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马的博客

《赤水魂》文学双月刊欢迎来稿,欢迎索阅。地址: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委大院内县文联邮编:657200电话:13578007931邮箱:yinma007931@126.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74087
  • 开博时间:2008-03-21
  • 博客排名:第9601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第二届高黎贡文学大展专区

  
http://bbs.clzg.cn/forumdisplay.php?fid=47


分类:新闻 | 评论:0 | 浏览:6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二首

诗二首

《舞会》

小心你的脚,小心你脚上的袜子
在去死之前搭错时光的颜色
暴露一个绅士脆弱的前半生
这样一种密不透风的舞会
让我想起巴格达 以及它的每一个
醒着的屋顶 它们
吐着战争的烟圈,威胁着生活
小心你的肩,小心你的胸脯
穿越界限。更多的时候
不要让心跳隐瞒眼睛里的火焰
这样一种被薄纱出卖的舞会
我们挑起嘴唇,使之更快一些
接近一张床,一卷纸巾,一枚安全套
小心你的唇,小心你唇上的酒精
不要让它烧光所有的寂寞

《咖啡屋》

杯子置于桌上,像一座房子
它金黄的身子
涂满茅草屋顶的颜色
桌上的一块布,嵌着翠绿,湛蓝
还有深深的清澈的条纹
恰似草坪、天空、湖水
糖盛在碟子里。白方糖,码成条形
如栅栏。多么美丽的夜晚
连音乐也渲染着乡村的宁静
我和你相向坐着
说一些昨天说过的话
真的,我们不该破坏这美好的一切
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10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他一直迷失在回家的路上

他一直迷失在回家的路上
——镇雄诗人尹马和他的诗歌
 ▇符二
 1

见到尹马,是在昭通一个不十分起眼的三等酒馆里。
那是初冬一个有些冷冽的晚上,不少昭通本土的写作者聚集一堂。席间觥筹交错,众人在酒气缭绕的房间里高声谈笑,气氛十分热烈。与此同时,来自数万里之外的北风呼啸着急剧南下,从我身后的窗外一涌而过,发出低低的呜咽之声。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次见过尹马。我和他毗邻而坐。断断续续的交谈中,我感受到他待人的诚恳与真挚。他的声音缓慢低迷,表情极为谦和友好。而且可以强烈感觉到,他的内心发散着一股纯良质朴的气息,不由得令人亲近和信赖。这是一个可以交谈的对象,他很快赢得了我的好感与尊敬。我们寒暄起来,谈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
聚会约摸持续一个半小时。酒足饭饱之后,大家各奔东西。我依然在昆明和昭通之间来回奔波,教书;写作;犹豫着要不要签下一份稿酬诱人的合同。而尹马,又回到了他安身立命的小县城镇雄。无数个万籁静寂的深夜,我仿佛看见,他正孤独地坐在电脑屏幕前,带上全部的情绪,眼神专注而忧伤,又一次开始他隐秘的写作。
应该说,在云南,较之一些声名鹊起的写作者,尹马是一个没有引起足够重视的诗人。我想,一方面这与他所处的偏远地域有关,另一方面也因为诗人为人为文的低调。在喧嚣的网络时代,尹马执着地坚守于传统的写作方式,对写作这门古老技艺一直怀有敬畏之心。他珍惜自己的才情,虔诚地捍卫着汉语语词的尊严,自觉维护着自身写作的道德底线(但凡一位真正的写作者,内心皆有一道自己不可突破的道德底线)。那些分行排列的诗句之间,透射出他内心的淡泊和从容。尹马的写作从不急功近利,他不欺骗自己的感情,亦未背叛自己的良心。
如果你读过他的诗歌,你就会认同我所有的说法了。

