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马的博客

《赤水魂》文学双月刊欢迎来稿,欢迎索阅。地址: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委大院内县文联邮编:657200电话:13578007931邮箱:yinma007931@126.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74183
  • 开博时间:2008-03-21
  • 博客排名:第9543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诗篇

《闪开》

躲在窗玻璃内,看过往的行人消失
躲在人群里,让自己变成尘埃
躲在一杯茶的绿汁里,和生活一起慢慢冷却
躲在一首歌词的虚脱里,现实言不由衷

躲在上下班的齿轮里上网、发短信
躲在星期天的外套里打牌、喝烧酒
躲在夜晚暧昧的灯光下做爱
躲在白日梦虚晃一枪的幸福中

躲进自己狭窄的一生!

《给自己》

别在意,那些慵懒的清晨
你一如往常的惊醒
看见 灰尘伏在窗台上
海棠花瓣从别处降落
一叶一叶,就如从前
软绵绵的扎进心窝里
别在意你的任何一次韶光
变成杯子里的茶叶
暗淡而凄惶
给自己,也只能如此了
你欲向明天索取的
上帝在昨天已替你用完
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访谈:诗人的城市

尹马:诗人的城市

1、你在所在的城市生活了多少年?有多少异性朋友?
答:我在这个城市已经生活了十年,但是,我始终一直认为这个地方算不上一个城市。首先,在她漫长的哺乳期中,城市远景规划和新型工业运作将长期存在于我们的现实理想之中,作为一个一直依靠越来越多的农村人来填充和经营的“客体”,它的存在不可避免地暴露着小城镇生活的荒诞。其次,尽管全县总人口已经跃居全国县级人口前列,她仍然小得连一个普通部门的俗事也溢出了生活的封面。我是一个来自乡下的人,生活底色是斑斓的,我有很多异性朋友,她们都有着和我类似的身世,整天奔跑于生活的车站和码头,因此,我更愿意将她们当做自己的亲人,比如姐姐、妹妹或者母亲。
2、你心目中的城市的气质是什么样的?
答:不从速,不矜持;不从文,不低迷;不从洋,不荒芜;不从流,不偏执。
3、你是否喜欢所在的城市?为什么?你是否写过与之相关的作品?
在一个自己必须长期寄身的地方,喜欢是说不上的,但我必须去爱它,以此作为构建“故乡”的第一个理由。从工作性质和个人见证的角度来说,我看到最多的是:行政手段中昂扬的区划扩张,应运而生的城管抵制,屈从于生活恐惧的全民健身活动,漂浮在夜色上空的浅唱低吟……我写过很多关于这座城市的作品,有小说和诗歌。我创作的动机,除了展现平民生活的画梦情节,更多的是想在城市的脸庞上悄悄地揭开螨虫隐藏的地方,让剩余的肌肤不至于坏死。
4、你与所在城市的哪些诗人有过交往?有你讨厌的吗?
在昭通市,镇雄是盛产诗人的县份。成忠义、余冬云、朱江、汪天慧、陈传、王说、王丹、刘虎林……这些留守在家乡的诗人,我一直相信他们的骨髓里不仅藏着语言的黄金,还奔流着草根情节涌动的文化信仰。尽管部分优秀的诗人比如李骞、乌蒙、郎启波、王那厮、指尖、王灿等已经离开镇雄,他们把身体安放在北京、深圳或者昆明,但我们一直未掐断联系,仿佛我们永远在一起。这些年,昭通文学现象和昭通作家群在全国名声大噪,镇雄作为昭通的一个县,我认为诗人们大多是隐忍的,没有谁去盲目追逐、赶风,也没有谁把除了自己之外的另一个人当做敌人,所以我们关系很好。当然,我们是把友谊放在首要位置的。
5、你认为所在的城市对你的写作有没有影响?
答:其实,一开始我就认为一个诗人的故乡永远在乡下。只有乡村才能给人淡定的创作情绪。城市是诗人的异乡,是他们的向往之地,是他们的天涯。一个从农村来到城市的人,他永远只是个离开家的孩子,所以,城市对我的创作影响较大。十年来,我陆续写过很多乡村题材的诗歌,这些诗歌比一个身处田园的人写出来的要晦涩、暗哑,有一种说不出的痛和似是而非的乡愁情愫。当我面对日益膨胀的物欲,面对一大片一大片的工业灰烬,我仿佛抚摸到一个孩子在成长中释放出来的并不协调的快感,感觉到明天是那么近,近得贴住了肌肤,近得让生老病死都变得无限具体。这样,人就开始寂寞了,失去的一切总在心头萦绕:森林、草场、牛羊、栅栏,小小的山岗和它的月亮,乃至旧时光里让人沮丧的偏头痛……而这些,让我的写作变得狭小、虚妄、孤独,却又那么坚韧、漫长。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母与子

