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5
  • 总访问量:5642851
  • 开博时间:2005-05-26
  • 博客排名:第196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抗战剧操作指南

  

前一阵有个段子很流行,说的是一个日本人来华旅游,第一站选择了天堂杭州。下车找了一导游,给了3000元,说我家先人曾在华服役,我想到当年中日交战最激烈的地方去凭吊一下。导游一拍胸脯说好办!旋即叫了一黑出租,给了300元,如此这般耳语一番。黑出租拉上日本游客狂奔,一会说到了。日本人抬头一看,五个大字:横店影视城!

这个段子在手机里疯传的当儿,媒体合伙到横店探班,发现有几十个抗战剧在热拍中,横店俨然成了内地抗战剧的梦工场。

抗战剧的长盛不衰且日渐如火如荼,其来有自。早年黑白片的时代,鬼子就被标签化了。长相一定歪瓜裂枣,甚至凶神恶煞,不贴个怪异的仁丹胡子简直对不起祖宗,智商一律在50以下,通过其行径证明其绝对的人面兽心,并且没文化,基本就是一群二傻子。银幕上群魔乱舞,观众经常要做噩梦。

自打人们了解国军是抗日主力,而八路军也是国军的分支之后,抗日剧的戏路立即变得无限广阔,比如我们可以拍一个英雄,他早年是黄埔军校的,后来在国民党军效力,但是他的思想积极,在抗日战场上逐渐醒悟,于是军装一脱,变成了我们的人。但是这还不够,远远不够,因为它不

分类:胡说 | 评论:0 | 浏览:15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大哥

  

大哥把自己前半生所有的艰难困苦,变成一道道纵横交错的皱纹,深深浅浅地记录在自己的脸上。并且以左耳失聪的方式,一次次地啊啊啊,让这些皱纹离你越来越近。那些还没有被皱纹占领的地方,苍白而暗淡。最近几年,我每次见到他,内心都是又酸楚又安慰。终是老境已至,而他威武不再。但他是快乐的,甚至是幸福的,他的四个儿子虽非个个出息,却也基本不要他操心了,最让他感到安慰的是老四,军阶越来越高,也越来越孝顺。与我同龄的老四,曾经是我们街上著名的小流氓,当年,他有一个响亮的绰号:神腿四郎。在我出外读书的前两年,他在小街上叱咤风云威风凛凛。大哥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送他参军。在部队的大熔炉里历练了二十几年,他已经成了大哥在乡邻和亲戚面前骄傲的资本。这样的资本足以让他挺直腰板,面带得色地吹嘘,声宏气壮地讲话。

假如有耐心把大哥的人生履历整理一下,你会发现他简直就是中国乡村的传奇。他有四个儿子,三个是亲生的,他为每个儿子盖了的房子、娶了媳妇,并照应他们的子女。写起来,也许只是这样的寥寥数字一笔带过,但他就在这几个字里坚强且有底气地度过了他近70年的人生光阴。他是我母亲娘家的那个村上第一个

分类:故乡 | 评论:3 | 浏览:14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也是过年前后

  

  

我从小怕剃头,我老家有个说法叫“剃头三日丑”。这是因为二十年前小街上还没有发廊,都是剃头铺子,小男生的发型也就两三种,或者高平顶,或者像马桶盖子,特别丑。一般放寒假了,父母就开始催,去剃头。一天一天往后拖,拖到小三十晚上,捱不过去了,被押着到后面顾二的铺子去,用推子胡乱推推,就算完事了。正月里我们那不作兴剃头。这也有个说法,叫“正月剃头死舅舅”。

小年夜前,一般腊月二十前后,家家要扫尘,就是来一次大扫除。关于扫尘,古书里的记载很多,可见也是古人极重视的活动,以至于流传成俗。扫尘也有说法,“要得发扫十八,要得有扫十九。”最迟不过二十三,因为腊月二十四要送灶。指望灶王爷“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你就不能惹他老人家生气,得洒扫六闾庭院,掸拂尘垢蛛网。我们住在乡下的时候,父母对扫尘特别重视,不仅家前屋后要打扫干净,坛坛罐罐、被褥窗帘都要清洗一遍,整出挺大动静。这个日子是抢来的,苏北过了冬至,就不时有点雪,所以一看天高,就立即该洗的洗、该晒的晒,似乎有多少家俬都在这一天抬出来亮一亮相。

我父亲对是否送灶倒不是很讲究,我二叔家灶台

分类:提前怀旧 | 评论:5 | 浏览:27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代作小结

  

  

前几天,沈立江发我消息,问在哪里。我说在南京。他说噢,那等你回来,送两罐蜂蜜给你。大约我有一次夸他带来的西山蜂蜜好,他就记住了。仲夏他特地送来的杨梅,我后来泡了酒。据说清香型的白酒适合,我就用了二锅头。酒泡好很久了,沈立江一直没来。我一直想请他吃顿饭,因为他的每年春天的茶叶,还因为他的客气与有心。偶尔和他礼尚往来,他就非常不过意的样子,说你照顾我的生意,还给这样给那样,这可怎么好!沈妈妈很欢喜我,每次去都握着我的手说我为你祷告了。她年逾花甲,依然每天劳作不停,有闲就信佛烧香。我对沈立江说平时多孝顺,沈妈妈就笑起来。约了多少次去西山小住,也没成行,沈立江气得说那我们不约了,随便你!