 2

谈到尹马的诗歌,故乡首先是一个绕不开的语词。甚至含糊一些,莫若说尹马所有的写作方向,全部都是指向于他的故乡。
尹马是大山深处成长起来的诗人。物质条件的匮乏,乡村生活的单调,几乎一直占据了他的整个童年。但因为敏感,诗人很早便“在我的童年时光里/开垦着虚伪的幻想/在滇东北起伏的群山夹缝里/我有过无数次来自灵魂的战栗”。尹马曾经说过,诗歌是一种倾诉。为了对抗内心与生俱来的孤独,对抗自身所处环境中那种天高地远的寂寞,于是他开始写诗。
而具有实际乡村生活经验的诗人,他对世界的感悟方式和情感体验最是与众不同的。他们往往具有最为独到的观察能力,以及对事物敏锐的感受能力和捕捉能力。尹马身上天然地流淌着边地泥土的血液。在他的诗作之中,“大堰”、“石头村”、“豆沙关”、“寨上”、“牛栏江”、“野马川”、“扎西”、“镇雄”、“张家坡”、“庙坎”、“盐津”、“威宁”等等诸多地方,当诗人用双脚丈量这些土地,当诗人用双眸审视这些风景,它们便成为了诗歌艺术中特有的美学符号。我们丝毫不必质疑他的诗歌中,那些语句是虚伪还是矫情。因为这就是诗人当下的生活,这部分活生生的记忆一旦被触及,无数的镜像就会蜂拥而至,更多的诗情就会喷薄而出。于是,向着自己的故乡挖掘,就成为尹马诗歌创作的一个源头。也许,还是唯一的源头。
生活中许多稀疏平常的小事,在他眼里都显得格外弥足珍贵。由此,尹马用诗歌的语言,将这些琐碎的日常经验小心翼翼地保留了下来。你看,他关心着“一条鱼家族的命运”(《大堰》),眷恋“开着鸽子花/和潋滟波光中的水草”(《野马川》),沉醉于“加粗的林荫道/围住的是天堂/生命中最具体的伊甸园”(《石头村》),也欣喜“最初的春光光临扎西/让她在花朵和掌声中飞翔/一座披满光环的小城沿着河流/淌进我的心里”(《扎西》)。每一件事物,无论宏大或微小,都在他的笔下被赋予了诗意的表达,从而散发出迷人的熠熠光辉。他的许多关于日常生活经验和自然万物的诗,都通过对细微之处的关照,创造出一片宁静祥和的天地来。那片天地,是尹马自己的世界。
因为热爱生活,又使得这些日常经验带着一种俗世的温暖。这温暖有的来自于童年生活场景中的某个记忆:“小时候,坐在自家门前的圆木上/数飞来飞去的蜻蜓,在鸟声中盼望着好日子/和远方亲戚一起到来”(《窗台上有黑色的尘埃》),有的源自于对自己的亲人乡党的入微观察:“机杼上的女人,随手取下一个人的夜晚/踩在脚下;当我闭上眼睛,仿佛看到/母性的美德像一根根丝线,被她握住”(《画面:一个女人在机杼上》)。这类诗歌中,诗人或怀着追忆往昔时淡淡的忧伤,或怀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悲天悯人情怀。可以看出,字里行间有着强烈的抒情意味,笔触切近而温暖。
乡土是最富灵性和神秘气息的特殊空间。在村庄,山与水,草与木,人与物,无不给人带来亲切和宁静的生命质感。较之繁华喧闹的城市,乡村最可贵的地方,就在于它还相对完整地保存着真挚、友善与和睦的民风民情。而尹马便一直在执拗、严肃、不动声色地,还原着我们内心情感世界里那些被忽略和遮蔽了的事物。他执着于生活的原初意味和原始景象,默然无语地带领着我们走进他的现实领域——孤寂的村庄,世代繁衍生息的土地,不起眼的河流,原野上寂寞绽放的野花,乌蒙腹地的一场大雪,以及,我们身边那一个个渐次走失了的亲人。
我以为,诗歌首先是私人性质的。它寻求的是灵魂深处与某种事物的对话,亦或者,仅仅只是出于自己内心倾诉的需要。而诗人的责任、道德和良知,就是对自己写下的每一个语词、每一句话、每一首诗负责,看它是否坚定地表达了自己的诗歌立场,是否如实地揭示了自身真实的内心情感,是否在诗歌版图上注入了新的血液。一句话,诗人要担负的诗歌使命,就是写出好的诗歌,就是在诗歌中尽量将真实的生活与内心的镜像呈现出来,从描绘外在客观的真实生活,去抵达内心镜像中的另一种事物,从而在诗人自身与诗歌之间,找到一个平衡和交接点。
毫无疑问,尹马一直在秉承着这样的写作理念。他执着于传统的写作,但又能够推陈出新,自觉关注诗歌的技巧,注重技艺的锤炼和打磨。并且,在尹马的诗歌中,他找到了表达的自由。他不拘束于陈旧,也不从众。众所周知,在诗歌写作中,自由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正是因为找寻到了自己的写作源头,并且探索到与之匹配的表达方式,所以尹马才会在他的诗歌世界里尽情歌唱,才能在诗行之间自如穿梭。
尽管尹马身处边地,但古典诗学已经明确无疑告诉我们这一点——诗歌从来不依赖于海平面式的普遍传播,而是寄托于历史长河中不断涌起的一代代读者。诗歌到底能够走多远,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一个诗人的写作姿态。

 让我在你的水面上睡眠吧
 让我在你的港湾停泊吧
 我朴素的赞歌 不是为了纪念
 我最大的敌人,他放弃了
 我体内的金子
 成为一只朴实的麻雀

 ——尹马《镇雄,镇雄》


3

归根到底,诗歌是语言的艺术。诗人解决了写什么的问题,最重要的还在于怎样写。应该说,诗人最重要担负的责任是语言的责任。诗歌创作是一种个性化的,它呈现出一种游离生活浅表以外的更深层次的心灵镜像。
诗人同时又永远是新的语言方式的开拓者,新的审美规矩的建立者,和新的情感变化的记录者。诗人之所以写诗,是想通过语言——诗歌的语言来解决自己的内心世界问题(所以尹马说诗歌是一种倾诉),从而表达自己对诗歌的看法,对审美的理解,对生活和人性的认识。
尹马的诗歌语言干净利索,准确直接。有些诗句饱满、粗粝、刚性,具有直指人心的力量:“人们说有雪漫过山冈/寒风在岩石上种下风暴/那么多森林都现出萧索的影子/那么多湖泊都埋着耀眼的闪电”;而有些语言却又轻盈跳动,充满灵性。他同时还对诗歌节奏有着一种天然的控制力。我十分钟爱他的一首诗——《昭通向晚的风》。在我看来,这是一首几乎在语言、节奏和意象上都无可挑剔的好诗。