母与子

她在反复念叨着一个人的名字
很暗,很陌生。很想就此气馁了
有时侯,她无端地,仿佛生了气似的
摔着笤帚,踢着板凳,咒骂着
院子里叽叽喳喳乱飞的鸡群
当然远方,肯定有一个人
让她没日没夜地牵挂
是那个两腿一伸的死鬼丢下的
另一个人。在深圳
那个人看着车流,看着穷人和富人
从身边走过。连回家都只是一种幻想了吧
他耗着苍白的时间,等待着有一天
回来时,看山头上那一堆
矮矮的黄土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谁关注草民

草民书

需要抽出时间骨髓里的稻草,点上灯
把有可能还会回来的夜晚叫醒;需要腾出
被生活粘贴在死亡封面上的手
数一数,那些从手茧上滑过的
黯然之痛;需要重新开启
一扇并不存在的门,让自己
闪躲。草民!其实我不无妥协
比如光阴,在它悄悄君临了我的暮年
把天堂之门次第打开
把上路的火焰一一点燃
在世俗冷得有些惊艳的扮相中
我无所眷顾,侧身回到生活
撒不了手。比如爱,像两只枯散了的木桶
让光阴之水洒了一地,它们
带来我的儿女,和他们无休无止的
奔忙。当我迎头走向命运
你说的高山流水,不过是曲高和寡的
孤芳自赏,来不及打我贫瘠的肉身里安放
它绝世的美丽。大地、苍穹,无际之草
无垠星空,这些,你所强加于我的
美妙的颂词,他们披在我身上
掩饰着内心的空旷,一无所有
像婴儿的啼哭,无法唤醒
藏匿在水中的金子,躲在云层里的
阳光。就用一盏灯,把每一道重重的阡陌
照亮,把剩余的黑暗洗却
来的时候,我循着它的光
在母亲的手掌里哭泣,像罂粟花
涨破温柔的春天;就用一盏灯
点燃路边的柴草,我终将回去
就看一眼,那匹栓在梧桐树上的马
和我一样不谙世事的同伴
不知道什么是错误和人生
去的时候,我抚摸着它的毛皮
留下最后一滴泪水……一声嘶鸣
一介草民在人间的袅袅青烟中
一闪而过!
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8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春期

青春期 十六岁、十七岁、十八岁 不稀罕它们 再倒过来一次 甩甩手上街,骑摩托,飘,喊 不戴耳机,让MP3释放 所有的音量;不抽完一整支烟 不踩大街上的节奏,不抬头 看熟悉的路人,不正眼瞧同学的家长 不拉住母亲的手,不踢路上的易拉罐 留住耳根角的长发,顺便充当 卡通式的络腮胡;不介意脖子上的珠子 闪耀着廉价的光芒;不喜欢深沉的电视剧 钟爱网络音乐乖乖的呐喊 不喜欢清晰地吐字,只鼓着腮帮 平翘舌不分;不整理乱乱的邮箱 不放过别人的空间 不追究NBA决赛的结果,只记住 非洲黑人的小名字 不用写情书,喜欢谁就喊,就抱,就啃 不喜欢单挑,谩骂,诋毁 用群殴解决生活得障碍 不用名牌卫生巾,不擦昂贵的润肤霜 喜欢把手机放在屁股后面的兜里 将牛仔裤脚磨成乱翻翻的方便面 不拿杯子喝酒,喜欢吹冒着泡沫的瓶口 不计较早晨从什么时候开始 不讨厌网吧昏暗的灯光 不欺负贫穷的同学,不崇拜 大款的子女;不接受虚伪的亲情 不拒绝暧昧的拥抱 把一段话缩成一句话,把一句话 简化为一个词。不用挖空心思 做不知道答案的填空题;不用处心积虑 设计无聊的签名 不需要把自己放在眼里 不害怕明天过去又增长了一岁 不用过多的时间去诠释青春的意义 这样的日子有多长也要顺便把它过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80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青春期

