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4
  • 总访问量:5643069
  • 开博时间:2005-05-26
  • 博客排名:第194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思念秋天窍

2018-12-08

yzxqkn

2018-11-25

流丽年华昧

2018-11-01

叶小琛挪

2018-10-25

jfsvwn1746..

2018-10-24

深海悬崖

2018-10-24

九州神国阜

2018-10-19

dengbinhom..

2018-10-11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龙二

  我们喜欢龙二,主要是喜欢他的女人。
  龙二敲白铁皮,他的铺子在我们宿舍的前头,靠马路。这活儿曾经风光了好些年,后来就不行了,替代商品层出不穷,眼看着没活路了,龙二及时改行,做铝合金。俩手艺据说差不多。又据说,改做铝合金的主意,是龙二女人出的。
  龙二女人方脸阔嘴,小眼睛,眉毛很稀。这样一写,这女人肯定好看不到哪里,不,她面上有肉,喜欢笑,人就不难看了。皮肤又白,常笑,让人感觉到善,何止是不难看,简直是耐看。
  龙二女人不仅面上有肉,身上也有肉,大约有一百四十斤。我们常拿她的体重开玩笑,叫龙二没事刮刮毛,抬到食品站卖掉算了。
  玩笑归玩笑,龙二我们是喜欢的,龙二的女人我们更喜欢。他们家就是我们的第二食堂、客厅、杂货铺、缝补店、油盐酱醋常借点……好像有什么大大小小的难事,到那里一说基本就没问题了。龙二既然行二,我们叫他的女人自然是二嫂子。二嫂子,帮我补一下裤子;二嫂子,中午三个人来吃饭多买俩菜;二嫂子,借几个鸡蛋……二嫂子从来应着,也从来不记着。心宽,吃得饱睡得着,她常为自己的体重担忧,说哎,喝水都上膘。
  胖女人搭
分类:2011的怀旧 | 评论:1 | 浏览:22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哥

  我们有个大哥,是在饭桌上认的。
  刚走上社会头两年,心里五味俱全。以为世界是我们的,其实不是,起码薪水表现上远远不是。以为有点知识,难不倒,一直被难倒。还好,有一班吃喝兄弟,打牌喝酒,整天吆五喝六地消磨时光,管它是否浪掷。
  县城里那时候有名气的饭馆没几个,吃遍了。后来的目的就不是尝鲜了,而是通过饭局认识朋友。多个朋友多条路,古话是这么说的。县城挺小,人倒不少。假如真的好客存心想认识谁,总是有办法。我们的朋友越来越多,酒肉朋友。在酒场上,豪气干云,兄弟长兄弟短叫得热乎,要说真正有交情,其实也没几个。交朋友就是沙中淘金。确实是。我和医院的雷宝就是这么认识的,一见如故,投缘。也是拍胸脯的,县院里有什么事,兄弟随叫随到。真是这样,我后来去切包皮就找的他,三下五除二的事儿。事情虽小,但我挺感动的,爽气对着爽气,他叫我也是如此。
  大哥也是在酒桌上认识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拐了三个弯。瘦削而硬实的一个男人,话不多,朋友介绍时没说他的职业,只说是好哥们。好哥们还有什么话说,英雄不问出处,喝酒就是了。
  也就是简单地见过两回,说过什么话,也
分类:2011的怀旧 | 评论:2 | 浏览:20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嫂子

  李桦和我小学同学,上初中后他爸爸工作调动,他们家就搬去邻镇了。巧的是初中还没毕业,他爸爸又调回来了,李桦自然又跟着回来了。也就两年没见,李桦长得我们都有点不认识了。他像是被机器拽过一样,两年长了十几公分,而且一到我们学校就显得不一样,眼睛看人很凶,魄力很好的样子。
  外地转过来的学生,一般都会被老生欺负。所谓欺负就是在操场上故意找找新生的茬,大家推推搡搡,你要是认个怂,大多也就算了。隔壁班几个老生推搡李桦时,李桦一点也不示弱,转身扭开自行车的链条锁,冲过来就抽。斗狠,老生都不是对手。李桦就这么出名了。
  李桦变坏是初三那年冬天,他跟着街上一个老痞子学拳击,每天很早起床,到师傅那里去报到。天再冷也挡不住他学拳击的热情。李桦的拳击也就学个半吊子,学了三个月,大约学到要过年的时候,据他自己说,可以出师了。李桦在小街上没打过架,不过他总是跟着老痞子出现在电影院门口,人们就认定这小子一定也是痞子,小痞子。
  有一次我在学校和其他同学起了口角,李桦自然会帮我,却也不用去找链条锁了,他摆了几个拳击造型。我们都知道他学了拳击,即便我不想和谁打架,却也希望李
分类:2011的怀旧 | 评论:2 | 浏览:14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生