深冬,向晚
我们把自己打扮成上帝的同伙
过马路,闯红灯
在一些奔忙着的影子背后
我想起了群山、积雪、黑颈鹤
和冰凌上打滚的妖精
有风使劲地刮着
天空彩云起舞
宛如乱红

你看它多么轻盈灵动,节奏感十足,旋律妙不可言。群山、积雪、黑颈鹤和妖精,这些语词在我看来可谓美不胜收。
所以尹马的吟唱,让我们重新贴近大地,感动于久违的泥土及村邻的温暖。我想,这不仅仅是一种题材的指涉,更是现实本身的还原;不仅仅是情感意义上的悲悯,而更是一种基于现实的认知;不仅仅是生命轨迹的描摹,更是孤寂灵魂的皈依。那种生命本原隐秘的气象,寻常生活中司空见惯的凡俗琐事,在他忠于心灵的笔下,都得到严肃而庄重的思考,并赋予富有灵性的表达。热爱不妨盲目,但创作必须清醒。尹马便一直在清醒地实践着,诗歌的纯粹精神和本真意义。
迄今,尹马在诗歌的道路上已经整整前行了15个年头。在他的作品中,青春的才华,激情的释放,生命的意识,精神的向度,以及人性的光辉,都得到了最集中的展现。由此可见,诗歌是他构架生活、诠释世界、拷问灵魂、探寻未知的深入思考。其作品的全部价值和美学意义,就在于他以独特的个性色彩,道法自然的力量,俯身向下的卑微姿态,加上内心深处巨大的悲悯,摒弃了时尚的浮躁与张扬,与那些短暂的流行语言明显地区别开来,真正进入了到汉语的世界。 说穿了,这种进入其实就是为人与为文的一致,生命与存在的一致。纵观所有真正经得住时间检验的诗,无一不是在这样的状态之下产生的。
除了文本和记忆上的特性,我也常常被尹马诗歌中那些特有的忧伤力量所打动,被那些无所不在的细腻情愫所感召和浸润。乡村若隐若现呈现在我们面前,真切而又迷离。尹马的可贵之处在于,当大家匆匆忙忙急于赶路之时,他却不声不响地拾起路边的落叶,为日渐老去的村庄拂去越积越厚的尘埃。其实诗人一点都不神秘,他不过是善于在鄙陋中发现美好,在喧嚣中分辨寂静。
天籁一直都存在。只是,我们日益浮躁和倦怠的心灵,在物质世界的伤害和挤压下,渐渐迟钝麻木,并疏于倾听。

 风吹桑格 熄灭一窗灯火
 风吹大野 扬起遍地诗章

 风吹我描写的落日 剩下血
 风吹我奔跑的影子 留下声音

——尹马《天籁》


4

然而尹马说:“这些年来,我一直迷失在回家的路上。”
故乡和家园一直就在那里。诗人生于斯长于斯,从未远离,而又何来的迷失?——而尹马的意思是,他一直在心里秘密地建构着另外一个故乡,那是一处一旦成型即永远无法改变的诗意居所。诗人之所以反复地写着自己的故乡,“因为我虽然没有离开过这片土地,却永远感觉到自己生活在离故乡很远的‘别处’(尹马语)”。
事实上,诗人既不曾离开,当然也就谈不上返回。换言之,他一直是在与自己的故乡并肩同行,荣辱与共。这一片天地已经构成了他血肉交融、魂牵梦萦、生死不离的物质和精神的双重家园。
尹马深知,他是自己安身立命的乌蒙高原的守望者和记录者,他是故乡这块贫瘠土地的代言人。之所以一路高歌,是因为孤独,因为懂得,因为热爱,因为悲悯。可以说,这种为诗态度,正是对当下诗歌创作中大量的粗制滥造、无病呻吟的伪诗的一种自觉抵制。诗歌品质的纯粹,首先要求诗人品质的纯粹。
海德格尔说:“诗人的天职是返乡。”接近故乡即接近万乐之源,唯有通过返乡,才能抵达与本源的亲近,抵达最真实而亲切的土地。正是怀着对故乡的深刻记忆和深厚感情,所以诗人才一次次返乡,通过身临其境或精神漫游的方式。而每一次的返回,他都再次面对那些活生生的景象,再次确认自己的身份——诗人的身份,乡村出生的身份。
对于热爱文学的人而言,文字是最初的心跳,也是最后的抚慰。当行走在回家的泥巴土路上,故乡无疑成为了诗人最后的精神栖息之地,以及,甘苦自知的生命方向。是这样的——当生命中所有的爱恋、光阴、记忆终究尘埃落定,尹马,这个滇东北高原的诗歌之子,他既在场,他又不在场;他从未离开,他却一直迷失在回家的路上。