青春期

十六岁、十七岁、十八岁
不稀罕它们 再倒过来一次
甩甩手上街,骑摩托,飘,喊
不戴耳机,让MP3释放
所有的音量;不抽完一整支烟
不踩大街上的节奏,不抬头
看熟悉的路人,不正眼瞧同学的家长
不拉住母亲的手,不踢路上的易拉罐
留住耳根角的长发,顺便充当
卡通式的络腮胡;不介意脖子上的珠子
闪耀着廉价的光芒;不喜欢深沉的电视剧
钟爱网络音乐乖乖的呐喊
不喜欢清晰地吐字,只鼓着腮帮
平翘舌不分;不整理乱乱的邮箱
不放过别人的空间
不追究NBA决赛的结果,只记住
非洲黑人的小名字
不用写情书,喜欢谁就喊,就抱,就啃
不喜欢单挑,谩骂,诋毁
用群殴解决生活得障碍
不用名牌卫生巾,不擦昂贵的润肤霜
喜欢把手机放在屁股后面的兜里
将牛仔裤脚磨成乱翻翻的方便面
不拿杯子喝酒,喜欢吹冒着泡沫的瓶口
不计较早晨从什么时候开始
不讨厌网吧昏暗的灯光
不欺负贫穷的同学,不崇拜
大款的子女;不接受虚伪的亲情
不拒绝暧昧的拥抱
把一段话缩成一句话,把一句话
简化为一个词。不用挖空心思
做不知道答案的填空题;不用处心积虑
设计无聊的签名
不需要把自己放在眼里
不害怕明天过去又增长了一岁
不用过多的时间去诠释青春的意义
这样的日子有多长也要顺便把它过完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人深夜的故乡

一个人深夜的故乡(二首)

**水边

我习惯在有月亮的夜晚
一个人去水边,让泛着银光的水
洗濯我的双脚,像摘除
时光遗落下来的斑点
那时候,什么也没有
连水草的呼吸,都能在一首过去的诗里
找到战栗
这也许,就是人说的安静
真的什么也没有
石头不说话,柳树不说话
看不见的波纹,不说话
把清辉洒在河面的月亮
它的普照,见证了一切尘埃的苍老
而让我们永远沉溺于
生活在别处的孤独
是啊,在水边
一个人不说话,很安静
他的体内,在秘密地培养着
一头发疯的狮子

**倾听维塔斯

我曾经想祈求上帝
给我们真正的天籁
哪怕那么一点点;我曾经
劝导过一只乌鸦
要他不要开口,且让满世界的浮躁
归于隐忍。现在,我更想
冲进我自己的耳朵
侧身抽出一只埙,一口编钟,一架风琴
让它们燃烧
倾听这绝版的音乐
像一个流浪者,在远方
看见一只迁徙的鹤
多么美妙,这种感觉
在维塔斯,在歌剧,在俄罗斯
在一个人深夜的故乡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泡桐花像孩子傻笑的脸

尹马作品

妥协

珍惜命里带来的一切
缄默吧!不说出前世有多少恩怨
今生还未了结;不说出
光阴中积淀下来的那些灰尘
到底需要用多少时间去打扫
放弃即将来临的福祉
做一个善良的穷人吧!
昨天,我们一起经受过的那些
就用一把梳子去梳梳
看它能留下多少灰烬

泡桐花开满乡间

泡桐花开满乡间,白里透着紫
像一张张孩子的脸
被春风高高举起
大地上行人熙来攘往
顶着蓝幽幽的天空 他们
看见泡桐花落了一地
仿佛昨夜里上帝来过
打扫了这庞大的庭院
多么尖锐的怒放、燃烧
泡桐花,一簇又一簇
开满乡间,像流浪的云朵
像高举着的,一张张
傻笑着的 孩子的脸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尹马2009年5月诗歌

尹马作品

【垄上诗】

你看,这白色的河流
起伏着,像深冬里积淀的雪
在大地上,需要我们歌颂的
也许不是点染了农业躯壳的它,
更别说秋天黄金一般的果实了。
这一垄一垄的、壮阔的画卷
从山脚,奔向山顶
它们 全都流淌在
我父亲母亲的血液中