真正做到随便是多么的不易,那得有多投契才可以。年初在微博上和一个身份验证为“香港著名诗人”的人吵架,大约是见不得他总是曝光内地的不好,也不喜欢他的指手画脚。后来想想竟然笑起来,如此热衷于与伪愤青斤斤计较,我大约也有愤青情结。可我并不想这样。董桥今年出了新书,我买了,还没读。我的朋友们列数董桥的不是,甜腻、造作、玩命地雕饰……我没有辩解,他们说的都不错,可是人总

分类:随手 | 评论:2 | 浏览:13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年前后

  

我记忆中,乡村少年的元旦,没有太多的快乐,我们那里甚至不太看重元旦。倒是此前的冬至,以及其后的腊八,很值得记上一笔。


冬至和腊八,家里都能吃一顿好的。稍有不同的是,冬至那天,父亲会回来,把它当成一个正规的节日过,因此家里的气氛就比较严肃,甚至刻板。我在乡下只念了一年级,就搬家上街和父亲一起了。我父亲是一个观念新颖做事老派的人,他一面寄望我能成为人中龙凤,一面却不要求我学习成绩有多么好。说他一回家,家里气氛就变得严肃起来,是因他很看重我能不能把大字写好,而且他一回来就要检查,天大的事先放一边,让我端坐着,写一页字给他看。举止庄严,状态圣神,仿佛考秀才就在此一举。他甚至能从砚台的干湿,以及毛笔的吃水性来断定我近期是否用功。假如一页田字格里能有一两个字叫他看得顺眼,他的脸色会变得柔和些,却从来不当面夸奖,而是拿起红笔,把那一两个他认为写得还算端正的字圈一下,这就算嘉许了。


然后连带着我母亲,也能得到他的好脸色。冬至算是一个比较大的节,循旧例,过节要多做几个菜,父亲此前带回来的羊腿、猪头,挂在门外风干很久了,这一天要摆上桌子。

分类:提前怀旧 | 评论:3 | 浏览:23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向上的心

  

没见过李安关于《少年派》的详细访谈,但是网上分析文章车载斗量。它们拘泥于“你相信第一个故事还是第二个”,并展开大段的论述。就银幕表现而言,你真的认为李安是向观众提出一个高深的哲学问题吗?不,我认为这不是李安拍《少年派》的真实动机,通过光和影,让观众感受海上漂流的奇幻、展现大海的瑰丽,才是他的终极目的。可是,全盘否定哲学上的动机也不太说得通,假如李安无意探讨哲学,那么就不会有前面近一个小时的铺垫,以及后来狐獴岛的遭遇。这么一说,你大约就通了,李安的意思是不仅在光影间细致展现海上遭遇,还想顺带和观众探讨一下信仰问题。你可以不信上帝,但你一定会喜欢这个故事,因为这是独一无二、普通人无法经历的故事。假如你有信仰,又喜欢这个故事,那正中李安下怀。

有趣的是即便少年派和孟加拉虎同甘苦共患难了那么久,人与虎之间的界限依然清晰无比。瘦骨嶙峋的孟加拉虎走上狐獴岛时,头都没回一下。

一个电影故事能成为一个不错的哲学讨论题,这是李安的本事。同样是玄妙精美的3D效果,《少年派》在意义上就胜了《阿凡达》一筹。所以想起了迈克尔·哈内克的《白丝带》,那是一个

分类:随手 | 评论:1 | 浏览:14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的苏童

  

  

买书,正好看见苏童的新的短篇集,其实也不新了,2011年6月版。忽然有点对不起人的感觉,好久不读小说了,连带着也没读苏童。可是,这个人,曾经影响了差不多一代人。这么说似乎有点夸张,其实也不过分,大约有十年时间,我都觉得他是中国最好的小说家。当然,他现在也是。

阿城后来在《常识与通识》里谈人的味蕾与胃口的关系,大意是小时候父母叫我们吃饭不挑食,是有原因的,十二指肠分泌的蛋白酶将影响我们一生的饮食选择。其实阅读不也如此吗?少年时代我们听刘兰芳、单田芳,后来我们不都是按图索骥地去找连环画,进而读那些通俗的演义,并且对好汉排名津津乐道吗?那些个子虚乌有并逐渐消逝的英雄情结不就是这么培养起来的吗?