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9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赤水魂》文学双月刊第四期目录

《赤水魂》文学双月刊
2009年第四期(总第十四期)目录

卷首
文化价值与审美品位的诗意融合(摘录)/张永权
文本论语
何三坡/罗贤:中国知识分子访谈录
钝写作
刘艺作品/刘艺
昭通阅读
成忠义作品/成忠义
征文选登
镇雄之歌/刘府林
母亲,你永远年轻/赵高虎
我在为祖国祈福/肖华辉
乌峰山下喜洋洋/郭明东
七月/蔡维春
久违的蝶影/艾祖德
诗词/吉正常等
小说视线
人种/李兴
痕/郎波
背着哭声行走/赵清俊
男人外出女人守家/周远清
美文空间
后路/蒋建伟
害怕转身不见你/余冬云
二中,你好 /陌 子
夜会情人桥/肖世会
故乡风物/陈山
香山红叶/柯昌义
黑娘/胡仕勤
春来野菜香/项 顼
散文二篇/沈 礼
诗歌前沿
陈衍强作品/陈衍强
尹马作品/尹马
黄玲君作品/黄玲君
乌蒙作品/乌蒙
刘川作品/刘川
冰木草作品/冰木草
指尖作品/指尖
樊松作品/樊松
张静作品/张静
书画长廊
封二 摄影/王赢
封三 油画/刘松

主办:云南省镇雄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编辑部地址:镇雄县委大院内县文联
邮编:657200 电话:(0870)3139839
邮箱:chishuihun@126.com
 Yinma007931@126.com(尹马)

顾问:马晓红 张 进
编委会名誉主任:张翼明 王剑竹 雷贤慧
编委会主任:杨毅波
编委会委员:尹 马 成忠义 邓声荣
陈 鑫 余冬云 金必仲

主 编:尹 马
编 辑:王 军 杜永富 蔡发玉 郎静
版 式:尹 马 论坛管理:郎启波
分类:新闻 | 评论:1 | 浏览:10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五首

尹马作品

《蝴蝶》

我请求飞翔,在月光下
我请求一双清灵的眼睛照耀
我的前生今世
如果泥沙俱下,如果
你们所说的燃烧是那样轻
我请求光阴,让我逃出层蛹
做一个专事农桑的俗人

《风筝》

它们的梦想其实是在天上
和我是一样的。多年前
我攥紧那根从故乡脱落出来的线头
自由地奔跑,看见大地,湖泊
看见洁白的云朵梦一样柔软
真的好快乐。现在
当我发现一根根引线被老人们握在手中
那些飘在云朵下的风筝
使劲地摇晃,摇晃
像他们脆弱的呼吸
仿佛一不小心就会离开灵魂
如一朵被大风刮起来的纸幡
在山岗上呜咽

《离开》

他们把牛羊扔在天上
去摘悬崖上的棉花
让大地空虚,黑夜荒芜
我想,我要是有一桶果绿漆
我会涂满整座山岗
告诉每一个孩子的父亲
不要走小路绕过村庄了
你们始终走不出
故乡满眼的春色

《少年》

我要骑着马儿去找她
一匹瘦马,毛发很干净
它的清亮的瞳孔在月下闪着光
穿过白杨林,碰落星星点点的露水
山岗上很静,我吹响的口哨
是那么悠扬。那间茅屋亮着灯盏
马打着响鼻,人影悉索

《女同学》

记住一个礼拜发生的事
翻墙、砸门,说浑话
几乎是青春中不可饶恕的冲动
总是那么魔鬼,她的美
在一个礼拜挥发殆尽

就为剩余的绽放浇灌了一次婚姻
她接管了衰老,为另一个人
隆胸,描眉,培养爱情的温度
就忘记在生活得浪尖上吼叫
她需要另一把身子支起昨天的恋爱
回到人间,重新爱上我
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8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安徽文学》2009年第8期目录

《安徽文学》2009年第8期目录


中篇小说

 映山红/李喜林

 大爱天台/汪林

 一介草民/刘周社

 刘邦的帝王生活/卫道存

短篇小说

 安徽人在美国/孟悟(美国)