【去看一条河流】

他们仿佛在寻找远去的童年
可谁都明白,从一开始
这就是个谎言
鹅卵石、柳树、残阳
还有把影子放在水中的拱桥
成天挂在网上,在史志里
被光学变焦数据虚拟过的主贴后面
排着七律、绝句、词赋
还有山歌中的白
显得有些矜持、腼腆
其实她的内心已生出忧伤
密密麻麻的,泛过皮肤
在艳阳下,我们看伤了眼的波浪
变成一个个水漂。水漂,多么空虚
多么无奈……而对两岸的村民
水漂,生活也是!

【细雨中的大湾古镇】

初夏的天阴了下来,小雨针尖似的
追逐着 发白的牛仔裤。
青石路停止了吟唱;旧木板在屋檐高悬
红色的、紫色的帘子逃出拉开的窗棂
像谁突然忆起的童年
呼啦啦在眼前翻飞
多么安静,这样的时光,
即便再过很多年,那个站在老茶馆墙根下
吸旱烟的大娘,也会偶尔向路上
嘘一口唾沫——他们说
这就是岁月的痕迹,
我却来不及想起什么。
从须臾之间捕捉的镜头里看
那些次第亮起的灯 仿佛隐藏着
一个小镇 温柔的明天

【龙门院子的速度】

一个村庄的速度,让我们看见
她的早晨:青翠的树安静地站着,
干净的狗在围栏下坐着;磨砂玻璃内
少妇好看的脸,偶尔露一下便缩回去了
诺大的一个院子,看上去像一个拔节的少年
被阳光催开了萌动的爱情。
一个村庄的速度,让我们看见
她的傍晚:大妈们围在广场上
剥蚕豆、拣葱蒜、拉家常
大爷们一个个钻进猪圈
他们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
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告诉别人
但旋即想起这句话昨天说过,前天也说过
经常在龙门院子跑来跑去的女乡长
知道他们要说是什么
她曾经学一个老者的口吻对我说:
“嘿嘿!咱们,嘿嘿嘿!富起来了!”

【打鼓草】

在罗甸河小学的操场上
一位姓熊的老人,在为一群人唱打鼓草
没有想到的是
一个劳动需要呐喊的时代过去了
他的歌声,同样能吸引那么多人
只是那嘶哑的喉带
再也无法让人回到
我们曾经用鼓声洗净的从前

【仓房:最后的景象】

姓张的老师,说到仓房曾经的主人,
有些兴奋。以至于讲起已经消失了的
三个院落、七座碉堡、一百个炮眼
便开始哽咽
陇氏,一个地方的参将
昔日黄花,多么辉煌的过去
陇氏庄园,一首残缺不全的诗
现在就剩下几根断梁了
破败的几间木屋,没倒塌之前
侥幸被保留下来,作为学生的教室
余冬云用摄像机对准它们的时候
那些不忍心呈现出来的景象
却像一片并不存在的废墟。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延安文学》2009第三期目录

《延安文学》2009第三期目录

新小说
空色/唐卡/4
无尽的追逐/张锐强/55
雪地枪声/王一萌/69
钓鱼/沧桑天崖/92

汉语人物
阿来:文学即宗教
/访谈人:吴怀尧/100
 诗读本
从思的经验而来/[德]海德格尔 孙周兴译/118
着手注释诗歌以外的荣耀/韩三之/121
水边书/郁颜/123
梦游者/晴朗李寒/124
傻子的权杖/Straway/127
烽火台/高鹏程/128
李天靖诗歌/李天靖/130
如此爱/三色堇/132
许多事物都倾向一边/鲁绪刚/134
少女玩具/阿翔/137
唐山•凤凰诗群/东篱 张非唐小米黄志萍 苏格 唐棣/139
龙王垭茶带来的幸福时光/周承强/143
尹马的诗/尹马/147
编年史:叶延滨诗选/152
论叶延滨诗歌的生命书写/吴晓 王治国/166
思考着生命与时光的哲学/喻冉/174