我走上社会那会,苏童是中国最红的小说家,乘着《大红灯笼高高挂》的余威,他的作品被连番改编,他的小说非常畅销,他一会国内一会国外,他比明星耐看,而且他有明星无法企及的内涵。当年,他的《米》改成电影,捧红了陶泽如,但是却不能公映。这是投资方的损失,却更为苏童的红来了一个火上浇油。

是的,我觉得他太棒了,他的叙述是那么的自如,

分类:随手 | 评论:2 | 浏览:19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柜

  

在过去的一百年中,中国出过几个读书种子,钱钟书先生无疑是其中之一。但是他家没有大书房,甚至没有大书柜,北京图书馆就是他的大书柜,勤借勤还。钱先生天赋异禀,但他同样不是超人。杨先生说“他只是好读书,肯下功夫,不仅读,还做笔记;不仅读一遍两遍,还会读三遍四遍,笔记上不断地添补。所以他读的书虽然很多,也不易遗忘。”钱先生身后留下的仅外文笔记就有三万四千多页,无数的阅读爱好者一辈子都读不了这么多页的书,何况做笔记。大师是这样炼成的。我们凡夫俗子没有钱先生的读书精神,也不以研究为目的,读书更多类似消闲,是庸常生活的调剂。所以书房可以没有,书柜还是需要的。

分类:提前怀旧 | 评论:13 | 浏览:44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送一首歌给你

  

  

 

我少年时候,算得上无师自通的本领,有两样,一是不停地闯纰漏,再就是学会了吹口琴。大约是那时候可以玩的东西太少了。

上了初中之后,遇到了教音乐的小王老师。她较小纤弱,那时候我们还没读过琼瑶,但如你所想象的那样,她可以充任琼瑶故事的所有女主角。她教了我们很多通俗歌曲,并且让我们知道了1234567

分类:提前怀旧 | 评论:1 | 浏览:15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趣才是硬道理

  

分类:关于书和书评 | 评论:5 | 浏览:18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灼人的低烧

  也许,你应该庆幸,自己当年没有遇到贝蒂一样的女孩,是的,就是《37°2》里的那一个。没有人生是完全重复的,做油漆匠兼打散工的桑格遇到了贝蒂,开始是新意盎然激情澎湃,最后他感觉吃不消,很受伤。贝蒂认为桑格完全有资格靠写作出人头地,并一直坚信自己的男友一定可以取得成功。遗憾的是梦想的光芒再怎么炽热也不能完全照进现实,桑格在写作之路上屡屡碰壁,贝蒂将男友的小说手稿一字一字不分昼夜的打成铅字,交给出版商,但几乎没有人看好桑格的写作。这是贝蒂不能接受也无法忍受的。温柔的时候,她像一只可人的波斯猫,谁也看不出来她的性格是那样的狂野。床第间的激情如果只表现她的深爱,那你可算是看走了眼。梦想与现实的落差使得贝蒂在日常生活中的表现越来越趋于激烈与暴力。特立独行的反叛性格以及对爱情的追求方式,在她的身上凝聚成非常态的性格:疯狂而且歇斯底里,蔑视一切文明礼仪和道德规范,肆意妄为,我行我素。世界,似乎应该围绕她而转,她才可以变得正常与温柔。
  但这是不可能的。
  所以,桑格和所有接触过贝蒂人都感觉到了压力,并最终觉得不堪重负。不是爱到不能爱,是爱到不敢爱。用电影的形式去
分类:影评 | 评论:4 | 浏览:20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鹿原事件

  电影《白鹿原》,成了一个事件。
  原著在1993年面世时,也是一个事件。在此之前,没有人这样描写觉醒叙述革命。这本著作,出版在中国新时期小说的末世,其后,有着传统特质的中文好小说,日渐式微。
  关于小说《白鹿原》的作者,江湖上流传两个段子,一是陈忠实说这书要是不火,就回家种田卖红薯了;二是陈老师认为这本书,可以在他百年之后的棺材里当枕头。可见他自己的重视。
  我后来看到陈忠实访谈,他领着记者去他在塬上创作的地方看,土墙剥落,非常简陋。陈忠实说老婆每天把饭送过来,叫他一声,就自行走了。闭关写作的劳苦、隔墙不见的心酸。还好,终于成了。
  此前一年,余华写出了《活着》,此后一年,长江文艺为《活着》出了简陋的单行本,据说还销毁了大部分,我当年读的就是长江文艺版。
  就在那一年,有了陈凯歌的《霸王别姬》;次年,张艺谋拍出了《活着》;两年后,有了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无论它们质量如何,共同的特征是墙内开花墙外香。
  但是,《白鹿原》过于厚重,虽然版权早就有了归属,一般导演还是不敢去碰。今年,为之花了很大心血
分类:影评 | 评论:4 | 浏览:30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砸不砸都是问题