 平民韎/邓小菊

 难辨的理/容三惠

 一双带花边的高跟鞋/左琼

 亲爱的羊/张荣超

 邻居女人/蒋寒

 长短线/马飞

 小表妹/朱仕元

生活随笔

 安德烈.别雷:“白银时代”的大树1880—1934

 超负荷/宁明

 想起了赵匡胤/老土

 我的母亲/杨春贤

 遥想大海/刘仁前

 昨天的颜色/何党生

 鸭殇/蒋九贞

 塌鼻子女人/常跃强

 难忘通州性/陈友仓

 佛教圣地永灵山/丁玉辉

 金秋枣儿红/冯德斌

 盛开瓶中的桃花/杨玉能

 烟雨三月品西湖/谢凤琴

 天台盼鸟/周代进

 家住淮南/东方欲晓

 抚摸乡村/韩卫贤

 磨坊歌声/颜娃沙

 心香一瓣祭先萱/赵福军

 今夜,我与一片雪花相遇/王天亮

 生命季节/贾红磊

 幼儿的谜底/陈柏友

 校园碎事/刘暖和

 乡村夏夜/柳再义

“龙源博文”专栏

 长发/胡伟

 永远的不冻港/鲁先圣

 苔花香/清语

诗歌

 桃花雨/张铧

 风中的石榴树/龚安明

 尹马的诗/尹马

 撬动/汪邦年

 夜的月光/胡飚

 夏天走错了方向/夏子

 爱她/宋永琪

 剃头匠黑热/刘双江

 红樱桃/朱斌

 走过田野/卜献华

 乡村即景/李国印

 路/陈江平

 那条路/苟占东

 叶败/孙宵

 诗三首/曾正强

 罗京,走好/杨妙川

评论

 爱是绝途中行走/郑敏

 潮流改变人生/沈世豪

 一枝一叶总关情/陆志成

 长歌一曲出山谷/杨逢春

庆祝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

 默默奉献育桃李/武庆田 等

 大地龙腾/鸿波等

摄影散文

 封二 一尾梦游的鱼/蒋建伟


分类:新闻 | 评论:0 | 浏览:13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留守者说

《留守者说》

我希望那只月亮不要吝啬她的清辉
每个夜晚,她看见我
坐在桑树下啃着指甲睡去
请转告我的父亲,让他在月圆的时候
捎个笑脸回家
我希望每一个村庄都回到童年
重新披上小小的幸福
让麦穗、葡萄叶和打碗花相亲相爱
小鸟、蟋蟀和老井组成美好的家庭
煤油灯点亮外婆的鬼故事
我希望少小离家的那人
重新做回我的儿子
让他站在矮凳上捅屋角的蜘蛛网
在除夕之前把楼顶的灰尘打扫干净
我希望墙根下的锄头和镰刀
再次找到它们的土地
让青草回到牛羊的腹中
禾苗高举着安静的乳房
向日葵,请洗干净你的脸
明天,让阳光实现我们所有的梦想!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8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歌4首

尹马作品

《那么蓝》

我要撕下三十岁的夜生活
陪你回趟老家。南方
趁冰雪融化,众鸟飞临。趁
春天像一个听话的孩子回到被窝

我要躲开抽屉里硬币的孤独
背你爬上高山。青草那么绿
太阳那么暖!你是否看到
生活的海面,也是那么蓝。

《尘埃》

我想你一定已经死了
窗户未曾打开,青苔疯长
屋檐下隐藏着没有化去的冰凌
庭院空空像忘记合拢的书本
好像上帝也不曾来过

也只有这样,才能见证
从前的记忆以一种什么姿态睡去
最后被称作尘埃。时光啊
很多故事里都这样讲过
你只要揉一揉眼睛
世界就消失了

《胎记》

我一直认为,母亲最大的创造
就是在我的右肘上留下胎记
圆圆的,青青的一小块
多年来,它不曾毁了颜色
瘦了边沿。我是多么幸运
携带着母爱中最朴素的牵挂
一生都在梦见 在母体中被挠痒的幸福
母亲,当你走了
我会揣着你温暖的呼吸
好好替你活着!

《单弦》

小调是快乐的炊烟,风轻轻一漾
余音铺开;村庄在三里地以外
闲中叩响蛙声的 是
我的父亲

牙齿啊牙齿,咬得月光咯咯作响
七月里,稻香穿过栅栏,来到人间
一曲单弦灌溉的
是行走在低处的 众生的幸福!

说到生活,他的手指轻轻一碰
雄鸡就打鸣了。
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8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潮》2009年7月号目录

《诗潮》2009年7月号目录

永恒的丰碑
04 郭新民 诗二首
07 胡凤娇 七月当歌
08 栾承舟 永恒的丰碑(组诗)
实力诗人方阵
10 韩 珺最爱的地方(组诗)
13 雪丰谷 白云及其他(组诗)
16 叶世斌 那被爱的爱情 被思考的思想 (组诗)
19 马永波 去年的黄花及其他 (组诗)
22 朱巧玲 透 明 (组诗)
25 海 容 在大地 在平原(组诗)
诗人研究
28 宋晓杰 缓慢的土地和春天 (组诗)
31 宋晓杰 在土星的标志下
32 谢 冕燎 原 韩作荣 罗振亚
 张清华 宗仁发王明韵郁 葱
 张学昕梁 海
 诗评家、诗人眼中的宋晓杰
沈阳风情
36 贾旭磊 穿越沈阳的美(组诗)
37 盖湘涛 一个自然和谐的老工业城市
散文诗
38 灵 焚 今夜及其他 (三章)
39 亚 楠 风从海上吹来 (五章)
41 李晓泉 辽河滩 (五章)
43 林柏松 秋色深深 (六章)
44 张道发 寻常的沧桑 (三章)
45 韩亚娟 爷老了
46 苏 宛 雪•夜 (外一章)
47 陈计会 书 店 (外二章)
48 仲 彦 深情湘西 (四章)
49 朱爱东 回望蓬莱 (二章)
诗性人生
50 李秀生 红叶秋雨(组诗)
52 孙 琳 给落叶或者诗(组诗)
54 江南梅 尘世的房子(组诗)
56 刘 厦 诗五首
古韵新声
58 王向峰 张文纲 孙丕任 王维阁
短诗大观
62 周东坡 杨荣华 郭文臣 高 璨 孙秀焱
 张伟大 周承强 张首滨 黎 阳 赵 坤
 崔文忱 尹 马 李 冰 戚天胜 赵德龙
 盛景华
品诗评潮
69 庄伟杰 吉狄马加的精神姿态、身份意识及诗性建构
78 白长鸿 拣拾美的碎片
 ——读诗随笔之一

