了一大群。
去年,有鸟儿将窝砌在我家阳台上,一只空的花钵里。还生了几个鸟蛋。
前年去西双版纳疗休。在一个植物园,有动物表演的项目。在高大、浓郁的热带植物林深处,圈着一个圆形的演出台。
我们纷纷与一只憨态可掬的大黑熊照相。看它很笨拙很配合的样子,拍拍客人的肩或者头。我也挤上前去,和它合影。它的“手”却不安分起来,大嘴凑了过来,眼里分明是人的目光,满是坏笑。我吓得惊叫起来,跑开去。边跑边回头,见它追过来。管理员拦住了它。所有人都笑起来。惊魂未定中,我上下打量自已,分明穿得得很素净嘛,一点也不花哨呀。况且我们一行中,又不止我一个女的。
开演。我们就坐在观众席上观看。我坐第二排。节目要结束的时候,轮到那只黑熊出场。他端着托盘挨着观众席要银子。走到我的面前时,突然向我扑来。吓得我哇哇大叫,连滚带爬向后面逃去。它在管理员的吆喝中夺下我手中的饮料,众目睽睽下拧开,张嘴喝了一口,洒落一地的水。
惊怒交加,泪花直涌。同事们取笑我:熊都喜欢你。有什么好怕的?
我想,我的前世一定与它们有什么渊源?


分类:顺手一记 | 评论:6 | 浏览:5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

别后
在最寂寞的水底
煎熬成一只只绿蚌

风浪将我带到这一方池塘

终于 你涉水而来
我拼力张开生命的壳
捧出一粒粒珍珠

阳光下
流下了幸福的泪


 摄影/雪夫 配诗/林歌尔

分类:诗里有画 | 评论:10 | 浏览:8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梦乡


沾满阳光的树林
生长水和青草
小溪潺潺
羊群悠闲地嚼着清香

远处
都市春笋般拔节
人们行色匆匆
滚滚红尘淌在脸上

喘息的霎那
眼前一亮
梦到了心爱的放羊姑娘。


分类:诗里有画 | 评论:7 | 浏览:8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热。

太阳,火辣。气温,30度以上。
今天,终于把庆祝活动完成,松了一口气。
有朋友约吃晚饭。因为他们不愿意到岷江边,我找借口推了。对于应酬,早已厌倦。能躲则躲。不过就是饭桌上相互敬洒,说些言不由衷的,你自己听了都不会相信的好听话。不知欠了多少顿饭。单位对外的,更有私人的。
今年,还没有下过水。晚饭后,散步至岷江边,汗,已顺着脊背往下流淌。还是有那么多不怕热的人。
江边,空气一样的稠、热、闷。象搅了几缸蜂蜜。蝙蝠四处乱撞。似乎也被黏住了。大概它也烦燥吧。间或有风从江上徐徐而来,便生出些许清凉。男人们大都光着身子喝酒、吃饭。
下到堤坝,江水还是浑浊了点。游泳的话,水质不够清澈。不喜欢游泳池的人满为患,望出去的目光总是断了视野。
去年夏天,每天下班后去丈夫单位的一个游泳池,由于建在山上,离城较远,几乎成了我的私家游泳池。花木繁盛。天光云影。常常游着游着,月亮就挂在天上了。有一次,刚下水,雨就忽然瓢扑而来,坚持游了几个轮回。明天去看一看。
回家,赶快打开空调。凤凰卫视的《锵锵三人行》正在播放。关于环保。美女曾子仪说,人类对自然资源的盲目开发,地球环境正在恶化。才6月,世界各地高温。北京已39度,上海36度。许子东说,中国已是锦绣大地啦。印度德里,39度是最低温,只在凌晨。有玩笑说,原来佛教就是这样起源的呵。在那样的高温下,最简单的生活就是最幸福的生活。难怪印度人那样的懒散。看他们天塌下来也不会去管,走路慢吞吞的样子就着急。窦文涛用他一惯的正话反说的调侃语调道,我们这一代的文明到底能持续多久?从历史的进程看,绝不是耸人听闻。
下雨了。赶快打开门窗,一股热浪夹着风袭进屋来。
关掉空调,环保。
打雷了,噼哩啪啦。心惊。我得钻被窝去。


