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2601
  • 开博时间:2008-03-10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关于狗和眼泪

     网上看到一篇文章,说狗儿是会流泪的,原文如下:

    “我十几岁时还不懂爱惜狗,家里有只从小养大的小母狗,岁数比较大了,病得很重,已经不能正常走路了,整天躺着,有一次她挣扎着站起来表示要尿尿,我照例给她开了门,她努力的走到门口,但外面是雪地,一阵寒气涌进来,她半瘫痪的后腿支持不住了,刚走到门边就跌倒了,尿也流了出来,流在了屋内,她紧张的看着我,但这次我看出她已经尽了全力,真的是力不从心了,因此没有斥责她,而是抚摩了一下她的头,安慰她说“狗狗乖”,当时,她眼睛里突然涌出了眼泪,在她的一生里,这是我看到的唯一一次。

    几天后,她静静的,孤独的去世了,在她最后的日子里,没有人关心和理睬她,连给她盖点东西使她不冷都没有做,留下的是几十年的后悔。”

   人们养狗,本来是看家护院,协助捕猎,后来,人情淡薄了,或因孤独,养狗做宠物,当作伙伴和孩子,聊以慰藉。狗的一生,和人类相伴,十分忠诚。人类却不能完全对等的

分类:浮生乱谈 | 评论:0 | 浏览:1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涩岁月 我的厕所

口味很重!有洁癖者慎看!
  
  
  
   小时候,经常会在梦中找厕所,找不到还好,往往就醒了,一旦找到,那就惨了,肯定是酣畅淋漓,一泻千里。第二天,我早早起来,把被子整整齐齐叠好,一溜烟上学去了。
  
   回来,总免不了挨打屁股。于是想,梦里为什么要有厕所呢?没厕所该多好!于是,以后做梦,寻厕所就难了,老是找不到厕所,于是,慢慢就喜欢上那些角角落落,那些没人看见的地方,一溜裤子……,哈,结果还是一样。那个时候,看到现实中的厕所,也没好感,不会产生尿意,倒是屁股马上就会感觉痛。
  
   3年级后,总算长大了,梦里找厕所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对现实中的厕所也就开始没有敌意了。
  
   我家在岛上住的是老的庵堂,在普济寺附近,文革中庵堂几乎荒废,就供建设者们居住,有3进院落,我家在最深的小院。整个庵堂有2处厕所,离我家稍近的厕所在第二进院子的西边的角落。
  
   其实那个厕所应该是后修的,因为它的位置已经在院落围墙外面的小山坡上了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涩岁月 我们的厨房

   60后、70后、80后聚在一起聊浪漫。80后提议,说个浪漫的场景,必须和厨房有关。
  
   60后先说:冬天的夜里,我和几个同学在某个同学家的厨房里边看书,边烤红薯,红薯熟了,散发出诱人的香味,我们手忙脚乱的拍打着滚烫的红薯,开始吃起来。忽然,隔壁的阿红,捅捅我说:我吃不了,你帮我吃掉吧.我看着她羞涩的眼神,觉得那一刻真浪漫。
  
   70后:黄昏时分,和隔壁家的女孩在她家厨房里做作业,她忽然说,你得走了,你再不走我爸爸就回来了。我以为她在暗示什么,于是就慌里慌张的亲了她一下!她惊异的张着眼睛,然后就给了我一个轻轻的耳光!
  
   80后是个女的:孩子们都睡了,家里很安静,我和先生在厨房里,炉子里炖着靓汤,我悄悄的关掉了厨房的灯……。
  
  厨房,多美好的记忆。我一直喜欢厨房,觉得厨房就是温暖和美满的代名词。
  
   我家在岛上时,一开始住的是老的庵堂,在普济寺附近,文革中庵堂几乎荒废,就供建设者们居住,这个庵堂有3进院落,我家在最深的小院。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那一眼的似水柔情

  
   因为工作,我曾经在太原小住了一段时间。周末下午,我经常去附近的太x师范学院打球,那里除了学校里的大学生,还有许多附近的年轻人来锻炼、打球,球场上人气很旺。
  
   球场里,除了打球的人以外,还有一个头发花白的清洁工,大约50多岁的样子,或许是怕晒,夏天身上也是穿得严严实实,一条腿好像有残疾,走路一瘸一瘸,不过人非常的热情,对待每一个学生总是客客气气的,脸上总是挂着恬静的微笑。他身上总是背着两个大大的挎包,一个装垃圾,一个装瓶装水,除了清理球场的垃圾外,还捎带着卖瓶装水,打球锻炼的朋友总是需要喝水的,这个生意不错,喝完的水瓶,也可以卖钱。
  