词与物
现代派文学辞典/贾勤/177
永远在蛋这一边/[日]村上春树 btr 译/183
阅读/[法]莫里斯•布朗肖 王立秋译/185
索尔•贝娄:知识分子的灵魂图谱/邱华栋/191
星星之火,何以燎原/黄湘/197
敦煌壁画/阳飏/202
黑夜并不完美/艾倩/210
我参加了抗非一线/冯文暄/212

文学双月本末
文学双月本末/220

液态村落
陕北民间文化综述/吉胜利/226
陕北春节圣火/段双印/237

分类:新闻 | 评论:0 | 浏览:6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母亲节,写下这些文字,我哭了

院子里的母亲

在瓜架下大声喊我。母亲的声音
很温暖,如同早晨刚刚升起的日头
院子里长满绿色的植物
黄瓜、绿豆、洋葱,还有披着藤蔓的葡萄
像用果绿漆刷过的一样
就连天空,也蓝得有些发绿
我张着惺忪的眼睛
从李树下经过,看见母亲头上
星星点点的白——
是啊,这么多年过去了
她不再唤我的乳名
仿佛我不再是她呵护着长大的孩子
那老屋,已荒芜多年
墙垣上的杂草快漫过顶梁了
真的就像用果绿漆反复涂了的一样
而母亲的头上
却雪一样白得让人有些忧伤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湖上又出现一首写悬棺的诗

【悬棺】

允许那些活着的人,放弃
对生命的畏怯;允许那些
死去的人,保留对俗世的依恋
在肉眼看不清的夹缝里
比石头更坚硬的,除了
咬住死亡不放的铁
就剩下腐朽的岁月了
悬棺高过你的肩膀,高过
身后一切无法预料的事情
已经抵达离天堂不远的地方
再高一些,也许就看不见
那放也放不下的
隐隐约约的 人间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尹马诗歌(4月)

尹马作品

【樱桃树下那个孤独的人】

就想把嘴唇举起来,去衔那枚樱桃
傍晚的风漾来漾去的 那棵树
在摇晃 很久很久

都没有人唤他一声。满树的樱桃
招着手,露出红红的胸脯
都没有一粒樱桃愿意烙进他心里
就像昨天,他在人群中突然发现
十年前拥抱过的那个人
她的身上仿佛长出翅膀
飞一样从孤独的记忆中闪过

【高坡村:三个人的奔跑】

把那些人丢在场院里,我们就开始奔跑
从石墙根腐朽的藩篱旁经过,从积水里
看见摇晃的影子。是的,此刻非常安静
三个人的屏息对望,多么具体
仿佛一生最美的速度
就是冷不丁地停下来

未曾料到,高坡村渴望飞起来的那些山
并不在意 我们肉体的蠕动
本该同场院里的人一起忙碌
为乡亲们准备夜晚的篝火
为他们放声高唱……来的时候
说好要一起奔跑的三个人,看见大山
却没看清峡谷里的路
也许无需用脚去丈量

【多年以后还是多年以前】

那些活生生的场面,终要被搬出来
到时我们可别谁都不说话
阴冷的风谁也背不开,暗淡的眼睑
低垂,就像被泥土撕裂的落叶
那些已经想不起来的,就不再忆及了
也许,它们正在酝酿着一场风暴

【父亲,我们去看大海】

或者干脆,我们去看大海。这一生
你肯定从未想过。五七年,那是个饥饿的年头
你出生在庙坎,一个小小的村庄
茅檐外坐满围观的人
他们对山坳上升起的陌生的日头
充满厌倦。而你之临世
却注定无法逃离

这些年来,你是想过,用自己躬下的身子
把我们射出去,最好永远不要回来
那些墙垣上剥落的青苔
见证了你一生的苍老
父亲,我们去看大海吧!
其实,它只不过一滩积水
漫不过你的胸膛

【深冬里,看见一顶小红帽】

那条路一直匍匐在森林里
汽车走了很久,车窗外,没见到一户人家
深冬了,很冷
就连阳光,也披着冰凌的外衣
林间散落的光斑,很刺眼
我们邂逅着路上的空寂
慢慢回到沉默中去
风刮着近处的松树
让人不敢做梦
就那顶小红帽,突然像一朵红色的罂粟
等待收割般伫立在路边
仿佛被高原的岩石挤压,晃来晃去
那个孩子,披着羊皮袄,向我们张望
那个瞬间,仿佛有一盏油灯
在我的童年里亮了一下