  小街上的少年,有四个出路:顶替、当兵、摆摊子、做流氓。前两个都能有正经工作,甚至有高人一等的意思。摆摊子就是做小生意,有临街门面的,赶个早,到小街边上的蔬菜大队去进三十斤青菜二十斤萝卜,当门口摆了,边上放一杆八折秤,就能好丑不等混到一口饭吃。最不济的,念书不好,家教不严,一般都要做几年小流氓,有轻有重地吃过几回苦头,才晓得江湖水深,到了年纪,也能学会收敛。更好一点的,开始安分守己,娶媳妇养儿子,像个正常人。
  颜二文不像个秀才,武不像个兵。念书也是随大流,勉强初中毕业,再念不下去了。同学里有出息的也不多,几个随家里大人开始学着站柜台做小生意,卖鱼的烙大饼的都有;更有一些赶上了时髦,穿着广州贩回来的花衬衫,故意扯掉上面的三粒纽扣,整天在桥头到电影院之间晃荡,遇见外地年轻人,也敢赶时髦的,会故意找茬,仗着人多,发狠要打架。真正刺刀见红的大阵仗,其实几乎没有发生过,但恶名渐渐远播。
  颜二不属于上面所有人。父亲有个岗位,被颜大顶了,顶替轮不着他;人不算瘦,但近视眼,当兵体检不合格;摆摊子,他想都没想过;做小流氓,胆识魄力远远不够,街上的一帮人也不怎么带他玩,说
分类:2011的怀旧 | 评论:1 | 浏览:23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服老与不服老

  网上在传一张表情僵硬的照片,相貌相当熟悉,70后、60后、50后的大众情人赵雅芝。爆料内容说该照片是57岁的紧脸手术失败的赵雅芝。整容失败,表情自然僵硬。
  没空探究当事人是否回应,这年头只有八卦最便宜,一般人不太在意真假,太多了,没空。前一阵,周润发回国内过电影节并领奖,说了一大堆的话,感动了好些人。发哥发福了,两鬓俨然有些许的霜色,风度还是那么好。三十年时光倏忽而过,我们记得最清楚的还是那个又高又瘦又牛逼的许文强。发哥做了许文强之后,冒出来很多的许文强,刘德华也做过。尽管场景服饰豪华了许多,看着还是差了一等味,好像一盘上好的万山蹄忘记了放花椒八角。想来想去,还是因为高峰在前,后来者举手投足免不了带上前人的丝丝痕迹。同色人种翻拍名剧,有着与生俱来的局限。
  我要说的其实是服老和不服老。刘德华也似有整容的嫌疑,在新电影里,面部有特写,棱角依然像二十年前那么分明。演艺行业吃青春饭,吃到一定阶段一般都不玩命了,赚钱哪里有止境,港星搏命演一千部戏,可能也赶不上乔布斯一只小小的手机赚得多。去国多年的发哥似乎想明白了这个道理,老一点,胖一点,皱纹多一点,其实没什么
分类:随手 | 评论:1 | 浏览:16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也说读书

  买书,我常有独占的私心。尤其是下订单的时候,看到有货,感觉特别好。往往妄以为这很可能是最后一本,而最后一本被我定了。在网上买书,遇到过好几回真是这样,我下了订单后再去查询,就订不着了,内心难免有捡漏的窃喜。
  因为这样的心理,经常在买书时显得迫不及待。有些书,新华书店已脱销很久,或者因为来自港台,所以寻觅于淘宝。偶尔见着久觅不得的书影,欢喜至快慰的意思,屡屡忘记比价。确定有货,下单后,再耐心搜一下,原来有很多。上次再河北的网店里淘书,指定要走顺丰速递。被店家奚落了几句,说确定有货,也就一天的差别,何必如此急切?
  读书的时候,却有分享的善心。在网上找书,觉得真不错的,会和店家交流几句,谈谈看法与感想,好为人师的劲儿不自觉地就上来了,教店家自己也留一本,值。其实在商言商,哪有多少开网店的人真喜欢读书?我曾自荐免费为我觉得有眼光的店家做漂亮的书籍简介,他们都表示无所谓。很多好书的简介写得一塌糊涂,甚至离题万里。而我觉得,倘若能要言不烦地写上几句该书菁华,想买书的人一看就能明白,销量一定大好。但店家确实很少在意这些,他们贴出来的书籍简介千篇一律。也许商品太多,
分类:随手 | 评论:2 | 浏览:24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敢救人

