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之路

真正的智者之勇的境界就是“因为忍让而融通,因为融通而顺达。”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13688
  • 开博时间:2008-03-2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中国,先把拦截技术搞成,再谈制裁

网络最近出现了一篇名为《二炮专家:中国被逼做反导试验 或遭西方制裁》的文章,本来文章中阐述的“对于中国拦截导弹本身是为了防御,其实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意见还是值得国民赞成,但文章里提及“如某些大国可能借机对中国采取更加严厉的技术控制和封锁,加紧以中俄为目标的战略导弹防御系统部署;发动西方舆论媒体着力升温和升级“中国威胁论”,借机离间中国与周边国家和地区的关系;制造西方盟国与中国间的危机、矛盾和纠纷,鼓动并利诱代理国(人)与中国进行公然对抗,拖住中国军事发展的后腿,等等。”倒是有点杞人忧天了。
  
   事实上“中国威胁论”即使没有这个拦截技术,早在中国崛起的年代,其实早有之了,只不过那是在前苏联没有解体之前,我们身在社会主义阵营里的事,而现在苏联解体了,剩下个俄罗斯也是“阳痿”一个,再不如从前一般,所以所谓的前苏联大哥,即社会主义带头大哥的担子顺理成章成为了我们中国的了,不过,所谓的社会主义也好,还是资本主义罢了,归根结底不过是一种体制罢了。
  
   就我个人来看,不论是马克思宣传的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都存在着“富人”和“穷人”的对立,也根本没有所谓的绝对“平等”,本质上说穿了,究竟是那一套体制更适合国家发展,更适合属于自己的目前状况,也许健全的体制根本没有“资”和“社”的划分,所以说“我们自己是社会主义国家,国民不存在贫富差距,说美国是资本主义国家,处处充满罪恶和剥削……”其实那很可笑。
  
   人类社会一直在进步,若是想继续进步,那么体制自然需要不断完善,而充满罪恶的美国其实就是这样走过来的,所以美国比许多国家都要强大,并不是因为它是资本主义的缘故。
  
   当然,国家与国家一直都是在对立与相互依存的,所以美国偶然给我们点“尊重”,那不过是存在利益上的交易罢了,事实上赤裸裸的利益交易真正让中国得益的并不多,可让中国官员得益的倒是很多。确实,打着爱国的名义来卖国,这是中国官员一大社会主义特色,所以中国百姓不得不为他们埋单。
  
   因此对于中国政府态度时而担心得罪西方强国,又时想利用百姓来抵制西方强国的心理,其实那是最可悲的,毕竟这样做不仅很难让自己的国家强大,同时也打击了百姓的信心,所以那一种没有完全把百姓,把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的想法,往往演绎出“虎头蛇尾”的结局。
  
   当然,我个人并不希望所谓中国无比强大的拦截技术是一出官方自己编导的“虎头蛇尾”的闹剧,同时我觉得中国官方应该学会真正的对西方说“不”字,学会去尊重中国百姓的利益,把中国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否则再无敌的拦截技术,其实还都是“屁”,在西方列强面前,中国再崛起,还是个P国。
  
   所以中国,先把拦截技术搞成,再谈制裁,否则让人看得更窝囊,要不连中国百姓都会歧视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476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绑架孩子的不是美德,是我们成人

网络新闻报道提到“杭州的语文教师郭初阳用几个月时间,仔细梳理了全国包括浙江广泛使用的小学语文教材,发现很多问题。很多经典被随意篡改后出现,课文说教的多,充满童趣、让孩子们快乐的却非常少。有的价值观陈旧,用美德“绑架”孩子,已经不能让时下的孩子们信服”
   本来是关于教材使用的问题,作为普通一线教师,我也不想怀疑专家的水平,毕竟人家是吃这碗饭的,可事实上不少教材确实是很失败,失败得很离谱,至于怎么离谱,许多用过教材的教师都难免多少有这样的经历过。
  
   不过,我们也不能说是教材失败,所以导致课堂失败,毕竟教材是死的,想选择什么样的教材上一节课,其实我们的许多老师还没有多少人思考过这个问题。不错,教材是我们教学者的工具,但我们教师人却不知不觉会成为教材的工具,这是无法避免的,因为我们还要考试,考试就必须需要教材的专家标准答案。
  
   只是我们的许多教材价值观念,哪怕是变革到到今天,依传统来看,却都是又“红”又“专”的东西。可以说我们的教材是培养社会主义接班人专门制定的,是符合我们目前这一套体制的东西。或许,我们会责怪专家编织了不少美丽的谎言来欺骗孩子,就好似“共产主义一定会解放全世界一样”,但真正使用这样的教材的还是我们的教师本人。
  
   就拿特级教师窦桂梅这样级别的上课大师来看,她的语文课是我们中国小语的的典范,可以说是一种神话,因为有人认为她的语文教学是超越课堂本身的教学,但我就不太清楚了是不是这样了,因为我不是孩子,听了她的课自然不吃这一套,而我现在的听课会自然养成为一种习惯,那就是对于鼓励孩子”解放全人类”之类的话,我还是会思考一下的,究竟这样的话会是不是能培养出一个解放世界的人来?这尚无证据,所以我对于专家神话的事情,我保留意见。
  
   上课那么多年,说实话,为了体会教育的乐趣,这几年总算摸到了点诀窍,虽然不算成功,但总是能尽量避免那么枯燥,也许不是每节课都能成功,有时候觉得有点不顺,但有时候一节课却能上得让孩子与自己开心的话,就觉得很满足。当然,我比较喜欢互动交流,有时候上课偶然也会带入一些故事,但是我觉得精神状态好的情况下,上还是十分愉悦的。
  
   其实,我是一个非常容易紧张的人,可投入的过程里,忘记了许多教材固定的东西,有时候觉得上起来还是蛮爽的,因此上课这个事情,咱一线老师说了不算,始终还是要问专家,但是学生不太厌恶我上课,而且还常常问我什么时候去上课,或许其中是因为我故事讲得让他们喜欢的原因,加上我乐意去搜索点新鲜东西,与他们搜索的互相交流,所以才这样的吧!
  
   但是,语文教学始终跟其他们教学不太一样,毕竟语文教学离不开语言美到人文美的感受过程,所以我不想把其他科目的课程全部融合在语文教学里混为一谈。可是,我们的语文教材价值观陈旧与否,或许这点值得商榷,但是专家一直延续着又“红”又“专”的路子,我估计很难改变,所以用教材里的所谓“美德”强迫孩子接受所有的一切美好,还是会延续的。
  
   因为在体制之下,在一直沿了几十年的教育观念来看,大学教育本来是应该最容易改变的,可不但没有改变,而且变本加厉,所以中小学又岂能例外呢?在孩子受到教育的过程,他们的乐趣少,还是乐趣多,有时候就看成人能带给孩子多少了?或许,我们只能尽量去带吧,毕竟在畸形教育产业化的年代,我们能与孩子享受快乐的乐趣又能有多少呢?
  
   因此绑架孩子的不是美德,是我们成人才对,我只希望别把孩子绑得太紧,那样自己也会勒得很痛,要知道我不是放飞风筝的人,而孩子不是风筝,是活生生的人,所以别太紧,对孩子,对自己都会轻松些的。

[$FIRST_BANNER_AD$]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54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共1页/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