分类:顺手一记 | 评论:6 | 浏览:5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开的声音



从遥不可及的前世而来
跋涉千年
落在你沧桑的枝头
只为再听一次
你曾为我横吹的短笛

独坐春寒
你可曾侧耳倾听
那朵 寻你而来的
花开的声音


分类:诗里有画 | 评论:6 | 浏览:9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临风




情到深处
临风孑立
只泪光回眸一闪
绽放我——
一枝清寂
一枝卓越

水中
映红的柔肠
百转千回

配诗:林歌尔

分类:诗里有画 | 评论:6 | 浏览:9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或许



或许 那件素服已经 不再入时
或许 衣襟上的娇艳 已经褪去
或许 皓腕上温润的绿玉
已经有了伤痕
或许 滚烫的脸颊 已经
回复于 最初的沁凉和宁静


或许或许啊
就只能 款款坐在
落满水珠的荷叶中间

已是秋天
荷花 还有几分嫣然
莲蓬已结
象那些旧时的女子
在芬芳渐远的花前
细细回味 温柔如梦的
瞬间

分类:诗里有画 | 评论:22 | 浏览:10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等你



就这样
守着一个约定
鬓边 插了一朵梅

如果你不来
一夜间
我会醉成一地的锦

如果你不来
我会碎成锦上深深浅浅的紫



分类:诗里有画 | 评论:4 | 浏览:9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雨天

雨天

昨晚,下了一夜的雨。今天,终于退了暑气。凉透。
培训上午结束。由于省公司明天举办摄影讲座,请了省摄影家协会的专家讲课,想去听一听,便没有回眉山。入住太城宾馆。
雨,时大时小,没有停歇。 心情也阴阴的。街上车水马龙,却看什么都无趣。把成都的同学、朋友的电话调出来,又关上。西南书城离得近,没有兴致。看电影,了无心情。以前来成都,最喜欢去王府井看连场电影。
想来想去,还是购物。虽然,衣柜里那些根本来不及穿的衣服还挂在那里,象深宫里幽怨的女子,等着我去垂幸。
对着镜子,抹上口红。编上独辫。辨梢没有绾发圈。松松地散着,垂在胸前。紫色长裙。左下摆撒着几朵小花。
看着镜中的自己,微微有些忧伤的眼神。忽然就悲从中来。无端的,也不知到底为了什么?难怪领导经常批评我:“情绪化,不成熟”。情绪好的时候,干工作不要命。情绪不好的时候,恨不能马上退休。
逛了王府井、仁和春天、太平洋、伊藤,眼花瞭乱,中意的太少。
旗袍,家里已太多,厌倦了。时装,千篇一律的色彩和款式,没有个性。
我想我的前世一定是个男子。不喜化妆。口红除外。我的一个好友在做玫琳凯的代理。我买了一套。 一天,专程上门为我讲美容课,教我化妆。还要在我脸上示范。我坚决拒绝。我说,我知道化了妆比现在好看。但是,我受不了卸了妆后象黄脸婆。反差太大。我宁愿本色一点真实一点。再高档的香水,全都一一送人。衣服呢,别的女子大都喜欢繁复如荷叶边、蕾丝边的很女人味的东西。而我偏偏喜欢线条简约、弧度流畅的服装。周末,往往一身休闲。然而怪就怪在,那些曳地长裙和旗袍一上身,若再编一根辨子或者高高地挽起头发,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初识的人一定以为我是一个古典、文静又妩媚的女子。一般来说,当我面对我喜欢的男子,我会很女人地着装。天知道多少人上当受骗。
终于选中了一件,丝的质地,胸以上是乳白色,无袖。以下是黑色。及脚踝。不对称裙边。试穿了一下,既洋气又大方。披着头发,时尚。垂着辫子,典雅。再配上一双黑色细根皮鞋。“云想衣裳花想容。”
每次,心情暗淡的时候,要么走进大自然,要么上街购物。回来,脸上又会洒满阳光。
不再脱下。





分类:顺手一记 | 评论:13 | 浏览:6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记

一记

上了一天课。晚上,组织大家去都江堰的南桥参加啤酒节。
内江,就在眼前翻涌奔腾。
五千多年前,李冰将玉垒山劈开,分岷江为内江和外江。引内江往成都平原流去。从此有了天府之国。岷江在这里水质清澈,水流湍急。仿佛年轻气盛的热血青年。流经成都境内,到达眉山,已然历经沧桑,去了火气,成为沉稳而包容负重的中年汉子。
我们就落座江边。喝啤洒,品美食。觥筹交错,喧哗生醉。
岸边长着经年的杨槐。粗壮高大的树干横越江中。由于湿润,长满了寄生菌。一棵挨着一棵。枝繁叶茂。江风,一阵阵的。凉沁沁地吹来,暑热荡开很远。杨槐的枝叶象千万只杨丽萍的手指,轻开曼合。汗腺收缩,身心本能地降了温。想四月的江边,杨槐飞花的时节,该有怎样的清雅和繁华?
天色渐暗,水上的灯影渐浓。灯光把一棵棵树映衬得象翡翠。
旁边,据说是上海到这里考察的一拨客人。大概被这里的美酒、美景、歌声迷住了,千杯万盏,高潮叠起。
而我,在热闹的簇拥里,却如同一根木柴,从燃得正旺的炉堂里退了出来。倚在江边,冷却了烟火的温热。
人,真的很怪。一个人独处,时间长了,会嫌枯燥、孤独。而在这样的人堆里,却又急切地想寻一个清静的所在。




分类:顺手一记 | 评论:6 | 浏览:5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主持

 主持
(昨晚由于博客上不去,未及时上载)

今晚,省公司的培训会安排联欢。二十一个地市州。我和甘孜州的同事主持。已经七八年没有主持过节目了。在翠月湖的娱乐中心。
一个达州的同事唱张艾嘉的《爱的代价》。当熟悉的旋律响起,端着的酒杯微微一抖。
“也许我偶尔还是会想他/偶尔难免会惦记着他/就当他是个老朋友呵/曾让我心疼也让我牵挂/只是心中不再有火花/让往事随风去吧/那些为爱所付出的代价/是永远都难忘的呵。。。。。。
莫名的伤感袭来。猝不及防。以为渐渐远去了的曲子,却又在这样一个灯红酒绿的繁华里,重新回来,不绝于怀。以为早已心如止水,却又涟漪如舞。
夜,如水。低头的时候,是否每个人偶尔也会惦记着谁?
又一个同事唱起钟镇涛的《只要你过得比我好》。一滴泪,就落进酒杯。转过身,偷偷抹去。
回过头来,继续巧笑着,为大家报出下一个节目。



分类:顺手一记 | 评论:4 | 浏览:5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8页/71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42 43 44 45 4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