  这个年代,因为新闻实在太多更新得太快,资讯大爆炸,有些重要的反倒容易被我们忽略。比如我们究竟该不该助人?因为不停地有助人助出事的负面新闻。几年前南京的彭宇案就吓人一跳,最终以和解且彭宇承担40%责任结案。怪异的不是这个结果,而是判决书里的一个理由:如果不是彭宇撞的老太太,他完全不用送她去医院,而可以“自行离去”,“但彭宇未作此等选择,他的行为显然与情理相悖”。无论彭宇是不是直接责任人,这样的判决理由都显得极其荒唐无稽。这个理由就是说:凡是在路上看见需要帮助的,你最好不要选择帮助,否则因为没有“自行离去”而可能承担责任。
  无独有偶,两年前发生在天津的许云鹤案,近日法院以判定许云鹤赔偿108606元完成一审。更令人吃惊的是许云鹤也是承担40%的责任,似乎有了南京的彭宇案之后,各地的法院找到了最佳的判决方法。许云鹤坚决不服,开始上诉。
  假如做助人的好人,就可能承担被救助人40%的伤残责任,那做好人的成本实在太高了。当然,我们不能信口雌黄地判定到底谁需要承担责任,我们依据更多的常常是法院调查结果和判决过程能不能令人信服。在许云鹤案中,为证明自己的清白,许云鹤
分类:随手 | 评论:0 | 浏览:23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社保卡奇遇记

  社保卡的其他功用,我一直所知不详,经常用到的是拿着它到药店去买一些家庭常备药,创可贴感冒清什么的。偶感小恙不得不去医院的,凭着它可以挂号就医。所以我一直叫它为医保卡。经常使用的是那上面的小小的金黄色的芯片,有一天,它坏掉了。
  再去药店,机器就读不出来了。药店里的小姑娘很不耐烦地说,你的IC卡坏了,去某某银行重办一张。既然是卡坏了,小姑娘脾气再不好,我也怪不到她。就去指定的银行。这是地方小银行,网点不多,找了两圈总算找到一个。进去递上卡和身份证,银行的人斜着眼瞄了瞄我,我以为他在核对身份证,就正了正脸色。他见我没啥反应,也就不耐烦地问:证明呢?
  我说我换张卡,卡坏了,要什么证明?
  银行的人说:社保中心的换卡证明。你说卡坏了,我说它没坏,如何证明?
  我说你读一下卡,不就知道坏没坏了吗?
  银行的人笑了,我能读的是这卡上的磁条,不是IC卡。磁条没坏。
  这说的也是。我又颠颠地跑到地处市中心停一次车要交十元否则罚款的社保中心。如此这般说了大概,社保中心的人就懂了,把我的卡拿过去,插进机器,果然读不出
分类:随手 | 评论:6 | 浏览:26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他们(三)

  姨父做了一辈子小学教师。因为他以彪字命名,我姐姐一直当他是林彪。他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我记事到姨娘家过暑假时,他已去世多年。以前有顶替一说,肩不能担担手不能提篮的大姨哥高中毕业,顺理成章地做了乡村小学的代课教师。我小学三年级的暑假到他家歇夏时,他顺口说了句:回去跟三姨讲讲,到我这来念书。大约那时候在学校难免被人欺负,因此我高兴了好几天,看这下子谁还敢跟我横!暑假过完,回去跟我妈正式提议,我妈只看我一眼,鼻子里的水响都没响一声。
  大约我小学毕业那年,有一天传来喜讯:这个高而瘦的姨哥带亲了,结婚了,对象是县城里的,有正经单位的。我们全家都跟着高兴,仿佛一直阴郁的生活被着了一点鲜艳的颜色,顿时有了活泼有了盼头。家里人赶过去出人情的回来讲新娘子有多好,大头大脸,模样标致,拿得出,懂礼数。说二姨娘摊上这么一房媳妇,真是几世修来的。
  好像是第二年的夏天,说是大嫂子要生产了,肚子特别大,像双胞胎。这时候自然没人想到可能的危险,大家更说姨娘真有福气。产妇在乡镇医院分娩,果然是双胞胎。这里面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大嫂子再也没回来,死在了医院。有说是大出血,有说是产
分类:提前怀旧 | 评论:6 | 浏览:31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谢师宴