   清洁工在球场里的人缘不错,老远都可以听到学生们喊:老瘸,水!他也不生气,马上就颠着小步跑过来,把瓶装水递给大汗淋漓的孩子,一边还会嘱咐他们:慢点喝,凉着呢。水是冰镇过的,有时候确实很凉。老瘸还充当着义务急救员的角色,球场里经常有孩子在打球时崴了脚、摔跤的,他就会急忙过来,给他们提供冰袋、创口贴和纱布。看得出,老瘸在那里很受欢迎,只是有些孩子不太懂事,招呼老瘸的口气有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涩岁月.岛居足迹4

   离开西天门,再往上走5分钟左右,往右一拐,就是望海楼宾馆了,当年宾馆并不是饭店、酒店的意思,当时应该是什么系统的一个疗养院,不过也接受散客住宿。望海楼以前也是旧的庵堂,好像叫圆通禅院,望海楼整个院落不是很大,但风景真的很美,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它的门楼,门楼里有宽宽的廊,放着长长的木椅,供客人休憩、纳凉、观景。门楼面朝东南方向,居高临下,远眺可以看到百步沙和紫竹林、南天门一线,近观可以饱览前寺附近的风景,是凭高观景的好地方,特别是夏天,最可体会风的妙处。门楼里风很大,一般爬到此处的游客,都是大汗淋漓的,只要在此一坐,呼吸些仙境里的芬芳之气,马上两腋生风,身上顿觉凉爽,如果此时再喝点热茶,即可步入逍遥之境了。因为风大,看门的师傅每次都会善意的提醒游客:此地不可久坐,容易伤风,请入内休息。看门的师傅是个身着袈裟的老人,以前应该也是僧人,解放后被迫返俗后有了妻小,以后就自觉六根不净就无颜再回寺庙供奉菩萨了,文革后就留在那里工作,充当门房。门房在门楼的北侧,也供奉着一尊观音菩萨。我因为经常前来小坐,对师傅也颇为尊敬,师傅就把我当小朋友,容留我在里面随处逛,累了也可在门房休息。师傅谈吐不凡,举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2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跌倒、卖淫和失足

   听过一个笑话:有一个海边的村落,村里大部分男人捕鱼为生,经常出海很久不回家。村里的女人几乎每个人都有偷情,但在偷情后又会去找神父告解。过了一阵子后,神父建议那些女人:以后我们把偷情这两个字叫做跌倒,只要说“跌倒”我就知道了!后来,老神父退休了,他走之前特别交代村长要把“跌倒”这两个字的意思转告新神父,但新的神父上任后,村长却忘了告诉新神父这件事。女人们还是一样去找神父做告解,每天都有人跟神父说我今天跌倒了。因为跌倒的人实在太多了,于是神父去找村长,他建议村长要加强道路建设,免得太多人常常跌倒。没想到,村长听了却哈哈大笑。神父不明所以,看村长笑得那么开心,就很生气地说:"您还笑!您夫人这个星期已经跌倒三次了!"
   看来,渔夫的老婆在寂寞难耐、故意跌倒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内疚的,所以要找神父告解,以求个心里平衡。也可以肯定,她们义无反顾的频繁跌倒,并不是因为生活所迫,而是生理或精神需要罢了,这样的跌倒,可以算是偶尔的失足,只是一旦成瘾,就成了漂亮的假摔,足以骗过那些渔夫。
   在中国,现在也存在在数量很大的“失足妇女”,从未成年的孩子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死亡的N种场景之二 注射

   2006年5月29日上午9时,天气不错,春风吹在脸上,轻轻柔柔,阳光也格外有了暖意。
   我带着5名队友来到殡仪馆,和法院的弟兄接了头,就安排了现场警戒任务,余下就是等待了。
   我市的殡仪馆在青翠的山脚下,空气清新,可以闻到青草的鲜味,远处有悠扬的鸟鸣,真是一个好地方,除了这个名字。
   法院的车很快就到了,一路有高规格的警卫护送。三个即将赴死的毒贩被搀扶着下了车,默默的站在注射室的门口,都是五花大绑的。不知是检察院还是法院的有关人员在和他们进行最后的谈话,应该是宣布死刑决定和询问有关问题。毒贩的表情还是很坦然,直到决定先后顺序。注射室只有两套注射设备,3个人必须先进去两个,留下一个得在门口等候片刻,等死。好像都不愿留下,三人还有了一点争执。很快就决定了,两个被法警带入了注射室,门随即关闭。
   留下的一个大约40岁的样子,长期的羁押使得脸色苍白发胖。我慢慢走进他,问:抽烟吗?
  他说:好,最后一根了。
   我拿出烟,塞到他嘴上,给他点火。他叼了烟,深吸一口,慢慢喷出青色的烟雾,对我点点头。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下跪