分类:新闻 | 评论:0 | 浏览:8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歌10首

尹马作品

《昭通向晚的风》

深冬,向晚
我们把自己打扮成上帝的同伙
过马路,闯红灯
在一些奔忙着的影子背后
我想起了群山、积雪、黑颈鹤
和冰凌上打滚的妖精
有风使劲地刮着
天空彩云起舞
宛如乱红

《梦中》

我曾不止一次回到我的
小小村庄
皎洁的月光洒了一地
很低,像刚刚跌下坡去的梅雨
脚步急促,喘着粗气
很多个四月,我都在镰刀下
种下月光的寒冷
砍伐丛生的怀乡病
而梦中却发现
坡上的麦穗
一直高举着我温柔的偏头痛
每一朵泡桐花都跑过来吻我的脸
故乡啊,谁也走不出
她在你的体内安放了罂粟的芬芳

《生活》

在一朵桃花的命运里,我有理由相信
春天是短暂的;而一只蜜蜂
她细小的触角丈量出来的江山
是多么广阔。你不可否认
忙于收割的人
比他播种的父亲还傻
真正的生活,对于走在路上的人来说
是掀开大海的风暴
在它提前到来的汛期里
种下类似流星的光阴

《我看见火车》

穿过我脚下的岩石
像线头穿过针眼
同样的,都属于黎明还给黑暗的阴谋
前天,我的祖母离开了
蓝绿色的棉线从机杼上掉下来
真的像一列火车疾驰而过
把轰隆隆的吼声藏在
越来越低的黄昏

《暴雨之后》

玻璃很干净,照见窗外的雨珠
琴弦般忙碌
天空很干净,闪电的雨刮
带走咆哮的乌云
大地、麦场、月桂树,还有行人的脸
是那么明澈 清晰
而那座崩塌的山岗下
村庄,却一片模糊

《真相》

我一直模仿着写一个字
从清晨到黄昏
我在它蜿蜒的曲线里,转来转去

后来我打翻了墨盘,弄坏了宣纸
才发现,那个写字的人
在我背后捅了我一下

《前奏》

草垛、月光,绿蚂蚱的歌唱
心痒痒的夜,我们偷偷相见
光阴一直对着身体发笑
旁观者默不作声
很快,生活揭开青春的秘密
我们翻身离开命运的地铺
栽秧收麦,水渔山樵
膝下添了儿女,锅里煮了米汤
才知道,我们已经相爱

《晚安》

对我说过多少遍了
这样的夜晚,我有理由相信
晚安是一种逃遁,一个借口
每次都这样,词不达意,言不由衷
晚安,晚安,晚安!
我有多惶恐
这生活发出的一声声尖叫
它来自明天。明天
那个对我说晚安的人
将会是我自己

《皈依》

我始终相信时间的力量能摧毁一个人
对土地的敬仰,比如我的祖父
临走时曾经幻想过
爬上高高的屋顶,拒绝去听挖井的声音
有很多个年头,连黄花菜也长不出的土地
举着寒风中开裂的嘴唇
对着他发笑,留下饥饿和恐慌
他甚至被反缚了双手跪在地上
膝头红肿,面如土色
在他将回到泥土中去的时候
这无比虚幻的土壤
像丢失了龙脉似的
吐露着邪恶的寒冷
那些呼啦啦在山风中吹着的草垛
在他看来
更像一朵朵逃难的旗帜

《后来》

萍说,小时候你从深水里救我
在岸上弄疼了我的胸口
吹破了我的嘴唇
说这话的时候,她拿大大的眼睛电我
我挽她的胳膊
触动了体内密密麻麻的闪电
后来我就堵她的舌头,后来
我们就轻轻地咬
那个黄昏,我们在练习长大
直到身下的草垛发出一声声尖叫
后来,我们各奔东西。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6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尹马作品(7月)

尹马作品

《天空》

我希望我有一片云朵,在暴雨来临之前
让她嫁给风,好捎上路上的候鸟 和落叶
带它们回家,给它们安静的飞翔。我相信
这个世界上,每一个还未出生的孩子
都怀有这种快乐的梦想。如果每一道彩虹
都赶在雷霆之前,收藏了闪电的光辉
让沙粒安详地做梦,花朵羞涩地开放
那么,我给你的天空
将绽放出瓦蓝瓦蓝的幸福