  在老家混生活并且混得不错的学长,宝贝女儿考上了不错的大学。虽然这个兄弟在县城里混得还算不上有头有脸,但他早我们数年步入小康确是事实。谢师宴是每年八月我们县城的保留节目,女儿如此争气,自然是给父母长脸,他们当然也不想免俗,数次相邀。我正好想回去和外甥谈谈他明年的就业打算,并企图帮他规划一下未来五到十年的人生,两场芝麻也就并成一场打了。
  十几年前,我在老家讨生活时,因为没有太多的比较,除了觉得衣服贵了些,其他方面都还好。十年之中,我每次回去,都有今夕何夕不知置身何处的错觉。县城里的路越来越宽,店面越来越多,馆子越来越高档,县城当然也是越来越大,而人,我觉得简直是越来越横。
  学长在县城的那个既显档次又交通便利但饭菜口味平平的酒店摆了宴席——其生意之火爆超乎想象。他说晚上的时间早已被订满,只能托人挤在中午将就一下,因此规模也不算很大——30桌。他很是谦虚地说。我中午到那里的时候,恍若置身人头攒动的卖场,很宽敞的大厅里摆了六张大牌子——有六户人家在这里大规模地谢师。至于请客的东家,则齐刷刷地站在门口,笑容可掬地迎来,仿佛来宾越多面子越大,并在宾客递上红包之后客
分类:扯闲 | 评论:2 | 浏览:16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他们(二)

  二哥。我好像从来没叫过他二哥。我也不知道他大我几岁。从我记事时,就觉得他本领很大。会戽鱼、钓鱼、叉鱼,会捉黄鳝,会放小鸭,晓得河滩上哪里有遗漏的鸭蛋。还会凫水,一会就能踩出一个大大的河蚌。他说话常要紾一下脖子,即便无关紧要的回答,看起来也像是很犟的样子。我去姨娘家过暑假,就跟着他玩,到处转,还摘过哪个长辈家的瓜。这些情形很像鲁迅写在《社戏》里的场景。
  二十五年前,或者三十年前,乡下的孩子好像没有多少读书才算求上进的观念,念完高中就能去做代课教师了,二哥的哥哥就是。次一等的,念个初中了事。家家有田,田里事情一年忙到头,家里哪有工夫养一个吃饭摇膀子的闲人。二哥似乎也是初中毕业之后,就不念书了。家里能添个强劳力,总归不一样。
  我记得夏夜和他一起去捉黄鳝。一个手电筒宝贝得不得了。捉黄鳝,我们叫张长鱼,有竹篾编的比小臂粗一点的工具,叫“卡子”。 这个说法真是形象,长鱼能进不能出。卡子放在稻田水沟边,少的十几个,多的几十个,放好诱饵,五更,天还没亮时再去收。我常常是早半夜有兴趣看着他放“卡子”,五更天自然起不来。天亮了,水桶里多了几条长鱼。偶尔也会在“卡子”里捉
分类:提前怀旧 | 评论:1 | 浏览:18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他们(一)

  回老家,到姨娘家的大姐家去看看。在一个小镇上。去之前就想,路一定不好走。很多年前,大约小学四年级的夏天,在姨娘家过暑假,曾跟着姐姐哥哥一起去赶集。记得小街上人很多,有一个摆在地上的画书摊,回来的时候买过一个脆饼吃。日头子很毒,走了很远很远也走不到家。所以记得路又小又窄,真的走起来,一条大马路直达。时代变了。
  也许少年时候长得不算难看,大姨姐是姐妹几个中最疼我的,因为她咬过我的胳膊。记忆一直停在那年夏天,游水、放小鸭、摘西瓜和香瓜、放了大麦糁子的饭,还有姨娘家兄妹的吵闹。大姐却记得,说是在三姨娘老的那一年。那一年我十六,却一点印象没有。一晃过去几十年,大姐再见到我时说走在路上认不得了。然后对我的评价说得一点也不含蓄,盯着我说像五十岁的人。可见这几年霜打雪夺憔悴到什么样子了。
  姨娘家有二男三女五个孩子。大姐是知事最早脾气最好也差不多最能吃苦的。经媒妁之言,由姨娘做主,早早相了对象,一个复原军人。我印象里这个姨姐夫脾气也好,模样周正,见人也是一笑,讨喜。再后来我就出去念书,混社会,自顾尚且不暇,亲戚里的兄弟姐妹更是疏远了许久。所以姨姐姐诸多的事情,是我姐姐
分类:提前怀旧 | 评论:1 | 浏览:17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贿赂马悦然的双重意图

