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大人物之120年祭

    今天是一位大人物120岁的诞辰,他的名字叫毛泽东。

     说他是大人物,是因为他对于中国历史来说,他就像一座大山一样立在那里,没有人能绕得过去。

     在他的有生之年,他带领着他的党,硬生生地改变了一个地跨960万平方公里、有着4万万民众的国家的运行轨迹,并且一直到现在,他的思想依然还在影响这个已经有了十多亿人口的国家的生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阴霾冻雨淹京城

隔街楼阁亦朦胧

咫尺同仁难相认

脸面皆藏口罩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杜十娘(一)当白富美遇见高富帅

  

(一)当白富美遇见高富帅

 杜十娘很漂亮,而且很有钱。
      漂亮就不用细说,不漂亮当不上教坊司的头牌,漂亮到什么程度?按冯梦龙的介绍,是“浑身雅艳,遍体娇香”,雅则白,艳则美,而且还娇、还香——不管是在古代还是在现代,绝对是那些书生、屌丝们需要仰望的存在。
      有钱,这一点其实比漂亮要容易实现,前者靠运气,后者则可以靠前者——总之,杜十娘只花了七年时间,就攒出了一份连当时的官二代、富二代都要眼红的家产,那官二代家的官还不是普通的村官,而是堂堂二品大员,放现在,那可是正部级的官;富二代家的富也不是普通的富,他们家是“家资巨万”的盐商,那时候的盐商比现在的中盐集团可有钱多了,和中石油都有得一拼。咱不管人家的钱怎么来的,当小三小四也好,干女儿也罢,甚或是在长江商学院读了几届EMBA……哦对不起,跑题了,那时候还没有EMBA,而且这些和本文没有关系,毕竟人家杜十娘是有牌照的朝廷认可的烟花女子,是合法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请把信仰关进你身体的笼子里

   有思想的人一般会赞同这样一个观点:作为人,必须有个信仰,没有信仰的人,就如同在深夜航行没有灯塔,很容易迷失航线。虽然不是一个有思想的人,我也很赞同这样的话,并非常虔诚地相信,有信仰的人是幸福的。
  
   不过我同时也相信,一定也会有这样的人,他们不认为自己的人生是在深海航行,或者即便是在深海航行,也不一定需要灯塔的指引,因为无论哪个方向,都是未曾经历的风景,他们只随自己的本心,挨个儿选择自以为最好看的岛屿前进。之所以这么肯定,因为我自己就是这样想的,并且我也绝没有狂妄到,在地球上50多亿人里,我能够独一无二地享有这份“荣耀”。
  
   所以我非常庆幸我没有生活在一个非信仰不可的年代,比如中世纪的欧洲,又比如文革时期的中国。没有被当成异教徒烧掉,也没有被当成反动分子关进牛棚,这不能不说是我的幸运。在庆幸的同时,我的潜意识还是保持着一丝警惕,或者说一种潜在的担忧,担心哪一天突然信仰泛滥,狂热的追求真理的人们以真理的名义重新架起火刑柱。
  
   当然,我依然赞同别人拥有信仰,不管是什么信仰,我都赞同,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绝望的微笑

   很久没有这样读过书了:一翻开,忍不住要一股脑地读下去,读着读着,又总是无法读下去——或者说不敢读下去。然而合上书,没几分钟又忍不住要打开它……唉,这哪里是看书,简直比看初恋情人还要折腾。
  
   说很久也不对,我仔细回想以前看过的印象深刻的书,似乎没有哪本书是这么折腾人的:要么是引人入胜的书,总想着一口气看完;要么是枯燥无味的书,看了个开头就束之高阁,再也想不起来。而这两本书,让我看一会又放下,放下了又总想着再拿起来,看下去。
  
   这两本书,是被时下称之为“明丽的忧伤”的李娟,她写的《我的阿勒泰》和《阿勒泰的角落》。对于“明丽的忧伤”的评价,我以为“明丽”二字还有点接近这两本书的格调,而“忧伤”——我只能说是隔得很远很远。
  
   李娟的文字有一种魔力,随便从书里的哪个地方开始看,只要一翻开,看不到半页,你的眼前就会浮现出一个如孩童般纯真而又灿烂的微笑,她是如此的生动清晰,让人忍不住驻足流连,但不经意间,你会突然发现微笑之后的无奈,然后,再看见被无奈掩盖的忧伤,忧伤之下是无法摆脱的倦怠,倦怠
分类:陈年旧事 | 评论:0 | 浏览:5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挤车词

  都是工薪一族
  
  无非男女
  
  不分长幼
  
  或道前生修得十年缘
  
  得此间挤作一处
  
  怎当得肩挨着肩
  
  脚摩着脚
  
  臀贴着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乡偶书

  突然发现,我的世界变老了。
  
   比如这条小巷,三十年前我从这里走过,每天上学、放学,从不间断。那时候,小巷清幽雅致,两边触手可及的青灰高墙安静沉稳,墙根处间或透出喜人的嫩绿青苔……那时候,我从不觉得我脚下这条由青石板铺成的小巷是古巷,我以为她应该和墙根的青苔一样嫩绿年轻。但是今天,小巷虽依旧安静,却已老了。
  
   墨绿般的青石板换成了苍白的水泥路,就如同青丝少女换上了满头白发,高墙亦失去往日的青黛,只剩下斑驳的灰——那是一种被岁月反复洗涤后的褪色。青苔也不见了,只有零星的瓜果皮和纸袋垃圾,如同头屑粘上老妇人的满头白发。
  
   小巷尽处,是码头。也是这个已经膨胀得象都市的小县城最古老的源头。在那遥远的没有汽车的时代,县城周边的人们从船上来到码头,带着他们的货物与钱袋,在小巷边的面馆里匆匆的吃了一碗面,再穿过小巷去县城的各个角落追逐他们的梦,当他们自身也如梦般消散之后,却成就了小巷面馆的声名。
  
   而如今,小巷的面馆依旧,门口依旧打着一尺多宽的炉膛的大灶,大灶上依
分类:陈年旧事 | 评论:3 | 浏览:2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玩笑联

  剩我和谁说往事 (出句:大江飞雪 )
    唯她与你有前科
    
    呵呵,玩笑玩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狂联

  苍天负我才八斗 (出句:塔利班教父 )
  老子收他息九分
  
  九分息的高利贷哈。
分类:陈年旧事 | 评论:0 | 浏览:2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3Q战记

  今日三六您
  明天二百吾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页/4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