【寂寞该死】

突然想拥有寂寞,突然
想一个人去酒吧喝啤酒
这种感觉,很怪
有点 说不清楚

我坐在廊间的软座上
看见周围的人 正亲切交谈
有人用打火机
为同伴点烟

除了我身边,就只有琴师的座位
是空着的了——他也许好久没来
因为露台上 只有
一只钢琴

【70后】

那老兄想对我表达的是
他今年四十岁,写诗却已近三十年
天才尚且如此深藏不露,我等榆木之材
便不宜再折腾了。由此,他翻出一部中国近代史
告诉我 什么是一个诗人崇高的使命

要把我灭掉。用江湖规矩
或者臆想中的千夫指
从没感觉到自己的孤独
这样不明不白的快活,无辜啊!

我想起前些时日
一个小屁孩,几乎就要用屁股
对准我的脸了
不吭一声,没有过激表情
我那是真胸怀啊!我庆幸,我来这世界
没提前一分钟
也没迟到一秒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人身上都有一道诅咒

人人身上都有一道诅咒
——读尹马的小说有感

■杜福全

“凡凡哥哥慢走啊!”读到尹马中篇小说《米兰在天涯》中突然冒出的这句话时,我突然想起马原说过——小说,远比你想象的还要复杂,还要好玩。一句话,就将整个小说的故事情节推向了一个复杂的境地,引着你抱着一种小心谨慎的态度读下去,担心一不小心就忽略了把握事情真相的某个细节。这是小说的一种智慧,是作者在经营小说时使用的一种技术手段。通过这种手段,迫使你走向暂时辨不清方向的团团迷雾中,不自觉地有了探究柳暗花明那一刻到来的欲望。
应该说,从中篇小说《朵儿的诅咒》到《米兰在天涯》,尹马的小说都沉迷于情感的经营和事件的构建上,那扑朔迷离的情感在爱恨离愁的交融中,一直纠缠着尹马小说中的主要人物——男人和女人。比如,《朵儿的诅咒》中的钱龙、徐敏、梁朵、赵兵,《米兰在天涯》中的李凡、米小兰、李云禾、周玉霞,他们的之间的关系看上去很简单,没有更多的厉害关系,但他们的关系又很复杂,因为他们都是有情感的人,他们都在为这人类的情感纠缠不清,舍之不下,求之又不得。
在《米兰在天涯》中,男主人公李凡在参加同事小张的婚礼正准备离开时,走过新郎新娘身边时突然听到新娘冒出一句:“凡凡哥哥慢走啊!”就这句话,不仅让李凡吃了一惊,而且把我这个读者也被吓了一跳。这句话的突然出现,必将预示着后面的还有更多的更复杂的东西在萌动,需要读者进一步去探索和发现。在正常的情况下,这句亲昵的话应该是出自小禾之口,不可能出自同事小张的新娘之口,因为她虽然是李凡同事——小张的新娘,但对于李凡来说她完全就是一个陌生的女人。显然,这个“突发性事件”的突然出现,必将掀起又一个情感的波澜,将故事的情节引向一系列未知的、可能发生的事件中去。
在《朵儿的诅咒》中,钱龙有一天突然悄然离开与自己生活了15年的妻子和女儿,到偏远的乡村——青家寨——去寻找一个乡村女教师,继而引出了多年前的那段感情纠葛,还伴随着在欲望驱使下的暧昧瞬间。他的这一行为,看起来好像是一时的冲动,实际上又似乎是一种必然,钱龙无论如何也逃不过这一关,因为他对15年前的那段爱情放不下,对那个曾经把全副身心都依附在自己身上而又突然离他而去的梁朵放不下。这段最初的爱情经历,就像梁朵给他下的一道诅咒,他永远也走不出她诅咒的范围。要说,钱龙和徐敏两人也算是郎才女貌的夫妻,彼此都是有素养的人,工作也还顺意,女儿也听话懂事,应该算是一个幸福的家庭了。如此一个家庭,他为什么还要选择逃离呢,这其中肯定是有秘密的,只是这个揭密的过程来得有些措手不及。
读尹马的小说,我吃惊于他使用一系列事件来探索复杂情感之秘的手段之高明,不时在一马平川处突然隆起一座挺拔的高山,或者横生出一道深不可测的陷阱,瞬间就阻隔了你眺望尽头的目光。然后,就像走进了一片草丰木茂的密林,让你感受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感体验,搅动你平静的心因为好奇而忐忑不安,让你身陷其中找不到出路的,搞不清事情怎么会是这样。
在《米兰在天涯》这个小说中,周玉霞、李云禾在与李凡的交往中,米小兰仿佛一直置身于幕后。也就是说,李凡与这两个女人之间的发生的事情,都在她的掌控之中,而且,这两个女人一举一动还有受米小兰指使的嫌疑。那么,这又是为什么呢?遭遇强暴后去做性服务者的李云禾声称自己爱上了李凡,他觉得李凡是唯一一个把第一次交给她的男人,没有在心里瞧不起她,为此,她把想要她的——李凡的同事兼朋友的郑华——弄进了派出所,挨了5000元的罚款。这笔罚金,是李凡帮郑华交的,后来李云禾用自己的钱给了李凡。周玉霞在把李凡曾经送给米小兰的戒指转交还李凡的那个夜晚,和李凡在钟点房里发生了关系,两人流露出的是温暖和爱意。周玉霞告诉李凡:“她(米小兰)是嫌她自己不干净了,这些年,她一直和你保持着断断续续的联系,就是怕你想不开。”要知道,这个周玉霞就是李凡同事的新娘,也是和李云禾、米小兰一样被老板强暴后去做性服务者的,跟李凡的同事小张结婚一年后离婚了。
我这里只想谈谈小说的这种复杂情感的魅力,不想对小说中的情感事件作任何道德上的评判,因为我觉得,如果抱着道德评判的态度去读小说的话,那么,这种阅读本身就是不道德的。在尹马的小说中,往往是在故事收尾了,但真相却还没有露出水面。他的小说只讲述了一系列事件,对于这些事件之间内在关系,则是隐藏在事件背后的秘密。人的情感是复杂的,因为人性本身就有我们不可认知的一面,所以是难以把握的。小说能做的,就是把人的情感的复杂性以一系列事件和情节呈现出来,至于事件背后的真相,那是很难琢磨的,是只可意会而不能言说的。
昆德拉说:“小说的精神是复杂性。”他认为,每部小说都在告诉读者:“事情要比想象的复杂。”比如《米兰在天涯》中的那个米小兰,她就一直隐藏在李凡的身上,但又好像远在天涯,像个魔鬼,像个幽灵,还有两个替身。如果你不信,那你可以自己去瞧瞧,顺便还可以瞧瞧你自己,是不是弄清楚了情感的真相?
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4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赤水魂》文学双月刊2009年第二期目录