  王刚砸宝的那档节目,我看过两回,嫌它啰嗦冗长,迟迟不砸,叫人没耐心。现在,他好像砸出纰漏了。说他砸掉的赝品90%是真的,其中30%属珍品。当然,即便王刚砸的是真的,哪怕砸了鬼谷子下山,也不会要他来赔。
  文化很风雅,因此很多人要装得有文化,所谓附庸风雅。好龙的叶公,王刚本人也遇到过,说台湾有个姓李的老演员总是跟他吹,懂古玩,也好这一口。王刚一高兴,把这人带回家开开眼,打一进门李老师就开始讲外行话,屁都不懂,气得王老师把他轰了出去。这个段子说明了现在古玩是多么热门,连不相干的演员都要插一杠子。
  一类节目火了,必然要带动一大批同类节目乔装打扮着面世。文化类节目还特别容易出洋相,像鉴宝和百家讲坛。百家讲坛是单口相声,那些光可鉴人的电视学术明星讲得好不好,听上两堂课,对照一下二十四史,大致就能有数。鉴宝就不一样了,咱祖国地大物博,好玩意儿不仅数不胜数,而且博大精深。几乎任何一个门类的好东西,美得都能把你看哭了。所谓老东西,一定有文化,这就是可看处。当然,看古与玩古不一样,看古,重鉴赏,文化意义多一点;玩古,多是投资与投机,很多人都企图遇上一夜暴富的好事。所以一
分类:随手 | 评论:1 | 浏览:12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还是读书好

  今年买了两本比较贵的旧书,一本是岳麓书社1985年版的那本《琅嬛文集》,另一本是商务印书馆1993年版的《世说新语词典》,前者涨了一百二十倍,后者大约只翻了四番。
  这两本书我想买很久了。张岱的格局当然不仅仅会写小品文,但他的小品文却是极好的,节制清简,且有傲气,底子是繁华,调子却显得悲凉。清简的文字由张岱写出来,后人针插不进。汉字到他手里,真是为之一变。去年或者更早,史景迁研究张岱的著作被翻译进来,虽写得用力,感觉还是写得不够不透,像是隔了一层。作为史家的张岱有多重要,我们是外行不能置喙;看作为文人的张岱,则尽可以从他的文章里望闻问切寻根溯源,字字句句都能叫人瞪大了眼睛喊声好,无法增减半分的妥帖。
  张万起先生编的那本词典,是在读了他的《世说新语译注》之后,略有知晓,却久寻而不得。张先生大约供职商务印书馆,参与编写过不少工具书,和王力等诸先生编的那一本《古汉语常用字字典》还在案头,方便时刻请教,受益良多。多少人讲解《世说》,张先生的那部译注差强人意,算得上一个好字。
  现代人没文化,老祖宗的好东西丢了十之八九,渐渐连文字都不能看懂,遑论通
分类:眼福 | 评论:4 | 浏览:18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为什么不支持实体书店

  今天报章上有人呼吁还是要支持一下实体书店。这个作者承认网络书店的诸多好处,但还是想请大家买书时支持一下实体书店,作者认为书店有书籍可以翻阅,书店本身还是社交场所云云。我耐着性子读完这篇文章,终于看到文末括号里的作者讯息,原来是大学教授。
  我一点也不想支持实体书店,尽管开个书店一直是我的理想。在过去的五年,乃至更长的时间里,我几乎不再支持实体书店。我觉得大部分实体书店都很糟糕,购物环境糟糕,提供的商品糟糕,服务态度当然更糟糕。比如你去国营的书店,你一定会看到各式各样的蹭阅读的人,以各式各样的姿态盘踞在书店的一隅,甚至他们就是去蹭空调的,有站有坐有躺有倚,甚至还会在手指上沾一点唾沫以便翻书,偶尔你还可以闻到脚臭。这么说好像真有点瞧不起人,但事实就是如此。这样的书店如何能变成健康的社交场所呢?开玩笑!
  更多的读者,应是像我这样,有一份辛苦的薪水,买书时还要掂量掂量,而不是大学教授,高兴了买一堆书回来,豪爽地表示不在乎折扣。我也不在乎偶尔的折扣,我在乎的是长久的折扣。网上书店还没有哪一家不提供折扣的。中国内地书籍在价格上水分之大,世人皆知有目共睹,凭什么非要
分类:随手 | 评论:3 | 浏览:12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1页/135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