   最近在网上又看到有人下跪的新闻,很是诧异,下跪也可以成为新闻吗?因为在我知识库中,下跪是中国人发明的一种古老礼仪,也算是一大发明。以前每天都有许多人下跪的,据说跪搓衣板是好几百年来我国许多传统好男人的专利娱乐,只是现在都有洗衣机了,找个搓衣板还真不是容易事,不知道现在跪什么娱乐了。出于对新闻的好奇,马上在网上搜索“下跪”,看到以下文字:
   一、知识人爱问对“下跪”有个详细论述:简单说,下跪是中国人发明的一种礼仪,它的意义深刻,单从感情色彩上理解有不同意义。第一是褒义的,膜拜、感激、尊重;第二是贬义的,乞求、谢罪、忏悔。还有一种中性的,就是屈辱、哀悼。
   二、百度百科里有“华沙之跪”。也叫勃兰特之跪,发生在1970年12月7日,指西德总理威利•勃兰特在华沙犹太隔离区起义纪念碑前下跪一事。勃兰特在纪念碑前敬献花圈后,突然自发下跪并且为在纳粹德国侵略期间被杀害的死难者默哀。这一举动引起德国国内乃至世界各国的惊动。当天西德与波兰签订了华沙条约。华沙之跪极大的提高了勃兰特和德国在外交方面的形象,为此,1971年勃兰特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华沙之跪也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涩岁月.散步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散步的,或许是因为当时我们的功课不是很多,放学了就无所事事,呆在家里也无趣,还不如随处去逛。于是开始了散步。
   小岛上可供散步的地方很多,我一般都是在前寺区附近散步。前寺门口就是荷花池,也是庙里的放生池,不过那个年代,香客不多,也鲜有舍得放活鱼的香客,进香和吃肉不是矛盾,讲究点的也不过注意时间间隔罢了。不过荷花却很多,一到七、八月,荷花开放,蜻蜓飞舞,满池的绿色,很是漂亮。那时节也应该是蜻蜓求偶的季节,蜻蜓们互相追逐,飞来飞去,有些求偶成功后就连接在一起(简单描写,少儿不宜),翩跹飞舞。孩子们就开始抓蜻蜓了,没有技术手段的就用原始方式,弄个竹竿,一头装个线网,去兜,成功率不是很高,蜻蜓们也会远远避开,免得落网。不知道是谁想出的好办法,聪明的孩子会使用美人计,把抓住的蜻蜓一头用线绑了,一头扎在竹竿上,轻轻挥动,引诱其他蜻蜓来求偶,一旦有好色鬼上钩,就挥动竹竿,把美人放在地上,好色的蜻蜓一般会直扑上来,旁边身手敏捷的伙伴就一把抓了,成功率很高。据说做诱饵的蜻蜓有讲究,雌性的吸引力大,雄性的就低,那个时候还记得如何辨别雌雄,现在都忘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警察漫谈 一

  
   前段时间又看到有关警察的新闻了,网络上的题目很不和谐,《丹东交警被杀——现场及其残忍 警察来围观 》, <丹东警察被当街杀死 路人叫好>,等等,网络上的评论也是不很和谐:叫你狂;为何不配枪;活该;警察没有战斗力。等等之类,反正都是看警察笑话的。
我做了多年警察,警察职业里的酸甜苦辣,也体验了许多,我一直认为,警察队伍里绝大多数都是兢兢业业的,只是在现在的社会环境下,一些黑暗面被肚子里有火的朋友给放大了。下面,我就针对一些网络评论发点感想,哈,只代表本人。
评论一:叫你狂。不可否认,有个别警察是有点狂,特别是一些刚从警的小兄弟,自以为穿了警服就高人一等,想和美国警察一样,过过执法者的瘾。现实很残酷,在中国,警察的地位日渐式微,真是没地方可以抖威风的,在单位怕领导,在街上怕百姓,在家怕老婆。我见过一哥们,见树就踢上一脚的,我问他为何不怜惜自己的鞋子?这哥们苦笑着说:没办法,兄弟,这是唯一可以欺负的了。
所以,工作2年以后,警察的身高都会明显降低,脸色的笑纹也明显加深了,不求别的,但求平安了。其实,在我们地界,我是很少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页/6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