《赤水魂》文学双月刊2009年第二期

(总第十二期)目录


卷首
细腻叙述中的真实与挚爱
昭通阅读

云来水往/吕 翼
钝写作

南广散记/雷弟亮

小说视线

逝水流年/陈 传

远逝/王 顶

梦中的天堂/杨恩智

黑马抵达/蔡 挺

美文空间

吊诡的辇印/沧浪客

父亲留给我的一棵树/李 珍

夕辉相照/李观彩

孤飞的雁/闵玉吉

雕刻的爱/陈丽宇

女儿国/陈永明

母亲/李辉敏

当我们不说爱/陈震东

我的2008/罗 勇

诗歌前沿

成忠义作品/成忠义

朱江作品/朱 江

张启君作品/张启君

贺燕作品/贺 燕

符二作品/符 二

李国友作品/李国友

鲁维玲作品/鲁维玲

书画长廊

迎“两会”书画作品选登

封二、封三、内页插图/杨毅波等



主办:云南省镇雄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编辑部地址:镇雄县委大院内县文联
邮编:657200 电话:(0870)3139839
邮箱:chishuihun@126.com
 Yinma007931@126.com(尹马)

顾问:马晓红 张 进
编委会名誉主任:张翼明 王剑竹 成 刚
编委会主任:杨毅波
编委会委员:尹 马 成忠义 邓声荣
陈 鑫 余冬云 金必仲

主 编:尹 马
编 辑:王 军 杜永富 蔡发玉 郎静
版 式:尹 马 论坛管理:郎启波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7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