  大约是久盼而不得,难免有些着急上火。国人对诺贝尔文学奖的垂涎已经到荒诞不经的程度,最近有人爆料有中国作家企图贿赂诺奖评委,妄想获得一二分的垂怜。随即,远在瑞典的马悦然老师证实了此事。
  中国当代作家在诺奖面前出乖露丑的行径多了去了,几乎可以编一本笑话大全,每年一到颁奖季总能看见这类八卦,在各种报屁股上为中国作家鸣冤叫屈者有之、对诺奖大放厥词者有之,炮制所谓被提名的新闻而后不了了之者更是不可或缺。自从我们宣布与世界接轨,得一个诺贝尔文学奖简直是中国作家时不我待的任务!你看都WTO了,我们文学怎么能OUT呢?
  也因此,稍通中文的马悦然在中国一直很吃香。马悦然致力于汉学的研究和翻译,将中文作品介绍到西方,我们当然要感谢他。但过于指望他,就有点搞笑了。对于马悦然的翻译能力,中国学者看不上他的,不止一人,钱钟书先生当年就直截了当地批评过他,弄得马老师灰头土脸。
  但马悦然身上插了个标签:诺贝尔文学奖终身评委。这个标签真是一块金字招牌,国内一些写作能力二流活动能力自诩一流的作家仿佛看到了得奖的希望。往年削尖了脑袋往里挤的中国作家至多弄出类似在北美获得
分类:随手 | 评论:3 | 浏览:27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卖房记

  大约是同事间闲谈时得到的信息,我所在的小区,今年划进了城东最好的学区,所以房子涨价了。准确地说,是我的房子涨价了。别人家的房子涨价关我什么事。好像是从我买了房子之后,这个城市的房价就发疯了,而且持续发疯。而我买房子,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
  得知自己的房子价格飙升,我大脑立即发热:假如和其他小区有不错的价差,我为什么不换一套?是的,我一直希望自己能拥有一间独立的朝南的有窗的书房,现在,机会来了!
  为了确保涨价信息的准确性,我还特地去了搜房网上比较了一下:没错,我这里比我觉得也不错的那些小区,单价贵了几千。天哪,这不就是一个明亮的大书房在向我招手吗?一面墙的橡木书架,一个小巧的写字台,一张可供小憩的沙发床,一套书房音响,还有什么?对,漂亮的百叶窗和窗缝间漏进来的阳光……就在这种自我狂想式的感觉中,我随便拨通了一家房产中介的电话。
  在买卖中遇到热情并且绝对客气的接待时,我们往往有一种错觉:可信任。可信任意味着有安全感。交易一旦有安全感,简直有点托付终身的意思。我随机找到的中介公司就让我产生了这样的感觉。于是我如实告知小区位置、房型,以及我自以
分类:随手 | 评论:2 | 浏览:16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同学会

  也许是年纪大了,近几年常有怀旧的情绪。什么叫怀旧呢,私人的解释是:总觉得早已过往的某一段生活特别美好。那个时候,也许物质上是贫乏甚至寒酸的,但精神上一定是饱满而充实的,哪怕那只是一段极其普通的生活,哪怕那一段生活也谈不上有多么充实,但经过岁月的过滤,留在记忆中的统统变成了美好的印记。
  比如同学少年。
  基本上小学同学和同窗时的记忆都只能留在记忆中了。年代太久,时代太快,无论当年多么美好,架不住同学早已星散。那是我们成长的初期,它们必然会被后来更繁多的记忆取代。事实上,无数中学同学也被我忘记了,印象越来越模糊,我记得的中学老师多过同学,让人感到羞耻的是,我对中学的记忆更多的竟然与几个女生的印象联系在一起,我记得她们爱打扮的样子,记得她们或者红润或者羞涩的面容。坦白说,在乡村中学,没有多少沉鱼落雁的美人,可是她们现在被我们的记忆美化了,她们都很美,也很善良。
  在感情上联系更多的,其实是中学毕业之后在外读书的那一帮人。来自五湖四海,都是为了一个目的。在那一帮人里面,有一个碗里吃饭不停吵架却从未分开的兄弟,有合伙偷试卷一起翻墙头的哥们,甚至还有
分类:提前怀旧 | 评论:7 | 浏览:23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1页/135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