《路上的母亲》

马车翻过庙坎,吱呀低吟的
马车,翻过离黄昏很近的梁子
徐徐而行。它载着蓬乱的柴草,它载着
我的母亲。前面小小的村庄
黄昏中炊烟缭绕。沉闷的马蹄
碰响了灯火,夜晚,安详的大地

这些年来,我握紧世界上最卑微的爱
低头站在风中。路上的母亲
她细小的身躯,坐在柴草上
吱呀低吟的马车,让内心一片漆黑
围着年轮旋转的车轮
那些生锈的铁,撕裂的橡胶皮
磨亮生活黑暗的刀子,砍伐我孱弱的馈赠

路上的母亲,她的身影是那么渺小
仿佛一株安静的植物,在秋天慢慢枯萎
吱呀的马车,载着她,像一朵微弱的火焰
驶入命运的深谷

《致H》

你说你梦见过很多地方
苹果园,仁和街,水巷子,更名前的母校;
你甚至梦见,我们丢下馒头屑的小餐馆
每一个黄昏,那条扔满塑料花的小河边;
你梦见我们逃离了哲学课,在香樟树下
拥抱、亲吻,梦见自己产下
美丽的婴儿,他有一双好看的眼睛。
你说,整个晚上你都在做梦
并开始怀疑 我们曾有过真正的爱情。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6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月诗篇:祖先

《祖先》

现在,他们卸下了所有的行囊
躲在神喻后面。很安静,不说话
他们就是一只只虫子
在暖阳下,沉重的光阴
让他们变成尸骸 被族间舍弃
很久以前,从云南到四川
我的祖先也曾贩卖过盐、马匹和罂粟
在路上遭遇强盗和疾病
扔下妻子和儿女
现在,我真的有很多话想对他们说
我也曾在趟水的途中
被群居的蚂蟥咬伤
像一片树叶,在风中留下丑陋的伤口
你们播下的美德是多么遥远
像陌生的家谱,背负着急剧的腐烂
终究有一天,会连同残缺的遗训一起丧失
那么悲凉 凄苦。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6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美丽的,还有什么?

美丽的,还有什么

《远方》

很多年前,我就有过这样的幻想:
告别亲人,到远方去
像一枚快乐的石子
被时光幸福地弹出
等待有一天,沐着暖暖的风
收拾还乡的梦
我竟不知,这样的向往
让我犯下了无视距离的过错
直到有一天
我和儿时的伙伴一不小心
走错了方向
再没有碰见
这远离亲人般撕心的痛
让我背负了一生的狭小 和苟且

《履历表》

姓名王大春,性别男
一九六五年十二月出生
籍贯云南昭通
政治面貌普通群众
身体状况健康
详细地址北顺城街165号
出生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不详
80年以前曾经上过几年学
没赶上知青上山下乡
所以一直在城里呆着
90年以前曾当过代课教师
昭通普九之后失业
2000年以前修过鞋、刮过墙、做过保安
2005年以前摆过水果摊
在桑拿室擦过背
在饭店干过戥子
在中药铺捏过秤
2006年在昭通大街上卖过《春城晚报》
提供过新闻线索
结识了有良心的记者
连同自己的名字一起写在本报讯后面
2007年,开始写诗,写回忆录
用“了”和“啊”字抗议生活的苍白
2008年激情喷薄
创作业绩不菲
著述《谁动了我的低保》、《生活万岁》等
2009年,开通博客日志
个人简介终于赫然显现:
在《北门日报》等发表文学作品多篇
……

《寡妇之歌》

当然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门一直敞开着
窗子一直敞开着
庭院很干净,屋子很干净
孩子们有时呆在家里
有时爬上对面的山坡
日子,他们一直不敢正视前方
火炉上煮着玉米
黄瓜的瓤粒上撒着盐
与生活息息相关的
都让细碎的光阴盯着
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收紧了一切美好的愿望
细小的腰藏在旧衣服里
丰腴的胸脯藏在旧衣服里
狂奔的血液棉花一样
铺在年轻温柔的河床之上
当然你们所见证的一切都是真的
那个用心扉掩映着我的人
一直在我的生活中潜伏着
他收藏了不该熄灭的火焰
在每一个夜晚为我点燃油灯
为我轻飘飘的生活
增加脂肪和淀粉
轻轻的,轻轻的
不要碰响那些竖起的耳朵
我们要像一家人一样 紧紧拥抱
好让时光的棉花在每一个清晨
为我擦洗门窗
打扫庭院!

《美丽的,还有什么》

年轻的记忆中,窗前
好像有一株海棠,点染了时光中细小的红
春天啊,那些不断扩张的醉意
让发育的少年,引爆了胴体的白
悉悉索索的,慌乱而失去主张的
急促的呼吸中
仿佛有女子,趟过了十八岁
惊艳地释放了青春的秘密
拿走落花的夜
天亮以后,他清除了满满的邮箱
那些曾经浸湿生活被褥的地址
连同剩余的酒精分子
为成长的代价忍痛屏蔽

《黄昏考》

停住脚步,拿走那些
黑暗的模糊的影子
它们跟了我这么多年
已疲惫不堪
近黄昏,大地上不可深究的秘密
将同血液中的潮水一同退去
身后弥漫开来的夜色
多么像人间烟火中
亲人们摊开的手掌
——他们将亲手送我到
暮霭背后的小小村庄

《庭院里的乌鸦》

我突然爱上它们
着了火的羽毛,疼痛难忍的尖叫
黑色的骨头里,始终
隐藏着风暴和灰色的预言
在每一个夜晚来临之前
那些掷地有声的弹片
准时为我清洗 怀乡梦里的杂质
啊,乌鸦
最后一次说完真话之前
我和我的庭院
将染上温柔的疾病
在此之前,人群渐远
群鸟悲鸣!

《无法忆起的走访》

我曾经趟过一条河流
到对面的村庄去
寻找我爱上的女子
仲夏天,河水漫过我的腰
慢慢淹没了脖颈
我是闭着眼睛上岸的
很多年了,我就是无法忆起
我是怎么找到她的
时光就这么一晃
我已难以弄清
做我妻子的
是那个救我性命的
渔民的妹妹,还是让我舍身泅渡的
船夫的女儿

《玉素祭》

她在一场泥石流中离开我们
噩梦来临之前,她始终保持着
干净的美德
出门,用作业纸小心擦拭
布鞋上的泥垢
回家的时候,忘不了
拍拍身上的尘土
像一只小鸟,珍藏着洁白的飞翔
真是一个好女孩啊
还有她的名字,冰清玉洁
一尘不染。她是我的同学
第二年,曾和我同桌
放假回家的时候
还在我的一首诗里
乖乖地哭了一阵
那情景真的很伤感
仿佛我们即将开始
一段难舍难分的恋爱
十五年了,她去了哪里?
莫非是你们所说的天堂
一个干净的女孩
刚刚有过 一次触及灵魂的伤心
便香消玉殒
我想我会一直怀念她的
在每一场大雨来临之前
替她拍去每一道闪电 和雷霆
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8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父亲传

《父亲传》

为一个农民立传,需要的
不仅仅是勇气——除非他
是你的父亲。而对一个终其一生
什么都不会留下
却让你体味到萎缩、狭窄
甚至有些空虚的
微小的生命
能为他写下什么?仅仅是
他惊醒了母爱,把另一个男人
带到人间,从此选择了沉默
像一把快散架的藤椅
被年轻人,从院子里搬到里屋
有一天,再搬到城市
仿佛就不会说话了
我坐在窗前看他在沙发上打盹
越来越紧缩的一张脸,布满细密的皱纹
像沐在深秋黄昏的瓜架
懒洋洋的,收集着庞大的寂寞
这是我的父亲
30年前,我曾骑在他的肩上
让他惬意,陷入无限的幸福
我想,他现在也应该是幸福的
至少,他没有为正在蔓延的紧缩
感到恐惧
就这样吧,让他慢慢紧缩
直到收紧为一束细小的火焰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赤水魂》第三期目录

《赤水魂》文学双月刊

2009年第三期(总第十三期)目录


卷首

 文化价值与审美品位的诗意融合(摘录)/张永权

12 昭通阅读

 12 一头雾水/黄代本

4 征文选登

 4 冲了大早上的太阳/牟兴海

 7 煤油灯的记忆/碎金

 9 回望英雄/常桃柱

 11 今天你更美/朱绍玖

25 小说视线

 25 精神病患者/刘府林

 40 想飞/张启君

 46 张晓兰的庸常痛苦/蔡发玉

55 钝写作

 55 曾是惊鸿照影来/商文颖

57 镇雄在我心

 57 大地上的行走/余冬云

 60 大湾行/朱江

 64 大湾采风记/陈鑫

67 诗歌前沿

 67 花语作品/花语

 71 惠建宁作品/惠建宁

 73 王丹作品/王丹

 75 王那厮作品/王那厮

 78 沈沉作品/沈沉

 81 老六作品/老六

 83 王靖作品/王靖

84 文本论语

 84 尹马:一个与故乡周旋的孩子/温刚

85 流韵古邦

 85 诗词选登/孔鸿猷等

书画长廊

 封二 摄影/杨毅波

 封面、内页/王荣义

 封三 国画/金必仲



主办:云南省镇雄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
编辑部地址:镇雄县委大院内县文联

邮编:657200 电话:(0870)3139839

邮箱:chishuihun@126.com

 Yinma007931@126.com(尹马)



顾问:马晓红 张 进

编委会名誉主任:张翼明 王剑竹 雷贤慧

编委会主任:杨毅波

编委会委员:尹 马 成忠义 邓声荣

陈 鑫 余冬云 金必仲



主 编:尹 马

编 辑:王 军 杜永富 蔡发玉 郎静

版 式:尹 马 论坛管理:郎启波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7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